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你们继续打,我们只是在内乱!

小说: 神话版三国 作者: 坟土荒草 更新时间:2015-01-09 19:49:06 字数:7233 阅读进度:205/3171

“子仲、夫人还请二位各自发动自己的商业人脉,宛城破败有太多的东西会滞销,请两位将新商法一事传递出去,我想此事对于两位应该并无难度吧。”在确定没有人会阻拦自己之后陈曦彻底放松了下来,尽量淡然地说道,有些时候必须要装腔作势。

“此事易也,十日之内幽冀并三州商人皆会来此。”张氏听到陈曦的任务,不等糜竺开口便抢先开口道。

糜竺理都没有理张氏的挑衅,他不需要争什么,不管张氏身份如何变化,他糜子仲始终是刘备的臣子,忠于刘备即可。

“二十日之内天下所有的商人都会知道这个情报,至于会不会来我不能保证。”糜竺非常的低调,没有像张氏那样做出任何的保证,很明显不是他没有这个能力,只是不看好此事罢了。

“通知到就行了,不要让我出手。”陈曦坐在主位上抬了抬眼皮说道,至于怨气不怨气陈曦根本顾不上,糜竺的忠心需要认可,但是执念太强了,放下豪强世家的差别,不要被这些遮住双眼的话,糜竺的能力可能会更好一些,不过现在嘛,差的还远。

“喏。”糜竺无喜无悲的说道。

陈曦无所谓看着糜竺,然后缓缓转头看向刘晔,“你就做你想做的事情,监管也罢,查账也罢,随便你。”

刘晔默默地端起茶杯没有说话。

“伯宁,你懂得。”陈曦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杀!”满宠毫不客气的接过话茬。那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甚至让张氏一愣,一个文士这么大的杀气你想干什么?就算这个时代不讲究文武分开,但是你这煞气也太重了吧!

“子敬。如何稳定局势不用我说了吧,奉高城中心分界北二三四五我拿走了!”陈曦侧头对着鲁肃命令道。

鲁肃和刘晔对视了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他们算是明白了陈曦现在干的事情是早有预谋。

【未雨绸缪啊,子川最可怕的永远都是这一点,你永远不知道他手上还留下了什么底牌。】鲁肃默默地想到,【临场发挥子川可能不如奉孝。但是大概也没有人能将子川逼到那种赤膊上阵的程度吧!】

“夫人至于商会一事,你可愿听我一言。”陈曦分派完任务之后平静的转过头看着坐在那里的张氏询问道。

“陈侯开口有何不可,我甄家可真的很需要陈侯提点一番。”张氏微笑着说道。

自从昨天了解到了陈曦的能力张氏对于陈曦多了一抹敬畏。自然也就没有了以前在冀州强自摆身份的傲慢。

“夫人无须如此,我只是有一些建议罢了,夫人若觉得对甄家有好处那就听听,若是觉得我是在戏弄夫人还请夫人见谅。”陈曦平静的口气几乎听不出起伏。“还有夫人无须称我为陈侯。称我表字即可。”

一年多的磨炼陈曦已经可以很淡然的用这种毫无起伏的口气交待事情了,话说这种口气配上陈曦摒弃所有杂念之后的死人脸以及之前一年多夸张的战绩,就算陈曦说的话有多么离谱,别人都需要仔细思考一番。

“那就请子川明言。”张氏当真是从善如流,或者说直接说是想占陈曦便宜很久了,“子川”两字叫的那是一个顺口。

陈曦无所谓张氏的口气,双手交叉撑住脑袋,“甄家若是有时间还请再等两月。看看形势再言加入商会一事,有些事情夫人可能不清楚。子仲大概有所了解。”

陈曦说着张氏完全不懂的话,而糜竺面上则是闪过了一抹不解,他还真不明白为什么甄家不能现在加入商会,迟一点早一点有什么问题?不明白归不明白,但是糜竺也懒得问,也许还真有自己没有注意到的事情,没办法谁让人家陈曦比他聪明好多。

