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出去了就不用进来了

小说: 人生须尽欢 作者: 秋蓬 更新时间:2020-10-18 02:26:31 字数:3295 阅读进度:80/84

声音轻柔,如同山间之明月,在古镇之中不起波澜,这样的声音,若是进入妙龄少女的耳中,足以让人为之沉迷。

然而,这道声音的背后,却是让场间之人陡然睁大眼睛,面露震惊神色。

短暂的沉默,烟把子神情肃穆的盯着赵长生道:“确实如同你说的那样,掌握封号列阵子国教前任院长苏文谦,的确和老祖宗进入了柯园,可是那又如何,这并不能代表我们风水堪舆一脉完整镇龙经就在这座古镇中。”

风水堪舆一脉的镇龙经确实对他们有极强的吸引力,仅凭赵长生的一句话,他们是绝对不会轻易相信的。

这座古镇诡谲,作为风水堪舆一脉集大成者,他们有足够的话语权。

古镇的目的是为了镇压大恐怖!

进入柯园中是为了寻找完整镇龙经,经常行走在山河诸圣地园陵中的南盗北偷,绝无可能因为赵长生的一句话,而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赵长生沉默,烟把子的话绝没有错误,然而那款手札记录下的事情同样也不会是错误的。

掌握‘列阵子’封号的国教前任院长苏文谦在随同风水堪舆一脉老祖宗进入柯园前,曾留下了手札,详细的记录了当年为什么会进入柯园的事情。

“两位的顾虑,或许这卷手札能够解惑。”赵长生迟疑了一会,而后从怀中拿出了苏文谦的手札。

陈三眯着眼睛,盯着这卷手札,心中震惊,许是因为年代久远的原因,这手札已经破碎,上面记载的东西或许并不完整,破碎的手札随着古镇上的微风翻卷,手札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字,显露出了雄浑的气息。

力透纸背!

在修行路上强大至极者,在岁月长河的一端书写了一卷手札,时至今日,历经岁月长河洗礼,融入字节中的文字,激扬之间带着无法散去的气息。

若非这卷手札,纸张寻常,仅仅凭借这卷古朴的手札,祭奠出去,足以让山河间的一些涅槃阶段的修士当即爆体而亡。

南盗北偷眼神凌厉,在赵长生拿出这卷手札后,当即惊呼:“竟然是列阵子大人的真迹!”

这绝对是至宝,放在山河中必然是价值连城,仅凭这手札便足以换取十座圣山!

当年的列阵子凭借融入大道中的字,点亮命星,而在进入涅槃阶段后,更是因为这字得到了山河间的敕封,号列阵子。

其字中正雍和,看似毫无杀伤力,如同国教书院教义,不争不抢,不争不辩,然而,山河中却无人能够忽视列阵子的字。

这字,如同煌煌天威一般,在列阵子手中,若是祭奠出去,足以镇山河。

好在手札因为纸张的原因,已经破损,熔炼在字中的大道意,并没有恐怖的威压迸发出来,否则在列阵子的字迹下,场间所有人早已经跪服了下去。

手札被打开的刹那,南盗北偷眉头一皱,破碎的手札因为破碎并没有记载完全,不过却直指柯园的这座古镇。

列阵子和温韬进入柯园的目的便是这座古镇,至于是为了什么,手札破碎,已经看不清楚了,但是毫无疑问,列阵子当年和风水堪舆一脉的老祖宗绝对在这座古镇中。

这便说明,完整的镇龙经必然是在古镇中。

“是光亦是暗?”陈三眯着眼睛,盯着手札,在手札破碎处,清晰得看到了这句话,少年抬头看着赵长生。

赵长生摇头道:“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手札上破碎的部分,同样也是赵长生想知道的,可惜手札破碎,列阵子记录的东西不复存在,搜寻无数古籍经文的赵长生,也没有找到这句话的指向是什么。

国教书院前任院长苏文谦,当年进入柯园后,留在国教书院的魂灯便熄灭了,所有的一切都无从得知。

“想来手札残损的部分,已经和这座古镇有关。”赵长生看着南盗北偷二人,他的目光在征询两人的意见。

风水堪舆一脉完整的镇龙经就在这座古镇之下,作为这一脉集大成者,两位该如何抉择?

