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放下吧

小说: 闪婚99天:尊少的独宠新娘 作者: 云倾 更新时间:2017-01-13 17:26:44 字数:2120 阅读进度:175/590

裴越的心里十分的复杂,他从来都想过,他会有三年见不到裴安。

裴安其实知道裴越已经进来了,可是她极力的想要醒过来,就是睁不开自己的眼睛。

“安安,其实你已经醒过来了,我是知道的!”裴越贪婪的摸着她的脸蛋,他日思夜想的人,现在就在自己的身边。

“安安,其实你不用紧张,我不会再那么对你了!”裴越其实真的很痛苦,他不知道到底用什么方法,她才会对自己另眼相看。

裴安的眼睛动了动,听着他说的话,眉头一皱。

“你皱眉了,我知道你是不喜欢我喜欢你的!”他愣愣的说着,“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我就是想要跟你在一起!”

裴安再次皱眉,就紧接着听到他说。

“其实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我会放开你的,但是你不要仇视我好吗?最起码,不要再生我气了!”他几乎是在祈求的,他绝望过,这三年的夜夜见不到她,就好像生不如死,他再也不能接受见不到她的日子了。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人比祁尊还爱着裴安,那一定就是裴越了。

裴越对裴安的爱,那是疯狂的下地狱式的爱情,所以来的窒息猛烈,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逃离。所以,裴安很想逃离这个地方,不想回家,她觉得在裴家她只是寄人篱下,只是一个附属品而已。只有在外面的时候,她才是自由自在飞翔的小鸟,她是那么渴望温暖与自由。

裴安的手指头动了动,其实她也不知道到底面对着裴越会是怎样复杂的情感,今天听到他的忏悔,她有那么一瞬间是不知所措的。

原谅吗?

但是她真的谈不上该原谅整个人,可是更加提不上是恨的。

“你如果同意了,你就动动眼珠子好吗?”裴越再次问了,其实他就是想要安安静静的看着她。

裴安动了动自己大眼珠子,然后裴越的心里就放心多了。

裴越是个合格的催眠大师,但是他面对裴安的时候还是手足无措。

看到她眼珠子动了的时候,他自己都激动坏了。

但是裴越解开了催眠的时候,裴安也没张开自己的眼睛,也没有选择面对裴越。

“安安,你睡吧,我走了!”裴越满眼的失望,她都不愿意看自己一眼是吗?

直到裴越离开房间后,裴安才张开了自己的眼睛,她失神的看着天花板,一脸的茫然。

“有些人就是出现的这么的故意,你躲都躲不掉!”

裴安忽然就想到了这么一句话,这是以前在监狱里面的一个老大姐说的话,只是她没想到这句话可以用在裴越的身上。

“裴越,其实我希望你幸福!”

裴安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躲在角落里,这些年,他对自己的房间简直比她还要熟悉,所以她接着夜色说了这么一句话。

窗外的窗帘撩动了一下,裴安看了一眼窗外,她就当他听见了吧。

原来,放下是这种感觉。

可是她为什么要回来这个家里?其实她真的不甘心爸爸就这么死了?

裴安在家里呆了四天,从那天开始裴越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眼前。

裴安也是乐得清闲,只是这四天,经常来找她说话的人不是江珊,而是裴雅。

“我记得你以前也不是这么喜欢我吧?”裴安冷冷的说着,其实她对裴雅的态度真的是又爱又恨,当初横刀夺爱的人可是她。

裴雅笑了笑,似乎对她的态度并不恼怒,只是她真的不记得她跟祁尊的事情这才是让她最诧异的。

“姐姐,不管你信不信,是你让我重活了一次,我会感激你!”如果可以,她真的宁可不要司邵,她还是想要那个处处为她着想的好姐姐。

裴安不为所动,似乎对她的话还是有所怀疑的。

“裴雅,我知道你现在在裴家的地位,但是我真的帮不了你什么,如果你想要争取裴家的家产,你还是靠自己吧!”裴安想了想,她除了这点,也没什么好来找自己的了。

但是裴雅却笑了笑,“姐姐,你觉得到了今天这个地位,裴家在我眼里算什么?”

其实她一点也不想要裴家的东西,就都留给那个女人好了,还有那个女人的儿子。

裴安惊讶的看了她一眼,这个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裴雅的眼里不就是只有一个裴家吗?

“那你想要什么?”裴安皱眉,还是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裴雅想了想,然后说,“其实,我想让妈跟你和好!”

裴安没想过,她居然会说出这句话来。

其实有时候,她真的会很羡慕裴雅,因为裴雅能够得到母爱,但是自己却永远得不到江珊的爱。

“姐,其实你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也会爱你,可是很多时候,她也身不由己,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都有实力了,她现在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来过日子,所以,我们!”裴雅越说越激动,仿佛只要裴安点头了,这一切就都能实现一样。

但是裴安还是冷漠,她的脸上除了冷漠再也找不到任何的表情。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这次回来比三年前刚出狱的时候,还要的冷漠。

“我这次回来,只是为了来找我父亲的行踪,其他的,我都不想知道!”裴安冷冷的说着,她除了自己的父亲,其他的事情,都跟她是没有关系的。

裴雅的嘴巴张大了,她,她,居然连这个也忘记了。

她还记得骨灰盒被打翻了,然后那些骨灰随风飘散,姐姐的父亲早就,灰飞烟灭了。

她一下子语塞,找不出任何的语言来跟她说话。

“姐姐,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母亲了?”裴雅知道了这结局,却还是忍不住想要问一句。

裴安咬了咬唇,“我最多,能承认她还是我的妈!”

裴雅点点头,这就够了。

可是这件事,她还是想要让裴安知道。

“姐姐,有件事情,我觉得还是需要让你知道!” 裴雅咬咬牙,决定要让裴安知道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