张氏虽说不解陈曦为什么这么说,但是扭头看向糜竺发现对方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于是也就没有开口询问只是点了点头,“既然子川如此言之,必然有其中的道理,甄家愿意遵守商会的规则。”

“子仲将商会内部管理好。”陈曦转投盯着糜竺。

“喏!”糜竺点了点头,但是很明显不想多说一个字,他和陈曦最近看起来是没有办法交流了。

“夫人,敢问以后甄家常驻泰山的可是夫人,若是的话还请到时立下一个规矩,商业的规矩,由夫人和子仲见证。”陈曦又问了一个貌似不相关的事情。

“好。”张氏并不明白陈曦说的是什么,但是眼见陈曦原本平静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丝波澜,就明白这件事有着好处,否则的话陈曦也不会特意暗示。

“甘夫人看起来对这些事情很有兴趣,若到时有空闲可以一并前去见证一番。”陈曦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神色,不过仿若想起来了什么一般,微笑着对一直跟在张氏身后没有什么存在感的甘氏说道。

“好的。”甘夫人面上明显浮现了一抹慌乱,但是瞬间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呵呵。”陈曦扯了扯嘴角笑道,这可是刘禅的母亲,而且也算是贤良淑德的代表,虽说在历史上是因为疾病早死了,这一世锦衣玉食可没有那么容易倒的。

话说回来陈曦给甄家的好处与其说是给甄家还不如是给刘备的钱袋子里面塞钱,他是说过国库和私库分离这种话,但那不过是为了避免君王挥霍国库,到最后因为不恤民力导致国破家亡罢了,他可没有一点让君王吃苦头的意思,刘备待他甚好,坑刘备干什么。

正因为这样陈曦才会为刘备的钱袋子早做打算,免得某一天刘备钱不够花了。私库未必要比国库小啊,就冲刘备那个信任,陈曦也打算给刘备多攒点钱!

至于甘氏那个陈曦完全是抱着添头的打算。毕竟现在甘氏没有人注意,刷点好感,天知道以后甘氏会不会母凭子贵,话说回来要真将商业规则的制定权力交给张氏和糜竺两方处理那可不是很好,三方制约才好一些吧!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子敬写告示吧!阮钰良进来。命工匠连夜赶工出一份新商法的雕版!”陈曦从一旁拿出自己的私印还有青州牧的印绶,泰山郡守的印绶,还有自己陈侯的印。以前玩了这么多次,民心还有官府信誉全部树立了起来,这一次终于用上了!

鲁肃看着陈曦手旁的那一堆印绶,这些印全部盖上的话就算是开玩笑的话整个青州泰山的民众都会认真的计较。陈曦用这些印可是真真正正树立起来了官府信誉还有个人信誉。

要知道当初为了让官府信誉和个人信誉达标。陈曦还特意干了一些二货的事情,比方说需要野鸡尾羽,一尺长三文;一尺一,十文;一尺二,三十文;明码实价,最后三尺百贯。

话说野鸡尾羽根本就是装饰品好不,根本没用,陈曦收来就直接丢那里不管了。还有收人参,收螃蟹。反正陈曦干了很多二货的事情。

不过就这些事情的实际效果,鲁肃也只能叹口气说陈曦不愧是陈曦,反正现在整个刘备治下都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到官府门口,城门口看看贴了什么,然后不管多荒谬都不会介意,这些印的信用简直让鲁肃感觉到不可思议,所以一般情况下陈曦也不好将这几个威力巨大的印给别人,万一玩漏了就不好了。

现在陈曦将四个印全部拿了出来,这要是盖在任何一个告示上面,那就意味着这个告示绝对是真的,甭管上面写的是什么玩意,那都是真的,就这么简单!

“商法也要公示?”鲁肃皱着眉头问道。

“公示!而且我们统治范围之内每一座城池不能遗漏,大汉每一个郡县三十份!每一张我都会盖上这四个印章!”陈曦提着印绶上的绳子晃了晃。

“你……”刘晔张了张口,但是却没有继续说下去,最后全然化作一声叹息,果然事情就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陈曦一旦下定决心就不会留下回转的余地。

“若是……”鲁肃刚刚开口准备劝说就被陈曦打断。

“没有若是!”陈曦扫了一眼鲁肃,将对方想说的话全部压了下去,“这些东西是我树立起来的,也该为我服务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民心,信誉养了这么久,如果还是不能腾飞的话,那置我于何地!”

