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留得青山在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6:00:20 字数:3074 阅读进度:46/73

南印度洋海域受洋流季风影响,正是浪高雨多的时节。

熊定坤到达的那一天,天气也不好,骤雨大风。他只带了两个人,下船后段轻鸿已经在埠头等,不长一段路,雨伞雨衣形同虚设,苏苡看到他们的时候都是浑身上下湿透的水人。

熊定坤和属下被安排再小院的另一侧休息,苏苡拿干净衣服给段轻鸿换上,他嘱咐道,“再拿几件干净衣服去给熊定坤他们换,别慢待了客人。”

苏苡拉平他衣角的褶皱,眼皮都不抬,“他是你的客人,不是我的。”

段轻鸿觑她神色,“还为这事生我的气?”

他还记得头一回跟她提起熊定坤要来接婉若,两人闹了好大一阵别扭。这次倒没见她有那么激烈的反应了,但她许多事放在心里不愿同他讲,憋闷着说不定气性更大。

苏苡摇头,“婉若能接受,我就没意见。你以为我是为什么生气?我是担心婉若会难过,她现在没有几个能信赖的亲人,要是连你也不顾她的感受,她就太可怜了。”

段轻鸿也算命运多舛,亲缘薄寡,可以前至少还有养父母真心疼爱关怀,回到段家后有婉若这个妹妹的敬和爱,现在就算欺男霸女也霸占了一个她在身边。而婉若有什么?段家那种氛围给她这个幺女的关爱少得可怜。

跟妹妹比起来,他还算是幸运的。

段轻鸿道,“我知道。如果不是顾及她的感受,我不会推迟跟熊定坤这场会面。”

一半是因为妹妹,一半是因为苏苡,女人家的多愁善感,潜移默化影响到他。

在这个神隐的时代,要屹立不倒,所向披靡,每个人都只能作自己的神祗,而神若有情,天下大乱。

暂时失去对段氏隆廷集团的控制就是很好的佐证,他为眼前这女人破例已经不是头一遭了。

奇怪的是,他还甘之如饴。

“该来的总会来。”苏苡也明白他做到这一步已经不易,熊定坤来接回婉若是迟早的事。

他跟段轻鸿的约定,谁都没有忘记。

“你能明白就最好。婉若嫁给他未必就不如现在开心,熊定坤在段家的时间久过我这个亲生儿子,他们早就认识,不算陌生人,培养感情更容易。最重要的是,她的手术不能再拖了,健健康康活着,才能为将来做打算。”

最重要是留得青山在,这道理苏苡也不是不懂。

经过上回在船底预备偷渡逃离,她更真切地体会到,任何冒险和漂泊不定都不适合婉若那样羸弱的身体。

段轻鸿是对的,现在这样的安排,对她是最好的。

“想明白了?”他喜欢看她脸上神情流转,那些细微生动的变化,不是随便一个漂亮的空壳可以取代的。

他凑过去碰了碰她的唇,不知怎么生出几分独占欲,“算了,你别露面,回房间去休息,或者去找可雅,你不是惦记她家那个胖小子么?”

新生宝宝挺过刚出生时最脆弱艰难的时期,病愈出院,吹气球似的胖起来,苏苡常常挂在嘴边。

苏苡摇头,“今天不去了,我陪陪婉若。她刚刚已经送干净衣服去给熊定坤他们了。”

“你看到的?”

“我进门的时候刚好遇见她。”她是温柔宽容的好女孩,最难得是在如戏人生的各个阶段看清自己的角色定位。

苏苡只是担心熊定坤欺负她。

段轻鸿看出她在想什么,安抚道,“放心,熊定坤只带这么两个亲信到我的地盘来,就没想过要惹事。婉若还没嫁给他,在我跟前他不敢对她太恶劣。”

