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Chapter8

小说: 山间珊瑚 作者: 叹西茶 更新时间:2022-06-25 字数:3703 阅读进度:8/35

章入凡起床,洗漱完毕后从衣柜里拿出一套搭配好的衣服换上,时间尚早,她给自己弄了早饭,吃饭的时候看了会儿早间新闻,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才拎起包出门上班。

搭乘地铁时,房东给她发来消息,问她今天什么时候方便,她让师傅上门检查浴室。

浴室渗漏检查还需要楼下住户的配合,章入凡昨晚忘了问沈明津今天什么时候有空,她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可以询问,一时有点为难。思忖片刻,她最后回复房东,让师傅傍晚的时候上门,她想沈明津大概率晚上会回公寓。

章入凡习惯提早出门,地铁五站的路程也不远,从地铁站出来时离上班时间还有半小时。她没打算在外面逗留,径自往ow商场去,才至办公楼入口,就听到袁霜喊她的声音。

袁霜奔至章入凡身边,抬手捋了捋被吹飞的刘海,笑着说:“你这么早就来了啊。”

章入凡点头。

“我昨晚熬夜了,现在要去买杯咖啡续命,你要不要一起?”

“我不喝——”

“不喝咖啡也可以去咖啡馆啊。”袁霜挽上章入凡的胳膊,冲她挤挤眼睛,“提前到公司不加工资的,走吧,我带你看帅哥去。”

章入凡犹豫了下,昨天入职,袁霜帮了她许多,她并不想扫她的兴,且现在时间尚充裕,陪她去趟咖啡馆也并无不可。

“好。”

ow背后是一条文化街,这条街上大多是经营文化产品的商铺,上京最大的书店就落地于此。因为文化氛围浓厚,平日里不乏爱好文艺的人来文化街消磨时间,ow和文化街算得上是共生关系,商场和街道的客源是相互流通的。

袁霜拉着章入凡饶过商场去了文化街,指着街口处就说:“呐,这就是我和你说的,老板很帅的咖啡馆。”

章入凡抬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就看到了“津渡”的招牌。

“这家咖啡馆才开一年,生意特好,我们公司很多同事中午休息的时候都会来喝一杯,醒醒神。”袁霜伸长脖子,透过玻璃门往店里瞅了瞅,嘀咕了句:“不知道店长在不在。”

“走,我们进去。”

进了店,章入凡打量了下店内的布局,有些意外于里面的装修,她印象中咖啡馆都是文艺温馨的,但“津渡”显然不是这个风格。

咖啡馆内的墙壁是由灰砖垒成的,仰头还能看到银色的钢管,店内桌椅的颜色也是冷色调的,唯一让人感到暖意的只属天花板坠下的几盏吊灯,像是雪地里的一簇簇火光。

章入凡被袁霜拉着往前走,她的目光扫过靠墙架子上存放着的各个产区的咖啡豆,正分神时忽听袁霜兴奋地说了声:“lucky,店长在呢。”

章入凡闻声回神,抬眼就看到了站在吧台后的熟悉面孔。

一时间,她想起了刘子玥说沈明津发生意外不再搞体育的事,那时候她对这个消息还存疑,但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她不得不信。

章入凡怎么也不会想到,曾经是运动员的沈明津会当起咖啡师,一个动一个静,完全是性质截然相反的两个职业。

章入凡还处于惊讶之中,袁霜已经拉着她走向了吧台,抬手打了个招呼,“沈老板,早啊。”

沈明津一边打包着咖啡,一边和吧台前的客人聊天,他闻声转过头,看到章入凡时眼里瞬间闪过诧异,脸上的笑意也微微凝滞。

他很快回过神,敛起不合时宜外露的情绪,把打包好的咖啡递给等着的客人,开朗地笑着说:“今天可别和老板吵架了,年底了,被开了拿不到年终奖,不划算。”

“有道理,我再忍忍,不能和钱过不去。”女顾客接过咖啡后没有马上离开,仍站在吧台前,脉脉地看着沈明津,直白地问:“店长,和你聊天太有意思了,我们加个微信啊?”

“咖啡馆公众号的二维码在这。”沈明津随手一指。

“公众号我早关注了,我想要你的个人微信。”

“司马昭之心啊。”沈明津打趣。

“对啊。”女顾客也很坦然,“你有女朋友吗?”

沈明津下意识看了眼章入凡,很快应道:“店里暂时还没有老板娘。”

“那我有机会?”

沈明津面对这样单刀直入的追求,丝毫没露出窘迫和为难的神色,更没有洋洋得意,他仍是笑得明朗,拒绝的话却说得干脆利落,“没有。”

他话不委婉,态度直率,却并不让人觉得难堪。

大抵是他这个人过于明亮,也照亮了别人的胸襟,让人不由也跟着坦荡起来。

“机会都不给一个啊。”女顾客嗔了句,面上却不恼怒,眼神里对沈明津的迷恋丝毫不减,反而愈加浓烈。

“抱歉啊,我卖咖啡不卖身。”

女顾客被逗笑,到底没再多留,最后说了一句“我还会来光顾的”就施施然离开了。

章入凡在边上目睹了他被搭讪的全过程,对他的从容和坦率感到讶异,同时又觉得情理之中,这一切行为放在沈明津身上再合理不过了。

原来不只是她一个人加不上沈明津的微信,她开了个小差。

“沈老板,刚才那个美女长得很漂亮啊,你会不会拒绝得太果断了啊。”袁霜双肘撑在吧台上,感慨了一句后又压低声问:“你不会是——”

言不尽而意无穷,沈明津立刻收起笑脸,肃然澄清道:“钢铁直男一个,别想歪了。”

“你是直男,那刚才那么漂亮的妞你怎么拒绝了?你不喜欢长得好看的?”

