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秘信

小说: 圣名 作者: 舒巴坦钠 更新时间:2018-12-07 14:29:53 字数:3333 阅读进度:372/497

议事院主楼,通体由白炽晶造成,局部使用其他石料进行装饰,看上去浑然一体,很有艺术感。

进入楼中的几级台阶,两边也都修建了雕花护栏,特别是护栏的杆头,雕刻的小狮子活灵活现,很是惹人喜爱。

上了台阶,再往里走,门的两侧各有两个守卫,但是见了庞师和丁勤并不阻拦,而是微微欠身行礼。庞师作了一个请的手势,让丁勤见进。

主楼一楼便是大厅,进去有种豁然开朗之感。由于内部使用各种装饰材料盖住了白炽晶的本色,但这并不影响白炽晶的热量向外扩散,整个都是暖烘烘的;再加上其中大量的植物点缀,鲜花绿叶之中,给人一种春日漫步的感觉。

正对门的主座上方,挂着一幅很大的画,上面是雪山草原,意境开阔而深远。

冰渠城城主熊达和副城主纪者,两个人就座在主座上。在其座下,还站着几个随从的管理人员

见丁勤和庞师走进来,熊达和纪者双双离开座位,向下相迎。二人所走的速度和位置非常默契,熊达在前大概半步,从离开座位便是如此;而且两个人同时迈左脚,步调一致,走到丁勤面前时也未有半点凌乱,先后位置更是没有多少改变。

庞师上前行礼,“城主,副城主。我已经把丁勤请来了。”

熊达身材魁梧,面色古铜,胡子也很浓密。他仰头哈哈一笑,声如洪钟,拍了拍丁勤的肩膀道,“远方的客人,我们欢迎,请座,请座!”

纪者则与他风格不同。纪者本人属于那种白面书生型的,高挑清瘦,胡子头发也都处理得很干净,对着丁勤微微一笑,也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丁勤并不推辞,在就近的一个位置坐下。熊达和纪者又以那种默契回到自己的主位之上,熊达在右,纪者在左。

熊达直接开口道,“昨天晚上突生惊变,可能让丁勤兄弟和你的商队受扰了。实不相瞒,从丁勤兄弟的商队一到,我们便注意到你们了。这其中缘由,庞司长可能已经说过,我不再赘述。不过,我还是要开门见山地说一下,请丁勤兄弟来的目的,第一是为了建立长期的通商关系,第二,是想向兄弟请教关于赤天陨铁矿之事。”

丁勤在座上行了个礼道,“城主,副城主。单以年龄论,丁勤属后辈,实不敢以兄弟相称。二位尊长,只须叫我丁勤便可。”

熊达又是哈哈一笑,“好,好。这种有礼数的后生,我们都喜欢。”

丁勤又道,“刚刚城主所言之事,其实丁勤心中已有决定。第一,关于通商。我带的队伍,是商队不假,但是现在主要的目的,是去天际州,商务事宜,仅是保障我们一路前行的经济支出。所以,若说建立长久通商关系,即使能实现,也要等我们去过天际州,再从那里返回之后才可能。”

他知道,这样说虽然很直接,可是也等于没有给熊达什么面子,容易激怒熊达。因此,说完之后,丁勤又补充道,“以上所言,晚辈只是如实禀告,并无半分不敬之意,希望城主不要责怪。”

熊达又是哈哈大笑,“直爽,直爽!我和纪者不是那种小气之人,怎么会枉加责怪呢?你这样平言直述,比那些拐弯抹角的人,可是强多了!”

纪者也是微笑着点头,看不出有什么责怪之意。在熊达说完后,他才开口,字正腔圆地道,“不知你要到天际州所为何事?”

丁勤道,“此事说来话长。我带队伍,一是想送人回故乡,二来,我失去了记忆,听闻那边有可能治疗的方法,故也想去一试。”

听丁勤这么说,熊达和纪者对视了一下,两个人的表情在那一瞬间都突然变得有些严肃。很快,他们又恢复了刚刚的笑意。熊达道,“原来如此。我还想问你的出身,没有想到你失忆了。”

丁勤点了点头,“嗯。失去记忆已经有一段时间,到现在为止,我对自己从何而来,到何方去,完全找不到线索。跟随我的队伍,也都是我此行途中,偶然识得,然后一路走了过来。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关于通商一事,我也不敢妄言向城主许诺什么。”

熊达摆摆手,“诶,不用这么拘此小节。你与众不同,就是与众不同,即使不通商,还能交朋友嘛。听说你年纪轻轻,便在修为上突破灵力三阶,昨天以一己之力,震慑了整个偷袭的御火族人。这样的人才,能来我们冰渠城,也是我们冰渠城的幸事。”

他说的那句能来我们冰渠城,显然是一语双关。丁勤注意到了,却没有专门作什么回应,而是问了一句,“刚刚好,我想请教城主,不知城中可有什么郎中,对失忆治疗有什么特殊的方法?”

