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闺房也随便进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5:59:43 字数:3196 阅读进度:10/73

路灯的灯光拉长归家人的影子,独立的房子伫立在月华的阴影之中,入夜的住宅区一片宁静。

苏苡脚步很急,匆匆上了屋前的石阶,踏碎夜的黑沉,直到把钥匙插如锁孔推门进屋,都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

笔记本电脑就放在房间的书桌上,她上楼直奔卧室,黑暗中却有种强烈的存在感迎面而来。

她的心蓦然一沉,几乎是反射性地摁下墙上的开关。灯光大亮,斜斜躺靠在她床上的段轻鸿眨了眨眼,“回来了?”

随意得倒像是他才是这屋子的主人。

“你怎么进来的?”苏苡又惊又怒,懊恼没在门边放一把扫帚,这时候还可以抓在手里把他赶出去。

段轻鸿一双长腿交叠着搭在她床沿,撑起上半身看着她,“我都在这等你半天了,不过你还是比我想象的要回来的早。见男朋友的约会居然这么快就结束了,也难怪,难得见面还要谈案子谈公事,是挺无趣的。”

苏苡咬牙,“我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不用管我是怎么进来的,你只需要明白,既然我能够进来,段长瑄也同样可以。你应该庆幸今天坐在这里的是我而不是别人。”

他威胁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这样公然登堂入室还是第一次。

噢,不对,如果算上受伤那晚的误打误撞,其实已经是第二次了。

苏苡心中满是无奈,怎么就跟这个恶人杠上了?连她的行踪都掌握的一清二楚。

“你派人跟踪我?”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我说过,我向来只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是过程中如果出现了意外的人和事……”

“你就见神杀神,见佛杀佛?”

段轻鸿笑起来,“如果是那样,你现在已经没有机会跟我说这么多话了。”

苏苡冷笑,“段轻鸿,你现在已经不需要掩饰你的无耻了吗?”

他也不生气,坐直身子拍拍她的床褥,换上那幅浪荡公子的模样感慨,“女孩子家的闺房就是不一样,又软又香,刚才光线不好,这会儿仔细看看,装饰都那么精巧别致。”

“你还知道什么叫做闺房?闺房是陌生男人可以随便进出的吗?”

段轻鸿朝她走过来,“我还算陌生?那到底要怎么才算熟,像你的姜队那样么?你跟他进展到什么程度,拉拉小手?还是谈婚论嫁?有没有带他来过这房间,有没有躺过这张床?”

苏苡拍开他欲行不轨的手,“你今天来到底是做什么,就为了威逼利诱一通?”

不好意思,自从认识他以来,这种话已经听得太多,她都已经麻木了。

“没什么,就是来看看你,顺便处理掉一些你不该看也不该知道的事。”他瞥了她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一眼,“放心,我动作很快,干净利落,已经处理得不留痕迹。”

苏苡立时就明白了,“是你?删掉云端文件的那个人是你?”

“很简单的黑客技术,虽然难不倒我,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请了专人帮我做,毕竟涉及到你,我不能冒险。今天我不动手,也会有其他人动手,很多事不在于你做或者不做,而在于做的时机。要够胆,还要脑子够快。明知你连同自己一条命都要跟那手机一起交出去,难道我还坐视不理?”

苏苡冷嗤,“别把自己标榜得那么高大,你不过是为了自保。”

“自保是本能,谁都没有错。你看就连王梁那种粗人都知道为自己留条后路。只不过……你知不知道世上为什么能有黑客的存在?正因为所有程序计划在设计之初都留有‘后门’,方便万一出问题的时候自己登入修改,而这后门就是命门,找出来就一击即中。”

王梁自诩还有点小聪明,没想到云端存储的文件让段轻鸿掀了他的底牌,还顺便踩住了段长瑄的痛脚。

这样的好东西,当然不能让苏苡交给她的姜队建功立业。

他早就想好了应对手段,所以才时时看起来都那么笃定,哪怕用的是旁门左道他也不在乎。这样的人真的就天不怕地不怕了么?觉得世界都被他掌控,可以为所欲为,甚至操控别人的命运?

苏苡抬起头,“就算你的黑客删除文件也没用了,该看的我全都看过了,现在东西都装在这里。”她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大脑不是程序,我也不是你计划的一部分,存在这里的东西,我不想给你,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也拿不到!”

