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五章 下乡蹲点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2-23 01:19:04 字数:3289 阅读进度:893/923

感恩,是对别人给予自己付出的回报、对别人给予自己帮助的感谢、对别人给予自己赞赏的感动,是一种最乐观、最豁达、最阳光的人生态度和处世哲学。作为一名领导干部,感恩之心是做人做事的基点,是党性人格的重要标志,也是领导干部取信于民最起码的道德要求。

徐君然很喜欢这段话,虽然听起来有些像是冠冕堂皇的场面话,可实际上徐君然却很清楚,一个领导如果真的能够做到这些,那么他就是一个合格的干部。

“安排一下,我过段时间打算去下面蹲点调研。”

徐君然忽然开口对段文轩吩咐了一句,他有些累了,这些争权夺利的事情对徐君然而言,如同一种折磨,他现在只想踏踏实实的做一点实事,让老百姓看到真正的好处。

“呃……好的,书记。”

段文轩连忙答应下来,虽然不知道徐书记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但他是秘书,自然要尊重徐君然的决定。

事情很快就定了下来,三天之后,徐君然带着段文轩离开了市委大院,他要到南州市下属的黄杨县进行调研。当然,按照徐君然的主意,这一次的调研他的身份并没有被泄露,只是说自己是市委机关的科级干部,而段文轩则是自己的同事。

徐君然的理由很简单,市里面的工作暂时不需要自己什么,他只是想好好的了解一下南州的情况,最重要的是,黄杨县是整个南州最为贫穷的地区,徐君然很想看一看,

坐在开往黄杨县城的客车里,感受着颠簸不已的土路,徐君然的眉头皱了皱。低声对段文轩问道:“这路一直如此么?”

段文轩一怔,随即苦笑了起来:“您不知道,黄杨这个地方前后很有意思,前后几任县委书记,都想要修这条路,但最终都没有修成,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您呆的时间长了,就知道这个事情了。”

徐君然点点头,心里面倒是对于这一次的调研有了一丝期待。

徐君然跟段文轩两个人化名徐然和段文来到黄杨县。按照规定,他们要到县人事局报到。

人事局在县政府大院之中,磅礴大气的大楼,看上去庄严肃穆,飘扬的旗帜和肃穆的氛围倒是有几分气势。

不过徐君然扫了一眼县政府大院之中停着的几台小车,脸色变了变,却没有说话。

“走吧,进去看看。”徐君然对段文轩说道,两个人一起走进了县政府大院。

还没等他们走进去。就听见一阵激烈的喧哗声:“你凭什么不让俺们进去?”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就在徐君然的不远处,几个中年男人穿的很朴素,神色颇为不忿的看着拦住他们的门卫。

门卫眼睛一瞪:“就凭这里是县政府。你们要进去,把介绍信拿出来!”

说着话,他有看了一眼徐君然跟段文轩,趾高气扬的喝道:“你们两个。干什么的?有介绍信没有?”

徐君然眉头皱了皱,没有说话,段文轩已经向前走了一步。看着那个门卫很淡然的说道:“我们是市委下派来锻炼的干部,有什么问题么?”

“市委?”门卫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两个人,随即发现人家身上的那种气势确实跟一般的普通人不一样。最起码门卫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同那边几个泥腿子不一样,这两个人面对自己的时候,根本没有一点点的敬畏之意,甚至于他还能够从面前这个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人身上,感觉到一丝不耐烦。

“那个,您是不是登记一下?”

门卫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段文轩的脸色,客客气气的说道。既然敢自称是市委下来锻炼的干部,那说不定就是有什么背景的大人物,不管是什么来历,都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门卫能够招惹的,这一点门卫很清楚。

做他这一行的,最大的本事就是察言观色,什么人能拦,什么人不能拦,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分辨清楚,否则真要是惹火了领导,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了自己,毕竟说起来,没有哪一个领导会因为一个小小的门卫让同事不开心。

段文轩眉头皱了皱,刚要说话,徐君然却开口道:“老段,听他的,你去登记一下。”

徐君然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个不是很好的决定,来这样的地方调研,真的正确么?玩微服私访那一套,似乎有点过时了的意思啊。

