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缺爱的人

小说: 惹爱生非 作者: 福禄丸子 更新时间:2015-02-18 06:00:44 字数:3263 阅读进度:71/73

段长瑄住特殊病房,段轻鸿不让苏苡跟着去,怀着孩子的人要格外当心才好,可苏苡有她的固执。

段长瑄点明要他俩一起去,说不定就是看低她不敢,顺便嘲笑弟弟,到这时候,心心念念的女人还不愿与他共进退。

她是医生,对疾病的认知比一般人还要全面,再可怕的病也不会随便妖魔化。医院层层防护,作恶得病的人自己都不怕,他们有什么好怕的。

他们还是象征性地带了一束花上去,纯粹是出于探望病人的基本礼节。花束中有大花君子兰,送到段长瑄床头,更像是无声的讽刺。

苏苡与段轻鸿一道踏进病房,打过照面很快就出来,段氏兄弟自有话聊,她揣着大肚在休息室等候。

还有大约八周就要临盆,站直往下看,已经看不到自己的脚尖,腿脚也水肿得厉害,多站一会儿多走两步就像绑了沙袋一样吃力。

说怀孕是种甜蜜的负担,是这世上顶磨练人意志却又独一无二的考验,真的没说错。

苏苡坐在椅子上,不时向对面病房门内张望,不知段长瑄到底要说什么,竟然有些隐隐的忐忑。

段长瑄是死而未僵的鱼,翻不起大浪来,但还可以搅浑一汪清水,恶心恶心人。她都不知原来人真的可以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憔悴消瘦得好像变了一个人,他就躺在那里,双眼深凹进黑沉沉的眼眶,脸色因为太久没好好晒到日光而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努力睁眼看清来人的时候,习惯性地露出诡谲的笑,才真正让人看清病态的可怕。

段轻鸿很快从病房里出来,看起来倒还算是平静,可他微微低头垂眸,苏苡隔着一段距离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他跟你说什么?”

她迎上去挽住他,被段轻鸿轻轻拨开手。他一刻也不耽误地扯开身上的无菌服和帽子,又去拉扯她的,揉成团狠狠塞进一旁的医用回收桶,才牵起她的手直直走出去。

“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苏苡看出他的情绪还是受到影响,尽管极力忍耐,仍有丝丝缕缕不受控制的消极分子跑出来,如伟岸堤坝缝隙里渗出的水,为避免在真正洪流中土崩瓦解,还是早作提防的好。

段轻鸿看着她,眼睛里除了愤怒、不甘还蓄满悲伤。是的,悲伤,印象中除了在新加坡陈家旧屋为养母上香那一回之外,她没见过有任何一个时刻可以用悲伤来形容这个男人。

她与他在城市绿地的长椅坐下,两人肩膀相抵,像是互相倚靠。她给他时间沉默,整理思绪,不知该怎么出口的话由得他去酝酿合适的说法,如果他愿意,就这么一直坐到天黑也不要紧。

要相伴走一辈子的人,要是连这点耐心都没有怎么行?

过了不知多久,段轻鸿看到日头西斜,夕阳给一切景致镀上浅浅金色,忽然想起当初在涅浦顿号凭海临风,好像也是这般情景。

段峰那时还没死,他人前人后装作孝子模样,戏假尚有几分情真,亲近父亲的心思其实是真的。

现在想来,多么可笑。

“小苡。”他终于开口,喉头干涩,“当年我养父母家那把火,不是段长瑄放的。”

苏苡微怔,“你怎么知道,他告诉你的?”

段长瑄特意找他们来,是为澄清这份冤屈?不应该啊,他有什么理由这么做呢,其他罪责都坐实,就算这件事真的不是他做的,又有什么必要特意向弟弟解释?兄弟俩水火不容,难道到这尘埃落定的时刻了才来忌惮段轻鸿,想求他保证剩余日子的安逸无忧?

“也许他只是胡诌的,你别相信!”

段轻鸿摇头,笑得有丝苦涩,“不是有句老话叫,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吗?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事到如今,他再没必要骗我,而且知情的人不止他一个而已。”

“还有谁?”

“他说如果我不信,大可以去问熊定坤,他也知道。”

苏苡心跳乱了几拍,有些不详的预感,“你已经向他求证?”

“没有。”他仰起头,“如果你知道他说的是谁,也就不需要去求证了。”

苏苡与他交握的手心里全都是汗,那样残酷的答案呼之欲出,她宁愿他们今天没走这一趟,他什么都不知道反倒好。

“是我亲生父亲,段峰。生下我,抛弃我母亲,没有养育过我的男人,亲自下令,派人一把火烧掉我从小长大的家园,是不是很讽刺?”

