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六章 往事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2-23 01:19:03 字数:3334 阅读进度:871/923

“小段,这是?”

听到徐君然对段文轩的称呼,那个被段文轩叫做大姐夫的男人看了一眼徐君然,打量了一番之后对段文轩问了一句。

段文轩先是看了一眼徐君然,还没等到他开口介绍,徐君然已经笑了笑说道:“你好,我叫徐君然,是老段在市委的同事。”他这话倒是没有说谎,严格来说,自己跟段文轩确实是市委的同事,只不过他是领导,段文轩是下属而已。

“噢,同事啊。”

听见徐君然的话,那个大姐夫哼了一声,点点头,倒是没有再说什么,不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对徐君然眼中的看轻,估计以为徐君然跟段文轩一样,也就是市委办的一个科员罢了。

“这是我家那口子的大姐夫,叫钱东明,在市里面搞一个建筑公司。”

段文轩小声对徐君然介绍着,他虽然不知道徐君然为何故意隐瞒身份,但徐君然是领导,领导不管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这是段文轩坐了十年冷板凳之后悟出来的道理。

徐君然点了点头:“既然今天是你岳母生日,我就不打扰了,一会我买个蛋糕,你带去,算是我给老人家的一点心意。”

“使不得,这可使不得。”

段文轩连连摆手,这可是市委副书记,堂堂的市委常委,给自己的岳母祝寿,那是多大的面子,更何况,段文轩对妻子娘家人的那种嘴脸太清楚不过了,自己拿着徐书记给的蛋糕过去,肯定要被他们嘲笑的。

这时候,钱东明看了一眼徐君然和段文轩,对于他们的窃窃私语没什么兴趣,摆摆手到:“对了,小段。我在聚英楼给咱妈摆了酒,你大姐跟你二姐她们都已经过去了,你跟我一起?”

说着话,他又看了看徐君然:“这位,小徐,是吧,要是有时间,也跟着过去吧。”

在他看来,徐君然不过是段文轩单位的普通同事而已,钱东明对这个妹夫一直都看不上眼。当年小妹洪英可是远近闻名的一枝花,又是大学生,人长的还漂亮,登门求亲的人不计其数,可她偏偏死心眼就看上了段文轩,原以为段文轩大学毕业分配进了市委,自家也算攀上了高枝儿,可万万没想到,这家伙不知道得罪了哪路大神。在市委办的冷板凳上一坐就是十年。开始的时候洪家这边还期望他能够咸鱼翻身,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对于这个事情早已经没了指望,而段文轩的地位。自然也就从前途远大的青年俊彦,变成了混吃等死的废物点心。

别说钱东明自己了,就连他的妻子,洪英的亲姐姐洪华。对待段文轩也是没有好脸色。

“那好,我就去看看。”

徐君然听到钱东明的话,心中一动。笑了笑点点头,径直上了钱东明的黑色轿车。这年头桑塔纳已经算是不错的车了,钱东明能够买得起,说明他的生意做得还不错。

“唉,这,这……”段文轩一阵摇头苦笑,眼睁睁看着徐君然上了大姐夫的车,叹了一口气跟了上来。

“小徐,以前没见过你啊,刚调过来?”车子缓缓前进,钱东明一边开车一边对徐君然问道。

徐君然笑了笑,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一边答道:“是的,我刚刚调过来没多久,这不让老段同志带我四处走走,熟悉一下咱们南州的风土人情么。”

“呵呵,他这人能有什么本事,能把市委周围走明白就不错了。”

钱东明横了一眼段文轩,一点面子不给的说道。

徐君然的眉头皱了皱,没有再说什么,段文轩看来在妻子娘家这边,是真的没什么地位啊。

车子路过一家水果店,徐君然想了想对钱东明说道:“麻烦停一下。”

“嗯?”

钱东明愣了愣,有些奇怪的看了徐君然一眼。

徐君然笑了笑:“既然是老人家做寿,总要表示一下心意的。”

说完,徐君然下车,走进了水果店,不一会儿就拎着一个果篮走了出来。

“你送这个?”钱东明很诧异的看着徐君然。

徐君然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是的,我外公从前过生日的时候,我都是送这个的。”他这话倒不是假话,孙老在世的时候,每次过生日,徐君然都叫人送上一份果篮,主要是老爷子不喜欢铺张浪费,你送别的东西反倒是容易惹老人家生气。

段文轩却是心中一震,在徐君然确定他作为自己的秘书之后,市委秘书长李昭明曾经找他进行过简单的谈话,话里话外李昭明暗示过段文轩,这位徐书记可不一般,身后有通天的背景,据说家里面的外公是京城某个大人物。

所以在听到徐君然说出刚刚那句话的时候,段文轩下意识的就感觉到,徐君然是真心的想赠送自己岳母一份礼物。

“谢谢,谢谢了。”不等钱东明开口,段文轩连忙对徐君然表示谢意。这样的礼物,连京城的大人物都送得,自己的岳母如何送不得?