“是吗?那也不见得啊……”段轻鸿危险地笑,一把拉过苏苡,压倒在身后的床上。

“你干什么?神经病,你放开我!”

苏苡拼命挣扎,腿脚乱蹬,被他侧身用长腿压住,手上动作快,巴掌往他脸上招呼,没掴到他但指尖还是在他脸上刮出两道淡淡的血痕。

她听到他倒吸口气,然后手腕就被他钉在耳朵两侧动弹不得了。

“咝~小野猫会挠人了!”段轻鸿身体大半重量都压在她身上,这样的姿态让两人紧贴在一块儿,他的呼吸拂过她的脸颊,强劲有力的心跳声携着他的体温和男人特有的阳刚味道从他开低的衬衫领口隐隐透出来,满满笼着她。

男人女人力量悬殊,苏苡越挣越像困兽,紧张过度,热力上头,面红耳赤的模样不知被他看去多少。

“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不答反问,“你觉得男人这样压住一个女人,会想怎么样?”

“段轻鸿,这就是你的手段和担当?堂堂家族企业的继承人,上市公司的管理层,欺负一个女人,你很得意?”

段轻鸿换个方式扣住她的腕,腾出一只手来,温暖粗糙的指腹揉着她花瓣一样淡淡樱粉的唇,“你刚刚才说我无耻,现在又觉得身份地位可以约束我?小苡医生,我有没有告诉过你,这招对我来说不管用?上回你不是好奇,为什么二哥叫我烧鸭仔?其实我人生前十八年不过是在新加坡一家烧鸭排档度过,帮养父母看档、砍鸭、收钱,最low最寒微的小贩生意,挣扎求生,就像你现在这样。但也存够钱念最好的商科,知道身世之前一样知足常乐,事事靠自己打拼。”

一句话,他原本也不属于这繁华蓬勃的花花世界,半路出家的富少身份不是他求来的,约束不了他任何事。

苏苡微怔,他不仅是私生子,还从小被送离亲生父母身边?

故事很动人,可越是了解的多,她越是碰不到他的底线,看不到他的底牌。谁可以告诉她,面对这样一个油盐不进的男人,她还能用什么方式叫他停手?

段轻鸿抚过她的唇、她小巧纤细的下巴,在她纤长的颈部流连,随时可以再往下一点,挑开她的衣襟兜住女孩最娇贵美好的两团。

还好,他没有妄动,手掌只是隔着衣服贴在她的心口。她甚至不敢用力呼吸,否则就只能眼看着隆起的曲线更多地送入他的掌心。

苏苡恨不能斩断他那只作恶的手,他还在这时身体下压,薄唇暧昧地贴着她的耳鬓,热烫的气息扫过她耳畔最敏感的皮肤,“你说你把东西藏在哪儿了?这里,还是这里?你以为人心和大脑就最可靠?我倒觉得这样更加简单,只要你把心给了我,里面不管藏着什么都是手到擒来。”

让她怎么说就怎么说,让她永久埋葬就只能永久埋葬。

苏苡冷笑,“你想让我爱上你?段轻鸿,你到底哪来这样的自信?”

她喜欢正直善性的男人,已经有姜禹这样出类拔萃的男朋友,怎么还会把心交给他?

“不试试怎么知道?都说通往女人心的捷径是引道,你放心,这方面我真的很有信心,保证做到你快乐满意。”

苏苡使劲想要抬腿去蹬他,“下留!"

段轻鸿闷笑,“对,我就是卑鄙无耻下留,烦劳你天天提醒。你骂人词汇有限,认识这么久,不如换点别的我会更高兴,比如技巧好、够持久……”

他边说边用唇蹭她的耳垂,肌肤相亲总能产生更多的冲动,他要拼命克制自己,才没有直接衔住咫尺之遥的樱红唇瓣。

有一就有二,那样最终会变得不可控,在她面前,他最没信心的是自制力。

他几乎已经算是在亲吻她了,苏苡有些颤抖,不是不怕的,可即使嫌恶地别过脸去,却还是躲不开,“你不要逼我去给你加一条强j的罪名!”

“怎么,你还真的打算去作证人,指证我那晚杀人放火,然后跟你在一起,利用你做掩护?”

他黑亮的眸光紧紧盯住她,仿佛盯紧爪下猎物的狼,只要她说一声是,立刻就会撕碎她。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结束了两人的对峙。段轻鸿帮她取出装在裤兜里的手机递给她,轻笑着催促,“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