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男人的妒忌心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6:00:02 字数:3391 阅读进度:27/73

苏苡冷笑,“有意义吗?现在是什么时代了,你以为占了我的身体,就能得到我的心?”

她自己都嫌这台词老套,可骄傲如段轻鸿,早被各式各样的女人宠坏,肉身的快慰唾手可得,有什么稀罕?他自己也曾说要的是她心甘情愿爱他,为他保守秘密,助他站上名利巅峰。

他一再压低身体,两人之间一丝缝隙也无,男人女人的刚与柔贴和到一块儿,让她清晰感知到他的渴望。

她是医生啊,怎会不明白熨帖在小复的灼烫是什么!

他终于如愿以偿看到她脸上的一丝惶然,“噢,我改变主意了,要的就是你的身体,要你的心干什么?反正整个隆廷迟早都是我的!”

这男人简直无赖,俯身过来作势吻她,苏苡死命用手推着他的肩膀,声音发颤,“……你疯了,有没有一点羞耻心?婉若还在里面!”

段轻鸿笑,“原来是害羞啊!行,咱们现在就换个地方。”

他拉她起来,她还发着烧,起身猛了点就头晕目眩,段轻鸿搀住她,脱下衬衫披在她肩上,“晚上海风有点冷,别再病得更重了。”

他只穿一件贴身的背心,薄薄布料贴在饱满结实的肌肉上,有男人特有的美感。

她记得他身上有张扬的纹身,从后背蜿蜒到腰间,如今刚好被盖住,只露出有力的臂膀。

其实有时张牙舞爪的强硬,远不如这一瞬恰到好处的温柔有说服力。

苏苡跟在他身后,被他从房间带出去,一路似乎没有遇到太多阻碍。

两人竟然顺利从船上下来,她站在船舷边往回看,邮轮巨大的轮廓在夜幕中犹如鬼魅。

“你怎么上船来的,段长瑄的人没拦着你?”她不信他会让段轻鸿来去自如。

段轻鸿笑笑,“你现在担心的人不该是段长瑄了。”

“那应该是谁?”

“我跟你说过吧,这家里手段最狠的是老爷子,他授意熊定坤,在他死后帮他达成两件事——娶婉若,还有保住老二。”

苏苡一惊,“你是说熊定坤他……”

“没错,他原本是可以推你沉海,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你这个关键证人,老二起码不会吃这场大官司。”

“那为什么……”她忽然想起那晚从甲板下来的时候见到熊定坤上去找他,“莫非你们俩达成了什么协议?”

“我就说你最聪明,一点就通。”段轻鸿赞许道,“他要我手头10%的股份,换你平安无事。”

苏苡变了脸色,“你答应他了?所以我们才能一路畅行无阻地出来?”

“没错。”

隆廷是上市公司,股权结构是公开的,谁人手头握有多少股份,占据公司怎样的地位都是显而易见。段轻鸿继承段峰遗嘱分配的那一份之后,跟熊定坤大约是势均力敌,他与段长瑄谁争取到熊定坤的支持,谁就掌控公司。可是如果让渡出10%的股权,熊定坤就会独大,段轻鸿将失去对隆廷的绝对掌控。

“你不觉得这样的协议太草率吗?他如果有心要我命,为什么不报警?”

“我说了,我不信任公权力。”

苏苡闭了闭眼,她要怎么承他这么大的一份人情?

“那你放我走,回去之后,我会向爸妈说明情况,你的损失我会补偿。”

苏家的财势和生意规模都比不上段氏隆廷,能补偿一点算一点,况且如今既然大家都当她被绑架,破财消灾,当作是赎款也有得商量。

“人情债就要人情来还,钱没了可以再挣,人却是独一无二的。”

他是打定主意要带她走了。

苏苡焦急,她心中有数,一旦被段轻鸿控制住就没那么容易脱身了。

“那我们现在到底要去哪儿?”她压低声音问他。

段轻鸿拉着她一边走一边道,“你很喜欢大船么,是不是只有七万吨以上的邮轮才能给你安全感?”