钱东明哼了一声,心中暗骂了一句土包子,也没有再说什么。

很快车子就抵达了钱东明所说的聚英楼,看门口停了不少的车子,徐君然倒是颇为意外,想不到这段文轩妻子的娘家,倒是有点影响力。

段文轩看徐君然有些疑惑,低声说道:“我岳母退休之前,是市教育局的副局长,倒是有一些学生。大姐夫和二姐夫,都在做生意。大姐和二姐也都在教育系统工作。”

徐君然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们家嫂子呢?”

段文轩的脸上露出一个苦涩的表情:“她,她在教育局,那个,后勤部门……”

“什么后勤部门啊,不就是个食堂管理员么?”钱东明冷哼了一声,不满的说道:“要我说,这都怪你,当年要不是你强出头,事情能到这个地步么?要不是咱妈的面子,洪英跟你,早就……”

徐君然脸色变了变,却有些意外,看来这个段文轩当年惹下的事情不小啊,对方竟然有本事让他和妻子受这样的折磨,应该也是个位高权重的人。毕竟既然有本事让段文轩的妻子在教育局食堂做管理员,同样也有本事收拾他段文轩,可那人偏偏把段文轩按在市委办里面,摆明了是要让他后悔一辈子。

“我……”段文轩张张嘴,却颓然闭上,脸上闪过一抹痛苦至极的表情来。

萧强淡淡的笑了起来:“呵呵,我没记错的话,老段你们家嫂子,好像是大学毕业吧?不是应该做老师么?”

“做什么老师,人家说了,就让她在食堂呆着!”钱东明没好气的说道:“当年的事儿我就不说了,小段你啊,还是太年轻,胡乱说话,害了自己不说,也害了小英。这些年小英跟你遭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你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听着大姐夫的数落,段文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很明显也不舒服。这是他心里的伤疤,每揭开一次,他都要痛苦一回。

三个人一边往楼上走,徐君然就听着钱东明不住的在数落着段文轩,都不是什么大事,自然也是一副恨铁不成钢高高在上的口吻。

“大姐夫,我多嘴问一句,当年的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段得罪谁了?”徐君然忽然开口对钱东明问了起来。

“还能有谁?钱胖子呗!”钱东明冷着脸说道。

钱胖子?

徐君然一头雾水,耳边就听见段文轩一脸无奈的解释道:“市委组织部钱书记。”

“钱云陆么?”徐君然重复了一句,想起来常委会上介绍的时候,那个一脸微笑对着每个人打招呼的组织部长,倒是没想到,段文轩竟然是得罪了他才沦落到这个地步的。

“你也见过钱胖子?”

钱东明提起自己那位本家的时候,明显带着一股子怨气:“也对,你也在市委上班,怎么可能没见过他呢。要我说,这钱胖子的心胸太狭窄了一点,当年那事儿,唉……”

说着话,他做出一副往事不堪回事的表情来,看了一眼段文轩:“小段啊,你就是太年轻气盛了,要是我,当时怎么也不会那么冲动的。”

他这么一说,徐君然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激起来了,奇怪的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钱书记跟老段过不去呢?”

钱东明冷哼了一声:“还不是我这个好妹夫胡乱出头,把人家钱书记的儿子给打成了重伤,那时候钱胖子还不是组织部长,但也是市政府的秘书长了,人家一句话,就让他跟洪英受了十年的苦,你说说,你这是图什么?”

徐君然愣了愣,还没有等他开口说话,段文轩已经忍不住沉声说道:“我不图什么,可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钱宁那混蛋欺负女人,人家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要是毁在他钱宁的手上,这辈子就完了!”

那一刻,徐君然忽然间觉得,自己这个卑躬屈膝到猥琐的秘书,竟然无比的高大了起来。(未完待续。。)

ps:现在这个情况,晨光真的缺钱,孩子昨天发现得了肺炎,今天开始住院。双开也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新书成绩不太好,希望这本官文能够订阅好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