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痴心妄想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6:00:17 字数:3240 阅读进度:43/73

“同名同姓多没意思。”他也不生气,想了想道,“叫小哈好不好,哈巴狗的哈。”

狗狗终于谄媚地看了他一眼,舌头忙着把嘴上的奶汁舔干净。

段小哈,看来它很喜欢这个名字。

苏苡跟段轻鸿不一样,凡事并不仅以自己喜好做决定。虽然她觉得段三儿这名字又顺口又解气,但既然狗狗表现出喜欢的意思,就尊重它的意见吧!

“小哈……”她弯身给它顺毛,“快点吃饱饱,好好睡一觉。”

一碗奶粉下肚,大概差不多吃饱了,小哈终于有力气跟两位主人撒欢。这回不再可怜巴巴往苏苡脚边爬了,而是在段轻鸿身边蹭来蹭去。

别看它还只有丁点大,却很懂得审时度势那一套,女神可以关键时候给它甜头,但真正做决定的人还是段轻鸿,狗腿一下撒撒娇是很有必要的。

段轻鸿推了推它的小脑袋,“离远点儿,别闻到血腥味就凑那么近!狗粮都不会吃,就肖想着要吃肉了。”

苏苡这才发觉他手臂上有血渍,从她刚才咬破的伤口流出来,已经干涸了,灯光下颇有些触目惊心。

小哈歪着脑袋呜咽一声,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也盯着他手臂上的伤口。

一人一狗的眼神竟然有点相似的无辜,苏苡有一丝不忍,转念却又觉得没道理。比起她吃的苦头和失去的一切,他流这点血又算的了什么。

她要走,段轻鸿把药箱放她面前,“咬了人就不顾而去?至少帮我包好伤口再走吧!”

“那天你也咬了我,怎么不见你负责?”

段轻鸿玩味地笑笑,视线从她脸庞往下移,“噢?那是我疏忽了,伤口在哪里,让我瞧瞧。”

苏苡羞恼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她疼的不只是身体。

“那是什么意思?弄伤你是我最不愿看到的情况,那天我太着急……”

“你别说,我不想听!”

“我一定会负责,只要你愿意,我们天亮就去注册结婚!”

苏苡如遭雷击,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说……你说什么?”

他握住她的指尖,“我说结婚,你喜欢在哪里注册都行,大马、新加坡、大溪地、美利坚随你选,我会补上正式的求婚和钻戒,还可以再乘一回邮轮,海洋婚礼也很浪漫。”

原本只是搁在心里的憧憬,不知怎么就说了出来。

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认真投入。

苏苡甩开他的手,难以置信地缓缓摇头,“你无可救药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连婚姻大事都可以搭进去。也对,你们段家是有这样的传统,牺牲子女和牺牲自己的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差别。”

见他变了脸色,她继续道,“可惜我不会奉陪。就算我跟你……也不意味着我就要嫁给你甚至爱上你!”

他一定觉得自己很伟大,豁出婚姻收买她,以为这样就可当做强迫她这回事没发生过?

他说过要掌控她的心,就是用这种方式?先强占她的身体,再收买她的婚姻,逼她无处可退,只得以他为天。

休想……休想!

段轻鸿一把将她拉回来,脸孔布满阴云,“你要我怎么做?”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消除那晚在她心中留下的印记?

苏苡抿紧唇不说话,其实重复太多遍了,怪没意思的,他总当那是痴心妄想,说什么也不肯放她走的。索性什么都不提了,省得平白无故连累其他人,让他以为她又计划要逃离。

她不说,段轻鸿也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笑了笑,不错,至少学乖了,不再鸡蛋碰石头。

他不逼她,想好了要慢慢来的,这回不会再失控了。

他只是攥紧她的胳膊,脚尖碰了碰小哈的肚皮,“你不是要抱它去你房间?行,帮我包扎好伤口,我就让它去。”

她的手又轻又巧,就算用同样的酒精和盐水洗伤口,他也一点不感到疼。

“又多一个新伤口。”他自嘲笑笑,“都说男人身上非得有疤,这下够性感了,身上还没好全,胳膊上又多出来。你该往手腕处使劲,给我咬块手表,省掉百达翡丽和江诗丹顿。”

苏苡全当没听见,一条条撕开胶带,把纱布贴牢。

他盯着她长而卷的睫毛,“……小哈是容昭一个朋友家的大狗下的狗仔,一窝四个,母狗难产,剖宫产才生下它们,是容昭帮忙做的手术。很全能是不是,连狗狗的手术都能做。可惜狗妈年老体弱,术后感染没挺过去,四个小狗也只好分别送人照顾,我就挑了一个带回来陪你。”

不要以为他真的冷血无情,她和小哈一样,都面临人生中极其不利的局面,他才出手带到身边。

他是有自己的目的不假,可这花花世界谁都不是无欲无求的大善人。

苏苡站起来,“虽然我喜欢跟狗狗做朋友,但人跟够毕竟还是不一样的,你不要弄错了。它们不能思考,离开人的照料就很难在人类世界存活,所以它们没得选,可我有选择的权利,你尊重过吗?”

