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别的女人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6:00:30 字数:3261 阅读进度:56/73

程美璐显得惊慌失措,“我没有!三少你别听信小道消息胡说八道,你还愿意对我好,我忙着感激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到外头乱说?你不想让人家知道你在这儿,我一个字都没敢提。”

段轻鸿心头冷笑,只怕就是太高兴了,得意忘形,人前人后忙着作秀让人以为他又成了幕后金主。金迟挡她打来的电话都不知挡了多少,狗仔捕风捉影本事大得很,想不知道都难。

不过正合他意就是了。

他也挺同情她的,比苏苡大不了几岁,女人的花样年纪,得了一身脏病,以后不管再怎么成功,也不会有太大的快乐了。

他捧杯白兰地坐在那里,不说话,高深莫测,看不出喜怒的样子。程美璐心里就像有一群猫的爪子在挠,来之前就下决心豁出去了的,可是真到了这个男人面前却连开口都支支吾吾。

杯子里的酒喝完,段轻鸿终于像是耗尽了耐心,站起来活动□体,“嗯,回去吧,别在这儿杵着了!”

这话往往就是不留情面打发人了,程美璐心急如焚,就要扑上来拉住他,金迟一挡她扑了个空,跌坐在沙发旁边,声音带了哭腔,“三少……三少你帮帮我,我不能这么下去。看病需要钱,没剧拍,没有通告,也没有收入,我会死的,三少我会死的!看在我跟过你一场,看在咱们以前的情分上,你再帮帮我!就着一次,最后一次!我再也不乱说了,以后嘴巴一定看得严严实实,三少……”

段轻鸿回身看她一眼,略微俯低身体,“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跟着我,从头到尾都是做戏,我可没上过你的床,否则现在早就吓破胆要去做全身检查了。你是段长瑄的人,也真是好本事,恨不能把我们三兄弟的性命都搭进去。你值这个价码么?”

程美璐几乎是跪在那里,倏倏发抖,“……所有的事都是二少,不,段长瑄授意的,我从来就没想过要搞出人命!段致远的车祸真的不关我事啊,我只是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你,一些线索罢了……”

段轻鸿抬手示意她打住,重新拿过酒瓶往杯子里倒酒,“我也不是要跟你翻旧账,段家以前的事儿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你要治病,要再想上位其实也不难啊,去找我二哥不就行了,他一定很乐意帮你的。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做人轮回就该是这样。”

程美璐何等圆滑老道的人,这一下总算听出点意思,“我……我可以回二少身边去的,但是他烂泥扶不上墙,现在被熊定坤压制住也没有实权,顾不了我的。”

段轻鸿笑,“这算什么难题呢?你先回去,想办法让二少再快活几天,以后你要治病,要上位,自然会有人帮你打理。”

要的就是这句承诺。程美璐哭得花一块白一块的脸终于雨过天晴,只是脱落的妆容也拼不回去,像是一面粉刷失败的墙,难看得很。

段轻鸿这段日子以来都不得轻松,这下好像放下一个不小的包袱,对金迟道,“看来咱们可以马上回国看好戏了,你记得安排人手让婉若和她妈离远点,都别跟段长瑄有什么往来,省得他把病过给不相干的人。真是等不及要看这种烂了心肝的人,肝胆脾肺肾全都烂光却又没钱治病的样子。”

“要不要上媒体见报?”

段轻鸿问,“隆廷能买的股份都到手了?”

“是的。”

“那没关系了,先从内部传播消息开始,让段家二少尝尝人情冷暖的滋味,董事局那帮老人家也该好好教训教训他了。”

他一下子放松下来,辛辣的酒液喝进嘴里也像是甜的。想起这两天苏苡跟他闹,不是想回去么,他这就带她回去,报仇雪恨,斩断后顾之忧,他就陪她见她父母家人,该有的礼节名分一样不少的给她,然后等着作爸爸妈妈。

她心软,总会原谅他的。

不知不觉贪杯了,他喝得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站起来都摇摇晃晃的,干脆靠在会所房间的沙发榻上睡一会儿,他已经好几天都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苏苡刚从医院做完产检,她妊娠反应重,吃什么吐什么,其实自己心里也着急,怕孩子不够营养长不大。好在医生告诉她一切正常,又开了止吐的维生素给她,并且安慰这种日子很快就会过去,再过一两个月就会胃口大开。

那时她的肚子也会开始显怀,不再是现在这样平平坦坦的模样。

她坐在车子后排,手抚着肚子出神,直到车子停下好一会儿,她看清窗外才道,“老王,这是哪儿?怎么不直接回去?”

