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你尽管试试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5:59:42 字数:3194 阅读进度:9/73

“我们都算共过患难了,你还不肯信我?”

“你前一秒才做过那么可怕的威胁,我还心有余悸呢,怎么相信你?”

所以说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你得罪个女孩一次,她就记恨你一辈子。

段轻鸿耸耸肩膀,“总不至于你吃了我二哥一顿饭就相信他是正人君子了吧?你把东西交给他,等于是自寻死路。”

这话是说的没错,苏苡自己也知道,但是交给段轻鸿也未必就是活路,他比他哥哥更有手段。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交给你二哥的,但是也不会交给你。总有正常渠道需要用到这个手机的人,我会交给他们。”

段轻鸿眯眼,“你要交给警方?”

“你难道会不知道?我男朋友就是警察,这桩案子正是他负责的。”

段轻鸿偏过脸去,闷闷笑起来,继而笑出声来。苏苡眼里有火花闪动,“有什么那么好笑?”

任谁都看得出他笑声里的不屑和讽刺。

他威胁她,诬赖她可以,但是不可以侮辱姜禹。

段轻鸿笑够了才清清嗓子道,“那你是打算连我一同出卖?”

哈,她什么时候跟他上了一条船,谈得上什么出卖不出卖?

她睨他一眼,“你不是说从不做亏心事?那又怕我说什么不利于你的证词?”

段轻鸿手指轻捏她的下巴,“我是没什么好怕的,只是担心你……恐怕还没来得及把东西交到警方手里,就先被我二哥知道了。你别看他文质彬彬的,对女人可真的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我劝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另外,之前我交代你的话还是得记牢:酒店失火那晚你没见过我,因为我不在江临。”

“你们家里人自己的内讧我没兴趣参与,你做你想做的事,我做我应该做的事,我不妨碍你,也请你不要来管束我。我就算作警方的证人,也是因为那晚确实遇上了大火和王梁本人,没想过要故意揭穿你们兄弟的把戏。”

王梁的手机是重要的涉案证据,她既然因缘际会碰到了,迟早是要交出去的,不可能捂在手里闷声不响。

段轻鸿终于放开她,哼道,“你尽管试试。”

他放她走,自然还有其他办法。

苏苡回到家里,姐姐苏荨已经走了。她在帝都的艺廊需要她亲自打理,在外地待的时间不能过长,这回到江临来为了多跟妹妹做伴,已经多耗了不少日子。

苏苡打电话给她,她已经回到帝都家里,声音听起来有些疲累,“小苡,有什么事?”

“姐,你那天是不是动过我桌上充电的那部手机?”

那头的人顿了顿,半晌才道,“小苡,你别怪我多事,我是为你好。最近你实在有些不对劲,那晚瞒着姜禹带其他男人回来,又莫名带回其他人的手机。那些短信内容,简直下/流不堪入目。你跟什么人来往?还是有什么苦衷?如果只是贪一时新鲜刺激,我……”

“够了!”苏苡忍不住打断她,撑住额头道,“苏荨,你能不能尊重下我?未经允许翻看别人桌上的东西是侵犯隐私的,而且我也跟你一样是成年人了,能够对自己的行为和感情负责,不需要其他人来插手指点,哪怕是我的家人也不行。”

苏荨不过比她早十分钟出生,平时她尊重两人打从娘胎开始互相陪伴的缘分和感情,乐意在人前人后都叫她一声姐姐,那是一种血缘身份上的依赖,但并不意味着她在心理年龄上也比她幼稚。

牙齿和嘴唇也有磕碰打架的时候,她和她起争执时总是直呼对方大名。这回尤其严重,苏荨的行为简直就像无孔不入监视孩子生活方方面面的家长,而且这样莽撞地直接打电话过去询问,把她们都曝露在危险之中还不自知。

姐妹俩不欢而散,苏苡约姜禹见面。感情的事,一旦隔了其他的人和事,有了不信任的点,就有可能成为隔阂。与其等着他人去捅破,不如自己跟他好好谈。

姜禹被市局抽调入专案组的这些日子,确实非常忙碌,两人除了电话联系,几乎没有见过面。

苏、姜两家是世交,彼此父母本就是朋友,都是看着他们长大的,苏苡到江临读研深造,他们也乐于照顾她,常叫她来家里玩。盛情难却,苏苡也去过两回,但实在受不了父母辈话里话外逼婚的意思。她跟姜禹虽然青梅竹马,感情稳定,可两人都觉得还不到结婚的时候,她研究生没毕业,他也寄望工作更上台阶,不约而同都把人生理想放在终身大事前面,实在也因为太年轻,婚姻再美满也是一纸契约,多多少少会有约束的。

