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带她飙车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5:59:51 字数:3400 阅读进度:16/73

苏苡和苏荨收拾好东西从医院宿舍出来,在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

上回在高新区一撞,苏苡就很少开车了,最近住宿舍就更用不上车子,一直停在别墅的车库里没动。

姐姐苏荨向来对那辆countryman极有兴趣,这回要是她在江临待的时间长,就让给她开,过过瘾也好。

还说要趁这机会和解,可眼下仍是不尴不尬的局面。

两姐妹并排坐在出租车后排,互相都不说话,保有一种胶着的冷淡对峙。

司机难得遇到这样漂亮的双生姐妹花,频频从后视镜打量她们。

不知是不是因为分神,车子离开医院不久,在一条僻静小路就与邻行的车辆发生了擦碰。

“特么的,你怎么开的车?会不会开啊,给老纸下来!”

对方车上下来两个大汉,颇有不依不饶的架势,提溜着出租司机下车理论。

苏苡回头仔细看了看,对方开进口的陆地巡洋舰,是高性能的越野suv,在江临并不多见,偏偏在这种小路上跟她们乘的车擦碰,似乎有些不寻常。

苏荨嘟囔抱怨了几句,不耐地推开门下车,“你们有完没完?谈不拢可以找警察处理,我们还赶时间,把我们拖住算怎么回事?”

小路来往车辆少,这时间几乎打不到车。

两个大汉似乎等的就是她这句话,目标一转就到了两个女孩身上。

“哟,这是哪来的大小姐,还嫌咱们挡着你的道了?你知道我这车多少钱么?!刚到手的新货就让辆破出租给蹭花了,不赔钱还想让咱们给你道歉是怎么的?”

另一个直接跨步上来捉她手,不怀好意道,“不赔钱也行,咱们上车去说说清楚!”

苏荨惊怒不已,却又挣不开男人铁钳一样的手,被强拉着往车上去。

果然是不对劲。苏苡从车上下来,拦住拖着苏荨的那男人,手往他跟前一扬,防狼喷雾的刺激气味呛得他直咳嗽,不自觉地就放开了苏荨的手。

“快走!”

苏苡拉起她就跑,幸亏她随身带着防狼喷,幸亏她们两人都没穿高跟鞋,还能跑得脱,跑起来也不算太费劲。

“吗的,给老纸站住!”

身后的男人骂骂咧咧的追上来。要真只是路怒症,哪会这样不管不顾的穷追?

想要她闭嘴的人还真是锲而不舍。

夺路狂奔的时候路都是越跑越窄,尽头随时可能是断头死路,但不想被抓住也只有玩命的跑。

养尊处优在这种时候就显出劣势来,又是女孩子,体力实在有限,尤其是苏荨,拖住苏苡的手气喘道,“……不行,我跑不……跑不动了!”

这时候怎么能停?苏苡用尽力气拉她继续,见她双腿打颤几乎栽倒下去,“要不我们分开来,你往那边躲一躲,我来引开他们!”

苏荨却拼命摇头,誓死也不肯放手,“不……我不能扔下你一个,我得……跟你在一起。”

这些人明摆着都冲苏苡来的,她俩外表上一模一样,分开来哪里分得清她们谁是谁,万一帐都算在她身上怎么办?

“我没事的,前面就是大路,你先藏起来!”这小路太偏僻,偶尔有人和车,见他们这样追跑都只敢远远避开旁观。唯一好处就是不少犄角旮旯,楼与楼之间的建筑缝隙也可以藏一个人。

她把苏荨推进去,自己继续发足狂奔引开那些人。

怕什么来什么,才说不能连累家人,苏荨刚到就陪她一道遭罪。

江临一年上头大半时间都以湿热天气为主,这样再跑下去,苏苡也觉得受不住。但除了咬牙坚持还能怎么办,难不成指望有人从天而降来拯救你?

然而有时世事就是如此奇妙,穷途末路的时候有骑士坐骑突然在面前停下,头盔扔到她手里,“上车!”

