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议事院

小说: 圣名 作者: 舒巴坦钠 更新时间:2018-12-06 16:59:20 字数:3357 阅读进度:371/377

丁勤不便过多解释,只是道,“嗯。我听说过,不过也没有亲见过。”

庞师喜色难掩,“如此一来,城主想请你进来,更是请对了。”他想了想,又道,“丁兄弟,我建议你留下来。城主毕竟一片好心,而且你又有他需要的信息,不如我这就去通报一番,我们这就去面见城主。如此一来,你的队伍,还能得到更多的优待。”

丁勤摇了摇头,“司长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只不过,我们的队伍特殊,也不是我一人能定,所以具体是否去见城主,我们还要商议后再定。”

庞师并无半分责备之意,“正常,正常。如此,那我明天一早便再前来,希望到时候兄弟能给个面子。”

他简单地拱了拱手,转身又向在这里维持秩序的守卫吩咐了些事务,便一人而去。

他走后,墨哈飞上前,低声对丁勤道,“我总觉得,他们的理由有些牵强。单从外观看,其实我们与其他商队,应该没有太多不同。”

丁勤点点头,“我知道。到现在,我也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从一开始就想让我们入城。”

墨哈飞道,“有没有一种可能,与你的身份有关?你失去了记忆,不代表别人不记得你。”

丁勤其实自己也有这种猜测。“我不确定。可是,若真是认出了我,为什么还要问我的名字?是试探,或者证实?”

“那你现在什么打算?”墨哈飞问。

丁勤看了看这里的人群,“如果你不反对,明天早上,我决定见见这个城主,问个究竟。如果有可能,我会向城主提出我们的意思,尽早开城,放我们离开。”

墨哈飞点点头,“好,暂就按你说的办。只不过,不知道墨音和成莺,能不能顺利找到我们。”

“城外发生这么大的事,他们应该能知道。这段时间,据我观察,成莺随机应变的能力应该不错,不会做出什么唐突之事。至于墨音,我相信她也应该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丁勤这么说时,显然也是对墨音更为担心,毕竟她是第一次单独行动。

“希望如此。我组织人们休息。”墨哈飞的语气中担心之意难掩,转身又向队伍走去。

一直到天快亮时,这里的人们才安静下来。经历过今天晚上这一劫,很多人只有在身体达到最困倦的时候才能浅浅睡去。睡梦之中,有不少人还会突然惊醒,然后抱着身边的人瑟瑟发抖。

丁勤一夜未眠。他不是不想休息,而是生怕在城中再出现什么变故。

让人欣慰的是,一直到日出,再无任何御火族人出现,也没有任何骚乱产生。自己的队伍多数都睡了一觉,精神比昨天晚上又好了不少。

不过,成莺和墨音,二人都没有出现。

虽然相信这两个人都不是等闲之辈,但是丁勤心中的担忧还是不由自主地多了一些。毕竟,这里是冰渠城,一个所有人原来都从未来过的城市。

早餐时分,外交司长庞师又来了。这一次,他将其他事务交给下属打理,自己则是径直走向丁勤,“丁兄弟,不知你们商议得如何?”

丁勤点了点头,“好,我随你去见城主。”

庞师脸上止不住笑意外流,“如此,那真是太好了。城主已经做好准备,我们随时可以前往。不知道丁兄弟准备带谁去?”

“我自己。”丁勤说得极为坦然,“他们全留在这里。”

庞师多少有些意外,但是很快用习惯性的笑意掩饰了脸上的表情,“好,那我就带丁兄弟一个人去。”

丁勤向墨哈飞也简单交待一下,便随着庞师而去。

一路上,丁勤也在刻意观察着冰渠城的内部情况。

整个冰渠城内部,只有一条主干道路,便是两山之间形成的山谷。以此为中心,其他街道均以树枝状向外沿伸,然后再根据建筑群的需求构成交通网络。在一部分区域,由于山体突出,便于山体之上进行一定的开凿,建成半开放式的窑洞,以供居住或储存。

整个城中,白炽晶使用得非常广泛,所以入城之后,明显比外面要温暖得多。整个城中街道打扫得极为干净,很少看见路上散落有杂物。

可能与现在的全城戒严有关,冰渠城中来往的人不多,一眼看去并不繁华。而且,所有外出的人,也都习惯有序地行走,看不出半分的凌乱,与城中的环境似乎完全融为一体,非常和谐。

