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求订阅)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2-23 01:19:02 字数:2217 阅读进度:842/923

“怎么回事?不是已经订好包厢了吗?”

徐君然眉头皱了皱,对蒋敏问了一句。

今天是自己第一次跟全体驻京办的干部们见面,原本他跟朱博学交待过了,一定要订一个好一点的包间,毕竟驻京办的人手加在一起,足足二十几个人,起码能坐三桌。

不过听蒋敏话里面的这个意思,似乎有什么岔子出现了。

“主任,是这样的,我们原本订好了一个大包厢,结果到了这边之后,发现被国贸的人给让出去了,博学主任正在跟酒店方面交涉呢。”蒋敏一脸苦笑的对徐君然说道。

她在京城的时间比较长,自然知道京城里面藏龙卧虎的道理,像东海省这样的驻省办,在京城不知凡凡,更何况国贸酒店这样的地方,鬼才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大人物呢。

何远方先是愣了一下,却没有说话,反倒是把目光投向了徐君然。

“徐主任,您看这个事情?”

不管怎么说,徐君然如今才是驻京办的一把手,有什么事情都是他负责的。

徐君然微微一笑,似乎没有看到蒋敏对自己眨眼睛的动作,淡淡的摆摆手:“走吧,进去看看再说。”

他并没有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而是迈步直接就带着这群人走了进去。

何远方跟身边的几个人对视了一眼,笑了一下,摇摇头也跟了进去。

二十几个人走进了国贸酒店,不远处徐君然看到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正满脸苦笑的跟朱博学解释着什么。

“真是不好意思,我们的包房真的已经没有位置了。”

“你们怎么回事?不是已经打电话预定了吗?怎么忽然就给了别人?”朱博学气呼呼的说道,今天是新主任第一次组织集体活动,结果就被自己给搅合了,这要是一会儿徐主任来了,自己该怎么解释。

正在这个时候。徐君然走到了朱博学的身边,淡淡的问道:“博学同志,这是怎么回事啊?”

朱博学一愣神,回头看到办事处的领导们已经都到了,心里面暗暗苦笑了一下,转身给徐君然解释了一下情况,最后无奈的说:“徐主任,他们说这包房已经被人给占了。”

徐君然点点头,转头看向那个经理,笑了笑道:“这位经理同志。你看,是我们先订好的包房,怎么就变成别人的了?”

他很清楚,这种事情经理是做不了主的,如果不是有更加强大的力量,一个经理无论如何没有这样的胆子。

至于为难对方的想法,徐君然压根就从来没在脑子里出现过,他也不是白痴,京城地面上藏龙卧虎固然是真的。但真正的大人物,哪有人会跟一个小小的酒店经理为难呢。

那个经理听到徐君然的话,面露难色,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位同志。我知道这事儿确实是我们的错,可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您不知道,原本这个包房确实是给你们留着的,结果刚刚来了一伙客人。非要进去,我们实在是拦不住……”

顿了顿,他看着徐君然。一脸无奈的说:“我实话跟你说了吧,这帮人你们惹不起,要是你愿意等的话,过一会儿我看看能不能给你们挪出一个包房来。或者你们去大厅也可以。”

他听的出来,这帮人不是本地人,所以才好心好意提醒他们的,毕竟包房里面的人不是他们这群外地人能惹得起的。

这个时候,何远方走到徐君然身边,压低了声音道:“主任,不行咱们就去大厅吧,或者换一家也行。”

徐君然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而是看向那个经理:“里面是什么人?”

原因很简单,如果占据包房的人不是有通天的背景,徐君然相信那经理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经理苦笑了一下:“是江南省委孙书记的公子孙宇阳和他的朋友,孙书记您也许不知道,他父亲就是孙……”说着,他压低了声音,说出了一个让徐君然倍感意外的名字来。

朱博学跟何远方等人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京城孙家的名号那可是如雷贯耳的,孙家如今虽然声势不如从前,老爷子已经退了下来,但是第二代当中两个正部级依然在位,可不是东海驻京办能够招惹的。

“主任,大不了咱们换一个地方吧。”

“是啊,徐君然,咱们换个地方一样吃。”

几个副主任都开始围着徐君然劝解道,他们生怕这位徐主任一个想不开,就非要鸡蛋碰石头。跟孙家大少斗,在场的这些人可不够看啊。更何况,他们也绝对没有那个陪着徐君然一起去死的想法。毕竟谁都知道,这位徐主任,可是因为斗争失败才被从省委办公厅流放到驻京办的。官场上有这样的一个说法:“烧冷灶难,炒热饭容易”。耗尽柴草烧冷灶,要有战略眼光和长远目标,而且烧冷灶前途莫测,风险很大,没有耐心和毅力是很难做到的,但是“冷灶”一旦烧热了,烧冷灶的人就是属于久经考验的忠诚的铁杆了。

即便是如此,雪中送炭的对象起码也得是有投资价值才行,而在驻京办的这些干部眼中,徐君然可没有那么高的价值。

这就是机关的作风,当面应承,背后拖延,私下责骂,背后告状。

机关里的事情,谁都知道,级别相同,位置和职能不一样,其能量往往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官场中人最懂得避实就虚,谁也不愿意从实权部门调到虚职部门去。

驻京办虽然不算是虚职部门,但是跟省委办公厅综合一处相比,却是一个不一样的地方。没有人会觉得,一个驻京办主任比省委一把手的秘书更有前途,所以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徐君然如今俨然是一个落魄失意者。这也是为什么,何远方敢于给徐君然暗中使绊子的原因,因为他觉得,不过是一个被人从省委办公厅赶出来的废物,自己完全可以对付他。

而此时此刻,在东海省驻京办众人的眼中,徐君然的形象则变成了一个不自量力想要跟京城大少掰手腕的疯子!(未完待续。。)

ps:求订阅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