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情难自禁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6:00:09 字数:3094 阅读进度:35/73

苏苡很聪明,出千的手法一教就会,不过就像段轻鸿说的,他不可能把老底都教给她,总得有所保留,学到的这点皮毛还得勤加练习,也够她在一般人面前作一回赌王了。

苏苡心情不错,给他打了两大盆水来擦身洗澡。

“伤口慢慢养,现在可以下地了就要多活动活动,否则肌肉萎缩,五脏六腑也要粘连到一起了。”

段轻鸿当她是危言耸听,“我不是不想走动,只不过要有人陪,容昭说我脑部受到冲击昏迷过,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还是会觉得头晕头痛,甚至无征兆的晕倒,没人在身边,死了都没人知道。”

“你们做生意不是都讲吉利讨口彩的么?成天死啊死的挂在嘴上,不怕蚀本?”

段轻鸿笑笑,“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更糟么?”

她知道他说的是在段家的争夺中最后一刻落了下风,撇开亲哥哥段长瑄不说,熊定坤这个外人也后来居上,出其不意地压制住他,另他失去对隆廷集团的绝对控制。现在活着就是个富贵闲人,跟一般股东没两样,万一人家当他死了,说不定已经在谋划要怎么瓜分他的那一份。

“不理段家的事,你还可以做别的。你不是毕业于最好的商学院?又有这么多年大公司的管理经验,去应聘企业高管或者自己创业都不会差到哪去。”

段轻鸿似笑非笑地看她,“对我这么有信心?”

“我只是觉得哪里都有斗争,在外面与人斗,总好过跟自己家人斗。”

“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是他们逼我的。”

他的语调有点冷,苏苡不再多说什么。段家和容家的确都亏欠他,一边是始乱终弃,一边是懦弱无力,没有付出关爱,却都希望他用聪明才智去回报家族。

加上他养父母家的那场火……

苏苡帮他脱掉衣服,温热的帕子抚过他的肌理,让他慢慢放松下来。

他坐在椅子上,舒服得想哼哼,半阖着眼看她的影子在身前晃,院子里的草木正盛,阳光像揉碎的金子一样洒进来落在脚下,美好得像梦境一样不真切。

其实他说的十分违心,眼下这样的日子不是不能更糟,而是不能更好了。

她擦到他背上,终于得见那条青龙的真身,可惜被纱布绷带隔得支离破碎,龙头只露出一只眼,看起来有点滑稽。

“段先生,你这背上的独眼龙还真特别。”

他不以为意,“等伤好了,我会补上被破坏的部分。”

“那工程太大了,不如去磨皮,然后重新纹只白虎更好。左青龙右白虎嘛,还是一样威风。”毕竟不是谁都背得起一条龙。

段轻鸿调笑,“我倒觉得白虎更适合女生,不如下回我去纹身馆也带上你?噢,对了,苏医生,你懂不懂什么叫白虎?”

苏苡把毛巾掷他身上,“流氓!”

“银者见银,我可什么都没说。你反应这么大,莫非你真的是……”

苏苡半盆水打翻在他腰腹以下,反正腿脚没有伤。

段轻鸿腾的一下站起来,动作太猛扯到身上伤口,疼得嘶嘶吸气,“你这女人……还不过来帮我把裤子脱了!”

深紫色暗花的印尼布,吸足了水贴在皮肤上,勾勒出段先生笔直健硕的大长腿,只是也够不舒服的。

终于轮到苏苡幸灾乐祸一回,“不是什么都难不倒你么?脱裤子这么简单的事还要求助别人,不怕你背上的独眼龙看笑话?”

段轻鸿肩臂不能有太大动作,否则早把她提溜到跟前来,“你到底过不过来?阿嚏……”

小风一吹,他大大打了个喷嚏。

苏苡这才挪过去,玩归玩,弄感冒了就不妙了,他现在大病初愈,正是抵抗力薄弱的时候。

她伸手去解他裤头,是棉绳而不是橡皮筋,手上动作快了点儿,一不小心就抽成了死结,

“喂,你在干嘛?跟腰带培养感情?”湿哒哒的棉布贴在腿上真不好受。

苏苡千头万绪,“你别吵,打成死结了!”

