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非亲非故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6:00:05 字数:3038 阅读进度:30/73

苏苡愣住了。

“你还没清醒?还是你看不见?”她往他跟前凑近了些,让他看的更清楚。

这算什么?失忆,还是撞伤头变成痴傻?

她说什么也不相信这种戏码会在段轻鸿身上上演,要演也是他自编自导自演,反正他擅长,早已不是第一次,演技可以去拿奥斯卡。

他向来喜欢辩驳,随时不忘调侃,口头上也要占她便宜,可是这回没有,他疼得昂起头,豆大的汗珠滚落到枕头上,分不出精力跟她说话,拉着她的那只手用力攥紧,手心都全是汗。

这样的痛苦不是装的,就算奥斯卡影帝也没法在重伤的情况下即兴来这么一段。“我不认识你,你走……走开啊!”

他嘶吼,声音听起来像受伤的兽,完全没有了平时的从容和意气风发。

他恨不能从床上翻腾起来,苏苡摁不住他,幸好有医生护士赶过来,几个人一起努力,才把他稳住,又重新换上药水,推镇静剂。

主管医生姗姗来迟,修长挺拔的年轻身影,脾气倒不小,“又是受了什么刺激疼成这样?谁让人进来探视的,这是重症病房!重症病房,听不懂吗?”

旁边的护士医生全都噤声,但手上动作还是有条不紊。

苏苡看向他,“是我要求进来探视的,我以为他醒了就没有大碍了……”

“谁告诉你他醒了,这叫醒了吗?你在这儿待了多长时间,跟他说了些什么刺激到他?”

苏苡也只好噤声,她终于理解他属下的沉默。这年轻的声音气场强大,打压得你好像真的就是一个毫无医学常识的废物,可她好歹还是在读硕士的医学研究生啊!

等她看清他的脸,又是微微一愕,这轮廓……怎么跟躺在病床上的段轻鸿这么像?两人差不多年纪,这样放在一起,倒比跟段长瑄更像兄弟俩。

“请问……”

“问什么问!我刚才的话你还没回答,你到底做了什么刺激到他?”

三番两次被抢白,苏苡也火了,对着跟段轻鸿相似的这张脸她也客气不起来,“你不能好好说话么,老这么呛声很舒服?在重症病房当着病患的面这么大呼小叫的就能体现你的专业了?ICU也不是不准探视,我是照着规矩来的,也没说任何刺激他的话,他现在是术后疼痛,你要找原因看是不是伤口感染或者其他,而不是对我嚷嚷!”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她是舒坦了,周围的人都用惊愕的目光看着她。

两个人剑拔弩张,躺在床上的段轻鸿还在申吟喊疼,“唔……疼……”

那医生吁出一口气,头也不抬,“不相干的人都给我滚出去,别在这里指手画脚!”

“我也没打算留下来,我只是想知道他脑部受伤严不严重,神经官能有没有不良影响?他刚才醒来问我是谁,好像不认人,有没有可能是逆行性遗忘?”

“你倒懂的多,难道你也是医生?”男人终于肯抬头给她个正脸,“那你也应该知道现在这个阶段我给不了你确切的答案,他刚刚苏醒,还要观察才能得出结论。而且医学上的事没有绝对,什么情况都很难说。”

苏苡微微脸红,“我不是脑科专业。”

他哼一声,又低头看段轻鸿,“你不认识她?”

“……不认识,她不是医生……是谁,我想不起来!”

段轻鸿痛苦得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捂住头脸,痛苦得只差在病床上打滚,连苏苡都看得不忍,可那位医生却是一副火气大得要爆发又硬生生忍回去的表情。

“好了,我知道了!”他拿过病历提笔就哗哗的写,力道大得足以划破纸张,那些潦草的英文看来都出自他手,难怪苏苡看不懂。

他的回答等于什么都没说,苏苡看了看段轻鸿,忽然有些犹豫要不要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他什么都要最好的,住院自然也是要找最好的医生,可眼前这位……且不说医术如何,单是脾气态度就差得要命。

“等一下……”段轻鸿发现她要走,忍着疼也要叫住她。

他不是不认识她么?

