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一章 东海省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2-23 01:19:00 字数:3213 阅读进度:775/923

中组部的大院里,徐君然将车停好,他在车里坐了片刻,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昨天自己跟楚闻天喝的太多了,没想到醉的这么厉害,到现在头都像被什么割一样疼。可已经来了,总得去。人家省委秘书长是省委的大管家,大概是全省最忙的一个人,虽说是在京城,可说不定有多忙呢,今天抽空见自己,说不定有什么事情。不过徐君然选择在早上来到这里也是有自己想法的,毕竟早晨刚上班,一切还来不及安排,见领导要容易一些,如果多耽搁了时间,人家忙别的事去了,就很难说什么时候能排得上队了。

他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跨下车门,向大楼里面走去。

正准备进楼的时候,迎面碰上一个熟人。这人名叫肖明理,是徐君然在党校的一个同学,这一次在中央党校学习的时候,徐君然认识了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处级干部,肖明理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东海省委一位副省长的秘书,年龄比徐君然自然是大了许多,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显得很斯文的模样。

徐君然在党校学习的时候和肖明理有过多次接触,总体印象并不好,因为肖明理这个人特别的骄傲,从言谈举止当中就能够看得出来,非但不把自己这个小县城来的干部放在眼里,就算是相当职位的领导,他也是爱理不理。他是一个话极少的人,徐君然的印象中,他说话从来都不会超过十个字,更多的时候,他仅仅只是答应一声。徐君然就看到过一个同样来自东海省的干部,那人曾经很努力的想讨好肖明理,而肖明理似乎总对那人不冷不热不咸不淡,让徐君然觉得这个人天生就缺少感情细胞。

不过既然走了一个对头碰。徐君然出于礼貌自然的打招呼,电光火石之间,徐君然决定不跟肖明理套什么近乎,毕竟两个人之间的同学关系不算亲密,点个头便过去算了。

可是出乎徐君然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肖明理远远看见了徐君然,却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如果仅仅是这样。徐君然也就不会感到奇怪了。他分明看到。肖明理看到自己的那一瞬间,整个人脸上的表情先是惊讶,随即变成了满脸堆笑。要知道肖明理的皮肤很白很细嫩,他的那张脸笑容灿烂的时候。还真的很好看,像一朵洁白的莲花,极其生动。

徐君然心里面顿时一惊,却有些适应不了肖明理的这种变化,关键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明白,这个肖明理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可还没等到徐君然张嘴说话,就看到肖明理跟百米运动员一般飞一样的一路小跑来到自己的面前,满脸微笑热情的说道:“这不是徐君然同志么?这么快就来了?”

徐君然顿时就有些莫名其妙了,下意识的问道:“肖处长。你怎么在这儿?”

他是真的有些奇怪。肖明理是东海省的干部,怎么突然出现在中组部这边了呢。

肖明理笑了起来,却没有回答徐君然的问题,而是对徐君然客客气气的说道:“领导,以后还要请您多多关照啊。”

徐君然听了他的话顿时目瞪口呆。完全没被肖明理的这种变化给弄晕了。他叫自己什么?领导?仔细想想,他以前可不是这么客气的人,不说别的吧,在党校学习的时候,似乎从来就不曾称呼过自己的官职,都是直接叫名字,心情好的话叫徐君然同志,心情不好直接就是小徐同志。因为大家都是党校的同学,徐君然年纪又是最小的,所以对这个事情他还能够有印象。更何况两个人之间也没什么交情,大概也就是见面点个头,皮笑肉不笑地给个似笑非笑的脸色而已。今天他怎么如此热情,难道太阳真的从西边出来了?还是因为这里是中组部这样的地方,他的感觉不一样了?

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人家这么客气了,徐君然也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笑了笑摇头说道:“肖处长说笑了,你是我的前辈,要照顾也是你照顾我才对。”

出乎徐君然意料之外,肖明理一听自己的话,笑着在徐君然肩膀上拍了一下道:“你可别开玩笑了,以后在东海省,明明就是你照顾老哥哥我才是,你是我的领导嘛。”

徐君然心中一动,东海省?

难道说,自己下一步的去处,会是东海省?

