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静观其变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5:59:55 字数:2607 阅读进度:20/73

苏苡脸红得滴血,这才想起刚刚打开的门都没来得及关上,还大敞大开着。不管来人是谁,都够难堪了。

尤其来的居然是梁美兰。

豪门世家之中,梁女士什么场面没见过,她自己也够写一本传奇传记,见到这番场景只脚步一滞,索性站在原地保持距离,“呀,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她的语调微微上扬,果然是苏白的软糯中夹杂了精明的尖利,跟她的亲生女儿段婉若一点也不相同。

苏苡忽然有点明白段轻鸿说她跟姐姐苏荨的不一样。声音、相貌再多相似,神韵不可复制,那就一定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段轻鸿不急于起身,从容淡定得很,似乎并不觉得两人这样纠缠被人看到是什么丢人脸红的事,稍稍整了下衣襟道,“Laura姐,你一向很会看眼色的,知道打扰了不如换个时间再来?”

梁美兰早就恢复了镇定,“老三你可别误会,我不是来找麻烦的。我听说阿若带了朋友上船,礼节上怎么也该过来看看的。现在时间还早,黄太太刚在赌场里赢了点小钱,请我们大家喝东西吃点心,我就想来把苏小姐叫上一起去凑个热闹。”

梁美兰保养得宜,加上周身贵气加持,看起来像是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少妇。段轻鸿这年纪的继子称呼她妈或者姨都显得怪异,干脆叫她英文名,洋派又自在。

她摆出长辈姿态,对段轻鸿倒是没有一点暧昧逾矩的样子,反倒透出谨慎,拉开距离,说不定是以前狠狠吃过他的亏。

段轻鸿笑,“我记得你从不叫婉若陪你去凑这种热闹,黄太太李太太她们都是你的牌搭子,跟年轻小女孩怎么聊得到一块儿去?我看还是算了吧!”

梁美兰脸上微微变色,“话不能这么说,我听说苏小姐出身家世也很不错,自己又做医生的,应该有很多话题可以跟咱们聊才对。”

段轻鸿四两拨千斤,“要真听医生的话,就不该这么晚了还吃吃喝喝。你们富太太不是最怕身材发胖走样么,上了船就不担心卡路里超标?再说喝酒的话我们这也有,喝咖啡……小苡,你晚上应该不喜欢喝咖啡吧?”

他笑吟吟地转头,苏苡的手还被他握在掌心里。她最不喜欢他做出这副十分了解她的样子,可梁美兰是段长瑄那边的人,是敌非友,看不清来意不方便应酬,于是也就干脆顺着段轻鸿的话说,“嗯,谢谢段太太,我有点晕船不舒服,晚上还是早点休息比较好,就不出去了,你们好好玩。”

梁美兰不甘心酝酿了一整天的说辞就这么被挡了回来,不跟苏苡直接对上话恐怕是要坏事的,可她哪里能料到会在这房间遇上段轻鸿?

“其实我也是有事想请苏小姐帮忙的。前几天我看老三拍下一套翡翠送给那个程美璐,水头不错,说是老坑玻璃种,我也喜欢的很,想要入手一套。你也知道现在玉石都是日益稀少精贵,要找到那种成色的很难得。听说令尊做的是珠宝生意,能不能帮忙找找看?”

苏苡脸上立马露出带有几分醋意的愤慨,推开段轻鸿站起来,“抱歉,我自己不太喜欢珠宝玉器,家里的生意也大多集中在几种名贵宝石饰品的贸易,但不包括翡翠,恐怕帮不了你。我真的累了,请你们都回去吧,我今晚不打算出房间门了。”

心里却冷笑一声,梁美兰挑拨离间这么明显,不迎合她的期待岂不是会让她很失望?她倒想看看这位段太太到底想干什么。

“不打个电话问问怎么知道呢,请你爸妈帮忙打听打听也好啊!”

噢,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不得不说,苏苡还真的有那么一瞬间心动,至少可以跟家人通个电话。

可段轻鸿挡在她身前道,“Laura姐,明人不说暗话,你不如痛快点说说,到底想干什么?你跟我二哥那点事也不用藏着掖着,小苡是知情的人。”

梁美兰一听这话,脸上立刻一阵红一阵白,冷嘲道,“老三,不用把其他人都说的那么无耻,咱们都知道这家里最无耻的那个是你。”

“多谢夸奖。”

梁美兰看了看他身后的苏苡,“我今天来只是想告诉你,苏小姐身份关键又特殊,一旦失踪,大家都会怀疑到你和长瑄身上。事实上她刚一登船就有人报警说她被绑架了,长瑄还在羁押不得自由,你说警方会觉得是谁干的?”

苏苡一震,姜禹和她家人已经认定她被绑架失踪?

段轻鸿无谓地撇唇,“既然二哥已经把事情推到我身上了,我又何必推诿解释?干脆卖他个人情,小苡失踪,证据不足,他就可以放出来一家团聚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明天的寿宴前后他应该会赶到。等了那么多年,他怎么可能错过父亲宣布遗嘱继承的时刻?”

梁美兰根本吓不倒他,他应该早就接到地面的消息,料到梁美兰今晚会来游说苏苡,特意到这房间来守株待兔。

“你不怕?苏小姐在你身边,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帐都会算在你头上。”

“我不会允许有这种万一发生。”

他说的那么笃定,苏苡忍不住看他,心头不是不震颤的。

虽然姓段的这一家子随意搭配都能撑台演场大戏,实在让人信不过,但不知为什么,这波澜不惊的一句她却听进心里去。

“你是为了保护我?”等梁美兰离开了,苏苡才对段轻鸿道,“其实你大可不必背这黑锅,让我打个电话,我保证警方不会当这是绑架,也不会为难你。”

“然后呢?船总有靠岸的一天,你刚报完平安,上岸就被狙杀爆头,谁来为你复仇伸冤?你以为我那二哥会放过你?”段轻鸿脸上的表情明明白白嘲笑她的天真,声音低缓道,“别说我二哥了,就是我老爸也不会留你活口。”

“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么?段家老爷子很护短的,而且为了段氏隆廷的声誉,完全可以不择手段。”

别把他们想得太高尚,因为他们太有钱,崇尚道德、良知、自尊和时间的人守不住这许多资产,坐拥今时今日的高位。

尤其还就是有人指望血脉传承来延续自己在这个花花世界的生命。

是谁说生无可恋?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词语?

“你也不是无偿帮人的爱心大使,不过是想用我打击你二哥。”刚才她都听到了,段峰将在这艘六星邮轮上宣布身后财产的归属,鹿死谁手要见分晓,兄弟两人当然是不惜一切代价打击对方。

“聪明。所以在这趟旅行结束之前,你乖乖待在这里,不要有任何动作就是帮我,也是帮你自己。”

这话说的很狂妄,他的野心也曝露无疑。可苏苡还是决定暂时就听他的,静观其变。

毫无疑问的,段氏会有一场家变,她全当看一回戏。

苏家家境殷实,也不过就是中产阶级,家庭结构很简单,远远达不到要子孙后代争权夺利拼抢家业的地步,跟段家没得比。

所以即使是看戏,这样的机会也不常有。

她只是担心家里和姜禹,以为她失踪甚至被绑架,该有多慌张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