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一张飞机票

小说: 闪婚99天:尊少的独宠新娘 作者: 云倾 更新时间:2017-01-13 17:29:17 字数:2210 阅读进度:411/590

小七回到公司的时候,祁尊已经开完了一个会,刚刚回到办公室。

针对最近的情况也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助理也如实说出了小七最近很少在公司的事情,至于去了哪里不太清楚。

其实祁尊的要求没那么多,只要小七能够把公司代为管理好,他是不会挑刺儿的,谁还没有一个自由,何况是小七需要管理的事情很多,整个城市里有不少矿区需要去看。

如此,在小七回来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情绪,只是淡淡的。

可人就是这样,往往做贼心虚。

小七站在祁尊的办公桌前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不敢抬头看他,生怕眼神的对视中自己就暴露了所有,半晌看祁尊不说话这才轻轻的说道,“我在外面呢,这两天有个朋友过来,所以招待了一下,另外几个矿区都需要过去看看,所以这几天很少到公司来,老板,您怎么突然回来了,听说太太那里出了事情,我表示哀伤。”

的确,难道祁尊和裴安又闹矛盾了,所以才想起回来的。

依照老板的性子,每次和裴安在一起,都恨不得朝夕相对的,怎么舍得回来?再或者是两人在一起腻了,想要出来透口气了。

他在心里猜测着各种原因,心里也忐忑着担心祁尊会不相信他的话。

“嗯,把这一个多月的报表拿过来我看看,另外把这一个多月签署的所有合同也拿过来,我统一看一下。”祁尊淡淡吩咐着,把一叠文件放在了桌子上,“这个计划是谁做的,即便是大脑是榆木做的也不会做成这样,竟然还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你看过了吗?”

明显是新手做的,浪费了他看文件的时间。

竟然拿这种东西过来,助理是做什么的?

小七听到赶紧出去叫了一个助理过来训斥道,“你是怎么做助理的,我平时是怎么告诉你们的,凡事放到老板这个办公桌上的所有文件都要经过严格的审阅,有任何问题的话都要返回去重新做,难道我的话都被当作了耳旁风吗?”

助理委屈的站在一旁,一个助理从桌子上拿过了文件低头看着解释着,“这个计划是一个新手做的,苦苦哀求我一定要放在老板桌上的,所以我才放在那儿的,原本以为总助您要看的,谁知道您竟然这几天都不在公司,所以就没看到。”

好吧,原本是需要让小七看到的,竟然让老板给看到了,活该那个新手倒霉。

“什么新手哀求你,哀求你你就可以网开一面把什么玩意都拿过来,我告诉你,公司的事情没有人情,有见底的计划即便是新手做的我们也照样采纳,不怎么样的计划即便是多有才华的人做的也必须毙掉,听清楚没有?”

小七生气了,大声训斥道。

该死的,这些小助理是怎么做事的,平时没少交代,怎么会一句话都记不得?出了这么打的篓子,老板以后该怎么看他?

祁尊抬手制止,他这才住了声让几个助理出去了。

离开后小七长长的送了口气,过来说道,“老板,您喝杯咖啡消消气,以后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了,你看这个,是这一个多月来的报表和合同,和以前相比没有丝毫减少。”

祁尊离开的时候就已经决定把公司的重心放在克拉拉了,这边只不过是一个余声而已,而他在这儿也是山高皇帝远,自己更自由,所以只要合同量没有减少,他就算是有功无过了。

“嗯,我看看,你先出去吧。”

祁尊拿过来低头看着吩咐道。

小七今天有些啰嗦了,好似总是担心他会发现什么似的,想要努力的遮掩着什么。

“是,老板,我就在外面侯着,您有什么吩咐的话就立刻叫我,我第一时间就会出现在您的面前,对了,小王子还好吗?”小七赶紧回答着,松了口气,猛然间想起什么问道。

问小耳朵的事情表示关心,会让老板平添很多好感的,可是他竟然不知道这个时候问小耳朵有明显讨好的意思,明显讨好在祁尊的眼里就是有亏心事了。

这个亏心事是什么?

在他等待着答案的时候,祁尊看过去心头闪出的是这个问题。

“小耳朵很好。”

得到这个答案,小七十分满意,连连点头,“我就知道小王子一定会好的,老板,他长得真的很像您呢,不管是从外表还是从内在的智慧,都和您不相上下,不愧是虎父无犬子。”小七啰嗦着,看祁尊的脸色不太好,有些不耐烦了就赶紧闭上了嘴巴,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可没走几步他背着的一个公文包里的手机就响起来,他拿出手机一边走一边接听,谁知道,一张纸从他的包里飘落下来,而他却全然未知。

他没看到,祁尊看到了。

祁尊注视着那张纸,半晌起身从地上捡起来,那张纸不是别的,就是一张飞机票,一张从克拉拉回来的飞机票,日期是今天的。

原本小七是要前几天就要回来的,没想到竟然今天才回来,在克拉拉做什么了?

拿着那张飞机票祁尊微微眯起眸子,犀利的眸光从深邃的眼睛里闪射出来,他转身拿起了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查一下这几天小七在那儿做了什么?我要他详细的行踪。”

依照正常的理论来说,小七在克拉拉是没有熟人的,除非是几个过去的公司老人,可是这几天没听说小七见了谁啊,难道是去旅行了,这个推测不太可能。

那么小七在克拉拉做什么了?

克拉拉一家隐秘的医院里,裴安一身私服到了这里,在一名医生的低调陪同下出现子啊了一间病房前。

“王大夫,你刚才打电话说已经醒过来了是吗?她的神智清醒吗?当时不是说中毒太深即便是醒过来也有可能神志不清失忆的。”

裴安关心的问道,接到电话她就赶过来了,放下了一些重要的活动,就只是为了弄清楚一件事情。

这个长得十分像简宁的女人和简宁到底什么关系?

“公主,说实话对于这个女人的恢复我也很奇怪,原本各种显示都为零了,谁知道她竟然一点点的活了过来,而且经过这一周多的恢复已经有了神智,不管我说什么她都懂,所以初步判定她还是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