她暗自摇头,让她选的话,她大概会更喜欢独木舟小舢板。

“那我们就换个小的,游艇其实也不错。”

任何人间盛景都不乏富人阶层,码头也有游艇,离涅浦顿号最近或者最远的一艘应该就是段轻鸿安排的接应。

苏苡想起什么,拉住他道,“我们就这么走了?婉若呢?她也想离开,一直盼着你回来带她走。”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顾着别人?老头子把她嫁给熊定坤,她有差池,熊定坤第一个脱不了干系,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这番说辞她刚刚才安慰过婉若,道理她不是不懂的,可他们都忽略了婉若的感受。

她只是恐惧这场婚姻,看不到幸福的可能性,然而他们都在做推手,非要将她推进婚姻的坟墓里去。

苏苡忘不了她翦水秋瞳中的哀求,“你是她在这世界上最后能够依靠的人了,今天她妈妈还当众掌掴她。”

段轻鸿难得的沉默,看来他比谁都更了解妹妹的处境。

“婉若我另有安排,会有人带她来跟我们汇合。”段轻鸿与她在一艘游艇跟前站定,“我们先上船,时间紧迫,趁段长暄没有察觉,早点离开。”

亲情无法改变他心意,苏苡手心冒汗,换个方式说服他,“其实你不必这样,就算让出10%股份给熊定坤,你在隆廷仍然有地位,不用完全放下一切。你顶着私生子身份这么久,等的不就是这一天?你甘心么?”

段轻鸿眉眼都笑得弯起,“你替我抱不平?”

苏苡抿唇,“你就当是吧,至少我知道你不是坏人。”

他笑意更深,搀着她手臂往上一托就将她送上艇,“谁告诉你我要放下一切?我不在,熊定坤也不会放过段长暄,借他的手帮我除掉老二是再好不过。”

“他想一个一个除掉你们段家的人,成为隆廷真正的主人?”

段轻鸿一步跨上艇来,“老头子一走,我也不在,他除掉老二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相比之下,要除掉我就难多了,所以不如选择合作。”

的确,段轻鸿这样的人,不能成为朋友,也最好不要成为敌人。

游艇不大,容下她和段轻鸿两个人也绰绰有余了。苏苡钻进船舱,内部全由桃木和大理石装饰,真皮沙发,米兰长绒地毯,有卧室有厨房,食物淡水储备充分,真真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段轻鸿该有多少从容自信,才三番五次靠奢华玩具脱离困境?

“饿不饿?厨房里有吃的,你可以自己动手弄点热的吃。”熊定坤再怎么善待她们也有限,他总觉得她会三餐不继,况且又还在发烧生病。

“给我冲杯咖啡就好,浓一点的黑咖啡。我先去驾驶舱。”

他转身出去,原来这游艇连驾驶也靠他本人。她都忍不住要赞一句,段公子真是多才多艺。

发烧的人其实没有太多胃口,重要的其实是段轻鸿那杯黑咖啡,提神醒脑,起码保证他们安全无虞。

可惜她车技不错,却没尝试过驾驶游艇,否则用点可以麻痹他的药剂放倒他也好。

不过这游艇上别说没有这样的药,就连家具都不可移动,她想背后偷袭砸昏他都没机会。

厨房跟客厅紧挨在一起,苏苡不经意回头,竟然看到转角小几上有一部电话。

一颗心漏跳了半拍,这部电话如果可用,或许她可以跟外界取得联系。

她连忙走过去,向门外张望,确定段轻鸿在驾驶舱没有过来,赶紧拿起电话试播电话。

信号竟然接通了。

真是欣喜若狂也不足以形容她此时的心情。

苏苡一边抱着电话,一边紧张地留意段轻鸿会不会走进来。游艇已经驶出码头,船上只有他们俩,他应该一直待在驾驶舱内。

听筒里等待的嘟嘟声仿似她心跳的频率,一声长过一声,终于听到那端“喂”的回应,苏苡喉咙已经紧张干涩得几乎发不出声音来。

接听的人疑惑,“喂,是哪位?”

苏苡听出是姐姐苏荨,掩住唇压低声音道,“姐姐,是我!”

苏荨显然也愣住了,空气凝滞了几秒,没有人说话,只听得到双生姐妹彼此沉重的呼吸声。

时间紧迫,苏苡长话短说:“姐,我人在大马,可能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但不是简单绑架,你让爸妈不要担心。”

苏荨也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你还好么?”

“我没事,但接下来可能要去别的地方,具体是哪里我也不知道……啊!”

海上有风浪,游艇速度很快,苏苡站不稳撞在墙板上险些摔倒。

“喂,怎么了,没事吧?”段轻鸿听到她的声音闯进来,她以最快速度挂上电话,但还是被他看到了。

“你在做什么?”他冲过来拎起她,“你打了电话,打给谁?”

其实不用问他也知道,有机会与外界联系,她当然第一时间打给姜禹。

胸口忽然燃起一把火,前所未有的陌生。

不仅仅是懊恼这百密一疏让她接触到电话,毕竟游艇是临时准备的,他忽略了舱内有卫星电话这回事,终于让这女人钻了一回空子。

可这火烧得他心焦,分明是一种叫做妒忌的情绪。过去他死也不会承认,会为一个女人挂心和妒忌?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更,稍后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