司机有些抱歉,“金助理打电话来说段先生喝醉了,用房车送他回去会舒服一点,所以让我开车过来接。我刚刚跟您提了一句,大概您没听进去。”

窗外是富丽堂皇的白色西式建筑,雕花大门却很有古朴韵味,正如这华洋杂处的国度随处可见的风格一样。

“这是什么地方?”她随口问了一句。

“私人会所,可以吃饭喝酒,段先生他们有时也会在这里宴客。客人门槛都很高,不是乌七八糟的那种地方。”

好脾气的司机似乎怕她有什么误会,尽心尽力地帮段轻鸿解释了一番。

不过有的时候还是眼见为实,高门槛的客人里还包括影视歌三栖明星——噢,过气的明星,程美璐小姐吗?

苏苡摇下车窗透气,就见程美璐走过来,再想把车窗拉起来似乎就太刻意了,索性以不变应万变,就坐在那里等。

程美璐花不少力气重新补了妆,加上得到段轻鸿金口一诺,总算恢复几分人形,不至于抬不起头来了。

她记性不错,觉得苏苡面熟,没花什么工夫就想起来在哪里见过。

段轻鸿的女人,她多少是有些羡慕嫉妒恨的。他们的事现在哪还有人不知道?听说苏苡是个医生,家境优渥,毕业就可以做份高尚职业,最重要干干净净,又有这样优秀的男人抢来护在怀里……每一样,她都无法企及。

嫉妒背后都是深深的自卑,不过她现在是光脚不怕穿鞋的,临走要去卖命之前,放支暗箭离间下这对鸳鸯也好。

谁都别想万事如意,万事如意的人,离死也就不远了。

“苏小姐,你好,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我们以前就见过的,不知你还记不记得?”

苏苡面上波澜不惊,“程美璐小姐折桂影后的那部片子我在电影节看过,怎么可能连女主角都不记得?”

冷门小众的题材,技巧高深的表现手法,一段接一段的蒙太奇,她猜段轻鸿这样的就算去捧场都看不懂演了些什么,只记得住女主角香滟湿/身的场景,还有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国外影后桂冠。

电影跟生活相去甚远,现在连这加冕的后冠都失了颜色,要是苏苡知道她现在身上带了什么病毒,恐怕连话都不会跟她多说一句。

程美璐笑得自嘲又有些扭曲,“都过去好久的事了,难为苏小姐还记得,这倒比三少强,他都说不上来我演过些什么。”

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这样了解他。苏苡问,“程小姐这趟来是为拍戏?”

“不,我是专程来探望三少的,前几个月有部新片开拍,他帮了我不少,现在片子上映了反响不错,我当然要来好好感激一下他。”

她说的暧昧无比,给够遐思的空间,留意着苏苡的神色。

孕吐厉害,苏苡的气色本来就不太好,就算心里再多不舒服也再苍白不到哪里去,终究还是让她失望了。

程美璐略一撇唇,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会所,“三少喝多了点,你是来接他的吗?折腾回去估计有他难受的,不如就让他在这休息吧!”

人高马大的司机已经离开驾驶座下车来,狠狠给了程美璐一个警告的眼神。金迟亲自打电话来让他们开车来接人,哪里轮得到这小明星指手画脚?

“就是喝醉了才要回去,他在外面睡不好的。”一句话就亲疏立见,苏苡又问,“程小姐来过新加坡很多次了吧?还没来做过客,不如今天过来坐坐?”

程美璐哪还敢到段轻鸿的住处去,刚才都差点吓破胆了。到手的好处不能搞砸,离间不管起不起作用也都差不多了,反正这两人本来就有心结,她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轻易得到就是。

程美璐匆匆告别,苏苡冷下面孔,深深吸了口气,对司机道,“你在这里等金迟他们,把人送回去,我先打车走。”

她才不想跟醉汉同乘一辆车,闻见酒味就想吐,更别提可能还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

司机犯难,这怎么行呢?段先生嘱托他首要任务是保证苏小姐的用车舒适和方便,怎么能撇下人让她自己去打车?

正不知该怎么办好,金迟已经跟另外两个人架着段轻鸿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