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几家欢喜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5:59:57 字数:3316 阅读进度:22/73

舞曲终了,人人尽兴。

寿星段峰由梁美兰和助手一同推到台前,调整话筒的手都颤颤巍巍。

歌舞升平,不知老之将至,大概说的就是眼前这番情境。

“各位……”

虽然久病沉疴,但段峰开口仍然有气势万钧的领袖气魄,把做寿的感怀讲得从容而富有感染力,用自己的生平让人相信,段氏是富有生命力的企业,未来只会一路上升走高,绝不会因为他的退隐而走下坡路。

当然,因为台下最近的地方就站着他最得意的小儿子段轻鸿,这番说辞是完全站得住脚的。

感言结束,到场的商贾名流都信心满满地举高手中酒杯祝段老先生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他们都明白这祝词有些讽刺,但还是要说。

段峰抿了一口杯中的葡萄酒,不知是不是错觉,苏苡觉得那一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酒精让他脸上又多了些红光。

他拉住梁美兰的手让她一同上台来,段太太今天宝蓝色礼服配璀璨钻饰,头发、笑容全都一丝不苟,站在丈夫身边与他手拉手,看起来恩爱不疑。

段峰的表情不自觉地放柔和了一些,“我年纪大了,贺寿再怎么隆重也只是个形式。江山代有人才出,如今是年轻人的天下了,今天到场的都是我的老朋友,正好请大家做个见证,我还有件喜事要宣布。”

热闹喧哗的宴会厅瞬间就安静下来,成百上千的目光都凝聚到台前,段氏最出类拔萃的年轻一辈都在那里。

大概真的是喜事吧,苏苡看到梁美兰脸上的笑容简直是发自内心,看惯她假情假意演戏的桥段,这会儿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了。

段峰似乎轻叹了口气,“这些年我们做父母的忙于事业,千头万绪,对子女的关心着实不够。尤其是我家小女婉若,转眼已经长成了大姑娘,该到嫁人生子的年纪了。阿若是家里幺妹,从小身体也弱一些,后半生幸福交给一般的陌生人我还真的不放心。身边这些年轻人里,我最欣赏的是阿坤,跟我最久,又有胆识、有能力、够勤力,用你们时下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够man。做我女婿,在我们百年之后照顾阿若是最好的人选。”

台下人全屏住呼吸,连苏苡都倒吸一口气。这意思很明显了,他们都以为所谓喜事是要宣布段氏隆廷下一位继任者,没想到居然会冒出这样一桩联姻。

苏苡忍不住扭头去看婉若,灯光变幻,她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楚,只是一味的沉默,像一尊端静的石雕坐在那里。

段轻鸿也不动不怒,等着老头子把没说完的话说完。

“人生在不同阶段都有不同使命,现在市场竞争激烈,隆廷集团面临新的挑战,我老了,身体也不好,理应把空间留给后辈们去打拼。好在这些年,我有轻鸿、阿坤他们几个得力后生帮我,公司交给他们我很放心。中国讲究先成家再立业,熊定坤娶了我们阿若就是一家人,今后跟轻鸿要倾力合作,自家人帮自家人,隆廷还会蒸蒸日上。”

很好,没有提到段家老二段长瑄,看来段峰只是衰老不是眼盲,谁有本事,谁为公司出力多,他全都牢牢看在眼里。

苏苡甚至会想,是不是即使没有她的存在,段长瑄没有东窗事发,段峰也不会把这个儿子归入到合格继承人的行列去?

但这番话中也有另一层涵义,原本是兄弟两人分的蛋糕,如今平白多了一个熊定坤。段峰的理由也非常合乎人情,女婿就是半子,这么一来不仅拴住熊定坤的忠诚,又解决了女儿的终身大事。

段婉若身体羸弱,面容天生缺陷,似乎在亲生父亲的眼里,也是只要有人肯接受她作妻子就该烧高香。

苏苡这一刻都不忍心再去细看婉若的反应。再乐观的人,也不会喜欢自己的婚姻被父母作为利益交换。婉若早知会有这样的结果,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上天果真一点惊喜都不给她。

寿宴的□□过去,宾客很快就散了,晚上月朗星稀,甲板上还有焰火表演。

“段小姐!”

“阿若!”

苏苡刚走到段婉若的桌席旁,就见她晕倒,周遭的人乱作一团。

“你们让一下,我是医生!”

