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她归他所有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6:00:37 字数:3129 阅读进度:64/73

苏苡昂起下巴,“收拾吧,最好连着肚子里这个一块儿收拾,省得我操心。”

段轻鸿的动作一下子变得温软无比,整个人恨不能化作一团空气,只要笼住她就好,绝对绝对不敢压到她。

他低头看她的小腹,声音都放轻,“他还好吗?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再折腾你?”

“他?哪个他,我怎么不认识?”她有样学样,装傻谁不会。

他可不愿再得罪她,让她坐靠在床头,为她调节好病床的高度,自己在床畔椅子上正襟危坐,只拉住她一只手,“之前是我不好,你生我的气不要紧,但要顾好自己的身体和孩子。你知不知道听说你出事我是什么样的心情?”

“你以为我是故意撞车,引人注意?”

段轻鸿顿了顿,“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确是这么想没错。当时车后跟着我的人,我以为你是为了摆脱他们,想法子让警方赶到现场……”

他没说完,苏苡就把手抽回来,翻身给他一个背影,声音闷闷道,“你走吧,话不投机半句多。”

无赖倾身过去把她勾回来,手掌从腰间爬到微微隆起的地方,不无委屈,“如果是以前你肯定会这么干的,我相信你做得出来……好好好,是我不对,宝宝你看你妈妈又不听我解释……”

苏苡气不过,翻过来瞪他,“原来那天后面跟的是你的人,不是说放我自由,爱去哪儿去哪儿么,干嘛还叫人跟着我?”

“我放心不下你和宝宝。你看叫人跟着都还出了意外。”

“要是没人跟我能出意外吗?”

真是说不清的因果。

总归是他不对,以为考虑周到,结果也有弄巧成拙的一天。

“那么当时你在跟谁打电话?我查了交警那边的事故记录,显示出事的时候你在用手机通话。”

苏苡脸色微红,不得不承认这的确不应该,“……当时事情紧急,婉若的妈妈失联好几天,说是跟段长瑄有关。我拿的是婉若的手机,看到熊定坤来电,就想一定是有消息。我得知道到底是什么状况才能决定接下来要不要赶过去。”

“不管是什么状况,你都不应该到段长瑄那里去!你又不是不清楚他现在什么情况,脏病一身,走近几步都惹人嫌。”

苏苡嫌弃的眼神又落在他身上,“五十步就不要笑百步了!”

“我都说了我是清清白白的,发烧是因为昨晚在警局吹了整晚风扇,姜禹难得抓住机会整我,当然不会手下留情。我这是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还不都是为了你。”

“敢情他还冤枉你了?你敢说我不是被你骗上船的,你敢说你没强迫我?”

段轻鸿揉着太阳穴,最怕她翻旧账,一翻他就头疼,“当初骗你离开江临婉若也有份的,为什么你这么容易就原谅她还能成为好朋友,对我就这么不公平?”

不止这一回,无数次他都想过要问她,为什么就不能对他公平一点?可是最终都问不出口,没有谁的人生绝对公平,何况公平也是相对的,他对苏苡所做的一切也大多没给她选择的机会,又有什么公平而言。

苏苡淡淡回答,“婉若只是做了她认为对的事,当时那种情况她也有理由相信骗我上邮轮远离江临是保证安全的方法。她的目的不是占有,我没法给她任何对价。”

但他不同,他轻而易举就占有她泰半人生,在她身上每次挞伐都满足了男人旺盛的征服欲,获得至高的愉悦感。

她肚子里正努力生长的小生命就是最好证明,现在还要苦恼接下来该怎么续写由他执笔改编后的人生。

“你真的没事?”斗嘴过后,她仍然忍不住关心他,“段长瑄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被砍伤?婉若的妈妈呢,你当时也在现场吗?”

正如妈妈所说,那种乌七八糟的病,就算血溅在旁人身上也是倒霉。

段轻鸿道,“砍伤他的人就是梁美兰,其实她也算是出于自卫,看警方怎么认定吧!”

苏苡一惊,“怎么会这样?”