“你……去给我叫金迟进来。”

他不认识她,倒记得自己助手叫金迟?

苏苡走回去,“你找他要干什么,跟我说也一样。”

她要提防着他又叫人来一起商量着算计她。

“出院……我要出院!”

苏苡和那位医生异口同声:“不行!”

段轻鸿疼得声音都发颤,咬牙道,“不出院……我就换医院!”

“这就是最好的医院,你也找不到比我更好的医生!给我躺好,等你好了我第一个就赶你出去!”

苏苡深深觉得眼前这医生真是世上少数能制得住段轻鸿的人,不管是不是趁人之危,反正这一刻段轻鸿是拿他没辙。

她十分愿意把这空间留给他,最好拿个收妖仙瓶出来把段轻鸿给收了。

她一走,容昭就把段轻鸿的止痛泵给拔了,“你够了,人都走了还装!背着止痛泵怎么可能还痛成这样?”

“我一次也没推过药,痛是正常的。也许是你们手术做的不好,留了剪子镊子线头之类的东西在我身体里面,所以才疼成这样。这水平,还不如国内的公立医院。”

容昭差点没被他气得撅过去,“你说的是刚才那女人吧?她才学了多大点皮毛,也敢号称医生?你腰上那伤口是她帮你缝的吧,拿缝衣针缝的?也亏你用纹身盖住了,不然以后都不好意思脱/光了下水游泳!”

段轻鸿不以为然,“她就是拿缝衣针缝的,黑灯瞎火看不清,缝成这样已经不错了。”他指尖抚在腰上,颇有点引以为傲的意思。

那也算是她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记。

容昭气结,“有本事你伤得快死了也别送我这儿来,让她给你治去!”

“我也想,可之前她不是也病着吗?所以现在要你让我出院,她会接手。”

“你不是失忆了么,不是不认得人了么?在她跟前能装多久?”

冷汗还挂在脸上,段轻鸿笑得有些虚弱,“至少这疼不是装出来的,她心软,不会放任我不管……这样她就不会闹着要走。”

闹了一回,伤筋动骨,他不能再这样由着她,即使赖也要赖着她。

金迟听说段轻鸿闹着要出院,显得比苏苡更为难,“他现在这样怎么能出院呢?苏小姐,麻烦你劝劝他。”

苏苡轻讽地笑笑,“他都说不记得我了,我的劝他会听么?”

“那你跟容医生好好说说,让他想想办法。最重要的是,千万别让他一气之下把三少给赶走,附近几个城市都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专家了。”

这话刚才也有人说过,她猜那位很大牌的医生应该就是金迟所说的容医生。

“赶出去不正好如了他的愿,我想医生不会那么随便。”

金迟嘟囔了一句,“容昭这人可不好说。”

婉若在旁边想了想道,“三哥想出院,无非是因为一个人待在医院里太闷,我们都留下来陪他不就行了?小苡也是医生,可以负责照顾他的,说不定能帮他恢复记忆,身体也很快就好起来了。”

他们不会是真的相信他不认得她了吧?

苏苡无奈去找容昭,没想到他大笔一挥,已经在出院报告上签好名,“我最讨厌勉强别人,病人自己坚持要出院,那就让他赶紧走人,省得占着资源又不好好配合治疗,毁了我的声誉。”

“你首先要考虑的不是病人的权益吗?他说出院就出院,出了事怎么办?”这医生当的果然大牌,优先考量的居然是自己的声誉。

“他也是个成年人了,出了事当然由他自己负责。你不也是医生?说的头头是道,还怕保不住你男人的命?”

苏苡脸色胀红,“他不是我男人!”

“没关系,等他伤养好了就可以升级。”

容昭不仅外形与段轻鸿有相似,连流氓程度也不相上下。

苏苡试着压低声音跟他解释,“我跟他非亲非故,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被他强迫的,他受伤有部分原因是因为我,所以我不希望他有事。”

他眯起眼睛,“这么说,你不愿意照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