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推波助澜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6:00:21 字数:3222 阅读进度:47/73

熊定坤不跟女人计较口舌,点了支烟悠悠道,“三少真有办法,连苏医生这样有个性的女人都能收服,不佩服不行。”

“坤哥到底想说什么?”

明人不说暗话,熊定坤也不兜圈子,“其实这回来,我有想法请三少回去,一起打理隆廷的生意,可他好像顾虑重重。我想,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苏医生你。”

“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对他来说没那么重要。不过我听说坤哥你帮段家打理酒店生意也有很长时间了,早该驾轻就熟,何必还要请他回去协助?”

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只怕是有非段轻鸿不可的理由。

“我就说三少眼光不错,看中的女人不是波大无脑的花瓶,一眼就看出其中利害。”熊定坤呵呵一笑,“其实说打理生意什么的都谈不上,我是个粗人,用的法子是自创的那一套,加上有一班够义气的兄弟,处理些外围容易脏手的事儿,误打误撞地把酒店的生意稳下来。但是要说上市公司里的那些弯弯绕,三少比我玩得顺溜。董事会的那些老家伙们都是跟段老先生打江山的人,三少接手管理公司的时候相当于辅政的大臣,对他也很拥护,证明当初他做的确实很不错,在其位,谋其政。”

这下算是听明白了,江山易帜哪有那么容易呢?熊定坤名不正言不顺,拥护段氏父子的董事会阁老们肯定是不服他的。

“不是还有段长瑄?他也是段老先生嫡亲的儿子。”

熊定坤露出几分轻蔑的神态,“他?不亏空账上的公款就算好了,隆廷是做实业的公司,不能交到一个投机者手里。”

苏苡扬眉,应该不是错觉,他话里话外还是对隆廷集团有几分爱惜呵护。

到底是付出了心血的事业,而不仅仅是座予取予求的金矿,这点上来说,熊定坤是条汉子。

苏苡沉吟半晌,“段轻鸿不愿意回去,一定有他的理由,我想我帮不上你什么。”

其实她比任何人都更想回到江临去,可她试过那么多次,段轻鸿不肯放手,她又没有能够信任的人,谁知道眼前这番交谈会不会又是新一轮试探或者恶作剧?

熊定坤欣赏她的淡然和忠诚,哪怕只是表面上的。

“没错,三少是说时机未到,不过你不好奇这时机是什么吗?”他盯着苏苡的神情,话锋一转,“这些日子他在忙什么,你并不清楚,对不对?”

苏苡的确是不清楚,段轻鸿侵入她的世界,不等于她就得反侵略回去。

“苏家做贵重珠宝贸易,在业内也算是小有名气了。不过前段时间有批宝石被相关部门扣下,据说跟走私集团有关,后来查清楚是卖家有意设下的圈套,苏氏企业也只是受害者。苏齐业一时大意,害公司损失惨重,资金周转不灵,你猜是谁帮他解了围?”

苏苡杏目圆瞠,“我爸爸他……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没有信息渠道,她竟然完全不知道家里发生了这样的危机。

“刚过去不久。不过你不用太担心,苏氏的运营早就恢复正常,有神秘投资商注入大笔资金为你父亲解围,还好好收拾了一回设圈套的那一方,保证苏氏声誉无损。现在有的人做生意不想曝露身份,公司都是空壳套空壳,别人都不知道这个投资商是谁,不过我以为你会知道。”

这样的暗示还不够明显吗?除了段轻鸿,不作他想。

苏苡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无条件为她家人解困的对象,她竟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段轻鸿。或许也不该说是无条件,她人在这里,被他禁锢自由和身体也算是一种代价,可既然已经霸占了,又何必再为她做这些?

她的矛盾纠结,熊定坤都看在眼里。要达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捻灭手中的烟蒂,“苏医生不如跟三少好好聊一聊,他也不是不通人情的人。我看他脸色不好,消瘦很多,据说是重伤的后遗症还没全好,死撑着不肯进一步治疗。其实治好了病,你们也差不多可以回江临了,到时段长瑄哪还够得上什么威胁?”

