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冤家路窄

小说: 闪婚99天:尊少的独宠新娘 作者: 云倾 更新时间:2017-01-13 17:25:06 字数:2140 阅读进度:67/590

裴雅正好接到电话的时候,自己就在帝国大夏购物。

自从裴安结婚后,她就是无限的郁闷。

祁尊这个男人,就像是一道影子在自己的心上挥之不去,让她十分的难受,这几日司邵虽然陪着她,但是她的心就不在他的身上。

“弯弯,你刚刚看到的人在那儿?”她想要见到祁尊,真的非常想要见到祁尊,哪怕只是看一眼。

李弯弯急忙带着她去,她刚刚一直跟着他们来着。

一路上李弯弯将刚刚发生的一幕有声有色的告诉了裴雅听。

“表姐,你知道吗?这种狗血的爱情故事也只有穷人家的哄哄女孩子开心才会说的,像我们这样的千金大小姐,肯定是不会上当受骗的,裴安就是个傻逼!”李弯弯觉得自己真的十分的高贵,这样的情话就算是说了一沓来,也不如钱来的实在。

“你别给我说话了,我就是想要见到他们的人,你看到他们的人了吗?”裴雅着急了,她真的是想要见到祁尊。

“不就是在前面嘛,咦,怎么没人了?”李弯弯奇怪了,刚刚还在这里的,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没人啊!

“所以你们是在找我们?”裴安跟祁尊站在她们的身后,听着他们的话,也觉得十分的好笑。

裴安看着祁尊,这个男人哪里学来的这么多的甜言蜜语的,刚刚说的她真的是奋斗感动。

祁尊的脸上虽然还是那个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可是内心早就澎湃了,果然言情小说里面的台词还是有些管用的,回去再去脑补一些,那些小女生写出来的东西,有时候看看还是挺管用的,看着这个小东西今天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已经够自己满足一天了,回去还可以各种亲亲亲!

“你在乐什么?”裴安一回头却发现祁尊的嘴角挂着笑,虽然没有表露出来,可是她还是看到了。

裴雅看着他们俩个的互动,快要疯了,这个男人是她的,是她的!

“姐姐,你不应该跟我回家吗?今天是新婚第一天,按照规矩,新娘子是要回家的!”这叫回门,虽然不像以前那样,可是规矩总还是要有的。

“是吗?我应该回去吗?”裴安假装很疑惑,“可是我并不是裴家的人,我的家在意大利,看来是真的要回意大利一趟了!”

祁尊现在的眼睛里方圆五百里之内也就只有裴安了,她说的话,她的眼神,她的一举一动都在祁尊的扫描范围之内。

“祁尊,你觉得呢?”裴雅现在是多么希望去祁尊能跟自己说句话,一句话就好了,可是她又十分的生气,他怎么能这么利用自己来拿到户口本呢?

“不需要!”祁尊直接拒绝了裴雅说的话,连情面都没留。

裴雅的脸色铁青,“你难道不应该感谢一下我吗?如果不是我的话,你还不能这么顺利的结婚,说起来,我还是你们之间的媒人!”

裴雅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十分的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这么的傻。

李弯弯太佩服的看着裴雅,“表姐,原来这一对是你撮合的啊?果然是贱女人应该跟穷小子在一起,真是绝配!”

裴雅听到了这话,心里都要气疯了。

“表姐,你不要生气,你不就是不喜欢他们秀恩爱吗?我刚刚已经给姐夫打电话了,姐夫说他马上就过来了!”李弯弯自以为是的觉得做了一件很好的事情。

“哎,不要脸的,我请你们吃饭吧,这可是帝国大厦最好的餐厅了,平常可是进不来的!”她得意洋洋的,她可是这里的超级贵宾。

裴安原本不想去的,可是一想到她刚刚说的话,她就改变主意,“老公,我可不可以吃最贵的?”

“乡巴佬,今天妹妹我开心,最贵的随你点,就当请我表姐吃饭了!”李弯弯真的是开心死了,今天还能跟表姐一起吃饭,在她的心里,表姐就是自己的女神,能干漂亮,还是个女学霸,不像是自己一样,十分的没用。

再看看这裴安,虽然十分的下贱,可是也是又漂亮又聪明的,但是这可是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

“我来晚了!”司邵刚刚听了李弯弯说的,他就立马来了,他想到的就是裴安裴安,她怎么敢嫁人?

“姐夫,你坐这儿吧!”李弯弯可开心了,一口一个姐夫。

裴雅听着这一声声的姐夫,十分的心烦意乱,她恨不能将这个聒噪的表妹给打死算了。

“弯弯,都要吃饭了,你能不能暂时不要说话了?”裴雅的话,李弯弯一向是很听的,可是这一回李弯弯就不开心了。

“表姐,你看看姐夫来了之后,你都不跟姐夫说话,姐夫得有多么不开心啊,你要跟姐夫说说话,不要老看着某些人,秀恩爱死的快!”她酸溜溜的说着,今天就只有她是一个人的,这种感觉真的十分的不爽。

“闭嘴,吃饭!”裴雅狠狠的剜了一眼李弯弯,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

“小舅舅,昨晚你们在哪儿?”其实他想要知道的就是,昨晚你们洞房了吗?

裴雅的心一下子也提起来了,她也想知道,他们到底在哪里?

“床上!”祁尊这简洁明了的两字,让裴安的脸一红,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然后猛烈的咳了起来。

裴安的反应在大家看来,就是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裴雅的脸都要扭曲了,他们昨晚洞房了,这个认知让她的心里极度的扭曲着。

司邵感受到了来自裴雅的不善,他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裴雅不是没有提出过,他也不睡没有冲动过,可是他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障碍,他就是不能对裴雅有感觉,反而是以前,他常常很冲动,可是自从离婚后,他就一直过的是清心寡欲的生活。

“小舅舅,外公不会允许你娶这样的女人进门的,你还是早早的死心吧!”司邵还是不死心的说着,这个女人也只能过上被包养的生活了,哪里能过得上幸福的生活?

“而且,将来你很快就会身败名裂,到时候你去哪里都不能立足,没有任何工作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