第七百零九章 不简单的人!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2-23 01:18:58 字数:3257 阅读进度:711/923

在官场上,按照书上说的那种襟怀坦白,就是政治傻子。假话是为了办好真事而说,办真事常用假话做佐料,这就是有人说的真假经,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事假做、假事真做、真需假,假为真。

同样的道理,从政的人在没有轮到自己出力的时候,即使装了满肚子的金点子,也要秘不示人;如果说,在商界金点子就是金钱的话,那么在政界,金点子就是前途和命运。说得好,金点子就是金点子,说得不好,金点子就是馊主义。

徐君然不敢确定这个郭总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了王猛的那个事情,他对于人心已经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只不过不管怎么讲,既然李斌把人家请来了,总归还要观察观察的。

要知道天底下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解决不了问题的人。

想到这里,徐君然拿起电话,拨通了岭南的长途。

“伟哥,是我。”电话接通了之后,徐君然开门见山的说道。

那头的曹俊伟一愣:“你小子,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雨晴昨天刚去美国。”

徐君然笑了起来:“我不找她。我找你有事。”

“什么?”曹俊伟闻言顿时严肃了起来:“出什么事情了?需要用钱还是用人?你说个数目,我马上就准备。”

顿了顿,他干脆说道:“不行的话。你就辞职算了,去国外,我跟雨晴给你当助手。”

从政这事,有时就象打麻将,真正赢钱的人就是那些趁着手气好的时候捞一把就走的人,要是过分恋战。十有**是要输掉的。赌场上没有常胜将军。政坛上也没有常胜将军。在名声和事业都如日中天的时候转移战场,是最好的执政结果。

所以在曹俊伟看来,徐君然既然给自己打电话说有事儿,那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徐君然一阵暖心,不管过去多久,不管经历了什么,这才是真正的自己人。不问对错,不问恩仇,帮亲不帮理,这才是自己真正的亲人。

“伟哥,你想哪里去了。”徐君然笑着说道:“要有事的话,我也先给大哥和老爷子打电话,你觉得呢?”

听到徐君然的话。曹俊伟一滞。随即苦笑了起来:“唉,我也是被最近的事儿给闹的,你说说这京城怎么就不消停了呢。前几天给老爷子打电话,他老人家说了,让我短期内不要回京城。君然你说说,是不是又要变天?”

这话他也就是跟徐君然说说。换成别人,曹俊伟是不会说的。

徐君然沉默了。如今京城混乱的局势,他自然是清楚的。八十年代末期的华夏政坛,说是风云变幻也不为过,很多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就是因为站错了队伍,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黯然下台。

“伟哥,老爷子说的没错,你最好不要回京城。”徐君然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对曹俊伟郑重其事的说道:“不仅如此,你要记住,有些东西能不沾就不沾,之前我告诉你的那几个生意,绝对不要碰,不管多大的利润都不要碰。大哥以后的前途你我都清楚,为了他也好,为了你自己也好,想赚钱你可以跟雨晴去国外投资,绝对不要涉足国内的产业,明白么?”

曹俊伟点点头:“我知道,你跟老大都是做大事儿的人,我可不敢给你们拖后腿。现在国内的生意基本上都已经盘给别人了。上次你不是说让我们收拢现金么?趁着这个机会,我跟雨晴和宏达商量了一下,我们几个把手里面的产业整合了一下,国内的部分基本上都让出去了。剩下的都是在国外的投资。”

命运常常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有的时候,恰恰是自己的努力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使自己的命运向好的方向发展,还可喜可贺;但如果是因为自己的努力,反而使命运走向了反面,这就是悲剧了。正常的进步道路不是靠机遇,不是靠运气,要靠自己抓住一切机会去努力。所以,弱点就是弱点,不能因为弱点救了你一次,你就以为弱点就是你的立命之本,所以是弱点就一定要克服。

徐君然不希望自己和身边人的命运因为某些原因变成悲剧,所以他就一定要努力的活的更好。

“对了,伟哥,你帮我查一个人。”徐君然跟曹俊伟聊了一会儿之后,想了想说道。

“什么人?”曹俊伟很是诧异,徐君然打电话居然让自己帮忙查个人,难不成是他的情敌?

