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进退维谷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6:00:29 字数:3154 阅读进度:55/73

段轻鸿走近她,\"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

苏苡闭了闭眼睛,退开两步,\"那你觉得应该什么时候谈?如果不是今天这场意外,我还不知道原来我连囚犯都不如。\"

真正坐牢的囚犯尚且有通信的自由,监狱的看守至少不会拆看他们的信件。

\"我知道你跟婉若关系好,她跟熊定坤回去,你会拜托她做些什么我都能猜得八九不离十,我只是以防万一。\"

\"所以你才带我离岛来到新加坡?其实你从头到尾都不希望我能跟她联络吧?\"现在串起来想一想,他每次动作都有他的考量,大多出自心计,而不是感情。真奇怪,有时她会觉得他是一个那么感性的人,难道都是错觉?

段轻鸿没有进一步解释,这时候怎么解释都是错,无论出发点是什么,她都难以接受。

\"我瓶子里的药是你换的对不对?你想让我怀上孩子,以为这样就能拴我一辈子?\"

\"是,我说了,是我太急,自作主张,但至少结果是好的,我不觉得这是一件坏事。\"事到如今瞒不过,索性大方承认。

他根本不觉得他做错,更不用说知道错在哪里。

苏苡觉得两人完全没有办法沟通了,\"那如果我说我已经把孩子拿掉了呢?\"

这绝对是充满恶意的假设,他激发出她的逆反心理她的恶意,于是她也不惮反击。

果然,段轻鸿脸色都涨红,\"你敢!\"

\"有什么不敢?不是我要的东西,我就有拒绝的权利!\"

他已经上前一把攥住她,\"那我现在告诉你,你没有这样的权利,这个孩子你生也得生,不生也得生!\"

做夫妻,生养子女,都靠缘分和运气,孩子来了,他就不允许再离开。想到她会伤害他们共同的骨肉,一个可爱粉嫩的小天使会化作一滩血水,他怎么都无法接受。

苏苡笑得很冷,\"我急着打掉这个孩子回去阻止姜禹结婚呢,他会既往不咎,重新跟我在一起的。我为什么要这个孩子?他只会是负累,我家人也不会接受他,我留着干什么?\"

宝宝,原谅妈妈这样口不择言,但这不就是眼前人的逻辑吗?他怕她跑,怕她旧情复炽,就用这样的逻辑来捆绑她,甚至不惜强塞一个无辜的小生命,给他们本来就复杂难言的关系雪上加霜。

段轻鸿额角隐隐作痛,他的理智告诉他这种可能性真的很低,可是感性又让他疯狂嫉妒和怀疑,毕竟这么久以来,姜禹从来没放弃过寻找她的下落。

如今她要是真的回去,出现在那人面前,说不定真的一切都被推翻重新洗牌,姜禹也许突然改变主意也说不定。

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想当初她多排斥自己的靠近,如今也能培养出感情,更不要提旧情人乃是世上最可怕的生物,经历过考验,绝对情比金坚,世人都要为他们鼓掌叫好。

他攥紧她的手腕不放,情绪紧绷到极点,\"我知道你舍不得打掉孩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先跟我回去!\"

苏苡挣不脱他,她早有预感,这辈子也许都摆脱不了他的纠缠,可是现在这样,她真的快要窒息了,还让她怎么跟他回去,若无其事地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

\"我不回去。\"她很久没有这样强硬,\"这里都是你的人,我也许没办法叫医生帮我拿掉孩子,但是他既然怀在我的身体里,我不想要他,有的是办法,并不一定要靠医疗器械来解决。\"

她说的是真的,只要她摔一跤,滚一次楼梯,撞一下桌脚,甚至连续几天不好好吃饭喝水,孩子都有可能撑不住,离开她的身体。

段轻鸿很少有这样的无力感,明明气到不行,恨不能捏碎她的腕骨,硬把她拖回私人领地去,可她一句话就钉死他,单是她腹中多出的一块肉就让他轻不得重不得。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还想让我怎么对你?\"他自己也茫然,是不是这一千多个日夜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是她不想要的?

否则怎么能够否定得这样彻底,一件本来应该欢欣鼓舞的事,被她说得这样不堪?