“怎么办?”吴老狗看着烟把子。

风水堪舆一脉的镇龙经就在这座古镇中,可是这座古镇之下,镇压着大恐怖。

作为风水堪舆一脉的传人,若是放弃完整镇龙经,不请回老祖宗的骸骨,这便是不肖徒孙,会遭受世人唾弃。

两人经常行走诸圣地园陵,身上背负的骂名不少,对于这些骂名,两人并不觉得这是一种耻辱,反而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在诸圣地园陵中七进七出,安然无恙的脱身,那些对他们唾弃恨极的圣山,根本不能奈何他们,对于风水堪舆一脉,自然是一种荣耀。

可是,他们绝对不愿意背负不肖徒孙的骂名,这是一种耻辱。

烟把子眼神闪烁,眼下这种情况,确实足够的抉择,老祖宗骸骨留在的地方,并不是一个寻常地方,能够让堪比神城龙脉风水运势镇压的大恐怖,他们的手段恐怕难以满足。

“要去!老祖宗的骸骨,还有完整的镇龙经都要带出来。”烟把子说着,其眼神中带着凝重。

赵长生听到这样的话,紧绷的身体明显的松懈了下来,对着南盗北偷二人躬身道:“如此,国教书院承了两位前辈的情。”

南盗北偷想要将老祖宗和完整镇龙经请回风水堪舆一脉,他赵长生同样是需要将国教书院前任院长苏文谦的尸骸请回去。

“他们该如何?”陈三眯着眼睛,瞥了眼在古镇外的那群山河天骄道。

这座古镇中,绝对是一桩宝藏,有海量的资源,但是古镇外的山河天骄们,却是一种麻烦。

“他们交给我吧!”落落开口说着,总有一个人需要留在这里。

“如此甚好!”吴老狗说着,古镇底下镇压的大恐怖,恐怕极其阴邪,女子进入其中,不会是一件好事情。

事实上,风水堪舆一脉中,都是没有女子的,山河间的女子偏阴,行走在园陵之中,引发诡异的事情,只会增加。

“我要先说好!”烟把子神情肃穆的盯着陈三和赵长生道:“古镇诡谲,任何的东西都不能轻易触碰,唯恐引发不好的事情。”

……

古镇外,山河天骄们浑身散发着雄浑的气息,盯着古镇中的陈三等人,脸上带着愤恨。

“我便不信,山河榜首能够一直在那座古镇中,待到他出来,必然全力攻杀他!”

“不过一个百尺大修层次的修士,即便他有不一样的机缘又如何?在座的各位,谁还没有点机缘在身上?他陈三确实有天赋,可是我们也不是寻常人,无论如何,他必死无疑!”

镜湖书院程山河眯着眼睛,眼眸中闪动着杀意,若说要杀陈三,他自然是在首位,曾经在小湖园中,他曾猜测是陈三,但是今日却是发现,那日闯入小湖园的另有他人。

至于到底是谁,程山河自然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陈三。

“我会杀了你!”程山河盯着陈三轻声的说道。

古镇中的陈三感受到程山河的目光,下意识间转头,少年的脸上带着笑意,如同看待白痴一样看着程山河,然后他们的身形突然间便消失在了所有山河天骄的面前。

“这……”山河天骄瞪大了眼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去了哪里了?”有人惊呼,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让他们一时难以理解。

程山河看着空空如也的古镇,陡然间睁大了眼睛,怒吼道:“该死!我们中计了!”

柯园中有机缘造化,这是山河天骄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因为这座古镇古怪,他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陈三等人的身影突兀间消失,程山河瞬间反应了过来。

机缘造化便在古镇中!

感到被戏耍的程山河当即一步踏出,裹带无穷气势,满腔怒火布满脸庞之上,瞬息冲入古镇中。

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砰的一声响起,只见刚刚冲入古镇中的程山河,就被人踢了出来了。

古镇中并非没有人了,一个执剑少女站在古镇入口处,看着所有山河天骄道:“已经出去的人,在想进来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少女的脸上带着嘲讽,这群山河天骄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聪明。

“柯园中的机缘造化便在古镇中,陈三他们显然是去寻找机缘去了,他们想要独吞柯园中的造化!”程山河满脸怒意的盯着古镇入口处的执剑少女。

落落像看着白痴一样的看着程山河道:“对啊!他们就是去寻找机缘造化,想要独吞这座柯园的造化,怎么了?”

你知道又怎么样?

知道了就能放你进来吗?

落落嗤笑,手中的寒蝉剑横扫周围,眯着眼睛环顾所有山河天骄道:“就算你们知道了又怎么样呢?我说了,出去了的人就别想在轻易的进来了,所以……你们就待在外面吧!这座古镇不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