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七章 小试牛刀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2-23 01:19:03 字数:3261 阅读进度:885/923

南州市委会议室内,能参加书记办公会的,自然都是人精,听到段溪泉的话,所有人的身体和精神在那一瞬间都集中了起来,大家都清楚,今天会议的重头戏终于要上演了。

不管是叶远还是钱云录,都不是省油的灯,能做到如今的这个程度,哪一个仕途上都经历了不少事情,当然明白,一个卢中区区长的职务,并不代表着真正市里面的风向,但却能给下面的人传递一个信号,一个证明谁在市委市政府当中更有影响力的信号。

徐君然不慌不忙的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几个常委,他很好奇,究竟谁会跳出来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大家都说说吧,谈一谈自己的想法。”段溪泉笑了笑,把手中的茶杯放下,看了一眼市长叶远和市委组织部长钱云录,很平静,仿佛这个事情不怎么重要一般。

可私底下,谁都清楚,段溪泉如果真的不重视这个事情,他肯定不会屡次在办公会上面提起。

这个时候,县处级干部还没有成为省管干部,所以一般的县处级人事任免,都是有市一级的常委会讨论任命的。

市委书记既然开口了,众人互相看了看,都准备发表自己的意见。

不过一众常委也都心里面有数,今天的这个卢中区区长的位置,最主要的竞争者就是钱云录和叶远两个人,这也是大家早已经达成共识的结果,其他人提出什么人选,根本就是陪太子读书而已,真正较力的,还是他们二人。

“我来说说吧。”钱云录微微一笑,目光在会议室内环绕了一圈之后,平静的开口说道。

之前的几次会议上。大家早就讨论过这个事情,各自的支持者也都已经发表过自己的意见,说白了,谁都没有什么可以隐藏的底牌了,今天的这次会议,基本上就是最终结果了。

官场上的事情看似复杂,实际上就是不断的妥协与合作,钱云录要推自己的人上位,相对而言,叶远同样也要选择自己信任的人做这个卢中区的区长。并不是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只不过是各自都认为自己选择的人才是最合适的而已。

见钱云录要说话,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身为主管组织人事的市委副书记,他在市委当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深吸了一口气,钱云录在心里面组织了一下语言,平静的开口说道:“我觉得,卢中区区长的职务,赵芸同志还是很合适的。她在卢中区工作多年,对卢中区的情况也很了解,特别是经济发展方面,更加得心应手。不用考虑什么熟悉情况的麻烦。毕竟我们现在主要提倡发展经济,如果贸然换一个不熟悉情况的同志上去,会影响卢中区的工作进度的。”

赵芸,就是钱云录如今推荐的卢中区区长人选。虽然是女人,但是在卢中区工作多年,历任副区长、组织部长。如今是区委副书记,最重要的情况是,她是当年钱云录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手下。

对于这位以美艳著称的干部,徐君然的了解并不是很多,对于他来说,如今大部分南州市的干部,都只不过是在资料上的名单而已,倒不是徐君然不想去了解这些人,而是因为毕竟接触的时间尚短,徐君然也不敢保证自己在资料上看到的东西,就是一个人的全部。

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画龙画虎难画骨,官场上从来就不缺乏聪明人,自然也不缺乏善于伪装自己的人。

钱云录的发言很快结束,意思自然是推荐赵芸作为卢中区区长的人选。这种事情无可厚非,毕竟都熟悉了,赵芸的情况在前面的几次书记办公会上面都说过,如今只是再次重复一遍而已。

钱云录的话说完之后,目光并没有看向市委书记段溪泉,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市长叶远,在他看来,自己真正的对手,就是这位叶市长。

叶远在南州市的时间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不算长,当然,这分跟谁比,跟徐君然这个初来乍到的新书记比,叶远自然是算得上是老资格的干部了。可要是跟从踏入仕途的那一天就在南州摸爬滚打的钱云录相比起来,叶远的根基就没有那么强大了,这也是为什么钱云录在常委会上面很多时候在某些事情上能比叶远更有话语权的原因。

官场上的排名,并不意味着你的话语权实际上就要按照着这个排名来判断。真要是那样的话,就不会存在着争权夺利的事情了。

不过即便如此,叶远也用四年的时间里,在南州经营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最起码从他有本事跟钱云录争夺卢中区区长职务的这个事情上来看,就可以想象的到,这位叶市长也是一个手腕高超的存在。

当然,这其中段溪泉这个市委一把手究竟起了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徐君然没有深究的意思。反正在他得到的消息当中,曾经的钱云录,不过是段溪泉手下的马仔小弟,而如今在市委当中,钱云录的声势可隐隐有超越段溪泉的架势。

这是好事么?