骑士骑的不是白马,而是能让所有公路骑手都血脉贲张的全新杜卡迪机车。他在优美野性的钢铁线条上俯低身体,机车短尾高高翘起,刚好再够一个窈窕身影与他的后背完美嵌合。

这车有个贴切邪魅的名字叫Diavel——恶魔。

即便那人脸庞五官,声音眼神,全都藏在盔甲后面,苏苡自己也正跑得一颗心都快从喉咙跳出来,可还是一眼——仅仅一眼,就认出车背上的人是谁。

他伸手拉她,体温仿佛能够穿透机车手套传递给她,于是她连犹豫的时间都没有,稍稍借力就跨上车背,揽紧他的腰身,绝尘飞驰,把追他们的人都远远甩在后面。

车速太快,所有声音都会被吹散在风里,他知她听不见,一切全靠肢体语言,把她手臂圈在腰间重重一拉再在手背上一按,此刻最紧要的叮嘱都在不言之中。

揽紧一点。

苏苡把脸都贴在他后背,一半是因为惯性,一半是因为搂抱太紧,就像溺水的人在海水中载沉载浮,他是唯一的浮木。

机车在大街小巷穿行,所有街景都像飞速拉动的画片,迅速往后飞去。她从未试过这样的感受,过去就算争强好胜也是驾四轮跑车,肉包铁,还是第一次。

她跨坐在恶魔身上,抱紧另一个“恶魔”的腰身。

人生总有惊人巧合。

“他们没追来了,我们要去哪里?”她几乎是大声朝他喊出来,他不回答,也不知听到没听到。

苏苡对江临本就不熟,只隐约感觉这方向是往江边去的。

她心里其实也紧张的要命,这混蛋一路带她飙车,奔江边去不是打算玩什么高难度动作顺道把她抛江里吧?

制造意外,一了百了,正好他拿手。

转眼已经看到跨江大桥,机车马力加大,却不是向着大桥而去的,而是直直冲向江边。这里是河道最窄的部分,看得清对面江岸的砂石。

他疯了,不是打算带她玩一次飞跃江河的游戏吧?飞到半空自由落体,她跟□□这几十万的奢侈大玩具一同沉到江底,一定精彩无比。

苏苡掌心全是汗,抓紧他腰间的衣服恨不能扯出一个大洞来。

她在心里呐喊无数次,他才终于在江滩甩尾停下,就差0.01秒冲出江心,惊险万分。

呼呼江风吹乱苏苡的长发,她从他身后下车,真想狠狠擂他一拳打上一架。

“你发什么神经,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段轻鸿取下头盔甩了甩略微凌乱的头发,不疾不徐,“不用这么大声,我现在听得见你说话。我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出现了,怎么每次救了你都不知说谢谢?”

上回在太平间救她逃出生天,没能当面逞英雄,难道她就健忘成这样,把功劳全都算在姜禹头上?

苏苡冷笑,“我说了,因为信不过你。我觉得这压根就是你自编自导的一场戏!收买人心,别做梦了!”

她始终记得他亲口说要俘获她的一颗心,为他生,为他死,为他效命,狼狈为奸。

不能忘。

段轻鸿的眼睛危险地眯起,扣住她的胳膊将她推到江边石栏,压出去大半个身子,只要松手就能让她掉入滚滚江水。

他一手卡在她脖子上,声音不能更森冷,“我现在就能让你落水淹死,推这辆机车下水陪葬,反正没人知道是我载你离开,抓到二哥派来的那帮人正好推到他们头上。其实也不用等现在,上回在太平间抱你出来,随便一支麻醉剂镇定剂给你推个大剂量,你就永远醒不来,也不会有人想到是我救人再杀人。你不是总说我自导自演?这样才算!你脑海里那些弯弯绕,太简单粗暴,连个好编剧都算不上!”

他绝不是没有脾气的人,此时此刻跟她一样血气上涌,受不得更多的刺激。

苏苡脸色涨红,出于求生本能抓牢他手腕,“……不用这么大义凛然,你干脆杀了我!”

“我也说了,你救过我的命,我不会眼睁睁看你送命!”

“你上回说我们已经扯平。”

他的理智终于回归,收回掐住她的手,唇角弯起,“谁让我心软,有情有义!”

呸,大尾巴狼!

苏苡被他揽住腰身拉回去,嗓子又干又哑,连连咳嗽。

他低下头去认真地看着她,“既然信不过我,干嘛上我的车?如果我说我今天来是为了带你私奔,你跟不跟我走?”

这厮是不是最近玩机车撞伤头,真的疯了?

“谁要跟你私奔?刚才那种情况,哪有时间想那么多,只要能逃开就好,谁拉我上车我都会上的。”苏苡没好气地瞪他,“不过话说回来,你一直跟着我?我跟我姐在一起,你就不怕救错人?”

段轻鸿挑眉,“我又不是第一次见到你的孪生姐妹。我告诉过你吧?别人也许觉得你们很像,在我看来却没有一点相似,你比她漂亮。”

他的恭维也让人听不出真假。

苏苡越想越担心,“我姐不知怎么样了,我得回去看看,不能这么抛下她!”

段轻鸿拦住她,“放心,她又不是傻瓜,懂得怎么逃跑不让人发现。况且那些人的目标是你,就算抓到你姐,发现弄错了人也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这种紧要关头,何必横生枝节?

“那你到底带我到这来干什么?”

段轻鸿目光一深,“你忘了上回我交代你的事了?离开江临,你不走,我来送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