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最好的镇痛剂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6:00:06 字数:3313 阅读进度:31/73

事实证明,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苏苡喝了容昭冲的一杯咖啡,昏昏沉沉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又回到了先前岛上的那个屋子里。

这还不算,她身边的大床上躺着的居然是段轻鸿,身子动弹不得,眼睛倒睁的很大,正仔细打量她。

体内那点残留的镇静剂都吓得挥散了,尤其是当她发现全身上下只围了一层薄而透的纱笼,贴身衣物都没穿,觉得简直就像一块生肉曝露在饿狼的面前。

“你怎么会在这里?出去!”

“这是我的房间,为什么我要出去?”

苏苡窘迫,一把抓过搭在两人身上的薄毯遮住肩头和胸口,却不想这么一扯,段轻鸿的身体又露在外面了。

热带岛屿气温常年温暖,他身上有伤,上衣都没穿,正好露出结实胸膛和身上裹缠伤处的白布,再往下一点,就看到很明显的小帐篷……

苏苡恨不得自戳双目,“你下流!”

段轻鸿清了清嗓子,声音还有丝黯哑,“我刚睡醒,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我听金迟和婉若说你是医生,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他跟那个姓容的有时口吻真是像,一而再地嘲讽她。

话说回来,那人说帮他报警,转头就给她下药,还把她跟段轻鸿放一张床。

她跟他无冤无仇,不知他为什么这样坑她。

“你放心,我就算现在想做什么也有心无力,不要命也翻不了身,出不了力。何况我对陌生女人向来没什么兴趣,你不嫌弃,我还挑食呢!”

他还是坚持不认识她?苏苡道,“那我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你敢说你跟那个容昭不是一伙的?”

“送你回来的时候,你出了不少汗,婉若帮你换的衣服。至于容昭,他是我的家人,你不要说得那么难听。”

“家人?”在医院里他那样的态度,可不像是家人。

她以为在邮轮上已经见识过整个段家的复杂纠葛,怎么还会有其他家人?

难道跟他一样,是段峰另外的私生子?

门口传来笃笃敲门声,苏苡紧张地低头整理自己身上那都不能称之为衣物的纱笼布,好在门外来的是婉若,不会太难为情。

“吃饭了,我给三哥熬了汤,小苡你一定劝他喝下去。”

段轻鸿不是一个好病人,药都不愿好好吃,更不要说补汤。

也许是太骄傲自大,恃着年轻力壮,什么伤病都不放在眼里。

苏苡有些无奈,压低声音问婉若,“真的就这么让他出院了?他身上的伤还没好。”

“容医生说没有大碍了,剩下的都是时间问题,在岛上休养也是一样的。”

说起容昭,苏苡没好气地问,“他人在哪儿?”

“你找我干嘛?”

说曹操,曹操到,没想到容昭也来了岛上。

他瞥了苏苡一眼,又看看躺在床上的段轻鸿,“你们就是这么照顾病人的?看来也不怎么样啊,他怎么会认为出院休养会康复更快?”

“少说废话,是不是该换药了?”段轻鸿躺在床上不满地接话,把容昭那些促狭的目光全都瞪回去。

他知道容昭是故意的,把苏苡放在他床边,让他看得见吃不着。

虎落平阳被犬欺。

容昭把带来的药箱扔一边,“我是拿手术刀的医生,换药这种事怎么也轮不到我做。不过我可以帮你培训个合适的人来帮你换,要是这点小事也做不好,就别作医生了,趁年轻早点改行吧!”

后面这话是针对苏苡说的,她知道这是激将,“你不要搞错了,我不是你的属下,用不着听你指挥。我也没答应过要照顾他,不如你们请个护工更省事。”

容昭像没听到似的,坐到床边解开段轻鸿身上的纱布,一边重新给他换敷料,一边解说,“这里伤口最深,缝了10针……”

不管苏苡愿不愿意做,反正他是教过了。

段轻鸿忍着疼道,“婉若,让金迟去找个护工来,要做事勤力细心一点的。”

“啊?哦……”婉若无言地看了看苏苡。

“我不稀罕一个陌生人来照顾我,我也不是为了你才受伤。不愿意待在这里就滚,没人拦着你!”

