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空无一人

小说: 闪婚99天:尊少的独宠新娘 作者: 云倾 更新时间:2017-01-13 17:28:59 字数:2163 阅读进度:384/590

沉重的院门被缓缓打开,吱呀吱呀的声音震动着地面,也震动着周围不少人的心,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到这道门缓缓打开的缝隙上,看向这个十多年从来没有人涉足过的地方,眼睛里有探究,有恐惧,有不解,有好奇。

裴安之前曾经在深夜的时候来过这里,可是也只是看了一个大概,如今白天看到院中的景色,也不由暗自叹息了一声。

整个院子好似被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烟雾似的,触目看到的都是荒草和长得毫无规则的杂书,横七竖八的挡在了门前,挡住了人们的视线,而透过树木的影子能够看到不远处的荒草在秋天的作用下已经变得枯黄,也许是受到门打开声音的惊动,有鸟扑棱棱飞了起来,在空中嘎嘎的叫了几声就飞走了。

那些败落的杂草还横七竖八的陈列在园子里,蓬松着,似乎下面隐藏着多少秘密似的,让人心生猜测,不知道这个园子的深处,那个斑驳着墙壁的房屋里到底藏着什么。

裴安缓步踏上了台阶,而刚才打开门的侍从和佣人分列在两边,好似等到检阅的部队,也好像等待着裴安的命令,接下来要做什么。

“把这些杂草都清除了,把道路扫出来,整个园子都要打扫 出来。”裴安命令着,目光直接穿过了层层的竹林和树木落在了园子中第一进房屋上。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裴雅所说的那个和简宁长得很像的女人应该就在这个房子里。

佣人和侍从虽然看着荒芜的园子心里胆怯,可是既然有公主坐镇就什么也顾不得了,开始大刀阔斧的干起来。

很快,园子中的杂草都被清理干净了,露出了一条道路,直通向那排房屋。

裴安踏进园子里,一步一步朝着那个房子走去,在不少人的紧张的目光中很快就踏上了台阶,站在了那道门前。

这道门上原本是红色的木漆,可是不知道过了多少年,门上的木漆都已经随着年岁剥落了,露出了白色的底,斑斑驳驳的红红白白的,好似晕染的画面,也好似垂暮的老人印证着岁月的流失。

整个园子静悄悄的,没有一丝人的声音,那些侍从紧张的看着她,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只是盯着。

裴安的手缓缓的按在了门上,微微闭了闭眼睛,胳膊用力推着。

吱呀呀,门缓缓颤动着,继而被一点点的推开了,露出了里面宽阔的空间和陈旧的摆设。

房间里好似被什么人打扫过似的,不,应该是被胡乱的扫过,因为虽然常年没有住人,可里面却没有蜘蛛网这些东西。

只不过里面的摆设破旧了一些罢了。

裴安低头看着,房间里地面上落满了尘土,然而在尘土上却有着杂乱的脚印,这些脚印有光着脚的,有穿着鞋的,显然是两个人的脚印。

她走进去,目光扫过周围,很快进入了旁边的房间里,里面是一个卧室,床上空无一物,和想象的不一样,她又紧接着搜寻了整个的房子,都没有找到那个和简宁一样的女人。

最终她站在门前,明白了一个问题,要么就是简宁已经把那个女人给带走了,要么就是那个女人藏在什么密室里没有出来。

“把房间打扫出来,之后找工匠过来重新整修。”裴安一道命令发下去,就表明了这个园子从今天开始不再是荒芜的。

而工匠到了之后只要重新整修,以前所有的暗道和密室都会大白于天下,到时候即便是有一只苍蝇都要被翻出来,她就不信了一个大活人还找不到了。

而简宁回来了,回来之后就听到了裴安在那个荒园中大动土木的事情,于是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正看到裴安从园子里走出来,正要离开。

“公主,您今天怎么想到要对这个园子进行整修,您身体不好需要多休息,宫中的事情您就交给我去办就可以了。”

简宁看了一眼园子内,看到没什么大的反应就略略放心了。

她一回来听到消息简直整个脑袋都要爆炸了,裴安突然对这个园子进行整顿,只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已经知道了她的事情,说不定裴雅已经把她给出卖了,所以她没打算再隐瞒多久,如果裴安找到了真的简宁,她也不怕。

因为事情都过去这么久 ,任何证据都没有,她就是简宁,谁都不知道。

“让你去做,如果你瞒着我怎么办?简宁,你知道吗?很多事情之所以被瞒天过海就是因为太相信身边的人所致,你觉得我们之间你是否瞒着我什么东西?”

裴安淡淡一笑问道。

她倒是希望简宁能够如实告诉她所有的实情。

即便不告诉她她也能找到答案。

“公主,我不知道您到底再说什么,自从公主到这个宫中之后,我对公主是真心实意的,因为公主是陛下的孩子,我也希望公主您开心幸福,我相信公主能明白我的心意。”

简宁避重就轻说道,她的话不假,可就是没回答裴安的问题。

“呵呵,简宁,我们到那边谈吧,我想你也不想让所有人知道你的秘密。”裴安看她绕圈子,就索性挑明了,不再打哑谜,真没意思!

简宁没有反对,跟着她到了门旁边的林荫处,距离那些佣人远了一些,也确定不会有人听到他们的谈话,这才站住了脚步。

“简宁,关于这个园子我想你知道的比我还要多,你在这里有什么秘密难道你要我告诉你吗?”裴安回头问道,一双漂亮的眼睛犀利的盯着简宁,那意思十分明显,你想要瞒着我的话是不可能的,你还是老实交代比较好。

简宁被那样的目光盯着,不由咬住了唇,她心里清楚,既然裴安和她挑明了,就不用隐瞒了,再瞒下去的话,恐怕她就要得罪裴安了。

如今她已经把张澜给得罪了,如果再把裴安给得罪了,恐怕她在这个皇宫里要和哈里在一起就难上加难了。

所以她这么一想决定如实告诉裴安。

“公主,其实这件事我没打算瞒着您的,可是这么多天了我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所以直到今天让公主问起,还请公主不要怪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