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Chapter 18

小说: 山间珊瑚 作者: 叹西茶 更新时间:2022-06-25 字数:3887 阅读进度:18/35

离开学校,沈明津把章入凡和章梓橦送回了滨湖区,之后才前往咖啡馆。他最近常常不着店,小牧抱怨说店里生意都冷清了许多,但沈明津听了非但不愁,反而乐呵呵,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心情好上了天。

晚上,周慈女士喊他回家吃饭,沈明津一路哼着曲儿驱车回槐安区,下了车才发现不仅周女士给他发了消息,章入凡也给他发了消息。

今天在学校,他和她说,如果不知道怎么热烈地追求他,那至少要保证每天都给他发消息,无论大事小事都分享给他,尽量让他参与到她的生活中去。其实沈明津当时想说的是,尽量挤占他生活的所有缝隙,但想想这话好像过于露骨,作为一名被追求者,他需要克制。

章入凡给他发了张照片,是一颗手工星星,外形不太精巧,甚至稚拙。她发来消息说“章梓橦折的,她想送给你。”

沈明津嘴角的幅度不由增大,点点屏幕,问道“还在家里”

“嗯。”章入凡过了会儿又发来消息,问“你在咖啡馆”

沈明津发现章入凡好像会主动抛出话题了,虽然只是简单地把他问她的话转过来再问他一遍,但这不能说不是一个进步。

“没有,我也回家了。”沈明津噙着笑回复道。

“你周末也回家住”

“不是,吃饭。”沈明津进了电梯,手指熟练地点着手机屏幕,抬头飞快地扫了眼电梯按键,迅速按下楼层,然后点击发送消息,“不过我一般也是周末回来一趟,看看我妈。”

“这样啊。”

沈明津等了下,章入凡没再发消息过来,想来她是习惯一来一回的聊天方式,如果他不回复,她是不会主动再发消息过来的。以他对她的了解,这大概不是自尊心的缘故,更有可能是她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此时正对着手机苦恼。

沈明津笑了下,觉得自己都能想象得到她此刻犯难的表情。他不再冷落她,低头走出电梯,又给她发了条消息,问“你晚上会回京桦花园吧”

“嗯,那边离公司近。”

章入凡第二条消息紧接着就来了,不出沈明津所料,她又将他的问题“反弹”了回来“你呢,会回去吗”

“回。”沈明津想了下又手指翻飞地编辑了条消息发送出去“我明天早上要去咖啡馆。”

“那我们明早见。”

沈明津走到家门口,正要抬手验指纹,看到章入凡这条消息不由顿住脚,转过身背倚在门框边上低头打字。

“我们顺路。”沈明津想了想,还是把话打全了,不让她费心去揣度他的意思“你其实可以问问我方不方便搭顺风车。”

沈明津在线等回复,他看到聊天界面上“对方正在输入”几个字出现又消失,似乎能感受到她此刻的纠结犹豫。

就在他以为章入凡仍会和此前几回一样怕麻烦他而婉言拒绝时,她的消息跳出来了“你明天早上几点出发去咖啡馆”

沈明津不自觉地勾起唇角,很快回道“八点。”

个体户哪有什么固定的上班时间,沈明津去咖啡馆的时间很随意,时早时晚,反正店里有几个员工轮班,不用担心没人做咖啡。

八点这个时间是沈明津估算出来的,章入凡这阵子基本上都在早上八点半左右到咖啡馆买咖啡,而京桦花园搭乘地铁到o所需时间至多不超过20分钟,他猜她大概就是八点左右出门的。

果然,下一秒他就看到了章入凡发来的消息“我也是八点出门。”

等了会儿,她询问道“我方便搭你的车吗”

“当然。”沈明津笑意盎然,应承道“明天早上八点我在楼下等你。”

“好。”章入凡回复“我们明早见。”

“明早见。”

聊到这儿算是告一段落了,沈明津把手机揣进兜里,这才转身开门,进了屋。

周慈听见开门声,从厨房探出脑袋,问“刚才问你,不是说到楼下了,怎么才上来”

“有事耽搁了会儿。”

这时厨房里又冒出一个脑袋,一个双鬓花白的老妇人问“啥事啊”

“唷,我姥姥来啦。”

沈奶奶轻哼了声,埋怨道“不来这儿能见着你啊。”

“唉,儿孙真是越大越生分,你高中那会儿还喜欢来姥姥家吃饭呢,现在大了,反而不去了,怕不是嫌弃我和你姥爷两个老骨头喽。”

“瞧您这话说的。”沈明津笑着走近,抬手搭在老太太肩上,哄道“我今儿还想着下周怎么着也得找个时间去您那儿蹭顿吃的饱饱口福,没想到您和我心有灵犀,先来找我了,您怕不是老仙女,能掐会算的,我看这长相也像。”

“得,少贫。”沈奶奶嘴上嫌弃,脸上却泛起了笑意。

沈明津知道老太太是顺心了,这才问道“您来了,我姥爷呢”

“他啊,和人去羽毛球馆了,最近不迷乒乓球,迷上打羽毛球了。”

“嘿,他怎么不叫上我啊我可以当他的球友。”沈明津毛遂自荐。

“之前他迷上打乒乓球,找你陪练,你回回赢他,他现在哪里会想再找你,不够气的。”

沈明津失笑,“敢情是因为我才放弃乒乓球,改打羽毛球的啊,我姥爷的心理也太脆弱了。”

“可不是嘛,七八十岁的人了,还因为这事置气,今天晚上要他和我一起来看看你,他愣是不来。”