苏苡拨开众人去看婉若,发觉她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只是脸色苍白,唇色发紫,伸过手抓住她衣袖,艰难开口,“……小苡,我……回房间。”

她这个样子,先前跟段轻鸿合谋这一桩,苏苡已经没法再继续生她的气。

新指定给她的未婚夫熊定坤并不在身边,是段轻鸿打横抱起她回房。

他看了苏苡一眼,她就跟上他的步伐,有一种难得的无声默契。

苏苡找到婉若随身带的药喂她吞下,又给她测血压心率,等她状况稳定了,人人都是一身汗,但也松口气。

苏苡还是头一回见到梁美兰真正紧张成这样,还有段轻鸿,抿紧唇线,目光专注落在妹妹身上,没有平时的狂妄和算计。

他是婉若的好哥哥,这一点毋庸置疑。

“阿若要不要紧,啊?她是不是又病得严重了?我去请黄医生过来瞧瞧,或者让船长早点靠港……”

苏苡不得不安抚还有些慌乱的梁美兰,“段太太你别太紧张,婉若的情况已经稳定了,相信她偶尔也会像这样发病晕倒,这次并不比平时严重。”

梁美兰此时仍然对什么都存有怀疑,于是苏苡明白,她不是母亲关心女儿身体健康这么简单。婉若如今多了熊定坤未婚妻这条身份,价值不一样,押宝的赔率自然也就不同了。

所以段太太刚在台前的笑意发自肺腑,一定是发觉这桩联姻可以保她稳赚不赔。

到手的鸭子可不能飞。

婉若大概也心知肚明,扭过脸去,不看自己母亲。

段轻鸿开口,话却只对苏苡说,“这丫头平时是很抗拒医生的,没想到这么听你的话。这趟要麻烦你好好照顾她了。”

熊定坤这时才姗姗来迟,带来段峰的问候,“听说婉若晕倒了,先生很着急,有没有好一点?”

这一家子,里里外外,都是人前人后两副面孔的。苏苡揉了揉眉心,“她没事了,我们不要都挤在这里,她需要空间呼吸和好好休息。”

“那正好,到先生房间去,他刚才休息了一会儿,应该还有话要交待我们。”

苏苡站起来,“你们去吧,我留下来陪婉若。”

熊定坤却说,“苏小姐也一起来,段先生也想见见你。”

段轻鸿已经拉起她的手,“怕什么,有我在,还怕有人吃了你?”

贪婪复杂的人心,的确是像张开血盆大口的怪兽,噬人于无形。

段峰房间足够大,卧室连通起居室,似有上千呎,一家人聚齐也不嫌挤。

他的状况也比婉若好不到哪里去,刚才台前那一阵不过是拼尽全力的硬撑,转过身就只能躺靠在床上吸氧。

自身这样子还想得起立马关心晕倒的女儿,可见他倒比梁美兰多几分真性情。

“都来了?坐!”他取掉氧气管,声音还是洪亮有力的。

熊定坤却固执地站他床边,人与人之间都有约定俗成的相处模式,也许对他们来说还是当初那种雇主与保镖的关系最自在。

尽管一切已经今非昔比。

他不坐,段轻鸿也不坐,段家的好规矩,座位似乎都为女性而设。

苏苡不得不坐在梁美兰身旁,听段峰开口道,“刚才我在宴席上说的话,都听明白了吗?我哪天不在了,名下股份分作三分,长瑄那份最少,余下的轻鸿你和阿坤分,加上你们现在手头已有的,隆廷是什么格局应该很清楚了。放心,我已经跟各大股东打过招呼,董事会里也不会有人不服。”

呵,段长瑄还是有份,只是能得的比过去少了。段轻鸿也是,原本最少可得父亲名下二分之一,现在变作三分之一多一点,就算加他原有的持股,也还不够做最大股东。

行政总裁又如何,不够实权,根基就不会稳。

段峰不会无缘无故便宜熊定坤一个外人,再信任也不过是他手下保镖出身,他这么做一定有他道理。

“酒店业是隆廷根本,长瑄喜欢投机取巧,那点小聪明能走多远?但他毕竟是你哥哥,也为公司出过力,能拉总得拉他一把,不能眼看他去死。”段峰这话全是对段轻鸿说的,目光还有意无意掠过坐在旁边的苏苡。

“酒店行业,餐饮、娱乐、住宿三者是核心竞争力,缺一不可。其他很多同行都嫌娱乐这块烫手不好管,承包出去只管收一点小钱,其实是丢了西瓜捡芝麻,一旦出事更麻烦。隆廷旗下的酒店娱乐这些年由阿坤帮忙打理,自成一派,把经营权牢牢抓在手里,利润可观,风险可控,将来还有空间大施拳脚。”

熊定坤不忘谦虚,“董事长太过奖了,我只是做分内的事。”

段峰赞许地点头,终于把话点明,“今后,轻鸿、阿坤,你们要齐心协力经营隆廷,长瑄我是不指望了,你们俩的能力我信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