徐君然说着把郭总的资料都告诉了曹俊伟,最后说道:“这人叫郭鹏飞,自称是岭南华生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好像还参与了国际广场的建设,你帮忙查一下吧。”

曹俊伟点点头:“我一会儿就让下面的人去打听一下,怎么着,他惹到你了?人在哪里?我跟你二哥说一声,在岭南还真就不怕他惹事,回头我们办了他!”

徐君然翻了一个白眼,这家伙哪怕成了老板,也改不了那股子纨绔脾气。

“不用你瞎想,你就给我查一下就成,不要打草惊蛇。”徐君然最后慎重的对曹俊伟嘱咐道。

曹俊伟哈哈大笑起来:“你放心吧,伟哥我做事保证稳妥。”

徐君然放下电话,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来,曹俊伟现在还没怎么去美国那边,自然不知道伟哥代表着什么,等他知道的时候,估计会怨恨死自己给他起的这个名字。

曹俊伟办事的速度还真就让徐君然刮目相看,徐君然头一天下午打的电话,第二天不到晚上的时候,曹俊伟就把电话给徐君然打了回来。

“我说兄弟,你怎么认识这个家伙了啊。”曹俊伟电话接通之后,就在话筒里面嚷嚷了起来。

徐君然闻言眉头一皱:“怎么了?姓郭的很厉害?”

曹俊伟嗤之以鼻的冷笑了起来:“厉害?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包工头子,老家是南粤那边的,根本就不是你资料里面说的什么大老板。我叫人打听过了,这人以前是个包工头,在国际广场干过一阵,后来听说卷了工人的钱跑路了,怎么了,他到了你们松合省?”

他是何等人啊,徐君然让他打听郭鹏飞的资料,曹俊伟马上就觉得不对劲,等到资料调查出来了,他也就明白了过来。

“闹了半天是个骗子啊。”徐君然愕然之后,无奈的露出一个苦笑来。

跟曹俊伟说了几句之后,徐君然匆忙的挂断了电话。当然,他并没有忘记让曹俊伟把郭鹏飞的资料整理一下,给自己传真过来。

坐在办公室里面,徐君然琢磨着这个事情,他总觉得,这事情肯定有什么蹊跷的地方。因为道理很简单,他并不认为李斌是那种很好骗的人,跟着省委一把手做了那么多年的秘书,真的就那么简单的被一个包工头给骗了?

所谓骗,其实有很多层的意思。

以现在的情况为例子,徐君然可以想象出来的情况,就有好几种。

“骗”字现在至少包含三个意思:第一,郭鹏飞知道李斌急于要拉来投资,他想诓骗李斌一通,然后在投资中获得最大的收益,这也可以说是骗,但并不要紧,毕竟他们是实打实要投资的,商人都想利益最大化,这也能理解。第二,他们就是纯来骗吃骗喝的,被李斌招待一番后,拍拍屁股走人,这也无所谓,因为损失不了多少。最可怕的就是第三点,他们以招商为名,骗取资金为实,如果真是这样,那仁川县的损失可就大了。

而如果真的像曹俊伟调查出来的结果那样,郭鹏飞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皮包公司,那不管是哪一种骗,对于仁川县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最让徐君然不解的是,李斌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上当呢?

现在,徐君然最主要的是要打听一下这个郭鹏飞到底是怎么从岭南跑到松合省来的。不过可惜的是,李斌为了独占这份政绩,对郭鹏飞的身份相当保密,让徐君然根本没有机会跟对方接触。

徐君然也不好太明显的跟郭鹏飞等人接触,万一让李斌觉得自己是想要抢他的功劳,反倒是不太好看了。

无奈之下,徐君然只好让刘华强关注一下郭鹏飞等人的行踪,看看有没有机会跟李斌好好的谈一谈。

这一天中午,徐君然正准备下班,刘华强匆匆的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书记,李县长陪着郭总他们从青山乡那边考察回来了。”一进办公室,刘华强就对徐君然说道。虽说不明白徐书记为什么这几天特别关注李县长那边的投资商,但既然是领导吩咐的事情,刘华强一向都是百分之百不打折扣的认真完成。徐君然吩咐下来的当天,他就联系了自己在县政府那边的心腹,密切注视着县政府那边的动静。今天得到了消息,他就赶快来跟徐君然汇报了。

徐君然点点头,放下手里的报纸,站起身对刘华强道:“叫车,你陪我去县政府。”

说着,他露出一个冷漠的表情来:“我们一起会一会这位岭南来的大老板!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