刘晔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没有说话,他算是看出来了陈曦一早就在准备这些事情,环环相扣,很明显就算没有他们帮助,他也会用这四颗印绑架整个治下创造出既定的事实!

【未雨绸缪啊!和陈曦做对还真是憋屈,他手上的牌你永远都看不透,而你手上的牌却屡屡遭受到对方的算计,这种被压制的感觉。】刘晔默默地想到,很快双眼闪烁出了不同的光泽,某一个被动天赋开始坑爹了。

陈曦瞄了一眼双眼闪烁着不同光泽的刘晔,还有那微微怪异的精神力差不多明白了刘晔现在是什么情况了,这个貌似应该算是好消息吧,至少少了之后有可能再次进行的辩论。

“看来大家都通过了,诸位还请帮我,曦在此谢过!”陈曦起身对着所有人躬身一礼,少有的郑重!

不管满意与否,陈曦做到了这一步,鲁肃等人也接受了陈曦的礼节,那么到时候不听指挥陈曦肯定不会介意下死手的,有些事情必须在最开始的时候就遏制掉!

正如陈曦一开场就说的那样,最晚当天下午就开工,不管是乱来也罢,雷厉风行也罢,陈曦当真在当天下午就开工了,告示贴的到处都是,就差直说纸这东西不值钱,或者换一种说法,陈曦现在干的就是千金买马骨这种天地共鉴表现诚意的事情!

果不其然烧钱效果就是好,仅仅三日泰山青州驻留的商人每一位都感受到了青州的诚意。再加上青州泰山所有百姓一致表示泰山不出假告示这种事情,管他是三人成虎还是众口铄金,人多了假的东西都能说成真的。更何况原本就是真人真事!

对于这种事情,有钱有势的商人略一查就知道了之前几个月陈曦干的什么,虽说对于陈曦干的那些二货事情自觉有些丢人,但是不管丢不丢人那都在证明一件事,陈曦只要盖了印章的告示不要管多荒谬那就是真的!

有了这一个信心之后,所有的商人顿时对于和新告示同时放出的新商法有了觉悟,这个好啊。不管陈曦怎么想的,这个商法短时间就是真的,商人逐利的本性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一个好机会。一个赚钱的好机会,而且可能还是一个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的好机会!

“你说这陈子川在想什么?”袁绍皱着眉头看着手上的新商法,反正他除了能看出这个商法会让自家税收变少以外愣是没有看到其他的好处。

“我听闻陈子川为了这个新商法差点和刘玄德手下其他重谋闹翻,大概是年少轻狂吧。”逢纪有些不太确定地说道。

不管逢纪嫉妒不嫉妒。陈子川之前在青州的战绩已经证明了他不是一个傻子。而既然不是傻子,逢纪能想到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逆反心理,你不让我干我就一定要干,毕竟陈曦的年龄恰恰就卡在那个时期!更何况那么有能力,自然想要展示,因为这个的话和刘备其他手下掐起来不是没可能,反倒太可能了!

“哦,既然如此那就先别管刘玄德。想办法一把扑灭公孙瓒,元图。并州进展如何?”袁绍稳了稳自己的心思,现在绝对不能动别的心思,只有击败公孙瓒,其他的事情才能去考虑,否则的话万事转头空!正因为这样袁绍即使很明白刘备的威胁性,却也没有做任何的动作,反倒放任自流,因为他没有太多的选择!

