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精心设局

小说: 闪婚99天:尊少的独宠新娘 作者: 云倾 更新时间:2017-01-13 17:26:40 字数:2146 阅读进度:162/590

祁尊笑了笑,将两只手插进了自己的裤子口袋里。

尔亦,你是这么想要算计我的人,那么你来试试看,看看我们谁能笑到最后。

“老大,你要我们做的事情,我们已经准备好了,真的要来一次暗杀吗?”小三不确定的问着,这样真的好吗?

要知道他们的狙击手可是来实打实的,要是伤到了无辜的人,那该怎么办?

裴安来到了酒席中间,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到,好像气氛有点严肃的样子。

这确定是来欢迎自己的宴会吗?总觉得有些奇怪。

但是又说不上到底是哪里奇怪,只觉得这些人的眼神里面都带着防备。

“总裁,我来晚了!”

如果裴雅在的话,就一定能认出来,这个女人就是三年前祁尊放在前台的女人,现在这个女人可是祁尊跟前的大红人了,很多事情,只要跟她说,没有她办不成的。

今晚,她也是主要的嘉宾了。

几乎大家都认为了,这个女人以后就是祁尊的女人没错了,将来的祁夫人。

张澜一到现场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万众瞩目的女人,她一眼就看呆了。

怪不得大家都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原来是因为她。

是的,她发现了,自己跟她长得很像。

可是这个女人太迷人了,简直太完美了,简直美得像一个妖精一样。

可是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张大嘴巴愣愣的看着他们。

她打扰到了总裁了,她知道了,因为他如果不喜欢的事情,他会下意识的挪动自己的脚尖,这也是她观察出来的。

“总裁,抱,抱歉,我迟到了!”平时不都是总裁来接自己的,所以这一次,她也以为是这样。

可是没想到,她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就自己打车来了,可是刚刚下车的时候,自己的裙子还没出租车的利器给割破了,现在弄的十分的狼狈。

她正好回来好好哭诉一番,就看到了总裁正含情脉脉的看着这个女人,眼里根本容不得其他人。

张澜的眼睛里是又嫉妒又愤怒,就是这个女人抢走了自己的总裁,抢走了自己的风头。

“嗯!”祁尊淡淡的应了一声,只是看了一眼她身上的样子,微微的皱眉。

可是张澜却丝毫都不顾祁尊的心情,然后一把挽上祁尊的手。

“您好,这位美丽的女士,我是祁先生的特助,有事情,您可以找我!”张澜将这句话说得十分的暧昧。

裴安看了一眼,愣在了原地,对祁尊的印象十分的不好。

“我听说祁先生,不近女色,原来传闻也不过如此!”特助这两个字,一听就暧昧,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祁尊的脸都黑了,虽然他以前出席活动也带着她,可是却从来都没有让她跟自己有过亲密接触。

“你回去,自己辞职,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他觉得浑身都难受,这个女人,简直太胆大妄为了。

张澜的脸都绿了,她跟了他三年,难道就抵不过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吗?

她不甘心,她不甘心!

可是她还想做什么的时候,小七就已经冲出来了,一把拦住了她。

“你自己走,还是要我赶你走!”小七看着这个女人,果然是老大身边呆惯了,忘记了自己是谁了。

张澜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是怎么得罪了总裁了。

“不,不行,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她快要疯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是没人能告诉她答案了,她还得不到答案,就已经被拖走了。

裴安看着那个女人离开了,自己一直想要说的话也有机会了。

“祁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谈谈关于合作的事情了!”裴安来到这里之后,就一直跟他说不上话,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机会,她也不会放过的。

“我介意!”说完之后,祁尊就看了她一眼,就当裴安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

祁尊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就顺其自然的搂住了她的腰。

“你!”

“裴小姐,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裴安气急了,这是邀请的姿态吗?分明就是强盗,就带着自己走了。

祁尊看着她气的跳脚的样子,嘴角上扬,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你似乎看起来心情还不错?”裴安咬牙切齿的说着,眼睛狠狠的瞪着他,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恶了,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祁尊看着裴安,以前怎么还没发现她还有这么一面,所以她在对祁家人就是这个样子的?

“是的,我的心情十分的不错!”祁尊用力的抓紧了她的腰,眼睛里面都是得意,他知道裴安的身手不错,可是他如果想要中止这次的合作,亏损的是他们。

祁尊的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容,什么时候,两夫妻的事情居然要这么来解决了?

裴安狠狠的瞪着他,这个性质恶劣的男人,真的是太可恶了。

祁尊大概也没想到,自己的小东西真的是野性十足,抓住了他就打算对他下手了,还不知不觉的就扣住了自己的命脉。

但是祁尊不怒反笑,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小耳朵还在睡觉呢!”

这个卑鄙的男人,居然还留了这么一手,亏她还以为他对自己的儿子是真心的,结果还是为了对付自己来着。

等着瞧,居然敢这么算计自己,她肯定会算计回来的。

裴安咬着牙,继续忍受着跟这个自大狂一起跳舞。

“你在想什么?”祁尊忽然就凑近她的耳边,轻笑着说道,然后十分的开心。

裴安想也没想的说道,“我在想,什么时候能够跟你这个自大狂结束这支舞蹈!”

“哈哈哈!”

祁尊忽然就大笑了出来,这么多年了,祁尊从来没笑的这么开心过。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敢忤逆自己,不死,还能让他开心大笑的估计也只有一个人了。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裴安,他的小东西,他爱她,深入骨髓,他恨不能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奉献给她,也包括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