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市委的怪事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2-23 01:19:01 字数:3225 阅读进度:808/923

徐君然跟陈杰之前的关系并不熟悉,但是因为这次的案子,两个人迅速变得亲近了起来。

“徐秘,这个案子,咱么恐怕要好好研究一下了。”陈杰对徐君然认真的说道。

徐君然点点头:“是啊,上面很重视,省委要求公安厅尽快在最短的时间内破案。”

他来的路上,已经给曾文钦打过电话,了解了一下东海这边公安系统的情况,从曾文钦的嘴里面知道,陈杰是田爱国的心腹,应该是可以信任的,所以有些话是可以对他讲的。

沉吟了一下,徐君然继续对陈杰说道:“陈局,我看这一次,咱们需要抽调精干力量,秘密侦查了。”

陈杰一愣神,就听见徐君然低声道:“陈局你想想,那两个杀手,居然会在咱们重重包围之下被人灭口,这意味着什么?”

听到徐君然这句话,陈杰马上就不说话了,他很清楚徐君然的意思,这个事情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就意味着,公安内部有内奸!

“徐秘书,你的意思是?”陈杰试探着看向徐君然。

徐君然呵呵一笑:“陈厅,这个事情可是很奇怪啊,这都多长时间了,开枪的人难不成有翅膀?可以从咱们密不透风的搜山行动当中飞出去不成?找不到,我看是找不出来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陈杰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想了一下,陈杰抓起电话:“喂,我陈杰,给我把东海市公安局刑警队的姜磊和鄂涛叫来。”

陈杰当年曾经在东海市公安局做局长,也正是他把鄂涛和姜磊两个人提拔了起来。

鄂涛和姜磊很快就赶到了厅长办公室,见徐君然也在,两个人都有些意外。

“厅长,徐处长。”客客气气的对徐君然和陈杰打了招呼,鄂涛和姜磊两个人如标枪一样的站在那里。

陈杰摆摆手:“不用那么客气。先坐吧。我和徐处长有些事情想问你们。”

之所以把他们两个人照过来,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刑侦能力在陈杰心里面有很高的评价,还因为这两个人当时不仅参与了搜山的行动,同时也是第一批赶到程进野夫妇被杀现场的公安领导人之一。

“鄂涛,你是最早赶到现场的。你说说。有什么想法?”陈杰看着鄂涛,开口问道。

鄂涛心中一动,他知道自己和姜磊所说的事情成真了。上面真的注意到内奸的事情了。

对陈杰,鄂涛和姜磊是相信的,这位陈厅长是有名的脾气火爆,两袖清风,当年做市局局长的时候,曾经有个市委常委的儿子调戏女青年落在他的手上,那个时候还不是严打的时候,可陈杰愣是顶着压力,把那小子给关进了监狱。

“陈厅。事情是这样的,经过我们的检查,我可以确定,杀害程书记的人以及杀死两个杀手的人,所使用的武器应该是54式手枪。”鄂涛的一句话,让徐君然和陈杰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徐君然看了一眼陈杰。没有开口,但是心里面却打了个问号,要知道这个时候使用54手枪的人,主要是现役军人和公安干警。

也就是说,那两个被打死在山顶的人。应该就是杀死程进野的凶手,但是反过来,他们又被别人给灭口了。

在众多公安和武警的包围当中,被人杀死,究竟是谁干的?

想到这里,徐君然只觉得自己的后背有些发楞,如果这个凶手真的隐藏在公安队伍当中,那可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了,随时随地都可能引爆,进而引发更大的问题。

“陈厅,你怎么看?”半晌之后,徐君然看向陈杰问道。

陈杰的表情严肃:“这个事情不能等闲视之,我看,咱们要从东海市委这边查起,不管怎么说,程进野同志被杀才是这个事情的开端,想要抽丝剥茧的找到真相,我觉得应该从这里开始。”

“好,我同意陈厅的意见。”徐君然点点头道。

陈杰看向鄂涛和姜磊:“姜磊同志,鄂涛同志,现在我代表省委,交给你们一个重要的任务。”

鄂涛和姜磊不由得激动了起来,陈杰这么说,分明就是告诉他们,这一次两个人要去做的事情,背后是有着省委高层支持的,否则徐君然这个省委一把手的秘书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坚决完成任务!”姜磊率先开口表了决心。

