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美玉有暇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5:59:47 字数:3362 阅读进度:14/73

其实他不说,苏苡大概也能猜到。整个段家中与家族财产继承有利害关系,又有条件与段长瑄沆瀣一气的人,也就只有他们那位美艳的小妈梁美兰女士了。

真是防不胜防,才刚在病房门前见到哭得梨花带雨的本人,转眼就差点被她派来的人塞进太平间的冷柜。

看不出来啊,风韵犹存的梁女士,狠辣起来也是女金刚。

段轻鸿真不容易,在段家腹背受敌,又要作栋梁扛起父辈留下的重担。其实以他的皮相和时不时在她跟前卖弄的男性魅力,要把梁女士拉入自己阵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美男计。

苏苡有点邪恶地想,也许两人年纪悬殊大了点,梁女士看不上他,还是更喜欢段家老二那样的斯文熟男。

哎,又是一宗豪门秘辛,现实向的《雷雨》,难怪段轻鸿不愿意提。

难得的是这回他跟姜禹的意见一致,都让她短期内离开江临。

受到威胁就退缩离开,岂不是正中对方下怀?而且离开就一定安全吗,会不会牵连更广,波及她的家人?

不过她倒是很好奇,如果她不愿意离开,段轻鸿能有什么法子送她走?

苏苡是不肯走的,但为了安全考虑,不再每天开车往返医院和住处,而是住到了医学院安排的宿舍。有同学室友不落单总好一些,就算有人暗算,也能有人及时报警。

消停了两天倒是没发生什么事,段轻鸿也没再来烦她,大概是自家的恩怨需要专心处理,也实在腾不出时间来跟她周旋。

她对他来说或许一直都只是一种消遣,像小孩子得了新奇玩具,跟平时的火车大炮不一样,于是捧在手里翻来覆去看清楚,恨不能拆开来一一看清内里构造,说不定还可以仿造一个。

他也有绯闻,从嫩模明星到城中名媛。不管他乐不乐意身为段家人,以他现时身价,多的是各式女郎爱慕追缠,环肥燕瘦,任君采撷。

小医生或许是不多见,何况她还不买他帐,逗一逗,正好享受征服的过程。

男人那点劣根性不就是如此?

可是转念想想,如果她不是卷入这场争产风波,意外成为一个关键因素,他也不会有这番闲心逸致。

认识他越久,越发觉得他做每件事都不是偶然,全是算计。

步步为营。

段长瑄不是好人,但至少喜怒哀乐有时还看得分明,相比之下,段轻鸿这样的人面上冲你笑着心里却可能已经动了杀机。

他到底有没有真正的七情六欲呢?

吃住工作都在医院,什么活动都取消,连看场电影都怕黑暗中有人对她不利,这样的感觉实在寂寞得可以。

平时下班偶尔还会去逛街泡吧,如今显然是去不了,好在职工食堂楼上有一个水吧,卖些咖啡饮料和小食,平时大都是医护人员去的多,休息时间聚在一起聊聊天发发呆,就当是放松了。

苏苡以前没怎么去过,现在下了班实在没地方可去,回宿舍只能闷头看书或对牢电脑上网,不如去水吧喝点东西放空发呆。

水吧只有几张圆桌,一张吧台倒是坐得七分满。诺大个医院说小不小,但各科室部门之间都有业务来往,很多人都互相认识,坐下来寒暄几句甚至聊起来,倒比在外边酒吧里随便搭讪的人要自在。

苏苡只是研究生,到医院时间不长,熟人不多,也不往吧台跟前凑了,找了一张空桌坐下来,抬头看菜单,发现这里除了饮料居然还有几款简单的鸡尾酒。

难怪生意不错。

她点了杯螺丝钻,味道不算太差,现炸的薯条也好吃,在这儿一个人自斟自酌消磨时光挺好。

“请问这里有没有人,我可以坐下吗?”

轻软悦耳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苏苡抬眼看到一个陌生的女孩站在面前,算不上漂亮惊艳,顶多只是清秀可人,但却能让人眼前一亮。

“当然可以,请坐。”她默默观察一圈,吧台没太多位置,小圆桌也已经没有空台。

这个女孩子气质清雅疏淡,而且苏苡出于医生的经验和敏感,已经看出她脸色不是太好,应该不太喜欢往人群里扎堆。

果然,她坐下来看了看餐牌,只点了一杯橙汁。

饮料端上来,见苏苡看着她,带了几分欣羡道,“我们的饮料颜色倒是很像……不过你那个是鸡尾酒吧,味道怎么样?”

“跟橙汁差不多,这里调的有点辛辣过头。”苏苡试探地问,“你没喝过?”

