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要她离开

小说: 闪婚99天:尊少的独宠新娘 作者: 云倾 更新时间:2017-01-13 17:25:12 字数:2088 阅读进度:81/590

裴安看着简慧,还不知道她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知道你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裴安,你肯定是用尽了手段才能成为祁尊的妻子,但是你一定不爱祁尊!”简慧用这番话刺激着裴安,她想要知道裴安到底爱不爱祁尊。

裴安笑了笑,这段婚姻确实是用尽了心思的,只是用尽了心思的,却不是她,而是祁尊。

“然后呢?你还想要说明说明?”裴安笑了笑,然后觉得这个女人还是十分的可爱的。

“没有然后,你要是不喜欢祁尊,那就不要来祸害祁尊!”简慧真的是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哪里来的魅力,居然能将祁尊迷成这个样子。

“你将你要说的话全部说完就好了!”裴安的脸上虽然没有几分变化,可是也知道这个女人来这里绝对是有事情发生了。

“你知道就好,离开祁尊,否则祁尊就会失去继承祁家家主的资格!”历代的祁家家主都是由上一任家主挑选的,祁渊出家了,所以这一任的家主还是祁家老头子。

简慧在老头子身边呆了那么久,自然知道老头子的心意的,他喜欢听话的人,纵然祁尊的实力跟能力都是最好的继承人,可是他要是不听话,他就是会让祁尊付出代价。

裴安听了这话,只是冷淡的应了一句,“哦!”

果然这个女人也不是寻常人,要是平常的女人早就着急 ,别的不说,继承权旁落了,这个女人难道就不着急吗?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难道祁尊对你不够好吗?你连这点牺牲都不愿为他做吗?”简慧义愤填膺的说着,祁尊找的这到底是什么女人啊,黑心黑肺的!

“他又没说!”裴安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挺好笑的,难道不觉得自己管的闲事管的太多了一些了吗?

“那你觉得你作为一个妻子,难道就没这个义务吗?”这就是作为一个其自动义务,她就是有义务帮助自己的丈夫去得到一些东西。

“我有义务跟他一起共患难啊,有什么难关一起面对就好了,难道我退出,他会很高兴?”裴安很不能理解这个女人的思维,难道就是为了一个男人好就要放弃这个男人才好吗?

简慧咬咬牙,一脸的扭曲,“裴安,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反正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让别人来继承祁家的,这个继承人只能是祁尊!”

裴安继续摆弄着自己的花朵,“那按照你的说法,反正不是你死那就是我死咯?”

她的话可不就是这个意思吗?不是她死,就是自己死。

“对,裴安,我正式跟你下战帖,我一定会维护祁尊的!”简慧那样子,对祁尊的执念还挺深。

裴安摇摇头,自己这个正妻可真的是没几分地位,到处都可以被人挑衅,回来得好好收拾一下祁尊,自己这个妻子的地位太低下了。

“哦,大门在那里,不送了!”裴安抱着自己的一团花,然后走上了楼梯。

这个女人还是有些本事的,祁尊的别墅里面设置了不少的机关,但是她还是能进来,这个女人也是个练家子。

正想着这件事情,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后凉梭梭的,一柄小刀就朝着自己飞了过来。

裴安一个闪身,就将这小刀给闪过了。

“回你的!”裴安一个冷眼,一挥手,飞出了一排飞针,飞针密密麻麻的没入到了简慧的肩膀里面。

简慧看着裴安的眼神,那个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跟祁尊的一模一样,简直一模一样。

她忽然就知道了,这个女人绝对不是看起来这么好欺负的,是她低估错了。

“裴安,我绝对不会就这么简单放过你的!”简慧放下了狠话,自己的男人就这么被抢了,还能如此淡定吗?

“你觉得你有本事就尽管来!”裴安这些年也不是被吓大的了,所以一点也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妥的。

“裴安,你今天的挑战,我接下了我会希望你不会死的太惨!”简慧觉得这个女人迟早会为自己的不知天高地厚付出代价的。

“那我就等着你好好的来教训我,要不然我一定不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裴安丝毫都没被这个女人影响了自己的好心情,她拿着这些道具,好好的给自己的家布置了一番,十分的开心。

祁尊回到家里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家里完全变了一个模样,这样的感觉让他觉得十分的欣喜,又是十分的特别,这种感觉让他有些说不上来,好像真的很奇怪。

“老公,你回来了!”裴安准备了一餐浪漫的晚餐,而且是烛光晚餐的类型。

祁尊望着她,那颗在外面奔跑的冰冷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他觉得自己什么时候也如此贪恋人世间的温暖了,居然觉得这样的温暖让她渴望至极。

“老婆!”这两个字,负载了他多少的情绪,其实他也不知道这两个字对于他来说是多么的陌生,但是现在说出口来如此的轻而易举。

“恩!”裴安踮起自己的脚尖,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心里觉得十分的开心。

“祁尊,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她暗自吐了吐舌头,心里觉得十分的罪恶,他一定不要嫌弃自己才好。

“你说,我会答应你的!”这个女人,心思全部都写在脸上了。

裴安吐了吐舌头,然后说道,“反正你不许嫌弃我做的难吃!”

她不是不会做饭,只是她不会做西餐,以前司邵喜欢吃的都时中餐,所以她对中餐很感兴趣,可是现在坐在西餐,她真的是怕自己做不好。

“没关系,只要是你做的,我都爱吃!”祁尊摸着她的鼻子,牵着她的手来到了桌子旁。

他其实有些愧疚,本来是想要他给她浪漫的,可是没想到这个小女人这么的有心思。

“裴安,我爱你!”

是的,他爱她,很爱她,如果不是深爱怎么会用一辈子来承诺陪伴?这就是祁尊爱她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