吩咐他们按照调查东海市委最近的情况,陈杰这才让他们离开。

徐君然没有在这儿多停留,省委办公厅那边还有别的事情等着他处置,既然已经安排人去查了,他相信用不了多久鄂涛和姜磊就会有好消息传来的,毕竟如今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程进野被杀的事情上,没人会注意两个刑警的踪迹。

果不其然,没两天徐君然就接到了陈杰的电话,还真让姜磊和鄂涛在东海市委查出一点东西来。

最近的东海市委,可以说出了不少怪事,这第一件怪事,就是机要局失窃案。

东海市委办公室内部的设置,分中心、行管、机要、保密等几个部门。看过六、七十年代的老电影的人,也许都记得一个反特故事片名叫《保密局的枪声》,在头脑里一定会有一个很深的印象,就是保密局这个单位不得了。其实,市委办下属的保密局,只不过是一个对各级党组织进行保密知识教育、对保密工作定期例行检查的机构,真正的要害部门是机要局。

这东海市委机要局有五个机要员,都是清一色未结婚的小伙子,他们是市委办公室在县卫生、教育、粮食等系统通过严格政审、反复遴选挑出来的。这几个小伙子的工作任务是,上下密传,电报传真,快件收发,重要文件传递。特别是机要室内有一条直达中央办公厅的机要专线,安着一部红色电话,在紧急情况下,只有少数几个人掌握有密码,一旦拨出去,能够产生地动山摇的效果。机要局一般都设在离市委书记最近的地方,要求隐蔽、安全。五个成员24小时轮流值班,片刻不得离人。可这一天,机要员小孙的女朋友来玩,小孙严格按照规定,只在外边一间谈情说爱,没有让女朋友进机房重地。小孙并不是大意失荆州,他一边和女朋友甜蜜,一边用耳朵一直倾听着机房的信号响声。事情也凑巧了,并没有多大功夫,机房的后窗就被贼人橇开,没有偷走什么重要的东西,偷走的竟然是几份下午送来的文件。

这件事情一出现,立刻引起市委主持工作的程进野书记的震怒,把市委办齐国富主任和管机要局的副主任叫到他的办公室里,骂了个狗血喷头。公安局来了几个破案经验丰富的干警,牵一条狼狗在附近搞了几个小时,也没有找到破案线索。因为损失不大,再加上如此机密之处失盗太有损于市委形象,程书记和齐主任就阻止了公安局的工作,不让他们再兴师动众的查下去。把机要局搬迁到三楼,又买了新设备,亡羊补牢后,把小孙先调整到行管科缓冲一下,然后下放到区县做一个一般工作人员。小孙的政治前途眼见有些渺茫,女朋友也很快与他成了陌路人,事情就这么风平浪静了。

而另外一件事,却是跟齐国富有关系,就在机要局被盗的事情发生没多久,大概也就是三个星期左右的时间之后,齐国富竟然死了!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东海市委副书记市长焦正的老家,离东海市两百多公里,是一个贫困县。焦正以一个光辉的形象走从大山里了出来,其实他还是一个孝子。他虽然孝顺,但母亲一直跟着他的妹妹在一起生活,并不是不领他的孝心,而是因为老人家只要被他接到身边,总感觉水土不服,语言困难。他们两口子工作又十分繁忙,让老人家呆在屋子里感到孤寂,出了门举目无亲,有人打招呼又听不明白,所以宁愿呆在山沟里,住在女儿家里,也不愿跟着焦正享福受罪。这样一来,搞得焦正经常得抽空回老家去看望母亲,路程遥远,来回一趟挺不容易。

这一天,焦正的妹夫来电话说,“哥,咱娘的高血压犯了,得了偏瘫,正拉往县城医院里抢救。”焦正一听这消息几乎魂飞魄散,止不住的流着眼泪,赶紧向市委请假,给常务副市长和市委交待了工作,心急如焚地赶回老家看望母亲。

焦正在临走时,郑重交待市委办齐主任,千万不能让人传播这一消息。但这消息依然不胫而走,立刻传遍了各单位和各区县。焦市长的老家就像是一块威力无比的磁铁,而东海市各单位和各区县的车辆就是铁,一个个的都被吸了过去。

而在这个事情的过程当中,齐国富身为市委办的大管家,就好像勤勤恳恳的老黄牛一般,认认真真的留在市委,充当焦正和市委市政府之间的传声筒。如果不知道,还以为他是市长焦正身边的办公室主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