“狗急跳墙,他有什么事做不出来?梁美兰也过于贪婪,明明外界已经有了那样的传闻,她就应该警惕段长瑄这只疯狗,这种时候还跑去伸手向要讨债,不是正好激怒他么?他已经走投无路了,恰好婉若又是站在我跟熊定坤这边的,他以为制住婉若或者梁美兰能威胁我们向他低头。”

段轻鸿冷笑一声,继续道,“怎么可能呢?都认定他是疯狗了,还拿肉包子打他,岂不是一去不回头?再说他还有多少时间可活,争一口气或者再争多点身外之物又有什么意义,消受得起么?”

“那婉若她妈妈……”

“她也是自作自受,跟段长瑄有那么一层关系,想想就让人恶心。早点断了倒也算了,还非得藕断丝连,到最后段长瑄想用强,要死也拉个人垫背,她拼命反抗才用刀砍伤了他。”

真是惊心动魄,苏苡关切道,“那她自己有没有怎么样?不会被段长瑄给得逞了吧?”

段轻鸿摊手,“差不多同一时间听到消息说你出事,我哪还有心思管他们到底怎么样,善后都是熊定坤去处理的。梁美兰完全被吓傻了,这回不死也去半条命。我本来早该来看你,谁知被带到警局协助调查,一耽误就是好几天。”

“你来不来也没什么差别,反正我前几天都昏迷,什么都听不到也看不到。”

她多少有些口是心非,更加不好意思同他讲,昏迷时做梦都有看到他。可惜他不是真的在身边,否则说不定还可以早点苏醒。

段轻鸿心疼地捧着她白皙纤细的手在唇边轻吻,“嗯,幸亏你醒了,孩子也没事,要不然饶不了自己。”

苏苡故意把脸孔一板,“你就只关心孩子!”

“怎么可能?刚开始听说你出事,又不知道孩子怎么样,我还不是一样急的恨不能插上翅膀飞过来!是姜禹那混蛋故意困住我,这回我跟他算是彻底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

刚才还挨一顿拳头真是不合算,连利息都还上了,下回再见面大可不必客气。

苏苡问,“那段长瑄呢,他怎么样了?”

“没死,不过也差不多了。这种病患一般医院都不敢收,连愿意为他做手术的医生都凤毛麟角。”

“医生没法选择病人,顶多多戴两双手套,照样得完成手术把命救回来的。”

只是八成挺不过感染并发症了。

恶人自有恶人磨。

段轻鸿圈抱住她,“知道苏医生妙手仁心,最有职业道德,但同情心不值得放在这种人身上。”

苏苡推他,“就算为宝宝着想,也麻烦你离我远一点。毕竟你在发烧呢,孕妇是免疫力低下人群。”

段轻鸿不舍地放手,她瞥他一眼,“还没恭喜你,终于心想事成,得偿所愿了。”

他曾发誓要让段长瑄一无所有,众叛亲离,像垃圾一般不堪地死去也无人理睬,眼下的情形大概差不多了吧?她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光是听他讲也能体会那种惨况。

可她见他没有多少喜悦,或许复仇成功之后都是这般反应?一直以来支撑的信念突然消失了,很多人都会惘然无措,难道骄傲自负如段轻鸿也不能免俗?

段轻鸿避重就轻,“这些事以后再说,现在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这里医生的医术医德能不能让我们小苡满意?”

苏苡觉得他话中有话,“这里是江临最大的医院,我能有什么不满意?话说你今天到底过来干什么来了?有去看过婉若吗?她刚刚离婚,妈妈又出了事,心里一定很难过,需要有人陪陪她。”

“我们去警局协助调查的时候她就来过了,比我想的还要镇定。才多久不见,这丫头长大不少,或许婚姻真的可以大大改变一个人?”

虽然熊定坤当初就不是他满意的妹婿人选,如今更是闹得离婚收场,但他还是能感觉到,这场婚姻还是给了婉若很多正面的影响,至少她不会像她的妈妈或者他的妈妈那样只想依靠男人和家庭生活,甘心作菟丝花。

段轻鸿以前不信任婚姻契约,可现在竟然也期待能跟自己喜爱的女人一起步入婚姻殿堂,甚至还有些迫不及待。

跟苏苡一再的小别让他十分没有安全感,所有物就要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这个是他的人生哲学,所以转院是必须的,要赶在她父母将她转到帝都之前。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跟她说这件事,病房门就开了,进来的正是苏齐业夫妇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