所以姜禹原本打算约她到家里吃顿家常饭,但苏苡想了想,还是约在外头的西餐厅单独见。

她打算把王梁的手机交给姜禹,还有些疑问想请他帮忙解惑,这样的场合实在不适宜有父母在场。

姜禹加班要晚到,苏苡独自坐在餐厅位子上等他。她心里还是有些纠结,不知该怎么跟他说才合适,毕竟案子发生的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她才把手机交出来,而且既然是那晚出的事故,她也跟他讲,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一杯咖啡见了底,姜禹还是没有出现,苏苡拿出王梁的手机在手中翻看,不知这个能帮到他们多少,姜禹又会怎么评价她的遭遇。手指不经意间点到屏幕上一个键,忽然发现王梁的账号使用过云端存储空间。

她想起姜禹以前跟她提过,现在智能手机的云端功能可以提供的线索其实超出一般人的认知,比如存在云端的照片视频和文件,还有内置的gps功能可以准确勾画出近期你的行程路线,从而分析出可能遇见的人和事。

他云端账号始终保持登陆状态,苏苡赶紧连入他的云端空间,果然看到王梁拍下的照片和视频,以及一个文本文件。

照片不多,都是他与人会面时候拍的,上面的人物除了他本人还有名不认识的男子,如果他真是段长瑄那边派来的人,也许那就是他的联络人。

他也算是粗中有细,料到东窗事发的那一天段长瑄头一个不放过他,先留了一手。

还有一段视频,很短,竟然是酒店起火那晚拍下的,瞄准了火势刚起的位置,大祸还没酿成,这样近距离的拍摄不仅证明他在现场,更有可能他就是纵火凶手。

但画面就被打断了,似乎是有人过来,王梁仓惶间把手机藏到了口袋里,只录下音频。

来的人是段轻鸿。他果然也在现场,目睹整个起火的过程。

“……原来真的是你,你还真是忠心不二啊……看到我很意外么?”录音效果不太好,但能听出来他是在质问王梁。

两人你来我往,苏苡沉住气往下听。段轻鸿的心思看不透,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听到他跟人摊牌,恰好证实她心中的猜测。

争名逐利的过程中,谁都不是无辜的,这段视频就能证明段轻鸿出事当晚就在现场,而王梁提到的牵制段长瑄的一份名单和项目报表,应该就是云端文件夹里的那个文本文件!

苏苡听得气血翻涌,如果段轻鸿是大火的罪魁祸首,那她那晚还救了他,岂不是助纣为虐?

她手有些不听使唤,深呼吸冷静下来,想打开那个文件看看里面的内容,谁知那文件却不见了!

不止是文件,她刚才见到的照片和视频统统都没有了,云端文件夹已经被清空。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刚才心绪不定误操作了,又用复制粘贴的方法尝试还原,全都没用。

这是怎么回事?

姜禹偏偏在这个时候赶到了,在她对面椅子落座,“小苡,对不住,今天加班又让你等。等了很久?”

苏苡的纠结疑惑在脑子里缠绕成一团纷乱的毛线,理不出头绪。她猛然站起来,把握在手中的手机扔回包里,“对不起大禹,我有点急事要赶回去,今天不能跟你吃饭了,我们改天再约。”

姜禹见她突然变了脸色,起身拉住她,“你没事吧?有什么事我陪你去,我今晚没任务了。”

“我没事,是……是工作上的事,导师找我,我得到医院去一趟,你先回去吧!”

“那我开车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开了车。”

顾不得姜禹的错愕,她已经快步走出餐厅上了自己的车。她要回家,家里的电脑连接过王梁的手机,会留下痕迹也说不定。

她在半路出于侥幸给在移动运营公司工作的朋友打电话询问,对方却告诉她这种情况不会是他们的原因造成的,只能是用户自己删除。

用户已经命丧九泉了,怎么还能删除文件资料?

三伏天已经过去,天还是热,但苏苡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却又湿又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