熊定坤是粗人,不屑于像段长瑄那样玩阴的,有什么条件摊开来谈,反而节省大家不少工夫。

饭桌上,男人们推杯问盏,不管私底下交情如何,表面文章还是要做的。

婉若就坐在熊定坤旁边,两人几乎没有什么互动,但她有种药在饭前口服,面前摆的是杯冷水,熊定坤不动声色换了杯温热的给她。

他的目光一点也称不上多情温柔,甚至还是带着一丝瞧不起的意思,所以婉若也只是极轻的说了一句谢谢,并没指望他会听进去。

大概强者都是瞧不起荏弱的生命,不知多少达尔文主义者,信奉适者生存,强者生存,有缺陷的合该被淘汰。

但即便如此,这个微小的细节还是让苏苡心头稍稍一松。

至情至性的男人,坏不到哪里去。

熊定坤在岛上只逗留两天一夜,该谈的事情,段轻鸿跟他关起门来也谈的差不多了。

男人们的对话,苏苡和婉若都没参与。

熊定坤似乎偏爱吃婉若做的一种萝卜丝饼,饭桌上一人能吃一整盘,婉若便趁着有空,在厨房里忙碌,多做一些带在路上吃。

“阿若,你去收拾东西吧,这里我来帮你。”苏苡挽起袖子帮忙。

婉若一笑,“不用,东西早就收拾好了,这点心我做熟了,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小苡,谢谢你。”

“都没帮上你什么,还说谢!”

婉若摇摇头,“你帮我的已经够多了,不在于今天这点小事。如果没有你,我连这段自由自在的日子都不会有,甚至没有勇气从那个家里跑出来。”

苏苡有些伤感,“可是你现在又要回去……”

“不一样的,我只是回江临去,不是回段家,段家早就散了。”她看了看熊定坤房间的方向,“跟那个人重组一个家庭,至少还有希望。凡是新的东西,都是有希望的,不是吗?”

苏苡点头,捋了捋她垂到肩头的发丝,“还有你的身体,一定要养好。他们有没有谈到为你安排手术的事?”

“我也不知道,但我相信三哥会安排妥当的,熊定坤也不会苛待我,毕竟婚约是当着那么多人许的,我要是死了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她心中也有忐忑,相信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只能庆幸她还有利用价值。

“不用担心我。”她瞬间又成长不少,反过来安慰苏苡,“我现在没有负担,完全为自己而活,其实也挺好的。你别怪三哥,他有自己的成算,很少有出错的时候,咱们不如再信他一回。我知道……他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但也是因为太在乎你了,男人也有不可理喻的地方,谁让他没能早点遇见你呢?”

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往往只能是一声叹息,可偏偏段家老三不信邪,要争要抢,强求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苏苡苦涩一笑,每人心里都有一道坎,迈得过去就是碧海青天,否则也许永远都只能拘囿在一个窄小阴暗的角落了。

“记得给我写信。就算段轻鸿不让我跟外界联系,但我想你会是例外,熊定坤一定也有办法不让段长瑄发现你跟我们联络。”

“嗯,我会的。”婉若吁出一口气,“二哥他……差不多气数已尽了,很快就不再是威胁。”

否则熊定坤不会来这里,没有后患了,他才能腾出时间精力来打击另外的对手或者……笼络将来的合作伙伴。

苏苡点头,“还有一件事……”

“跟你家里人联系是吗?”段轻鸿的妹妹,是何等聪明,一下就猜中。

“嗯,这么久没联系,他们应该很担心。如果可能的话,麻烦你给他们捎个话,告诉他们我很好,也许过段时间就会回去。”

过段时间是过多久,她也说不好,春去秋来,想挽留时光走慢一点的时候,都只见白驹过隙。

不知不觉,她离开家已经这么久了。

“好,我会跟你家里人联系。不过这回熊定坤不会直接带我回江临,而是先飞瑞士,我想手术可能也会安排在欧洲,一时半会儿可能见不到他们的面,但我会先打电话。”

苏苡握紧她的手,“这样就很感谢了。”

千万不可让她太为难。

苏苡在后院遇到熊定坤,离他们回程不过个把小时的时间,他不急不躁,跟婉若一样淡然,见到她只是挑了挑眉,“苏医生,好久不见了。”

“是啊,好久不见,坤哥更加意气风发了。”

“彼此彼此,你也更漂亮了,果然女人还是要有男人滋润。”

男人把荤话当饭吃,还好他魁梧爽直,不会让人觉得猥琐不堪。

她有种感觉,段轻鸿跟他聊的似乎不止生意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