“我没把你跟小狗相提并论,那天是我失控……你哪天逃走不好,偏偏选在我生日的时候,真的让人很灰心。”

苏苡嘲讽道,“那反而是我的不对了?”

现在讨论谁对谁错一点意义都没有,尽管他也承认,大部分都错在他。

他把另一只完好的胳膊伸到她跟前,“刚才咬的解气么?不解气还可以咬这边。”

苏苡别开眼。还说没把她当小狗?

她抱起小哈,“我现在可以抱它回去睡觉了吗?一次又一次言而无信,真的挺没劲的,以后还有什么信用可言?”

段轻鸿不拦她,“这本来就是给你的礼物,你想怎么处置都随你。生日那天你送的那个泥人,我很喜欢。”

苏苡冷淡道,“不用客气,那不过是为了让你麻痹大意的工具罢了,不值什么。你以后也不要送奇怪的东西给我,我不会领情的。”

她现在还怕他什么,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的,大不了就是他再强要她一回,几回。留在这个地方,留在他身边,她已经有心理准备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段轻鸿却置若罔闻,确定她喜欢小动物这一条,他陆陆续续带回小鸡小鸭和小兔,加上已经会吃幼犬狗粮、看到新伙伴就兴奋撒欢的段小哈,他们的院落俨然成为动物园。

苏苡头疼,可又不能不管它们,每天从诊所和可雅家回来,还要跟婉若一起照顾这些小动物们。不过婉若乐在其中,她也就觉得是有意义的。

小哈还是最忠心于抱它到这美丽新世界来的段轻鸿,苏苡顿顿为它准备好吃的,不抵段轻鸿随手丢一把狗粮。

这天她回去竟然看到他在给小哈洗澡,婉若在可雅那里,只得他一个人冲水上沐浴露,小哈也就乖乖蹲在盆里任他揉扁搓圆,完全不像往常她和婉若给它洗的时候那般调皮,甩人一身水。

见女神回来,它自然也不忘撒娇,仰头露出期待的眼神,邀请她来帮它。

其实它也是怕段轻鸿的成分更多,能有女神温柔包容地陪着它当然最好。

段轻鸿一脸不耐烦,“跑到泥潭里滚一身泥巴回来,脏得不能看了,洗不干净就扔你去填海!”

他只会这一套威胁,不知将来对自己孩子是不是也这嘴脸。

小哈嗷呜一声,苏苡卷起袖子接手,“我来帮它洗。”

你该上哪忙活就上哪儿去!

段轻鸿神情一松,他最爱她这种好似很家常的说话方式,像老夫老妻。

“我搭把手,这小家伙调皮得很。”

他蹲在一边给她打打下手,水管直接往小哈身上冲,无奈注意力全不集中,小哈被淋得像只可怜落水狗,不满地扑腾和甩毛,水全洒在苏苡身上。

她穿浅色衬衫短裤,在岛上最平常的穿衣风格,在她身上却有特别风情。经水沾身,浅色布料贴在身上,隐隐透出雪白肤色和窈窕曲线,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模样,倒比那些以为脱光才最艳丽的女人不知美上多少倍。

血液里有不安分因子蠢蠢欲动,像是有人引燃一把火,烧得段轻鸿口干舌燥。

澡盆里碰到她的手,湿漉漉的细滑皮肤,凉凉的像丝缎,最难得是她没有立即闪躲,全副心思都在小哈身上。

他起坏心,把水龙头扭向热水,盆里的温度烫了些,小哈挣扎一下,满身水甩苏苡一脸,她啊的轻呼一声,想要去揉眼睛却腾不出手,站起来退后一步,已经有温热胸膛贴上来。

她心跳砰砰像装了马达,眼睛又疼又辣睁不开,段轻鸿的手已经圈上来,小臂都被浸湿,贴在她腰间却烫得她也几乎跳起来。

“水溅到眼睛了?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