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美人在怀不吃亏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5:59:56 字数:2664 阅读进度:21/73

邮轮航行的第二天,风平浪静,碧海晴天。

寿宴在船上最大的宴会厅,厅内厅外都是花团锦簇。漂浮大陆上,竟也一点不吝惜鲜花作装饰,排场到位,高贵素雅。

宴席摒弃最常见的自助冷餐会,摆的是传统圆桌席。

老人讲究桌上菜品有龙有凤,所以不仅有鸡鸭鱼肉,连蛇羹都有,食材之齐全,叹为观止。

入席的宾客都持烫金请柬,拈着细长酒杯谈笑风生,杯中的香槟是被称为“黄色钻石”的Salon1996。

庆生庆生,随着年华流逝,庆贺生辰的应有之意却只剩下这奢豪盛典的外壳,被暮年的段峰用来为自己生平画句点。

苏苡虽然是医生,但她始终觉得现代医学判断太依赖现代仪器,当生命快要走到终点的时候,许多病人自身的第六感的确更加准确。

段峰知道自己不行了,安排这趟旅行是做好准备要宣布遗产继承的问题,他相信在这样孤立的环境中,参与竞争的各方人马都难与外界联系而再搞出什么小动作。

他有预感,甚至是希望在这艘熟悉的六星邮轮上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比身边的妻儿老小都活得潇洒一些,像《名士传》中提到的刘伶:常乘鹿车,携一壶酒,使人荷锄随之,曰死便掘地以埋。土木形骸,遨游一世。

不过想到段轻鸿提及有钱人对这世界都有畸形的留恋,或许他也不是潇洒,是到临死了才有这份通透。反正问题抛给后人总要简单很多,所以才有了遨游的想法。

段峰精神不错,穿金红唐装,花白头发一丝不苟,坐在轮椅上,由梁美兰推着出来,见到老朋友都拱拱手,布满病气的面皮上难得浮起红光。

跟在他身边的是段轻鸿和熊定坤,段家老二没能跟他们一同上船,邮轮今天一整天海上巡航,看起来似乎也不太可能赶得上这场寿宴。

男人大多穿深色礼服,如熊定坤,黑衣黑裤最衬他。而段轻鸿身着浅淡银灰色礼服和黑色衬衫,修身挺拔,没有太多花哨,却要处处彰显自己卓尔不群。

苏苡见过电视上他出席慈善酒会时尚派对的镜头,休闲条纹衬衫,不打领带,只搭配与外套同色系的暗格围巾,倒与他气质更吻合。

要不是今天这场宴席事关重大,大概他不会这样郑重其事的穿正装礼服出席。

他一眼就看到人群中同样出挑的苏苡,一边陪父亲与周围人寒暄,一边眼波流转,目光始终若有似无地在她身上流连。

酒过三巡,灯光幽暗下来,舞曲响起,银灰色身影就径直朝她走过来。

他优雅伸手,“跳支舞?”

宴会的第一支舞,照理该由寿星起头。段峰年轻时也曾风流俊赏,最会跳舞,据说与现任这位段太梁美兰就是在舞池结缘。可是岁月无情,今时今日,他又老又病,进出都要靠轮椅代步,跳舞这件事就只能由亲生儿子代其劳。

老有所养,老有所依,人人看见都要欣羡——段先生好福气,商场父子兵,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只是背地里还是忍不住要指指点点,哎,可惜是个私生子。

不是不遗憾的。

苏苡其实不想赏脸,她跟在场的诸位不同,不是段家人,又不是拿着烫金请柬上船列席的,凭什么要跟段家三少跳舞?

可是如今满场注意力都集中到她身上,像2000瓦特的聚光灯,想装隐形都不行。

她把手放入他掌心,被他拥着滑入舞池,周围双双对对也随他们一同起舞,好歹没有那么显眼。

她今天只穿一条象牙白的及膝缎面礼服,长发本身有点自然的卷度,于是连发尾都懒得烫,随意挑起两侧的发丝挽了个髻,转眼就湮没在满场的姹紫嫣红之中,更没打算跳舞。

可段轻鸿偏偏称赞,“今天好漂亮!”

他的呼吸近在咫尺,连身上清冽的剃须水味道都能嗅到。这样的距离在轻歌曼舞中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的,苏苡故意四下张望一番,“咦,你的程小姐没来?你应该跟她一起跳舞,才算是真正的郎才女貌。”

呵,应该是豺狼虎豹才对。

段轻鸿勾唇,“谁说我要跟她跳舞了?把鱼目当珍珠捧在手心也要看场合的,否则只会变成笑柄。”

苏苡看着他线条精致的唇,都说薄唇的男人薄情,人前刚刚大秀恩爱登对,转眼就翻脸不认人。

面相上的学问说不定还是有些道理。

苏苡讥嘲,“我有时认为世界上不过两种人,男人和女人。没想到在你这里,女人根据用途分类都可以分的这么细。”

“那是因为你还不够了解我。我说我跟程美璐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你相不相信?”

信,怎么不信?天之骄子讲什么真情真爱呢,贪慕金钱,眷恋美色,等价交换也可谓是互相利用。

他像是看出她的腹诽,轻轻扬高下巴,“我没碰过她的床,我跟她,不是你想象中的男欢女爱。”

苏苡撇了撇唇,这回她不信。喂到嘴边的肉,还有不开荤的道理?解释等于掩饰,掩饰等于事实。

段轻鸿不强辩,她的确是不了解他,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想要了解他。

就在不久以前,他也想不到会有一天,他动心比较早,爱的比较多。

对一个骄傲的人来说,要承认这一点实在不容易,连他自己都还心存怀疑。

那么此时此刻,在这段相对封闭独立的旅程里,不妨让自己看清楚,为了怀中这个女人,他还可以做到什么样的地步。

至少美人在怀的时候,绝对不能吃亏。

他覆在她腰间的手掌巧妙用力,把她拉近自己,逼她没法一手搭住他的肩膀,只能双手都搁在他胸口,当然要能揽住他的颈就更完美。

苏苡错着牙低声道,“段轻鸿,别太过分!”

他保持迷人微笑,揽着佳人在舞池旋转痴缠,无论怎么斗嘴调侃都一定要凑在她耳边,于是暧昧光线中,转一个身,银灰与象牙白就完美融合,舞步优美协调,像本就是一对有情人,喁喁低语。

苏苡礼服后腰处有镂空设计,其实原本是别致又不张扬的,可跳舞时段轻鸿的手恰好就覆在那里,掌心的温度贴着她的体温,爱不释手,一曲快要终了的时候还强势地说了一句,“今晚你只能跟我跳舞,谁让你的礼服这么有心机!”

还能更流氓一点吗?苏苡咬牙切齿,恨不能当下推开他再附赠个巴掌控诉他姓骚扰,“你以为你自己是玉皇大帝?我跟谁跳舞也要你管?”

“那你是愿意跟玉皇大帝跳舞,还是跟熊定坤跳?我看他已经虎视眈眈你一整晚了,只要我放开你,他立马就会上前邀舞的,你也很难拒绝。”她这么美,又穿得这么撩人,怎么能让其他男人拥入怀中,短暂拥有都不行。

苏苡余光瞥过,那头魁梧大熊果然在阴影处打量他们,看似鲁直的糙汉子却有跟段轻鸿一样洞若观火的眼神。

他是今晚的另外一个主角。

苏苡收回目光,“这支舞你就当充话费送的,我跳完就回房间了,鞋跟磨脚,不想再应酬其他人。”

段轻鸿摇头,“回房就看不到好戏上演了,那多可惜。”

苏苡的心微微一沉,他们果然搭好了戏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