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我怎么舍得你死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5:59:41 字数:3125 阅读进度:8/73

段长瑄仰头喝茶清口,微微笑道,“你先别忙着否认,我今天来只是想跟你打个商量。把东西交给我,跟我说实话,对你只有好处,我可以保护你的。老三那个人你可能还不太了解,如果他知道了你手头握有他想要的东西,或者你可能说些对他不利的证供,他会无所不用其极地来争来抢,可不会像我这样坐下来跟你慢慢谈。”

苏苡不予置评,在她看来,这种压倒式的谈判跟威胁差不多,根本谈不上什么商榷余地。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段家兄弟的风格还是挺类似的。当下有句话说的好,明骚易躲,暗贱难防,这两兄弟将两个极端演绎到位,她尤其讨厌段长瑄这种笑里藏刀的暗贱。

两人正僵持,楼梯口传来清亮的男声:“说什么说的这么热闹?请美女吃饭也不叫上我,二哥你太不够意思了!”

太白楼是江临老字号饭店,两层小楼是仿古的建筑结构,楼梯不宽敞,楼板是木质的,脚步踩上去笃笃作响。这会儿二楼被段长瑄包下,只有他们临窗这一桌,安静没有喧嚣,段轻鸿这开声格外响亮突兀。

段长瑄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这儿,脸上有瞬间的错愕,但很快又恢复如常,“你怎么来了?”

“跟二哥你一样,来探病。听说你约了小苡一起吃饭,就顺便来蹭一顿,不会是不欢迎吧?”

段轻鸿拉过椅子在他们中间坐下,没有一点客气的意思。服务员来为他点单,他扭头看看苏苡面前的汤盅,问道,“这是什么汤,好喝吗?”

苏苡拈着汤勺悠悠道,“味道是不错,不过是滋阴补气的汤,不适合你喝。”

服务员连忙补充,“虫草水鸭汤,也兼补肺肾,男士也能喝的。”

段轻鸿大大咧开嘴笑,“听到没,补肾的!给我来一碗。还有这个龙井虾仁,那边那个腐乳肉,都再加一份,算在我二哥账上。”

苏苡微笑,明知他是来搅局的,她反倒乐得轻松。

段长瑄取下眼镜,揉着眉心道,“老三,苏医生他们工作辛苦,我只是请她出来随便吃个饭,你不会介意吧?”

段轻鸿拿着筷子夹菜吃个不停,“如果我说介意,二哥你以后是不是就不见她了?”

“我是有正事请苏医生帮忙。何况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她现在身份也不是你的女人,谁都可以公平竞争。”

段轻鸿掏掏耳朵,“什么球?二哥你别跟我掉书袋了,我在国外长大的,中文程度不好,很多话都不如你会说。不过在女人这种事情上,二哥你向来是不跟我计较的,何必让我在小苡面前丢丑?噢对了,我从公司出来的时候,陈、李两位股东在找你,好像是为股权转让的事情。怎么,二哥想抛掉手头的股份?虽然最近股价跌的厉害,不过对自家生意这么没信心,让老爸知道了不太好吧?”

段长瑄脸色发青,“没这回事,你别瞎说!我今天还没进公司,不知他们找我有什么事,苏医生,你慢慢吃,我先走一步,改天再聊!”

苏苡也跟着站起来,“我也饱了,还要回去上班。”

段轻鸿摁住她放在桌面上的手,头也不抬,只对段长瑄道,“二哥,不送了。”

苏苡走不脱,她稍一挣扎手骨就像要被他捏碎在掌心,只得回到座位上坐好,看他握住细长竹筷,挑中青花瓷盘中粉白剔透的虾仁喂进嘴里,连同点缀其间的龙井嫩叶一起嚼碎。

“你在国外长大?筷子用的不错。”每一下都快狠准,像他这个人。

“不稀奇,现在满世界都是华人,中华料理不可战胜,很多鬼佬筷子用得比你我都好。”

“你二哥为什么叫你烧鸭仔?也跟吃有关?”

