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Chapter12(双更)

小说: 山间珊瑚 作者: 叹西茶 更新时间:2022-06-25 字数:7383 阅读进度:12/35

回到家,章入凡把伞挂在玄关处的雨伞收纳架上,她盯着顺着伞面滴落而下的雨珠微微出神。

小区大门外不能长时停车,章入凡才问出那句话,还没得到沈明津的答复,保安就催促他离开了。

章入凡心里有遗憾和不安,回想起刚才问沈明津的问题,她后知后觉地感到难为情,但要说后悔,好像并不。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因为他而冲动了,打从看到那封信开始,她每次接近他都无不是违背她以往为人处事的风格。或者不能说是冲动,是凭本心行事。以前外婆总教导她想做什么就去做,不要瞻前顾后思虑过多,但她就是做不到。

率性而为并非章入凡的个性,但遇上沈明津,她就不再恪守谨慎的原则,变得莽莽撞撞的,时常说些、做些她以前从不曾说过、做过的话和事。这种变化让她对自己有点陌生,好像躯壳里钻进了别人的灵魂却没有排异反应。

今晚,那个灵魂再一次钻进了章入凡的身体里,她完全是不假思索地就拦下了沈明津的车,问出了那个问题,或许说是请求更为恰切。

她请求他,再给她一次机会。

这个机会他到底给不给,章入凡心里没底,因此有些忐忑。

章入凡站在玄关出神,李惠淑看到了忙招呼她进来吃饭。回了家章入凡反而没那么自在,吃完饭陪章胜义看完新闻联播,她就先行回了房间,将自己的活动范围缩小。

左右无事,章入凡也不想耽溺在无用的情绪里头,索性拿出笔记本,写起今天还没完成的策划案。十一月的商场主题活动是她入职ow以来接手的第一个大策划,“咖啡集市”这个提案最后能不能通过对她来说至关重要,不仅是事业意义上。

章入凡的手指在键盘上敲着活动策划内容,在拟邀请的咖啡馆名单下她第一个就打上了“津渡”,尔后盯着这两个字失神。

房门忽被敲响,章入凡一惊,倏地回过头,迟疑了下说:“门没锁。”

章胜义打开门,站在门外朝里说:“你惠姨的母亲摔了,我和她现在要去趟乡下,晚上你照顾下你妹妹。”

大晚上的要去乡下,看来老人家摔得不轻,章入凡忙站起身,点了点头,“好。”

时间紧急,章胜义没和章入凡多说,李惠淑也只是交代了她几句必要的话,幸好此前章梓橦已被哄睡,因此他们没被孩子绊住脚。

章梓橦一觉睡得很踏实,章入凡半夜去儿童房看了看她,见她睡得沉才放下心回房间。

晚上睡着的孩子好带,白天醒了的就是个棘手的麻烦。

章梓橦醒来没见着爸妈,立刻扯开嗓子哭嚎,章入凡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只能坐在一旁干楞楞地看她哭。

“你姥姥摔了,你爸爸妈妈看她去了,他们会回来的。”

章入凡陈述事实,但小孩子听不进道理,章梓橦只知道哭着喊着找爸爸要妈妈。

章入凡没有哄她,也不知道怎么哄,就任她发泄情绪。小孩子体力有限,章梓橦很快就哭累了,天崩地裂的哭声最后成了若有似无的抽噎声。

章入凡趁机问她:“饿了吗?我煮了小馄饨。”

“……”

“我等下要出门,你不饿的话我先去吃早饭了。”

章入凡冷静开口,她说完就要起身走人,身子刚一动,就察觉到衣角被抓住了。

她回过头,章梓橦抽抽嗒嗒的,撇了下嘴奶声奶气地说:“家里没有人了。”

章入凡瞧着她,“你想跟我一起出门?”