“真生我气啦”

“我看是。”

“啧,那我还得找机会赔礼道歉去。”

周慈这时候插上一句“我说你也真是,陪姥爷打球也不知道让着点儿。”

“是他老人家说他老当益壮,让我千万别放水的,竞技体育没有亲情,这话还是姥爷教我的。”

“好了好了,别聊你姥爷了,洗洗手,准备吃饺子了。”

沈明津这会儿已经嗅到香味了,不由问“今天什么日子啊,怎么包起饺子来了。”

“我见我大外孙的日子,行不行”

“行”

沈奶奶端了几盘饺子放在餐桌上,沈明津洗完手落座,扫了眼包法不一的饺子,问“都什么馅儿啊”

沈奶奶把调好的酱汁儿搁桌上,分别指了指几个盘子,说“白菜猪肉、三鲜还有牛肉香菇。”

“这么丰盛。”沈明津嘴甜地奉承道“还是我姥姥疼我。”

“你要是知道姥姥疼你,就答应我一件事。”

沈明津暗道不妙,下一秒果然听老太太说“上回和你提的,你王爷爷的孙女,人姑娘对你有意思,你就和她认识认识,加个好友聊聊,指不定就合缘了。”

沈明津暗叹,他最怕长辈拉纤做媒,所以最近才没往姥姥姥爷家去,没想到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我对她没意思。”

“你才见过人家一面,话都还没说上几句,怎么就没意思了”沈奶奶不放弃,仍劝说道“我看那姑娘挺好的,长得漂亮,工作也好,最主要的是喜欢你,你就给人一个机会。”

沈明津搛起一个饺子沾了酱汁儿放进嘴里,嚼了几下囫囵咽下,说“我已经把机会给别人了。”

“谁啊”

“她还没追上,以后再介绍给您认识。”

沈奶奶不以为意,“你什么时候没人追,多一个姑娘追不好嘛。”

沈明津摇头,“我又不是选妃,一个就够了。”

怕老太太再多说,他狼吞虎咽,一口一个饺子,不消多时一小盘的饺子就消灭干净了。

“我吃饱了。”沈明津把最后一个饺子咽下,起身说“咖啡馆晚上人手不够,我去店里忙了。”

他说完迅速闪身走人,沈奶奶都没来得及把人拦下,看着合上的门嘟囔了句“大晚上的谁喝咖啡啊。”

知子莫若母,周慈笑着说“您就别给他介绍姑娘了,他桃花多的是。”

“多的是也没见他摘啊。”沈奶奶叹口气说“我也没让他结婚,就是现在正当年龄,处个对象多好啊。”

“你和明津他爸离婚后,他出国,你忙事业,对孩子的关心都不够,也多亏明津打小乐观,也没堕落,还凭自己的本事上了个好中学,考了个不错的大学。”

“他大学发生意外后不能练体育了,虽然嘴上说着没关系,但是我看他心里也是难受的,但是对家里人就是不提。”沈奶奶皱了皱眉,表情很是不忍,“我就想有个年龄相当的人在他身边,他也有个能倾诉的对象,不至于什么糟心事都憋在心里,久了要生病的。”

“你说他不谈恋爱不会是因为你和他爸离婚了,所以对婚姻有阴影了吧”沈奶奶很是担忧。

周慈方才表情还有些低沉,听到这话立刻笑了,说“放心吧,他不摘桃花,但是会亲自栽桃树,您就等着他把人带回家吧。”

章入凡晚上吃完饭,陪章胜义看完新闻联播后就离开了滨湖区,回到了京桦花园。临走之前,李惠淑给她打包了很多小菜,到了公寓她拿出保鲜盒把小菜分装好后放进冰箱里。

浴室防水层修补好了,总算是能使用了,章入凡拿上换洗衣物去洗澡,脱衣服时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章梓橦折的小星星,便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沈明津。

今天重返校园,她把动员大会那天的误会解释清楚了,现在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不是误会,是五年的感情时差。

章入凡确认了,沈明津以前是真的喜欢过那个渺小不起眼的她,但五年过去,年少的情愫还残存遗留多少她并不确定,但他给了她机会,她就不能不抱有一丝的侥幸和希望。就算他对那时候的情感只余下几分缅怀之情,她也不介意。

五年的感情时差要倒过来并不容易,尤其对情感经历是一张白纸的章入凡来说,更是一个难以跨越的难关。

洗完澡,她拿着那颗小星星来到客厅,想了下抱来笔记本放膝上,打开浏览器一搜,竟然真的有“恋爱课”这种课程。

她点开一个视频观看,听了半天还是懵里懵懂的,“欲擒故纵”“不露声色地勾引”这些撩汉技能对她来说实在太高阶了,她一个才入门的小白委实学不明白。

关掉视频,她又去其它平台上逛了逛,不看不知道,一看才明白男女之间的套路原来这么多,简直层出不穷防不胜防。

章入凡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在各种平台上讨教,记了满满好几页的笔记,网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方法,她记到最后只感慨恋爱真是一门学问,甚至比读书升学还难。

盯着电脑眼睛疼,章入凡把笔记本放在一旁,又拿起章梓橦折的那颗星星端看,不过才见了两回面,章梓橦已经被沈明津迷住了,毋庸置疑,他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

她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了,这时候再给他发消息似乎太晚了,但是不和他说点什么,她心里总觉有缺憾,像是没为今天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迟疑不定间,章入凡忽想起刚才记的笔记,她点开和沈明津的聊天页面,稍作踟躇,便打了两个字发送过去。

“晚安。”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