越急就越扯不开,反而越来越紧,苏苡只好半蹲下来跟那两尺棉绳交战。

段轻鸿上身没穿衣服,她的呼吸很浅,但还是暖暖地拂在他腰间皮肤上,那是男人最敏感的区域,可她浑然不觉,一脸认真单纯。

他光是低头看她光洁饱满的额头和长长眼睫都觉得刺激到不行。

他忽然不急了,这死结疙瘩永远解不开才好,她可以再靠近一点,或者再往下一些……

苏苡也渐渐发现了不对。眼前的男人因为受伤已经不如先前健壮有力,但麦色光洁的皮肤和传说中的人鱼线还是十分耀眼,手指不小心碰到的地方体温都很烫手。她抬眼觑他,竟意外地看到他脸上的绯色。

他还会脸红?

低头才发觉原来腰下三寸的位置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蓬□来,潮湿的深紫色花布正好描绘出全轮廓。

嗯,小小段挺漂亮,是那种阳刚健康的美感,又是完全值得骄傲的尺寸。

只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她面前抬头打招呼,YY过头,是可忍孰不可忍?

刚才那盆水再烫一点就好了。

苏苡轻轻拍脸,挤出几分笑容,“你稍等一下。”

她回屋里去,很快拿了把剪刀出来,手起刀落,剪断了那恼人的裤带,再用力一扯,段轻鸿毫无遮蔽地伫立在那里。

反正以前帮他擦身也见过很多次了,苏苡尽量淡定,剪刀的刀口碰了碰他的骄傲,像戏弄又像是警告,“哎呀,差一点就剪到你了。下次再随便抬头,小心咔嚓咔嚓!”

段轻鸿很少有冒冷汗的时候,这一刻却背上发凉。他夺过苏苡手里的剪刀扔的远远的,“你是不是疯了?伤到我,我非杀了你不可!”

男人重欲,伤他这里就是伤他骄傲自尊,绝不放过你。

“你脑子里没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我不会伤你。不然我就想办法将剪刀弄成手术刀,阉掉你,大家都轻松。”

她拍拍手想走,段轻鸿没法拉住她,整个人扑过来,两个人相拥着摔到地上。

好在沙地够软,但苏苡听到他闷哼还是大为紧张,“你怎么样?有没有摔到哪里?”

她不幸沦为垫背垫在他身下,但是伤筋动骨的病人,又疼又经不起碰,万一再断裂一次,说不定这辈子都长不好了。

说不疼是假的,段轻鸿闭眼把着地那阵钻心的疼熬过去,重新睁开眼睛就撞进苏苡关切的眸色里。

嘴硬心软,也许她跟他一样。

他气喘吁吁,不知该说点什么好,心里却是和煦高兴的。

她身体很软,气息香甜,像这片长青的土地上长出的百香果,引诱人不住靠近。

有时语言不能表达一切,非得做点什么才能澎湃奔腾的血液冷却下去。两个人这样子,不知有多暧昧,他却还觉得不够,这样抱着她,最好能融入到彼此身体里去才好。

“苏苡……”他唤她的名字,昏迷失去神智的时候好像也这样叫过她,可惜没有回应,而如今她离她这么近,近到她都无法挣扎,否则唇就一定会碰到他的。

不做点什么已经不可能了。

他覆上她的唇,玫瑰花一样的嫣红终于又衔到口中,染了一层蜜的滋味,使他这才体会到古人用偷香窃玉这个词的神髓。

他在柔软中辗转,并不满足偷和窃那种蜻蜓点水般的所得,谁让她太迷人,自然就想要更多。

舌尖抵入,感觉不到太多的抵抗,不得不承认同一件事除了技巧之外,还依仗环境和心境。她心防有一丝裂纹他都不放过,一点点渗透,一点点扩大,他像一尾蛇,不不不,一尾鱼那样游进去,在她心湖翻起浪花。

不是还有一个词,叫如鱼得水?

苏苡听到他叫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呼吸已经被他吞噬。他的唇很薄,唇形漂亮,带着微微湿凉,气息却是火热,一遍遍品尝她的唇,仿佛那上面真的抹了蜜。

忽然有划溜溜的物什在唇瓣间舞动,她浑身发软,脑子发僵,本能地想说点什么,却给了对方可乘之机,一下子攻城略地,缠住她的丁香,她才反应过来那是他的舌。

并没有觉得十分恶心或排斥,只是全身像过了电,看他闭上眼睛,似乎有那么片刻时间,神魂也跟他一起遨游天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