苏苡用手掩住唇,把到了嘴边的惊呼压下去。

“他从我出生日起就知道我的存在,从没想过把我接回身边照顾,尽一个作父亲的责任。要不是当年段致远和段长瑄相继出事,他压根不会想起我来。”

段轻鸿烦闷地掏出烟来想点,可是看到身边的苏苡,又把这点欲念都揉碎丢到一边。

“他请私家侦探调查我和陈家,那时我一点都不知我生父姓段,他的财势与我无关。他料定我不会那么容易接受他,也不一定肯听他的话回段家效力,所以放那把火烧掉我跟陈家的联系,让我没有退路。”

他的悲怆感染了苏苡,她眼圈泛红,“怎么会……这太残忍了!”

段轻鸿笑笑,带一丝自嘲,“段家人做事就是这么简单粗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事实证明也真的有效,我竟然就相信了他,乖乖认祖归宗回归段氏,拿他的钱读大学,一毕业就学他那一套管理隆廷。”

“他明知道你把这件事算在你二哥头上,也不声不响?”

“仇恨也是成功的催化剂。你不知道怨恨段长瑄、势要将他踩进十八层地狱的念头让我有多卖命工作!十年里我牺牲享乐、自由和感情,就为击败对手,为我爸妈报仇,可是到头来,原来最大的对手却是我的亲生父亲!”

段峰没有承受过他的恨,顶多是有一点怨怼而已,甚至还有虽然淡薄却真实存在过的孺慕之思。

挥斥方遒,寿终正寝,基业得以保全和发扬光大,最重要的是段轻鸿也再不可能找他报仇,即使再有怨恨也只能困住自己,段峰才是这场棋局背后执棋的赢家。

只是他从没想过段轻鸿有朝一日得知真相之后的感受。

没人真正关心这个年轻孤独的灵魂,生母生之弃之的软弱像藤,生父不择手段的强势像箭,若不是他自身足够强大,其中任意之一或许都可以将他绞杀。

唯一真心疼惜他关爱他的养父母,丧命的丧命,残废的残废,都不过是因他这场了不得的身世,并没有做错任何事。

段轻鸿也没做错。

苏苡让他枕在她腿上,手指轻轻拨拉他柔软又不羁的发丝。她和他都不再说话,有时最好的安慰就是陪伴,如果他要哭也没关系,她不会笑话他,也不会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当看不见,谁让他是她的男人。

曾经爱他的人离开了,不要紧,现在还有她,有肚子里的宝宝,他不会再孤单一个人。

真相到这里为止就好,不用再多问什么。段峰辞世的时刻他们不在身边,加上与梁美兰这层关系,段长瑄要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不是不可能。熊定坤也了解,但他与段轻鸿至少有份惺惺相惜,不忍用这真相给他迎头痛击。

苏苡抱紧他,其实这世上关爱他的人是会越来越多的。

“小苡。”他埋首在她肩窝,她的温柔馨香笼罩住他,千言万语也只得这一刻说一句,“我很累。”

他始知当初决定回国夺回隆廷的时候她为什么生气。身外物,争得凶,斗得狠,最后却极有可能是面目全非的样子呈现在面前,那时说不定已经众叛亲离,有什么值得?

世间哪会人人像段峰这般好运?

以前他不懂什么叫平常心,即使站在烧鸭排档后面看着苏苡在昏黄灯光下的笑容,他也没意识到原来这种市井温暖才是他真正想要的生活。

缺什么就想要什么,他人生前二十年太缺爱,注定遇到她要轰轰烈烈爱一场的。

唯一不后悔的事就是遇见苏苡。

“累了就休息,给自己放假,反正我快要生产,你的男士产假可以提前。”她亲吻他脸颊和发丝,心里高兴又酸楚。这样的大彻大悟,十倍心痛换来的,真不知这回该感激还是怨恨段长瑄。

“不如我们去度假?你还有八周才生产。”他在她肩头闷闷地建议,唇往她颈窝一寸寸挪过去,已经开始幻想大溪地和夏威夷的美景。

“怀孕七月以上不宜做长途飞行,你就别想了,我可不想生在飞机上。”

“那有什么不好?一出生就是澳洲或美利坚公民,省去以后移民的种种麻烦。”

苏苡打住他,“你已经是完全西化的,我可不想让孩子再变成香蕉人,中文都说不利索!”

“你说谁不利索?我那是为了泡你,其实我中文不知多溜!”

他恢复了精神,扑过来呵她痒,两人在铺了长毛地毯的地板上滚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