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愿赌服输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6:00:25 字数:3072 阅读进度:51/73

苏苡变了脸色,“你这是交代遗言?”

“只是以防万一,我怕万一你赢了,高兴得找不着北。”

苏苡伸手掂了掂他刚挂在胸前的玉貔貅,“不是有这个保佑你逢赌必赢吗?不会有这种万一的。”

这几乎是她说过最动听的情话了。段轻鸿克制不了内心的欢喜,紧紧抱住她,“我也想赢,这样你就不用走了。其实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够幸运了,什么神兽都比不上你。”

苏苡觉得他的说法有点好笑,可是贴在他胸口,温暖宽广的怀抱好像无边无际,能将人整个吸纳进去,令人安心。

她有种错觉,这个时刻,他就她,他们是一体的,双生共命。

她曾经无比抗拒这种你中有我的感受,那不应该是发生在她跟段轻鸿之间的,她迟早要离开,走要走得没有挂碍,最好连这些记忆都抹掉。

可有的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她再厌弃自己,再排斥他折磨他,也不能阻止进一步的发酵升华。

好几天,她就跟他一起待在小贩中心的烧鸭排档,他在玻璃档位后面斩骨卖烧鸭,她就坐在外面角落的位置静静看他。他穿t恤沙滩裤,系一条围裙,不带一个随从,没有前呼后拥的荣耀,看起来与寻常小贩没什么两样。只是更帅气一点,更有力量,口甜舌滑,左右逢源。

谁也想不到他背上有野性的刺青和虬结的疤痕,想不到他为了在乎的人可以与人争强斗狠到什么样的程度,更想不到他身体大动脉会产生血栓入心入脑,随时有生命危险。

他朝她笑,中午晚上陪她一起吃烧鸭饭或者喝鸭粥,总把鸭腿留给她。

苏苡也很快融入这种氛围里去,为客人斟凉茶,把点好的饭和粥端到桌上摆好,客人吃完后再麻利地把桌子收拾干净,晚上不管忙到多晚,都跟段轻鸿一起陪陈祖平喝完晚茶才回酒店。

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光总是美好的。段轻鸿乐不思蜀,夜间累极了还不肯入睡,抱着苏苡低声道,“不如去考本地的医生执照?我真想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下去。”

苏苡睡意朦胧,“那也不用考执照啊……”

“你真打算就这么跟我一起看档作烧鸭妹?也好啊,我是烧鸭仔,娶个老婆作烧鸭妹。”

“唔……”她已经听不清他说什么,但还记得交待,“别忘了跟医生预约好的,术前检查……”

果然是专业人士,三句话不离本行。

段轻鸿失笑,在她额头印下晚安吻。

术前检查一切顺利,连医生都说,段轻鸿年轻,身体底子好,又有强大的意志力,撑过这回手术难关不成问题。

他换好病号服盘腿坐在病床上,苏苡问他,“真的要瞒着你爸爸吗?要不要我请他过来?”

这样攸关生死的时刻,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未免有些凄凉了。

段轻鸿摇头,“他已经经历过生离死别,表面上说没事,但你也看到对他现在的生活有多大影响。我不想再让他挂心难受,才骗他说有公干要离开一段时间。要是真有什么……金迟他们会处理,至少会给他一点缓冲的时间来接受事实,不至于像当年那么伤心。”

眼睁睁看着最亲密的家人爱侣死在面前,是可怖又残忍的折磨。

段轻鸿拉住苏苡的手,“你哪里都不要去,就在手术室门外等我。赌到最后,庄家要揭盅,你总得看看是豹子还是虎头。”

生病的人往往非同一般的脆弱和敏感,苏苡安抚他,“我能跑到哪里去?这地方说大不大,但哪有好吃好玩都只有你熟悉;我护照还在你手里,总不至于再来一次偷渡,所以一切都还是得等到手术结束之后才见分晓。”

段轻鸿眼中泛起滟滟的光,指了指自己的嘴唇,“口说无凭,印个章才算数。”

苏苡抿紧唇别过脸去,他暗自一叹,笑着倾身过去在她唇上一吮,“怎么办哪,完全不懂主动,要是真没了我该怎么办?”