纪者手往边上一指,“我们这位农林司的舒邦司长,主管医药农林,本身也是我们最好的郎中。不知舒司长有何意见建议?”

舒邦上前,对丁勤道,“可否让我检查一下?”

丁勤没有拒绝。实际上,他心里也没有抱什么希望。

片刻之后,舒邦摇了摇头,“城主,副城主,丁公子。从我的检查看,丁公子的身体健康得很,如果真失忆了,那便并非疾病所染,对于这样的情况,我无能为力。整个冰渠城,可能也没有人能给出什么方子。”

纪者面上现出些许的失望,看着丁勤,“若是如此,可能就帮不上你什么忙了。”

丁勤轻笑道,“我这失忆,经过了不少名医治疗,也都没有什么进展,最多不过能恢复些碎片式的记忆,所以也不急于这一时。感谢城主副城主对我的关爱。”

熊达又是呵呵一笑,“好客助人,是我们冰渠城的传统。”

丁勤不失时机地献了句好话,“从昨天危急时刻,城主下令开门救人,我们也能感觉到冰渠城的大义之举了。如此冒巨大风险将外面的人迎进来,也突显了冰渠城的慈善。”

熊达果然心下大喜,仰头哈哈大笑,“虽然我们实施了全城戒严,但是真遇到特殊情况,还是要为大众着想,这是应该的,应该的。”

丁勤很快接上了后句,“说到戒严,丁勤想让城主透个信。我和我的队伍,何时才能出城?我们确实不宜在冰渠城久留。”

熊达面上的笑意消失了,深吸了口气缓缓道,“这个,只怕我现在也无法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可能你也知道,我们与御火族之间的矛盾,现在无法调和。取消戒严,容易给冰渠城带来更多的伤害。当然,我也知道你的想法。”

他看了看纪者,又转向丁勤,“你可能想,我们是否可以为你们的队伍破一次例,放你们出去。可是问题在于,我们治城,最重法治。从我们的选举制度,可能你就能看出来。给你放行,一来需要足够的理由,这并不容易;二来,有一便有二,我们只怕到时候,我们的戒严,会成了一句空话。”

丁勤轻笑了笑,“若是如此,可能我们就只能等了。希望若有可能,城主尽早放行。”

熊达点点头,“这个,你放心。另外,关于另外一件事。赤天陨铁矿,似乎你了解?”

丁勤如实作答,“赤天陨铁矿,我有印象,可是也极为碎片化。这种稀世矿物,想要使用,最大的难度在于初级的淬炼。只要能将赤天陨铁矿从矿石中淬取出来,后续的锻造,其实与普通钢铁,差别便不大了。”

熊达一喜,“没错,没错!兄弟所言极是。得到此矿后,开始我并不知道是赤天陨铁矿,只是觉得不是凡物。可是,用了不少方法,却无法将其精炼提纯。到后来,有一个铁匠从城中经过,我去拜访,他才说这是赤天陨铁矿。只可惜,他也并不了解淬炼之法。”

丁勤想了想,“城主,赤天陨铁矿的淬炼之法,我有些印象,可是由于我记忆不完整,却也不能保证是否是全部。如若城主同意,我倒是想用我的方法试试。”

丁勤之所以如此说,完全是为了与城主拉近关系。精练出赤天陨铁,若真成功,对自己没有什么损失,倒是可能多了些早日出城的可能。

熊达喜色更重,“你愿意帮我们?”

丁勤点点头,“若真成功,也算是我们到冰渠城,给城主和副城主的献礼。”

熊达看了看纪者,纪者也点了点头。熊达转过来道,“若你帮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那我们一定会以厚礼相赠!”

丁勤道,“厚礼倒不至于。其实,对于这赤天陨铁矿,我也只是听闻而未实见,有幸一睹,也是人生幸事。”

熊达道,“小兄弟果然直爽!好,我这就派人,将赤天陨铁矿送过来。这几天如果小兄弟方便,随时可以来此试验。需要什么材料,尽管交待!此事,不如就还是由庞师协助吧。”

庞师上前领命。之后,丁勤道,“城主,我初来于此,发现这冰渠城,确实有不凡之处。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