很快段文轩就登记完了,他看了一眼那个门卫,正要往里走,徐君然却摇摇头:“你不要进去了,我自己过去。”

“领导,您……”段文轩一愣神。

徐君然笑了笑:“我觉得我们的计划可能要改改,这么隐姓埋名的调研得不到什么资料,我来看看,这黄杨县平时是怎么工作的。”

说着话,徐君然迈步走进了县政府大院里面,径直来到了四楼的人事局。

整个四楼都是人事局的办公室,徐君然扫了几眼,随便挑了一间办公室走了进去,敲了敲门,就看到办公室里面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年纪大一点带着眼睛的男人年纪大一点在办公,另外一个女孩儿年轻一些,正在低头看着报纸,似乎没有注意到徐君然。

屋子里还有四五个人,看样子应该都是来人事局报到的,正围着那个男人在说些什么,而那个女孩身边则没有一个人,她正在看报纸,却是不是因为被别人说话的声音打扰而露出脸上有些不耐烦的表情来。

徐君然也没有多想,走到那个女孩的面前,问了一句:“您好,打听一个事情可以么?”

那女孩压根没搭理徐君然,指了指旁边的人群,意思你去那边问。

徐君然无奈的摇摇头:“不好意思,我只是想打听个事情……”

没想到徐君然话还没有说完,那女孩猛然间抬起头,冷冷的看了一眼徐君然道:“你这个人,既然知道自己说的事情不好意思,那不好意思的事情你就不能少干?”

徐君然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人如此抢白一通,还不好意思的事情以后少干?忍不住摇头一阵苦笑,徐君然已经记不起来究竟有多久没有人在自己面前这么说话了。

深吸了一口气,徐君然出奇的没有发火,而是看着那个女孩说道:“我是市委下派来县里锻炼的,我想问一下该找谁报道?”

听到市委这两个字,女孩抬起头,看着徐君然挑了挑眉毛,又指了指那个中年男人:“办事去他那边,我不知道。”

徐君然很想抓住她的手问问她,你什么都不知道坐在这里算什么?不过想想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徐君然还是勉强压抑着自己的怒火,转身来到那个中年人面前等着,等到前面的人都办完了事情之后,徐君然才拿出自己的介绍信:“你好,我想问一下,挂职锻炼的干部要找谁报到?”

那人愣了一下,打量了一番徐君然:“这事情我不清楚啊。”

说着,他看向刚刚的女孩:“小雯,你听你爸说过没有?”

叫做小雯的女孩子露出一个不耐烦的表情:“我怎么知道,我爸前几天倒是说过一回,好像市里面要下来几个挂职锻炼的,这事儿你问我干嘛,想问自己给他打电话去。”

说完,这女孩子竟然一扭身站起来直接走了,留下徐君然跟那个中年人面面相觑。

“这……”

徐君然实在是没办法接受这女孩的行事作风,他从前听说过这么一个说法,社会上把那些办事麻木呆板态度傲慢政府工作人员叫衙门脸,原本徐君然觉得这应该是九十年代后期才会出现的事情,可万万没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人如此了。

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儿难办!

徐君然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到黄杨县的第一天,就遇到这种事情。宦海沉浮这么多年,从来都是自己给别人脸色,还是第一次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给抢白了。

“呵呵,想不到啊,还能让我遇到这样的事。”徐君然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忽然间倒是对这个黄杨县的事情更加感兴趣了起来,刚刚那女孩跟中年人的对话里面透露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信息,看样子她也不是个简单的办事员,且不说她这个年纪,单单是中年人的态度,就让徐君然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一些东西。

看到徐君然戏谑的目光,中年人也不生气,放下自己手里面的东西,敲了敲桌子,嘿嘿一笑道:“这年头啊,有些人屁大的事情都干不好,成天就知道喝茶逛街看报纸,要不是有个好爹,能有今天?”

说完这话,他这才看了徐君然,笑了笑道:“这位小同志,有什么事情么?”

徐君然没理会他话里面的意思,只是看着那人问道:“刚刚那女孩子是?”

他很好奇,这女孩究竟是谁?(未完待续。。)

ps:三千字送上,今天是情人节,晨光决定愤怒的码字,唔,祝愿单身的都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情侣们更加幸福!求订阅,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