沈明津咳了下,“倒也不是。”

袁霜眨巴眨巴眼睛,盯着他说:“我现在很好奇你的择偶标准。”

沈明津本能地就要去看章入凡,又克制住了这股冲动,他反常地没有接下话茬,岔开话题问:“还是一杯美式?”

“对。”

沈明津默了两秒,这才光明正大地看向章入凡。

袁霜反应过来,立刻拉过章入凡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公司新来的美女策划,章入凡。”

“入凡,他是这家店的店长,我们都喊他沈老板。”

章入凡看着沈明津,迟疑了下说:“……好巧。”

又一个巧合,沈明津表情正正经经,点了下头。

袁霜看出了猫腻,眼神走了个来回,试探地问道:“你们认识?”

在章入凡还在犹豫要怎么回答时,沈明津先应了,他状若随意地说:“高中同学。”

“哇塞,这么有缘!”袁霜叹道。

沈明津一改刚才的外向,客客气气地询问章入凡:“要喝什么?”

“入凡她不——”

“白咖啡。”章入凡扫了眼吧台上的咖啡单,快速点了杯咖啡抢断了袁霜的话,在察觉到自己反应过度后,她抿了下唇,缓缓道了声:“谢谢。”

“稍等。”

沈明津转过身去做咖啡,袁霜看向章入凡,眼神里的问题明显。

章入凡作出解释:“尝试一下。”

“是不是被咖啡香迷倒了?”袁霜不疑有他,还以为自己安利成功了,笑嘻嘻地强调说:“这家店的咖啡真的很好喝,很醇厚,喝一杯能顶一天,简直是社畜的救星。”

章入凡抿起唇浅笑了下,心底稍稍一松。

还好袁霜没有深究,否则她不知道要怎么和她解释自己明明说不喝咖啡却临时变卦点了杯咖啡的动机。

在一家精品咖啡馆里,对着店长说自己不喝咖啡,怎么看都不太礼貌,尤其对方是沈明津,她担心他会误会她有意刁难,毕竟她是有“前科”的人。

章入凡觉得自己是对沈明津抱有歉意,所以在他面前才会生出小心思,显得小心翼翼的,像是突然明白了人情世故,懂得与人相处要留有余地,这可是她外婆提点了她几年都没能教会的事。

沈明津做好两杯咖啡,打包完毕后递了一杯给章入凡,同时叮嘱了句:“趁热喝,久了味道就变了。”

“好。”章入凡接过咖啡捧在手心里,微烫的温度透过隔热套传递到她的掌心里。

差不多要到上班打卡的时间了,犹豫片刻,她抿抿唇,看着沈明津说:“房东约了师傅傍晚来检查房子。”

章入凡说完,沈明津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他轻微地点了下头,“知道了,我晚上会回去。”

“好……再见。”

“再见。”

沈明津目送章入凡和袁霜离开,直到她们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他才轻轻松口气,抬手揉了揉因为绷久了而僵劲的脸部肌肉。

“明津哥,你是不是看上刚才那俩美女中的一个了?”店员小牧往门口方向张望了下,“怎么依依不舍地看着她们啊。”

“短头发那个常来我们店,以前也没见你对她感兴趣,所以……”小牧扭头看向沈明津,双眼一眯,敏锐道:“你是不是对长头发的有意思。”

沈明津心里莫名一个咯噔,抬起手推了下小牧的脑袋,故意板起脸说:“你是不是太闲了,杯子不够洗是吧?”

“我就说说嘛,反应这么大干嘛,你要不是对她有意思,就是对她有意见。”

“嗯?”

小牧揉揉脑门,解释道:“往常哪个客人来你不笑得跟花似的,好像我们店不是卖咖啡的,是卖笑的,但是刚才别说八颗牙,你连门牙都没给人露出来。”

沈明津微怔,忽然反省自己是不是正经过了头。

那天在谢易韦的婚礼上,章入凡看他时眼神闪躲,他以为她不想见到他,所以刻意疏远她,不想给她造成不必要的负担,毕竟他曾经和她表白过,如果他太过热情她肯定会尴尬不自在。

后来他才知道,是他想多了,别说尴尬别扭了,她连他高中和她表白过的事都不记得了,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

告白的事被他自己提起,事后他很后悔,但已经晚了,他只能将冷酷进行到底,否则她就该以为他余情未了,从而发愁了,毕竟那次表白她已经坚决地拒绝了他。

现在他们住一个小区一栋楼,还是上下楼,工作的地方还离得这么近,如果沈明津不是当事人,他真的会怀疑自己是痴汉。

上京不小,他们之间的巧合也太多了,为了避免自己在章入凡心里真成为一个痴汉,沈明津决定以后要尽可能地减少和章入凡的接触。

她记得以前的事也好,忘了也罢,反正她的意思早已表达明确,他最好立场坚定,别再去打扰她,把所有的情愫留在高中那张毕业照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