“元皓已经亲往并州,我想如果不出意外,应该能稳住我们所占领部分并州的局势,至于友若已经将南匈奴压制在楼烦一带,很快应该就能彻底剿灭对方。”逢纪仔细思考了一下开口说道,并没有黑田丰和荀谌,反倒抱着赞赏的口气去捧了一下两人。

说来现在袁绍手下的这一群人还没有因为权势、政见、利益反目成仇,反倒因为公孙瓒还有新崛起的曹操刘备,团结一致,尽力的为袁绍谋算。

“好,传信友若,不用留手,杀,血洗南匈奴,我就不信高傲的公孙伯圭会接受南匈奴的提议!我需要并州的民心,我需要并州的男儿,我需要那种上马便是狼骑的精锐!”袁绍站起身身上恣意的散发出自己的气势,被压制了太久了,这一刻的袁绍仿佛像是被插入朽木的宝剑,缓缓抽出的同时也散发着自己的锋锐!

“主公还请稍待。”逢纪告诫道,这个时候的一举一动都非常的符合一个优秀的谋士,就算是胜利就在眼前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冷静。

“我已经忍了太久了,不过都忍了这么久我不会介意再等一段时间!公孙伯圭,我会让你明白为什么我是盟主,而你只是会盟成员,我靠的可不仅仅是袁家的声望,我可是袁本初!”袁绍眼中散发出来的光芒让逢纪震撼,身上的气势愈加的恢宏!

即使是劣势袁绍也未曾屈服,他谨记着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所以就算是因为鞠义强兵未成,被公孙瓒差点破营他依旧咬着牙坚持了下去,就算是被白马义从打的抬不起头,他也未曾屈服。

袁绍雪藏的大戟士之前因为他的急迫已经显露了一次,但是毕竟没有被鞠义调教至大成,并没有显露出来对于白马义从的克制,只能说一比一战损罢了,不过好在那一场冲突很短,公孙瓒也只是惊鸿一瞥根本没注意到袁绍雪藏的大戟士。

之后所有的部将都谏言袁绍处置狂妄自大的鞠义,不想袁绍将所有的过错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之前交付的佩剑也没有收回,依旧让鞠义统帅大戟士,继续训练直到鞠义自己确定能击败公孙瓒为止!

不可否认鞠义是一个狂人,但是狂人有着自己的价值观。袁绍的仁义让鞠义一直冰冷的心再一次燃烧了起来,他感觉到了和在西凉完全不同的感受!他需要证明,不是为了证明自己。只是为了证明袁绍的眼光没错!用白马义从,用公孙瓒,用幽州!

不喜读书,甚至连练兵之策都是自己研究出来的鞠义第一次认可了“士为知己者死”这句话,站在后营之中握着袁绍的佩剑,完全无视兵营外其他部将的嘲讽的神色,他已经准备好在下一战为了袁绍流尽最后一滴血!就算是死。他也会让所有人明白袁绍的选择是正确的!

曹操看着手上的情报也是皱了皱眉头,现在在他心中青州刘备才是头号的敌人,所以情报方面无有任何的遗漏。但是这一份情报,这是要干什么?

“主公,吕布前来挑战,我们已经高挂免战牌数日了。再这样下去士气会大损的!”乐进半跪在地上告诫道。

“这样啊。吕奉先这家伙……”曹操无奈,他的武力不算好,但就算这样曹操也清楚的看到了吕布实力惊人的腾飞,比在虎牢关的时候更胜一筹了!

夏侯渊和夏侯惇都因为挑战吕布在接战的第一天被吕布重创,之后曹操便熄灭了和吕布野战的想法,那根本不是人能做的事情!

“哼~”典韦又一次开始在曹操身边哼哼唧唧。

“恶来啊,你有把握吗?”曹操头都没回的问道。

“打了才知道!”典韦毫不畏惧的说道。

“既然这样的话,你去试试。一直挂免战牌也不是事!”曹操摸了摸自己那杂乱的胡须说道。

典韦大喜,从曹操几案底下抽出来两柄巨大的短戟。然后顺手往腰间揣了一大把手戟,看了十几天吕布耀武扬威他早就忍不住想要上去揍吕布了。

“文若,布置的如何了。”典韦出去之后,曹操扭头问向荀彧,吕布这家伙的危险性让曹操忍不住想要先干掉吕布,当然如果能收服那就再好不过了。

“袁公路很快就会怀疑了。”荀彧淡然地说道。

“既如此那就去看看吕奉先和我恶来的战斗!”曹操随手将那卷情报撇掉,没什么研究价值的东西,为了商时和刘备手下重谋弄翻,这种事情该说是年少轻狂是吧!