段轻鸿的声音有轻微的瓮瓮声,伤口长得不好,换药也是种折磨。

苏苡定定地看了一会儿,默默从容昭手中接过镊子和纱布,低头帮他上药。

这些事她怎么可能不会做,当年实习的时候,她外科部分的成绩也是优秀。

“不是不乐意么?我可没有强迫你,唔……”

苏苡的手重重一摁,疼得段轻鸿哼出声来。

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不是不想离开,可谁知道他又耍什么花样,几次三番利用各种手段强留住她,她都怀疑其实他是享受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

要走总有机会,但不是现在。

段轻鸿满意地闭起眼享受她的温柔,这女人懂得在被动的时候示弱,不错。

“你叫什么名字?”他不忘自己还在装失忆。

“你连我是医生都知道,会不知道我的名字?”不管是不是真的不记得她,苏苡都对他没好脸色。

“我不知道是哪两个字,什么含义,听过就忘了,你也知道我现在脑子不好使。”

“苏苡,苏州的苏,苡是草头下面一个以为的以,莲子心的意思。”

段轻鸿摊开手,“我中文学的不好,你写给我看看。”

他手心里也有斑驳的血痕,她想起那天在游艇上,他一手揽在她腰间,一手紧紧抓住船沿栏杆的情形,不知怎么的,所有拒绝都软化。

她食指在他掌心一笔一划的写,痒痒的,像鸟儿的羽毛,像春天脆嫩的柳枝。她一定是有什么魔法或者灵力,这样轻描淡写,竟然把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镌刻在他的神识里,心尖上。

他就是想听她亲口介绍她的姓名,简单美好的涵义,像他们从来就不认识,今天只是初见,她很认真地讲,他很认真地听,两个普通人而已,没有惊心动魄,没有任何偏见不甘。

写完了,他轻轻握拢拳头把手收回去。苏苡忍不住问他,“你到底忘记多少事?哪些记得,哪些不记得?”

虽然不相信这种狗血会泼在他身上,但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这样才方便有破绽的时候立刻就抓住。

段轻鸿淡淡的,显然不愿意多讲,“今年发生的事都不记得,还有些事情的记忆顺序很混乱,金迟跟我讲了一些,我才知道原来家里发生了那么多事。”

“高新区酒店大火还记得么?”

段轻鸿摇头。

“你父亲去世,身前留下遗嘱平分财产,还有把婉若嫁给熊定坤……你都不记得了?”

“金迟跟我说过了,不过事情发生时的情形我确实不记得了。还有你,你又是怎么跟我认识的,为什么会跟我一起在游艇上?”

他装得太像,真伪莫辨。苏苡直视他的眼睛,里面一片澄澈。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是不是还包括改变一个人的心智和灵魂?

“我也不想卷入你们段家的家务事,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你威逼利诱的结果。还有你那位二哥,实在太没有人性。”

“段长瑄的德行我知道,不过你……”他故意顿了顿,“我对你威逼利诱?老实说,虽然你也算漂亮,不过还不到倾国倾城沉鱼落雁的地步吧?我用得着对你使手段?”

“我想你误会了,你的手段不是因为看上我这个人,而是因为我掌握了对你和段长瑄都不利的证据,成为检方的证人,可以让你们入罪。”

“我做错什么?”

“高新区酒店的大火,其实你才是始作俑者吧?”

两个人交锋无数次,从开始到现在,终于开诚布公把这话题拿到明面儿上来谈,第一次把话说的这么清楚。

如果段轻鸿也跟段长瑄一样,他这一刻就该装不下去了,坐起来掐住她的脖子捏死她是最快最省事的方法。

死人的嘴永远最牢靠。

可是他只是陷入思绪,眉头高高隆起,轻声问,“是吗?”

他好像在努力回想以前的事,可是抵不过头疼欲裂,很快放弃,“……我想不起来,脑子里好乱。”

他也许真有以假乱真的演技,不仅是头疼,还有几根断裂的骨头,被断骨擦伤的肝脏,时时疼得他满头大汗。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的伤口也很深,流很多血,没有麻药硬撑着让她缝针也没叫过疼。可这回受伤他像是变了个人,不再压抑自己,疼痛的时候也不再强忍着,就是闹情绪,摔东西,见谁都骂出去,除了苏苡和容昭之外。

于是苏苡也就不能在逼迫他去回忆和承认什么,甚至渐渐承认他不认识她这个事实,把他单纯看作一个饱受折磨的病患来看。

病患发作的时候,要拉着她的手,枕靠在她怀里才能慢慢挨过疼痛平静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