长岛冰茶螺丝钻,外加血腥玛丽,是最初级的调酒师都能熟练调配的鸡尾酒,随便一个酒吧都能在菜单上瞥见芳踪。像她这样年纪的年轻姑娘,正是爱玩爱闹的时候,应该多少都尝过这种最易入口下咽的酒精饮料。

“我从小身体不好,酒精咖啡都不能沾,咖啡香气还可以闻一闻,酒这东西不入口是没法知道其中妙处的。”她略有些腼腆地笑,透出几分与实际年龄不相符的通透。

“你也是医生?还是患者?”

女孩依旧笑,“我作患者的时间比较多,先天不足,从出生到现在,医院都住住怕了。小时候也立过志向作医生,无奈身体不好,出门都受限制,更不要说胜任这么辛苦的职业。不过还好,我这回只是病患家属,探完病想找个地方坐坐,就找到这里来了。”

有时投缘就是这样,苏苡听她说话就觉得喜欢她。

病黛玉一般的楚楚姿容,却没有一点自怨自艾。白衣白裙,小羊皮平跟鞋,简洁无华,只有手腕上一串黑色四叶草腕表,出自梵克雅宝最经典的艺术设计。

应该是家境殷实的女孩子,这样就更加难得。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苏苡,是医学院的研究生。”

女孩笑,“我叫梁婉若,你叫我婉若就好。”

两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子就这么坐在一起聊起来。苏苡到江临时间不长,没有什么朋友,同学也大多各自为营,不像本科时候那么朝夕相处联系紧密,偶然认识婉若这样的新朋友就更愿意亲近。

婉若在江临长大,对这城市了解广泛,但因为身体不好没法肆意享受青春,活动范围有限,倒是跟苏苡现在的状态有点像.

“你没有男朋友吗?他应该可以多陪陪你啊!”

苏苡摇头,“他工作太忙,好不容易休息可能又遇上我值班,我们都抽不出太多时间来约会。”

“你很爱他吧?否则不会愿意这样迁就。”

苏苡垂眸笑笑,“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算是青梅竹马,也老早就清楚对方的理想,如果还因为这种事吵架,未免太矫情了。”

“你们太理智了,爱情应该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样感性的成分居多不是吗?”

婉若声音清甜好听,说话有种吴侬软语的婉约,苏苡开始还以为她是江南一带的女孩,她却解释说家里只有妈妈是苏州人。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风景如画的地方,也多美人和爱情传奇。

苏苡忍不住逗她,“那你呢,跟小男友一定是如胶似漆了?”

婉若苍白的脸上浮起浅浅红晕,“我还没有男朋友,不了解爱的滋味是什么样的。据说很多人一辈子也体会不到真正的爱情,我不知道有多少幸运。”

“怎么会呢?你还这么年轻,人生都还没有开始,怎么就怀疑没有真正的爱情?”这样的悲观情绪在婉若身上难得一见。

“家里管得严,婚姻也不是完全由我自己做主,就算有了喜欢的人,到时候说不定也要被迫分开,索性根本不要开始。说起来我该庆幸自己身体不好,脸上也有缺憾,否则早就被牺牲婚姻,当作利益交换的筹码了。”

“你别这么说,我就觉得你漂亮又有灵气,缘分到了一定会遇到真命天子的。”

“你相信一见钟情?”

“为什么不信?也许我是没有遇到,不过这世上就是有人真的从一见钟情到白头到老的……唔,你笑什么?”

“噢,没什么。”婉若长睫闪了闪,端起茶杯就口掩去笑意,“我是觉得你说的很对,我哥哥就是对一个女孩一见钟情,再见倾心,我还去见过那女孩,真是很不错。”

“如果只是因为对方的外表就一见钟情未免太肤浅也太冒险了。”

“不止,她还聪明、善良、勇敢。”

苏苡由衷道,“那你哥哥好福气。”

婉若抿唇笑,“我也觉得是。他是全家对我最好的人,我希望以后也能遇到一个像他那样的男人。”

“一定会的。”

或许是造物主偶然分神,婉若天生羸弱,并且带有唇腭裂,即使家人至亲也不看好她,可她却偏偏顽强活下来,长成亭亭玉立内慧外秀的大姑娘。她幼时就去美国做了矫形手术,鼻下还有浅浅疤痕,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苏苡也是后来听她提及才留意到。

美玉无瑕本是神话,明明是那些男人没有眼光。

惺惺相惜的女孩友谊升温神速,婉若常来探病,也就常来找苏苡。两人在水吧聊天坐坐,或者在门外太白楼一起吃饭,苏苡有了伴,婉若又时时有司机开车跟着等在不远处,也就不会有人明目张胆地找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