别人不知道,但是徐君然可以肯定的说,这绝对不算什么好事。或者说,对于段溪泉而言这也许是好事,但对于钱云录来说,这是一个带着毒药的馅饼。

一个功勋卓著的市委书记,如果被下面的人有架空的危险,组织上会怎么想?

脑海当中闪过这个问题的答案,徐君然看向钱云录的目光忽然带着一丝怜悯,段溪泉实在是太精明了,看似步步退让,实际上却已经把钱云录放在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了,只要他愿意,随时随地可以收拾对手。

当然,在这之前,段溪泉更乐意看到的,恐怕还是南州市委在他的控制之下,有条件的存在着某些势力划分。

叶远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吹了吹杯子当中的茶叶,抿了一口气润了润嗓子,这才很是淡然的放下茶杯说道:“既然钱书记说了他的想法,那我也谈谈我的意见。”

看着诸位常委,叶远认真的说道:“首先,我承认,赵芸同志在卢中区工作的时间不短了,对于卢中区的情况,她是很了解的。但越是如此,我们是不是就越要考虑到一个问题,这样有能力的干部,为什么要局限在一个位置呢?我觉得,像赵芸同志这样的干部,应该放在最需要也最适合她的位置上。比如市委组织部,我看就需要她这样有能力的干部嘛。”

此言一出,钱云录的脸色顿时一变,看着叶远的眼神也变得不太友好。

他之所以有这样的反应,那也是有原因的,要知道市委组织部那可是钱云录的底盘,说句不好听的话,如今的组织部被钱云录经营的水泼不进,完全就是他的一言堂,赵芸本来就是他钱云录的人,按照叶远的说法,如果把赵芸塞进市委组织部,那岂不是等于钱云录自产自销了这个干部,他的势力触角根本就没有延伸出去。

叶远接着又提出了自己的人选,是市政府的一位副秘书长,按照叶远的说法,要给干部多锻炼的机会,在市政府市委工作的很多同志,需要的就是一个可以证明自己能力,可以实践执政理论的机会。

他这话说的冠冕堂皇,归根结底意思很简单,那就是政府方面的事情,我还是最有发言权的。两个人说完了自己的看法,很快就在常委当中引起了不小的争论,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段溪泉默默的看着钱云录和叶远为首的众人争执着,目光看向一直淡淡笑着,始终没有开口说过话的徐君然,忽然开口问道:“徐书记,你有什么看法?”

会议室里出现了片刻的安静,所有人都没想到,段溪泉竟然会咨询徐君然的意见,要知道最近的这几次办公会,徐君然虽然参加了,可大部分时间,徐君然始终都在默默的喝着茶,一言不发,似乎会议室没有这个人一般,现在段溪泉忽然让他发表意见,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段溪泉的话,徐君然笑了起来,他知道,段溪泉终于按耐不住了,如果按照这个剧本发展下去,不管是钱云录还是叶远哪一个人的建议通过,最终他这个市委书记的威望都会受到损失,那么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人来给钱书记和叶市长降降温了。

伸出手在桌子上敲了敲,徐君然平静的说道:“既然赵芸同志和王凯同志都很有能力,我看可以给他们加加担子嘛,清源县和富江区的党委一把手不是一直在考虑人选么,我看不如就让他们顶上去。至于卢中区的区长,我觉得教育局的何远征同志比较合适,大家说呢?”

那一瞬间,会议室安静了下去,常委们看着一脸微笑的徐君然,忽然觉得,似乎这位年轻的副书记,才是真正不简单的存在。(未完待续。。)

ps:很久不更新了,很抱歉,一方面因为官文这个特殊情况,一方面还要照顾孩子。最近轻松不少,晨光会努力更新的,求收藏,求订阅,求赞,求大神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