要说女人了解男人,那得是在床上,要不就是在同一屋檐下过日子,跟男人对男人思维的了解不一样。

熊定坤怎么会不知道段轻鸿的软肋?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段家三少如今独独钟情于这位苏医生,强取豪夺也要留在身边,浪迹天涯也在所不惜,生怕一回到江临小鸟就飞走了,怕世俗观念坐实他绑架的事实,今后就只能天各一方了。

如果苏苡爱上他还好说,就怕人家始终视他如洪水猛兽,逃离都来不及,那就真的没有胜算了。

做好事不留名默默付出这一套居然会出现在段轻鸿身上,可见他是动了真情,对此间种种怀有愧疚。

不如推他一把,有情人终成眷属了,才有时间精力做大事。

送别婉若,两个女孩在船埠相拥而泣,段轻鸿和熊定坤一边一个拉开她们。

“好了,别哭了,又不是生离死别,还会再见面的。”段轻鸿安慰苏苡道。

其实这种话真不好说,每一次离别都可能成为永诀,每一句再见都可能变成再也不见,何况婉若要面对的手术风险不小,着实让人放心不下。

婉若一走,岛上更加安静孤寂,时间都像静止了,挂钟的时针很久很久才前进一点。

段轻鸿从身后拥住苏苡,呼吸拂过她的颈窝,“怎么了,是不是很闷?要不我们也出去走走,散散心?”

“你的事情都忙完了?不用出门办事?”

他含糊地应一声嗯,薄唇忍不住去碰她细致柔滑的颈。

苏苡往旁边躲,终于问道,“那你之前那段时间在忙什么,接下来又有什么打算?”

段轻鸿似乎没想到她突然冒出这样的问题,“你从来不问这些事的,怎么,怕我去沾花惹草?”

“我跟你说正经的。”

“我很正经啊,你从哪里看出来我不正经?”

苏苡扭头看他,“我爸妈的公司出事,是不是你帮的忙?”

段轻鸿怔了一下,“是谁告诉你的?”这事不大,没有见报,她不应该有渠道了解。

苏苡深深吸气,“你只要告诉我,是或者不是。”

段轻鸿笑笑,“其实刚才我以为你说爸妈公司出事,后半句紧接着要问是不是我暗中搞的鬼。”

“以前也许真的会这么问,不过现在这样……你还有必要费这么大心机么?”

段轻鸿看着她,“你以为现在这样我就满足了?我很贪婪的,得寸进尺,得到你的人,当然还想要得到你的心。”

费点心机又算什么,他在她身上耗费的心机还少吗?

不过她没有这么想,他还是由衷高兴的。

“你这样说,就更加不会是你做的了。”苏苡有她自己的认知,“你要真的算计我们家,不会这样小打小闹。”

不如干脆玩收购,再做一回白骑士【注】,在企业命运颠荡的时刻救他们于水火,父亲一定会更加感激他。

苏氏企业规模不大,鲸吞蚕食的动作对段轻鸿来说不难。

段轻鸿在她腮边亲了亲,“宝贝,你已经开始了解我了。”

苏苡推开他的轻薄,认真道,“不管怎么说,都要谢谢你。”

段轻鸿指了指自己的唇,“不如来点实际行动。”

苏苡敛眸抿紧唇,“这件事上我感激你,并不等于所有事我都可以当作没发生过。你说我开始了解你了,其实不是的,我觉得从来都不了解你的想法,一切都是猜测,是揣摩。我甚至不明白,为什么一定是我,你有那么多可以选择的女人……”

段轻鸿摁住她的唇,修长有力的手指刚刚才碰过他自己的唇。

“你不明白为什么非得是你?”他的眉眼间有霸道,又有些许无奈,“我说过那么多遍,你是没听到,还是不肯听?”

他宁愿她是没听到,这样他可以安慰自己,情浴如酒,令人熏熏欲醉,一定是他技巧太好,她快活受用,才会听不到那么炽热的表白。

“怎么不吭声了,说话。”他手指轻轻柔抚着她嫣红的唇瓣,诱哄她开口。

他们是该谈一谈,什么都藏在心里面,他迟早黔驴技穷。

“男人在床上说的话,怎么能够相信?而且我们之间隔着那么多人和事。”

“苏苡你听好,我跟你之间没有隔着任何东西!我喜欢你,爱你,才千方百计把你弄到身边。那回强迫你,我知道是我不对,是我太急躁……”他话没说完,眼前一黑,赶紧用手挡在额头前面揉了揉,把晕眩的感觉压下去,呼吸紊乱道,“……其他的,我暂时没法解释太多,以后再慢慢讲给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