丁勤走过了这么多城,如此的情景,并不多见,甚至说,从来没有见过。

一直走了五六里,前面出现了一个相对高大的建筑群。道路也依着这个建筑群而向两边环绕,如同一个环岛一般。

庞师道,“由于冰渠城整体建筑分布特殊,所以在南北两端,我们各建有一个议事会客院,以方便会见客人、商议事务。这就是南会客院。在城北,距北城关七里左右的地方,也有一个类似的会客院。”

“会客院除了会客之外,还有中转的功能。由于我们城的行政、军事和商业中心,均位于城中部,距离南北城关,都有三四十里之遥,造成有诸多不便。因此,对内外的物资中转,守卫阶段性的排岗驻防等,便也在会客院完成。”

“会客院所有建筑都是以白炽晶建成,能够确保环境的温暖舒适。由于昨天晚上发生了御火族夜袭事件,同时为方便见你,我们城主已经在南会客院了。”

庞师说到这里才停下,看着丁勤,“丁勤兄弟,我感觉,城主对你可是真心相待。”

丁勤微笑。“那不知城主名姓?”

庞师道,“城主姓熊,名为熊达。另外,今天你还可以见到我们的副城主,纪者。”

“你们的城主,可是家族世袭?”丁勤发现城主与副城主姓氏并不相同,自然而然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庞师道,“并非世袭。我们冰渠城比较特殊,共有两个大家族,分别掌握冰渠城最多的资源,也就是熊家和纪家。两家曾经因为冰渠城的统治问题,有过很深的矛盾,但是后来他们也意识到,为敌只能相互伤害,倒不如和平共赢的好。所以,冰渠城就形成了竞争上岗机制。”

“每五年,冰渠城会进行一次城主竞选,由居民针对两个家族作出的承诺,以前在前五年的表现,投票决定由哪一家当选城主。一家胜出之后,落选的一家,自然地成为副城主。同时,城中所有的管理岗位,像是外交司,军事司,管理司,商业司等,也会在这之后选举。”

“对于这些职能部门,便不一定受家族限制了。比如,我原来便是出身农家,后来逐渐进入管理岗位,在三年前当选了外交司的司长。”

庞师说到自己的经历,脸上不由自主地挂上了些许的骄傲。丁勤当然也能体会这种凭自己实力而逐渐获得认可、实现价值的自豪感。

“如此看来,你们城中还是很公平的。”丁勤道。

“事情总有两面。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公平的。”庞师没有把话说死,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

走到南会客院外时,门口的守卫自动让出了入口。丁勤正准备进入,却听从东侧传来了一阵骚乱。

他和庞师同时转头,却见是那边过来几个守卫,正押着一个身着紧身衣的女子而来。

丁勤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女子披头散发,头垂着,看不清楚脸。但是,他的身材与墨音有几分相似。

“这是……”皱着眉头,丁勤试探性地问庞师。

庞师显然也不知道细节。待这些人走近一些,他迎上去道,“这是什么人?”

守卫之中的带头人认出了庞师,行礼道,“报告司长,这是我们刚刚从一处隐蔽处发现的奸细。现在正准备押入南监进行进一步的审问。”

他说的声音并不小,丁勤听了个清清楚楚,这让他心中更为紧张。

庞师又问,“可是与昨天晚上的夜袭有关系?”

守卫道,“暂不能确定。我们发现她时,她正在极力隐蔽。如果司长想了解,在我们审问之后,会向司长报告。”

“不必了。”庞师摆了摆手,“这并不是我外交司的职权范围,我只是遇到后问问,并非想要插手。你们按程序去办吧。”

说完,他又转向丁勤,“我们走吧。”

丁勤自然也不好再多问。而且,看不见脸,仅从身材,丁勤无法判断她到底是不是墨音。入了会客院后,他才道,“这样的事,平时多么?”

庞师道,“不多。也只是在御火族突袭矿山之后,才开始出现类似的情况。冰渠城原来一直和平安宁,只是近期,受到御火族的骚扰,多了很多不安定的因素。”

如此说着走着,在议事院最大的一栋楼前,庞师停下对丁勤道,“兄弟,我们到了。这就是南议事会客院的主楼,我们习惯称之为南楼。城主和副城主,还有些其他人员,就在里面等着,我们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