段轻鸿放下筷头,呷口热汤,麦色面皮渗出细细汗珠,“对我很好奇,想多了解我一点?没问题,你直接找我就好了,我日程排满行踪不定,你还可以联系我助手金迟,他也很乐意帮你接线留口讯给我,没必要烦劳我二哥。”

苏苡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你要搞清楚,不是我找他,而是他跑来找我。”

“原来你这么容易约?”段轻鸿点了一支烟,轻飘飘吐出烟圈靠近她,“苏小姐,苏医生,看来上回我说的话你左耳进右耳出,一点也没记在脑子里。”

苏苡嗤笑,“那你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听说你们段家在江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是我一点不想也没必要去攀你们家的高枝,那晚的事本来是与我无关,可你们兄弟一而再再而三地来提醒我,倒让我真的觉得很好奇,是不是我无意中搀和进什么阴谋阳谋里,身价倍增?”

他声音变得很冷,“你只要记住,好奇害死猫。”

“Curiositykilledthecat.你果然是在国外长大的,西方谚语说的不知多溜。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也不想跟你和你哥哥多纠缠,麻烦你告诉他,别再来找我,我拿不出他想要的东西,也没想钩引他的好弟弟。”

段轻鸿拢起眉头,“他找你要东西?是什么?”

她回眸觑他一眼,“原来你也有兴趣知道,我还真以为你是无辜的。”

段轻鸿腾的一下站起来,桌上碗盘杯筷哗啦作响。他抓住苏苡的胳膊把她猛地压到窗边,窗户朝外大开,她大半个身子都几乎被他推到外面。

“你是真的不知道怕啊?”他压低了声音,眼睛里燃起火苗,“我再问一次,你拿了他什么东西,放在哪里,想派什么用场?”

夏天衣服单薄,木质窗框抵在她的腰上,像把她整个人都截成两半一样疼。窗下是背街的小巷和围墙,墙外是穿城而过的一条小河,他就算用力一点将她从这窗户抛出去落水,也未必有人知道。

两层楼说高不高,但大半个身子悬空还随时有坠楼危险,苏苡还是紧张得手心冒汗。

她不敢往两边看,只能定定看着他,“我要是不说,你预备把我怎么样?当场推我下楼?还是打断手脚折磨羞辱一番,再扔进河里眼不见为净?”

段轻鸿半压住她,跟她距离很近,近到看得清她黑色瞳眸里映出的自己,原本的笃定得意全都不见,只见急切焦灼。

他情绪起伏,竟然受她影响。

他怕什么?他什么都不怕,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只除了眼前这个女人,是整盘棋局里唯一的变数,掌控得当,事半功倍,掌控失策,满盘皆输。

“你不怕?还是你们医生平时见惯了生死,把自己的生死也置之度外了?不过像你这么聪明漂亮的女孩儿,又救过我的命,我怎么舍得让你死?我只要找个地方把你关起来,拿跟铁链子拴住……”他把她又往外推了些,拇指暧昧地抚娑着她手腕内侧的皮肤,“拴住这里,或者脚踝,让你走不了,逃不掉,只能每天等我晚上回来把你压在床上交流谈心。我很棒的,保你尝过一次就浴生欲死,食髓知味,这样就没精力去见其他人,管其他事。”

苏苡啐他,“下/流!”

段轻鸿将她拉回来,勾唇笑道,“这词很新鲜,很少有人这么说我,他们一般都会夸我好狠、好威。”

“看来你的中文真的不太好,这也叫做夸?亏心事做多了,不会有好下场的!”

“我从不做亏心事,只做我想做的事。你现在是想作好人?那不如我们比比看好人和衰人哪方倒霉比较快。”

“你这么忌惮你二哥?”

激将法对他并不管用,段轻鸿只微微昂起下巴,“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咬人的狗都不叫,因为是疯狗。”

“怪不得你行事乖张叫的欢,原来是为了以示区别。”苏苡突然觉得有些疲于应付,“你二哥是来找我问王梁的事。那天他想劫我的车,手机掉在了我车上,前天刚发现。”

段轻鸿一凛,“他怎么知道手机在你手上?”

他没有急吼吼地一上来就问她手机里的内容,还是让她本能地觉得他跟段长瑄还是有些不同,“反正就是知道了,我没承认,可他认定了找我要。”

“东西在哪里?你有没有跟其他人提起过?”

“你也想要么?”她静静观察他的反应,“人不是你杀的对不对?那天我跟你开车离开的时候,他还有生气,我也没有碾压过他。是你二哥派人灭口不留活路?”

段轻鸿脸色微变,“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东西在你手上不安全,交给我,我可以保证没人能够伤害你。”

苏苡像听到笑话,“你二哥刚刚说过同样的话,你们还真是有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