章梓橦扭过脑袋嘟着嘴不说话,一副别别扭扭的模样。

章入凡要站起来,章梓橦紧攥着她的衣角不放,嘴上却什么都不说。

“我给你拿衣服。”

章梓橦这才松开手,章入凡站起身打开衣柜,一下子就看乱了眼。章梓橦的衣服花花绿绿的,什么色儿都有,多是公主裙。

章入凡愣了下,挑了件保暖的毛衣和棉裤,但章梓橦不满意,说:“我想穿裙子。”

“……”

章入凡无法,只得给她找了裙子和打底裤,她把衣服放在床上,章梓橦动也不动,两人大眼瞪小眼。

“你快换衣服。”章入凡说。

“我不会。”

章入凡蹙眉,她盯着章梓橦的脸看,在判断她到底是在耍性子还是真不会换衣服。

“你平时都是怎么换的衣服?”

“爸爸妈妈帮我啊。”章梓橦说得很理直气壮。

章入凡缄默。

她和章梓橦差不多大的时候母亲就意外去世了,那之后章胜义一人抚养她,他要她独立坚强,要她快快长大。在她的记忆里,她哭了他从来不哄,只会和她讲冷冰冰的道理,她学会自己穿衣服后他就再也没帮过她。

“你五岁了,应该学会自己换衣服了。”

章入凡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肃然,章梓橦见了害怕,眼眶一红,瘪着嘴像是又要哭了。

章入凡头疼地叹口气,妥协般地拿过裙子。她帮章梓橦换好衣服,因为赶时间,又给她喂了饭,她们出门已经是半小时之后了。

昨夜下了雨,今早天气寒凉,章入凡带着章梓橦打了辆车前往京桦花园,路上师傅给她打了个电话,说他已经到了。她人不在公寓,只好道声歉,说自己在路上,正赶过去,请他等等。

到了京桦花园下了车,章入凡不愿师傅多等,奈何章梓橦人小腿短走不快,她只好抱着她往小区里走。

行至半路,迎面碰上了沈明津,章入凡的步子立刻放缓,待他走近时站定不动。人停下来了,心跳却比刚才疾步时更快,章梓橦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异常,趴在她胸口处听了听。

沈明津早上没听到楼上的动静,以为是师傅还没来,没想到是章入凡迟了。

他主动打了个招呼,“早。”

“早。”

“这个是……”沈明津看向章入凡怀中的女娃娃。

“我……妹妹,章梓橦。”

“亲妹妹?”

章入凡迟疑了下,点头。

沈明津略感讶异,随后了然,“挺可爱的。”

他微微弯下腰逗章梓橦,“叫哥哥。”

章梓橦扒拉着章入凡,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盯着沈明津看,似是好奇又好像在防备。

沈明津抬起双手,让章梓橦看他别无一物的手掌,尔后迅速交叉双手,一秒的功夫,他右手双指间凭空就出现了一颗糖。

章梓橦“咦”了一声,凑过去看他的手。不只小孩子吃惊,章入凡也微微瞠目,即使这么近的距离,她都没看清沈明津到底是如何把这颗糖变出来的。

沈明津笑着把那颗糖递给章梓橦,“给你。”

章梓橦看向章入凡,见她点了头才接过糖,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

沈明津直起腰,章入凡抬头看他,视线两相接触,一时间无话。经过昨晚,俩人之间的磁场隐约有些古怪,比之昨夜之前,是另一种感觉的微妙。

“昨晚……”

“昨天晚上……”

短暂的沉默过后,章入凡和沈明津同时开了口,听到对方的声音后又同时噤声。他们好像都预感到了接下来要说的话的重要性,因此都比平时更谨慎。

就在这时,章入凡的手机响了,是师傅打来的,问她到了没有。

章入凡挂断电话,沈明津问:“师傅催你了?”

“嗯。”

沈明津看了眼章梓橦,小娃娃已经流鼻水儿了,今天天冷,不宜在室外长时间呆着,他虽有话要说,但不急于一时。

“你快上去吧。”他抬手看腕表,“我有事要出去,有什么需要配合的给我发消息就行。”

章入凡也知此时并不是交谈的好时机,便颔首示意:“……好。”

