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雪仗和老同学

小说: 上不了重本的我只能当术士了 作者: 柚子坊 更新时间:2021-01-14 00:40:03 字数:2329 阅读进度:124/147

“呼呼呼——”

雪逐渐大了起来。

所见之处的雪粒如同梨花般飞舞着,整个世界都披上了一件苍白的外衣。

在白泽的记忆里,他们这块儿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落过像样的雪了。

人就是这么一种古怪的生物,有些东西尽管谈不上喜欢,但许久未见,还是会觉得想念。

白舒涵看着窗外的雪逐渐变大,拉着白泽就往楼下走,准备去玩雪。

白泽看着她冻得通红的鼻尖,手中揣着一个保温瓶跟随在她身边。

她虽然很想把雪球也带上,但无奈,雪球实在愧对它的姓名,它太怕冷了,压根不敢外出玩雪。

现在正蜷缩四腿如同猫彘,躺在空调暖气正对的桌子上眯着眼睛睡觉。

“哥,我们等会去逛街吧?买几件冬天穿的衣服,我来给你挑。”

“好啊。”

白泽一边下着楼梯,一边喝着不断冒着白雾的茶水,感觉十分舒缓。

从前的他很讨厌下雪天,一来因为太冷,二来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色未免有些单调。

但自从开始修炼后,他的身体素质不断变好,也更加耐寒了。

“呜呜呜——”

走下一楼,出了楼道,冷风飒飒,瞬间沿着脖子灌满了全身。

白舒涵冷得直打哆嗦,但笑得却格外开心。

“雪诶,好大的雪!”

白泽顺手把小丫头的兜帽给她戴上,系紧带子,防止冷风入侵。

“你还要玩雪吗?”白泽已经穿成球却仍旧发抖的白舒涵,关心地问道。

他不一样,他又不怕冷,也不靠身上的衣服保暖。

“要,当然要!”白舒涵斩钉截铁地说道。“接招!”

她冷不丁的,从花坛上抓起一把雪泥,朝着白泽身上打来。

“啪!”

雪泥散开,一摊爆炸般的白霜附着在白泽的大衣上。

“来!反击我!”白舒涵蹿出去老远,张牙舞爪,蹦跳挑衅着。

白泽看了眼身上的雪印,无奈地笑了笑。

旋即也加入了战斗。

这注定是一场实力不对等的惨烈对抗。

......

“啊,我不玩了!你耍赖!你肯定偷偷用那个了?”浑身白霜的白舒涵灰头土脸地说道。

“呵呵。”白泽只是摇头笑着不语,帮她把身上的雪印拍去。

安静下来后,白舒涵才感觉到刺骨的寒意。

“我们去逛街吧,顺便买点东西吃。”

两人搭乘了一辆计程车往市中心赶去。

说是市中心,但其实并不远,而且也不算多繁华。

他们这种小城市,每年似乎都看不到多少变化。

市中心的商圈是前些年国内一家很出名的房地产公司建的,生意嘛,只能算差强人意。

人流量对比其他大城市的商综自然没法比,但在本地已经是人员最密集的场所之一了。

年轻人很喜欢来这里喝杯奶茶,聊聊天,进行聚餐或是购物。

一进入商城,温暖的空气便扑面而来。

“哥,你喜欢穿什么款式的衣服,羽绒服就算了吧,太丑了,反正你不怕冷......”

白舒涵捏着下巴琢磨,突然发现身边的白泽停住了脚步,有些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你是......白泽?”

在她身后,也就是白泽面对的方向,一个女声响起。

“好久不见,何舒予。”白泽笑着说道。

“啊!真的是你啊!自从毕业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你了,你的变化好大!”女生轻捂着嘴唇惊讶地说道。

这个穿米色毛衣的女生还不到白泽肩头,手里提着一个红色的小皮包。

她是白泽高中最后一年的同桌。

至于两人的关系吗.......稍微有点微妙。

她毕业前夕向白泽进行了表白,但被他婉言拒绝了。

再然后便是高考,紧接着是出成绩,两人就再也没有过交流。

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她,确实很巧。

“还成,你也变漂亮了很多。”白泽落落大方地说道,丝毫没有因为之前的表白事件而感觉到尴尬。

她的头发稍微烫了一下,有几分成熟都市丽人的模样。

“是嘛,谢谢。”何舒予红着脸,笑了笑,眼神在白泽身上停留了片刻。

他的气质变得更加出众了。

一头乌黑的长发非但不会怪异,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雅和仙气。

明明高中的时候只是长得帅气了一些,她还以为这半年去了大城市上学,见识到那么多优秀的人后,肯定能够把他忘记的.......

她逐渐有些迷离。

白舒涵晃了晃白泽的手臂。

“这位是?”

“哦,她是我妹妹。”白泽摸了摸白舒涵的脑袋,被她嫌弃地拍开。

何舒予艳羡地看着他们,也不知道是在羡慕谁。“妹妹。你好。”

“我叫白舒涵。”

莫名地,白舒涵不太喜欢面前这个自来熟的女人。

倒不如说,她对白泽的很多同学心里的印象都不是很好。

如果真的关系好的话,哥哥考试失利的那个暑假,怎么不见你们来安慰?

她尽管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蛮不讲理,但还是忍不住会有这种念头。

“白泽,这半年来你去哪儿了......不好意思,我的我的。”何舒予突然一拍脑门,懊恼地说道。

“不要紧的,都过去了,我也看开了,上学期正在一所你没听过的学校念书。”白泽豁达地笑道。

填报乌龙的心情早就在踏上术士之路的那一刻就烟消云散了。

何舒予尴尬地笑了笑,大概是觉得自己可能戳到了白泽的痛处,一时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哥,我们走吧!”白舒涵拉着他往前走。

“不好意思,下次见面再聊。”白泽只能摆摆手,同何舒予道别。

何舒予望着白泽渐行渐远的高大背影。

心里的情绪很复杂。

一方面因为高中时期表白被拒绝,难免因为羞恼而有些愤恨在心,在听说他填报了一所野鸡大学后,她还畅快了许久。

今天一见面,那股曾经原以为沉寂的心动又再次萌动。

可是,当她怀着一种怜悯的情绪去和这位老同学打招呼的时候,却发现他根本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不以为意,而且似乎变得更加优秀了。

这半年来,他究竟经历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