他解开病号服最上面的纽扣,取出那块温润翠绿的玉石貔貅,从自己颈间褪下放进苏苡手里,“这个你拿好。”

玉石还带有他的体温,苏苡一怔,“这不是你的法宝?怎么交给我?”

“它除了聚财,也能辟邪消灾。我戴了几天,它就是我的东西,有我的精魄在里头,能够保护你的。”

如果真有什么意外,人死如灯灭,所有一切都不过是身外物了,当然是恨不能全都留给自己最爱的人。

我只恨来这世间,年华拘限,能给你的始终太少。

苏苡抹掉眼角的泪,“段轻鸿,你是个混蛋!”

他仍只是笑,手心抚她脸颊和长发,“混蛋对不起你,但不许你把我给忘了!跟你说过的那些话,都要记得,知道么?”

原来他已经这样舍不得她,就像她也舍不得他一样。

“段轻鸿……”她靠在他怀里,“如果你赢了,想不想要福利?”

他坏笑一下,往她身上蹭,“我马上就要进行全身麻醉了,你这样诱惑我不太好吧?”

想到哪儿去了!苏苡捶他一下,“我是说,等你好了,我们就在这里住下来,不管什么段家容家的事,也没有处心积虑的报复,就你我两个人,还有陈叔,平平安安地过日子。你不是喜欢这样的吗?我去考这里的医生执照,重新选一个大学读书深造,我们……重新开始。”

段轻鸿抱着她,一颗心简直都要化掉,吻着她的发丝,缠绵不肯放开,“这样的福利求之不得,还是你给的,我怎么可能不要?”

他以前不能理解古人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想法,但原来只要人对了,把选择摆在你面前的时候,真的是可以放下很多自以为放不下的事情。

未来谁也说不准,离别的人只想抓住当下所拥有的。

手术进行中的灯亮起,苏苡在楼下默默等待。不是焦灼地走来走去,只是静默地坐着,一动不动,金迟给她买的水和食物,一点都没碰过。

手术持续了四个小时,她就坐了四个小时。

医生从手术室出来,她第一个迎上去,“请问他怎么样?”

“段太,你别紧张,手术很成功。观察一晚,等麻醉药药效过去之后再看看情况,情况应该会越来越好的。”

她再不辩解了,随便这里的人将她与段轻鸿看作恩爱两不疑的夫妻,也再不辩解。只要他没事就好,挺过去了就好。

终究是他赢了这场赌,可她却不觉得沮丧,反倒觉得万幸。

“50%的成功率都被你抓住,真是了不起呢!”她坐在他床边与他说话,麻醉药效没过,他双眼紧闭,像是睡着了一样。监护仪器的嘟嘟声平稳有序,让她心头巨石落地,深深的疲倦袭来,也伏在他床边不知不觉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正对上段轻鸿的眼睛,原来他也早已醒了。苏苡有些紧张和兴奋,“你醒了?伤口还疼不疼,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段轻鸿艰难地动了动嘴唇,“还好。”

“醒了也不吭声?”

“我本来想多睡一会儿,那样说不定你真情流露可以多说点煽情的……感人的话给我听。谁知你比我还睡得熟,输了赌局很不服气?”

苏苡笑起来,虽然气若游丝,但这样嘴贫又拽拽的神态,的确是段轻鸿没错。

定时炸弹移除了,他安然无恙。

他过了术后的危险期,很快开始喊渴喊饿。苏苡端来他最熟悉的鸭粥,一勺一勺吹凉了喂给他,“我特意嘱咐陈叔不放油腥,只有一点鸭胸肉。他还不知道你手术,以为是我嘴馋又怕胖。”

“难道不是?”段轻鸿把脑袋往她胸口挪,扯得伤口疼,拉住她的手,“要揉揉!”

简直倒退回幼稚园时期!他手背上还打着吊瓶,苏苡不好用巴掌拍开他,被他拉着摸到胸口和肋下,心里有丝丝酸楚,“怎么瘦了这么多?”

“伤筋动骨一百天啊,我这全身上下何止一百天,几百天都有了!……话说回来,小苡,我们认识多久了?”

“干嘛?”

“没什么,就觉得我们好像认识好久了。”他直了直腰板,“之前你说的那些话,还算数吗?”

愿赌服输。何况当时真情流露的话,又怎么可能当作没有存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