沈明津出门去和咖啡豆生产商谈合作,谈完买卖生意后他又去了咖啡馆,这一去就碰上了闹事的。

有个失恋的男人来咖啡馆砸场子,愣是说沈明津勾引他女朋友,谁劝都不听,沈明津解释了也无用,最后只好报警。

因为这出意外,沈明津一个下午都在警局,等做完笔录协调完出来,天都黑了。他拿出手机,微信里除了几个员工发来关心的消息外,没别的人找他。

看来章入凡的公寓浴室今天还没修补好,不到检查闭水性的时候。

沈明津想到她,不免又想起昨晚送她回滨湖区时她最后说的话,他当时怕会错意,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之后又被保安“驱逐”,没来得及给她一个答复。

昨天他回去琢磨了一晚上,章入凡那句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到现在都拿不准。按字面上理解,她说的话没有任何暧昧,就只是单纯地想和他握手言和,重新认识下而已。但昨晚她的眼神,却让说的话变得有“歧义”。

沈明津的脑子倾向于前一种解释,心却不由自主地偏向后者。

他自己是那种有一说一的性格,也就不喜欢揣度人。本来今天他打算找个机会问问章入凡的,早上时机不对,下午这么一耽搁,又错过了。这么晚,她肯定已经回家了。

沈明津找到章入凡的微信,点进去盯着空白的界面看了会儿,最后锁了屏,把手机揣进兜里。

他高中时就冲动过一回,动员大会那天后她到毕业都对他冷冷淡淡的,在班上碰上了一个眼神都不愿给他。如果她昨晚的话就只是想和他一解前嫌,以后做个好邻居,他冒冒失失追问,自找没趣不说,往后普通校友都当不成。

有些话,需要表情语气眼神的加持,不见面聊误会空间会无限扩大。

沈明津还是决定,当面问问章入凡。

沈明津一早去了咖啡馆,工作日,尤其是周一,来买咖啡的白领有很多,一整个早上店里的半自动咖啡机运作起来就没停过。

忙活了一阵,沈明津看了眼时间,又往入口处望了望。

小牧凑过来,伸长脖子也往门外看,“津哥,你看什么呢?是不是在等ow那个新来的策划小姐姐?”

沈明津乜他,“外卖咖啡都打包好了?”

“还差几杯。”

“那你还站在这,不想干了?”

“别介啊哥,你被我猜中心思也不要恼羞成怒啊。”

沈明津龇了下牙,抬起手作势要给小牧一个栗子。

小牧躲了下,说:“上周五中午你不在,那个策划小姐姐来店里了,还问你来着。”

沈明津收住手上动作,“她问什么了?”

“问你一般什么时候在店里。”小牧冲沈明津使了个眼色,“我觉得那个小姐姐好像对你有点意思。”

“你这么觉得?”

“不然呢,她又是要你微信,又是打听你的。”

沈明津的嘴角微微上扬,小牧观察他的表情,试探地问:“下次她要是再问我你的事,我是说还是不说?”

沈明津咳了声,敛起表情,瞟向小牧,“还要我教你?”

小牧故意做出一副了然的模样,抬手在唇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我懂了,老规矩,守口如瓶。”

“啧。”沈明津一个栗子终于敲了下去,“对人不对事,懂了吗?”

小牧嘿然一笑,揶揄道:“哥,双标啊。”

沈明津不置可否。

“我第一次见那个小姐姐的时候就觉得她眼熟,她以前来过我们店?”

“没有。”

“不能啊,我总觉得在哪儿见过她。”

“嘀咕什么呢,订单多了,还不快去打包。”沈明津睇他,“还有,人有名字,别小姐姐小姐姐的叫,叫凡姐。”

“凡?”小牧朝沈明津挤挤眼睛,笑话他,“哥,你这可真是名副其实地动了‘凡’心啊。”

沈明津抬手又要打,余光看到了袁霜,回过头往她身后看了眼,没别的人。

“还是美式?”

“对,沈老板,你可抓点紧,我要迟到了。”

沈明津让小牧去做,他在收银机上按了两下,抬眼看着袁霜,状若无意地问:“今天就你一个人来啊。”

“噢。”前两天袁霜都是和章入凡一起来的,沈明津一问她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你想问你的老同学怎么没来是吧。”

“她不喝咖啡了?”沈明津接的很坦然。

“不是,她今天来迟了。”袁霜说:“我早上给她发消息,让她帮我带杯咖啡,她说她从滨湖区过来,赶不及了。”

袁霜说着一拍手,“你一问我倒想起来了,沈老板,加一杯白咖啡。”

沈明津点了下头,表示明白。

袁霜扫码付款,趁着咖啡还没做好的时间和沈明津闲聊,说着就提到了“咖啡集市”的事,她说:“这主意是入凡想的,我们经理让她回去写策划案,入凡说了,要是策划案通过了,一定找你。”

沈明津闻言愣了下,“找我?”