苏苡抿了抿唇,她已经说得太多,口干舌燥,整个人都像被支在火堆上受煎熬,\"放我走,我想回家,我要回到属于我自己的地方去。\"

他不会给她自由了,就算她以为他们有两情相悦的时光,他也没打算给她适当的空间,适当的尊重。两人开始冷战,之前也不是没有过,但从来没有哪一回,让段轻鸿觉得像现在这样度日如年。

苏苡不吃饭,就像他们那不愉快的第一次之后,她独自坐在一边,把他推得远远的,任何人也都不许靠近。

其实她不是不吃饭,她是妊娠反应开始愈发明显了,一吃就吐,只能喝点汤汤水水的东西,吃下一些新鲜水果。

段轻鸿看来就是她在绝食,人一天天消瘦憔悴,肚子不见一点凸起。

他那天差点拆掉帮她做产检的医院,医生口口声声保证没有动过她肚子里的小宝宝,可是现在这样子他都不敢相信那医生的话了。

他快变得神经质,总是担心脆弱的小生命是不是已经不在苏苡肚子里。

他坐在她对面,重新拼凑起耐心跟她谈,\"小苡,到底有什么非走不可的理由?在我身边就让你这么难受吗?\"

这样的对话以前也曾有过,其实他是很好的情人,任何时候跟他在一起,都不是难以忍受的事,除了那一回用强。他用很多温情来弥补,生死关头他们彼此依赖信任,也下决心要重新开始,可她放下的包袱,他却还抗在肩上,让她看明白,原来他并没有真正信赖过她,也不值得她继续信任。

\"我想回江临去。\"她尽可能冷静和清晰地回答他,\"你就没有一点担心吗?看了婉若的信,知道她要离婚,你就没想过回去探望她一回,看看她过得好不好?\"

\"我回去,会有很多麻烦。\"

当年新酒店大火的案子还没有定论,熊定坤还等着他在隆廷的董事局扭转局面,谁知道这离婚的消息是不是一个烟雾弹。

苏苡淡漠地笑笑,\"反正你也放不下,不是吗?\"

他对隆廷依旧有野心,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只得一半,另一半仍归熊定坤,或许也没办法看段长暄落得横死街头的下场。

很多人觉得世间最珍贵是得不到和已失去,并不懂得其实应该是当下可以把握的幸福。

苏苡不是哲学老师,没办法向他讲解这样的道理,她自己也不过二十来岁年纪,在爱情里受他揠苗助长,已经耗尽大半力气,现在唯一能做的是讨回一点能够自由呼吸的空间,护住肚子里这个还未出生的小宝贝。

两人心结解不开,段轻鸿毫无头绪,也觉得苦闷,于是到私人会所买醉。

到这里不过图个清净和私密,谁知喝到一半金迟跑过来道,\"三少,程美璐在外头想见你。\"

段轻鸿正喝到微醺,什么都不想理,眼皮也不抬,\"叫她滚,别来烦我!\"

有的女人,你把全世界捧到她面前她也不屑要,有的女人,你给她一点甜头,她就打蛇随棍上,巴不得从你这里捞得盆满钵满,前者如苏苡,后者如这程美璐,再典型也没有了。

金迟拧眉,直感为难。刚到新加坡时偶遇来做宣传的程美璐,没有段家作后盾,她早就人气下滑到谷底,通告都排不上露正脸,还是段轻鸿嘱他跟娱乐公司老总打招呼,又开一张支票,大有重新捧她上位的趋势。

其实不过是利用她一张不牢靠的嘴,回国宣扬段家三少在东南亚又东山再起,让隆廷人心惶惶,段长暄坐立不安。

如今程美璐又找上门来,显然是到了他们布袋收口的时候了,当家人却无心恋战,这怎么行。

金迟走过去,在段轻鸿耳边悄声耳语了几句,他才猛然抬头,眯眼道,\"这是真的?\"

\"消息绝对准确,你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了。\"

段轻鸿也没喝醉,这下酒意更是醒了大半,他让金迟把人带进来。

程美璐到底是红过的明星,穿亮色衣裙,明星的范儿还在,只是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萎靡让她看起来像朵凋谢的牡丹。

看到段轻鸿她眼睛都亮起来,但再想往前走就被金迟拦下来,\"程小姐,有什么话站在这里说就好。\"

程美璐难堪得咬紧下唇,唯唯诺诺,\"三少。。。\"

段轻鸿挑了挑眉,倒是处变不惊的样子,\"生病了?什么时候的事?\"

程美璐牙关打颤,\"就前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