一想到这里,徐君然忽然间对于跟肖明理的谈话没了什么兴趣,如果真像自己心里面猜测的那样,下一步自己将会到东海省去工作,为什么家里面一点消息都没有?之前孙振邦和曹俊明两边都没有消息传过来。可联系到今天东海省委秘书长要接见自己,再加上肖明理前倨后恭的表现,徐君然这心里面越发的有种奇怪的预感,似乎自己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恐怕真的要跟东海省发生联系了。

原本徐君然来这里是觉得也许东海省需要写一个关于改革开放的材料,或者是有什么关于经济投资的事情询问自己,可他现在却觉得,说不定真就像自己猜测的那样,自己下一步也许真要去东海工作了。

肖明理看到徐君然的这个表情,马上反应了过来,笑着说道:“你不会是还不知道吧?”

徐君然索性点点头:“肖老哥,实话实说,我现在是一头雾水呐。”

肖明理笑了起来:“我们就要成为同事了。不,是你就要成为我的领导了。走,我带你去见秘书长。”

他今天是陪着自己服务的领导来这边谈话,领导上了楼,他自然就在外面等着,早上听领导说起徐君然的事情,没想到刚刚就看到徐君然了,这才有了刚刚的那一幕。

徐君然现在是莫名其妙,自己成了肖明理的领导?难道说下一步自己的工作会是东海省委办公厅?

徐君然的思维一贯敏捷,可能因为昨晚喝醉了酒现在还头痛的缘故,今天竟然显得非常迟钝。他很奇怪肖明理怎么会说自己是他的领导,要知道肖明理服务的领导是东海省常务副省长,自己怎么会成了他的领导呢?

带着这样的疑惑,徐君然跟着肖明理走上了二楼,来到最里面的一间办公室。门开着,但看不到里面是否有人。

肖明理敲了敲门,里面有人说了声请进。肖明理便领着徐君然走了进去。进门有一条小而短的走道,旁边开了一扇门,不知是卫生间还是休息室,按照他的说法,这里是东海省领导临时休息的地方,省委秘书长陈俊儒就在里面。

“陈秘书长,这是徐君然同志。”

肖明理对一个正低头写东西的人说道。

陈俊儒五十多岁,大概长年伏案工作的缘故,腰显得有点弧度,头发也极其稀疏,脑门锃亮,一些被染得乌黑的头发,像没有边界意识的藤蔓一般,爬过清亮的头顶,与另一侧勾连。他戴着金边眼镜,猛一看,还真让人以为他是大学教授。他的态度显得很冷淡,只让一颗青亮的脑袋对着两位,右手正写着字,应该是在某个文件上批着什么,左手夹着一支烟。听到肖明理的话后,他抬起左手,将烟送进嘴里,歪着头猛吸了一下,再将夹烟的手向前一伸,说道:“先坐一下。我签个文件。”

他做着这一切的时候,头始终没抬,那个又大又亮的脑门,始终对着徐君然和肖明理两个人。

肖明理把徐君然带进来之后就离开了,转身之前,意味深长地看了徐君然一眼,出门时,轻轻地将门带上了。

陈俊儒还在埋头工作,徐君然坐在那里,仔细的考虑起来今天的事情,刚才被肖明理说的有些莫名其妙,现在见了陈俊儒,他才冷静了下来,开始仔细的考虑了起来。以肖明理那样的性格,既然说自己要成为他的领导,那十有**就是真的了,只不过如果他的话是真的,那下一步自己的工作岗位,应该就是东海省委办公厅了。

根据徐君然的了解,一般来说省委办公厅有好多个处室,还有很多二级机构三级机构,其中综合处就分为好几个处,分别对应于不同的领导。现在这个时候还没有专职副书记一说,所以各省的综合处基本上都分为十几个处,综合一处服务于省委一把手,直接领导是省委秘书长。综合二处服务于排名第三的省委副书记,直接上司,是一名副秘书长。往后再排,便是综合三处综合四处,每个处,也都由一位副秘书长牵头。像肖明理服务的是东海省政府常务副省长,那么他就应该是综合五处或者六处的处长,上面还有一个省委副秘书长。如果自己成了肖明理的领导,那最起码也应该是省委办公厅的副主任吧?

一想到这里,徐君然忽然就觉得自己有点头昏脑涨,自己才三十岁不到,难道说就要迈进厅级干部的门槛?

ps:

求订阅,求赞一下,求推荐票,求月票,求打赏!今天是周末,祝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