“对啊,你不是‘津渡’老板嘛,不找你找谁啊。”袁霜没察觉到沈明津不寻常的反应,接着说:“我看入凡是早就有这个打算了,不然她也不会天天来你这喝咖啡啊。”

沈明津把打包好的咖啡递过去,袁霜接过后道了声谢就着急忙慌地就要走,走之前还愉快地道了句:“沈老板,具体细节等入凡的策划案通过了,让她再和你详谈,你一定要来参加我们商场的活动啊。”

沈明津没有回应,他不发一言,神色罕见的有些严峻。

看来,章入凡的话仅仅是字面意思。

章入凡早上送章梓橦去幼儿园迷了路,耽误了上班时间,幸好她出门时间都有个提前量,这才不至于迟到,险险地打了卡。

落座时章入凡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看到了一杯咖啡,不用猜也知道是袁霜给她带的,她转过头正要问问袁霜早上见没见到沈明津,还没开口,刘品媛就说要开个早会,让所有人到会议室集合。工作要紧,章入凡只好将问题按下。

会议上刘品媛将本周的任务发布下去,开完早会,她又特地点名章入凡去她办公室一趟,询问了一番“咖啡集市”的具体想法以及策划案进展情况。

从刘品媛办公室出来,章入凡立刻投身于工作中。她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将周末写的策划案收尾,又增补了些活动细节,最后将整个策划案仔细地过了一遍,确认无误后发给了刘品媛。

“写完啦?”袁霜见章入凡靠向椅背,转过头问。

章入凡点点头。

“怎么样,有把握吗?”

“我尽力了。”

“咖啡集市”的策划能不能通过还要看刘品媛的意思,章入凡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这次策划案她做得很用心,她参与策划过大大小小的活动,这次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张、期盼。

“你准备得这么认真,我相信你可以的。”袁霜鼓励道。

“谢谢。”章入凡顺道再次感谢她早上帮她带了咖啡。

“小事儿。”袁霜不以为意地摆了下手,想到什么又说:“早上我去买咖啡的时候,沈老板还问你来着。”

“嗯?”

“他问你怎么没去买咖啡呢,我和他说你从家里赶过来,来不及。”

章入凡恍了下神,心里忽的忐忑,不知道沈明津会给她一个怎么样的答复。

“对了,我还和他提了‘咖啡集市’的事呢。”

“你和他说了?”

袁霜见章入凡反应有点大,愣了愣,点了下脑袋,“不能说吗?”

“……也不是。”章入凡默了默,“策划案不一定能通过。”

“我当什么事呢,沈老板人好,就算没通过,他也理解的。”

章入凡缄口。

她本来是想等策划案通过了,再找机会亲自和他说的。

午休时间,袁霜和朋友有约,章入凡就一个人去了公司签下的食堂吃饭。饭后,她犹豫再三,最后还是主动前往“津渡”,打算听听沈明津的答复。

午间的咖啡馆的生意一如往常,点单的人虽不至排成长队,但陆陆续续有人进店。

章入凡推门而入,第一时间先去看吧台,沈明津今天中午在店里,此时正和一个姑娘在聊天,章入凡走近,听到了几句。

“提拉米苏、草莓卷、芒果千层、香草奶油蛋糕、抹茶芝士蛋糕……明天要这几款甜点对吧。”

“嗯。”沈明津停了下说:“再加个香草泡芙,这几天点这个的人多。”

“成,我记上了,明天准时给你送来。”

沈明津这时已经看到了章入凡,他很快收回目光,又和人说了两句话。

章入凡等那姑娘走了才走上前,沈明津抬起头,“喝咖啡?”