曹操等人走上城墙的时候,典韦已经换好了铠甲装备站到了城门上,随意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肌肉,典韦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咚!”一声巨响,然后尘土飞扬,和吕布那种入微的卸力方式完全不同,典韦直接砸在了地上,十几米之内全部崩碎。

甩了甩头,典韦掏出自己的双戟,然后盯着吕布有些愣愣的挠了挠头,他发现自己没有马骑。

夏侯惇和夏侯渊两人捂着自己的眼睛实在不想说什么了,他们两个知道典韦貌似比他们强一些,但是不确定典韦到底能强多少,但是看这种落地方式,弱爆了吧,和吕布那种从数百米高空落下来不踩碎一点地方的方式完全没有可比性……

典韦挠头的时候,吕布也在注意着典韦,和夏侯惇还有夏侯渊那种不同,吕布感知不到典韦的内息,但是他能感受到典韦那强悍的气势。

“汝乃何人!”吕布的压力对着典韦迎面而来。

“陈留典韦!吕布可有胆和我步战!我可没有可以和你媲美的赤兔马!”典韦瓮声瓮气的说道。

吕布翻身落马,到了他这种程度直接可以踏空而行,虎牢之后没有赤兔他也自信不会负于任何人,战神的荣耀不允许任何人挑衅!

典韦看到吕布下马的时候心中一喜,步战他自信绝不会输于任何生命。

“吕布看招!”典韦一声大吼,然后猛地一跺脚整个人化作一道乌黑的光芒朝着吕布杀去。

“哼!”吕布一声暴喝,身上金红的战甲清晰的浮现了出来,方天画戟狠狠地朝着典韦的方向斩去。

“叮!”一声震耳欲聋的暴鸣,吕布的画戟狠狠地斩在典韦的短戟上,但是却未见典韦有丝毫的倒退,反倒方天画戟传来的反震之力让他右手为之一麻!

“死!”典韦的暴喝直接破开了空气,右手狠狠地挥下短戟,声未至,短戟已经斩向了吕布的胸口。

“咚!”吕布勉力的用方天画戟拦住典韦的短戟,下一刻那恐怖的力量直接顺着方天画戟传到了吕布的身上,狠狠地将吕布打飞了出去。

“哈!”典韦打飞吕布的第一时间反身在空中一跺脚,瞬间一声轰鸣典韦便朝着前方那团金红色的光球追去,而典韦凭空发力的那个方向的大地直接出现了以典韦脚印为中心的一个十多米大的漏斗一样的坑。

吕布这个时候要是不知道被典韦阴了才怪,这家伙不是没有内气,而是将内气全部炼入了身体当中,一种死亡几率高达九成九的修炼方法!一种舍弃了内气外放专修身体的疯狂法门!一个项羽开发出来的法门!

“给我死开!”吕布全身金光大作硬生生止住了自己的飞退,然后直接飞到了天空。

典韦一招砸空,烟雾尽去之后,抬头傻傻的看着站在天空中的吕布,他不会飞啊!怎么没有人给他说过吕布会飞这种事情!

“典韦是吧!”吕布站立在天空之中,冷冷的盯着典韦,和这种生物打近战就算他叫吕布也不可能会赢的,那种足够掰断小山的力量足够虐杀任何人,就算失去了所有的远程攻击能力!

典韦虽说有些傻眼,但是习惯性的摸向腰间,一柄手戟直接朝着吕布的方向甩了过去。只见吕布略一偏头,手戟就以超音速飞了过去。

“让我来告诉你你这种修炼最大的弊端!就算你现在已经当年项羽的实力!”吕布狰狞的说道,差点被阴死了,要是之前有一脚命中,他绝对重伤,那根本就不是人类的力量!

说着站在天空的吕布手上的方天画戟不断的延伸一道道的光泽火焰盘绕出一柄足有百多米的方天画戟,然后狠狠的朝着典韦挥去!(未完待续。。)

ps:求票票啊,各种票票都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