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近了一些

小说: 闪婚99天:尊少的独宠新娘 作者: 云倾 更新时间:2017-01-13 17:30:35 字数:2351 阅读进度:513/590

“我不干什么,只不过是想要让你睡得更舒服一些,整整一个晚上了你没有合上一眼,这样熬下去你身体会吃不消的,眼看着天色又要亮了,要不你就到那张床上去休息一下,我在这儿看着孩子,孩子目前已经退烧了,相信不会有大问题的,恩?”

祁尊解释着,指着旁边的那张床说道。

“算了,我还是不睡了,我要看着孩子醒过来才行,今天白天我就不去议政厅了,休息一天,这些天也累了。”裴安明白他的好意,是她误会了,回头看着床上睡得很沉的孩子,摆了摆手,继续靠在床边闭上眼睛,一只手还紧紧握着小耳朵的手,这样孩子一醒来她就会知道的。

“你还是靠在我的肩上睡比较好,放心,我看着你和孩子,孩子只要一醒过来我立刻叫你起来,我们一起吃饭。”

祁尊搂着她过来靠在了自己的怀里安慰着,已经有近四天的时间一家人没有坐在一起好好吃一顿饭了,他觉得已经过了很久很久,十分怀念那时候一家人都健健康康的平平安安的坐在一起的感觉。

“祁尊,我现在突然觉得其实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件事情就是家里人都健健康康的,没有任何灾难和病痛,一旦生病的时候,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煎熬,只要是健康的,不管是多大的事情都能度过去。”

裴安也深有感触轻轻说道,靠在了他的怀里,此时才觉得男人的肩膀是宽阔的,胸怀是博大的,能够容得下她的存在。

这几天他同样没有眨一眼,都一直在医院里陪着,可他从来没有说过一声累,也没有抱怨过一声,相反还不住的安慰着他。

都说在最危难的时候才能看出一个人的修养,如果是有些男人,在遇到这种事亲的时候不知道会唉声叹气多少次,不知道会抱怨人多少次,可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不断的找医生解决问题,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然后迅速的退烧。

这样的男人是很少见的,可是在父亲的问题上为什么自己要这么纠结?

难道过去的事情一定要这么纠结着吗?再或者哪个人都是会犯错的,为什么一次犯错了就要彻底的给打死?可是有些人即便是犯错了这次说是改正了可是下次依然会犯,并且会把女人的原谅当作软弱,那样的话就是一次次的欺骗了,到底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裴安的心里是矛盾的,也就在这种矛盾和纠结中,她闭上眼睛陷入了混沌状态,逐渐睡着了。

祁尊看着怀里的女人,睡得很沉,手依然握着小耳朵的手,他伸手握住了两个人的手,瞬间就把他所有的世界和亲人都包裹在了手心里,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温暖和踏实,她的手指稍稍松开了一些力度,另一只手不知怎么回事也搂住了他的腰。

这样的反作用力让他的眼神一顿,不由低头吻了吻怀里女人的发丝,如此熟悉的场景在之前是经常看到的,可是过了这三周之后第一次感受到她的怀抱却是这样珍惜。

他更紧的抱住了她,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和幸福。

其实很多荣华富贵都是过眼云烟,都是身外之物,身边深爱着的人能够依偎着自己的怀抱,能够和自己长相厮守着才是永恒的幸福。

这一刻他就是幸福的,也希望这一刻能够长久下去。

“姐夫,姐,我听说昨晚小耳朵又发烧了,怎么样?止住了吗?”门突然被推开,张澜闯了进来,问出话的瞬间才看到房间内的一切,也意识到自己打扰到了什么,赶紧捂住了嘴巴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眼睛里逐渐透露出了深深的羡慕和嫉妒。

裴安和祁尊真的和好了,否则的话不会有这么和谐的画面。

她昨晚还想着这件事情呢,原来人家是不需要她怎样的,她的目光落在了床上小耳朵的身上,看孩子的脸已经恢复了正常状态,就咬了咬唇,转身悄然出了病房,计划到了这儿,也算是天赐良机,她是时候该动手了。

今天早上刚刚起床裴雅就打电话过来,说已经过去六天时间了,再有一天就要到时候了,今天晚上之前如果她在不动手的话就会把她的底细透露给裴安,到时候她就只能等着受到审判了,她害怕会有这样的结果,也明白裴安永远都不可能信任她。

她迅速的走到了医院隔壁的一家饭店里,“给我做三个人的早餐,我要给病人送过去,要清淡一些的。”她坐下来吩咐着,另一只手悄然从兜里拿出了一小瓶药,等到饭菜做好了就把这些药物混合进去,无论如何都要让裴安吃下这些饭菜。

距离早餐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而阿扬和邱云都不在,正是好时机。

医院病房里,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悄然射了进来,落在了窗边的桌子上,也有一角洒落在了三人紧握着的手上,似乎是感受到了这样的温度,所以小耳朵缓缓挣开了眼睛,往四周看着目光蓦然落在了裴安和祁尊的脸上,尤其是看到两人竟然半拥抱在一起睡着,呵呵笑起来。

“笑什么?宝贝,你醒了?”祁尊本来就是似睡非睡,听到声音就睁开眼睛,看到他醒了轻松的问道。

这孩子一睁开眼睛就笑。

他这么一说裴安也醒了过来。

“妈咪,好久没看到你和爸爸在一起了,我喜欢看着你们这样的状态,真的感觉好幸福的,你们永远都这样好吗?就像是我们的手一样永远都紧紧的握在一起,爸爸的手掌很大的,能够包容下我们两个的手,是不是?我觉得这样很安全也很幸福。妈咪,你呢?”小耳朵握紧了两个人的手,目光在两人的脸上来回游走着问道,他的目光里有着一丝丝的不安。

“小耳朵,你不要想那么多啊,爸爸和妈咪都会在你的身边的。”

裴安被孩子这么看着,有些不好意思,赶紧从祁尊的怀里挣脱了出来扑倒床边说道。

“其实我还是喜欢生病的时候。”小耳朵垂下了眼帘如实说道。

“胡说,你生病了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呢,一点儿都不好。”裴安轻轻点了点他的额头,触手的温热让她的心情轻松了一些。

“生病的时候你们两个才会不争吵,生病的时候你们才会在一起,我才会觉得我们还是一个幸福的家。”小耳朵再次看着裴安,说出来的话让人心酸。

他宁愿自己生病也希望看到父母在一起的样子。

裴安听着,莫名的心酸,眼睛也落了下来,是她做得太过分了吗?之前一直都觉得孩子什么都不懂,不管她和祁尊如何闹孩子都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原来是掩饰着自己让她觉得轻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