“嗯。”章入凡看了眼咖啡单,说:“一杯摩卡。”

“这儿喝?”

“嗯”

“好。”

沈明津在收银机上点了两下,转身要去做咖啡时余光见章入凡站定不动,身形微顿,开口说:“你找个位置坐下,我等会儿把咖啡端过去。”

沈明津说话时语气淡淡的,章入凡从他的神色中看不出喜厌。

她在咖啡馆的角落坐下,约莫五分钟后沈明津端着一杯咖啡过来,放在她面前的桌上。

“请便。”他说。

沈明津说完就要走,见章入凡巴巴地看着他,目光微灼,便不由自主地站定,忖了下问:“有话要说?”

“嗯。”章入凡点头。

沈明津没怎么犹豫,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抬眼问:“想说什么?”

章入凡身体坐得板直,蓦地紧张起来,她不太敢直视沈明津的眼睛,视线微微下移,盯着咖啡里的小熊拉花看。

“前天晚上,我问你——”

“好啊。”沈明津还没待章入凡说完就应道。

章入凡倏地抬头,像是不敢相信他所说的话似的,“你愿意?”

“这有什么不愿意的。”沈明津哂笑,一副轻拿轻放的率性模样,“把以前的事全忘掉,重新认识有什么不可以的。”

沈明津的回复是章入凡想要的,却又好像不是她真正想要得到的答案。她看着沈明津,一时迷茫,他总能打乱她的步调,让她自乱阵脚。

“我之前不是说过了,高中的事都过去了,你不用再有什么负担,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你尽管开口,能帮我一定帮。”

沈明津看着章入凡问:“你的策划案通过了吗?”

章入凡懵了下,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问起她的工作。

“……还没。”

“‘咖啡集市’,听着挺有意思的,我觉得你能做好。”沈明津停了停,直视着章入凡,正色道:“你不用因为工作刻意和我打好关系,也不用担心我会因为以前那点事就不和你合作,这么好的宣传机会,我会配合的。”

“就这么说定了啊,等你的策划案通过了,一定来找我参加活动。”

沈明津兀自为这场谈话盖章定论,章入凡到这会儿才明白他是误会了,误会了她主动接近他的动机。

“不是的,你误会了,那天我说想重新认识你,不是因为工作。”章入凡眉头微皱,语气一改常态,难得急切,生怕沈明津下一秒就走似的。

沈明津闻言心神微荡,险些动摇,“你天天来咖啡馆,不是为了调研?”

“有调研的原因,但不全是。办‘咖啡集市’这个想法是我见了你之后才有的,我以前不喝咖啡的,我想如果这个策划案通过了,我可以和你多接触,多了解你一些……”

章入凡的前任上司评价她办事稳妥,条理清晰,但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思绪混乱,说的话毫无逻辑可言,全凭兴起。

“我说想重新认识,只是希望你不要因为以前的事讨厌我,但是我也不想你把以前的事全忘掉,因为、因为……”章入凡总觉得有话要说,却梗在心口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沈明津却从她零乱的只言片语中察觉到了某些要素,他一时惊讶,盯着章入凡,试探地问:“你加我微信、天天来咖啡馆、办‘咖啡集市’,是想……追我?”

章入凡双眼尚还迷蒙着,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也很少听他人的爱情故事,偶像剧、爱情电影和小说她几乎不看,关于心动,她没有直接经验,间接经验也少得可怜。

“这……算吗?”

沈明津见她眼神迷惘,心里头反而动容,他忍不住要扬起嘴角,却又强行遏制住冲动。

“怎么不算?”沈明津轻咳了声,用公正无私的口吻义正言辞地说:“你想方设法接近我,打听我,就是对我有意思。”

章入凡在感情上懵懂,虽然她还不太了解爱情萌发的机制和原理,但对沈明津,她的确存有别样的情感。或许正如程怡所言,她对沈明津有“好感”,而男女之间的好感即是喜欢。

事到如今,章入凡再回想动员大会那天的场景,她冲沈明津发脾气,难道仅仅是因为家里的事吗?如果向她表白的是别人,她还会那样生气吗?

兴许,在很久之前,在章入凡自己都没发觉的时候,她就已经喜欢上他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