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抄起武器准备开战

小说: 神话版三国 作者: 坟土荒草 更新时间:2016-04-21 17:13:03 字数:2206 阅读进度:1339/3171

“将他带下去,不要随意虐待,一应吃穿用住不要缺少即可。”甘宁侧头对着甘苞说道,“你翻译的不错。”

甘苞大喜,有甘宁这句话,以后就简单多了,当即将贵霜的那个贵族带走,准备押往旗舰下面的牢狱之中。

“兴霸,我怎么觉得他说的那个人有些熟悉。”太史慈干咳了几下说道,他已经想到了紫虚。

“十之**就是紫道长,算算时间的话刚刚好,而且按照他之前所说的,佛塔护卫虽说有疏忽的嫌疑,但也只有内气离体的佼佼者才有觊觎的资格。”甘宁没好气的说道。

“和我想的一样。”太史慈苦笑着说道,这是没得谈了,别说紫虚不见了,就算紫虚在,大汉朝也不可能交人,更何况对方都将那颗舍利子的效果说出来了,能还回去还是大汉朝?

“谁还谁脑子有问题,我不但不想还,还想将其他的也搞到手。”甘宁冷笑着说道,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贪欲,这可是相当于帝国七分之一国运的宝物啊,而且还是实打实,没注水的神物。

大汉朝到现在也就不到两千炼气成罡,而贵霜的实际人口只有大汉朝当前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但是炼气成罡都有大汉朝一半多了,这东西的价值有多大那不是明摆着吗?

“至于贵霜,呵呵,其他国家怕他贵霜,我们可不怕他,先带走他的海军再说,如此良机不用岂不可惜。”甘宁狂傲的说道。

太史慈无话可说,心下思虑了一下也觉得有理,贵霜再强,要过来咬他们大汉朝难度系数也是非常大的。更何况,那颗舍利子的效果别说是甘宁眼热,太史慈也眼热啊。

恐怕贵霜帝国的王族完全没有想到这种情况,放开这个消息不但没有让对方心生忌惮,反倒更是升起觊觎之心。

就如贵霜有自信摆平任何拿到舍利子的国家一样,大汉朝的将士更有自信在将东西拿到手之后。就算贵霜逆了天撑死也不过是一拍两散,大汉朝何曾畏惧过任何一个敌人。

“走,拖起所有的战利品,回夷州。”甘宁一挥手,傲然的调头,他真的对于贵霜的舍利子起了觊觎之心,不过没有什么,背靠汉帝国的甘宁也能指着别的国家说出一句,帝国是我最坚实的后盾。

将落水的敌人和自己人全部捞上来之后。然后用上准备好的挂钩,将所有的船统统拖走,至于香料,宝石,那些东西随时都可以获取,只要身后的帝国长存,那里永远都是自己的后花园。

这是甘宁最清楚的一点,而和这些东西相反的则是贵霜帝国的海军。在甘宁的是非观里面,没有什么比搞死贵霜的海军更重要的事情了。大汉帝国的后花园,岂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在甘宁不眠不休开启军团天赋的情况下,整个海军全力脚踩木轮以当今天下最快的行军速度飙回了夷州,甚至于甘宁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筋疲力尽了。

“兴霸,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糜芳在得知甘宁赶回来的消息一脸吃惊。不是说好了,两个月之后才回来吗,怎么这才走了一个月就回来了,而且听说大船都损坏了。

“海上和贵霜干了一架,我们全歼了对方。”甘宁脸色苍白。但是却丝毫未掩盖他的霸气。

“贵霜,那是什么,海盗吗?”糜芳没接触世界地图,完全不知道贵霜意味着什么,“哪里的海盗这么大胆,居然连我们都敢袭击,看不出来我们是正规军吗?”

“嗯,确实是海盗,算是实力比较强劲的海盗,我准备将他们团灭掉。”甘宁摸了摸下巴,对于糜芳这个说法比较赞同,“这是一波大型海盗,单我的兵力不够应对,所以准备将兄弟都带上。”

“哦,这么厉害?”糜芳大吃一惊,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海盗,但就那群海盗的破帆板,一发床弩就足够送他们喂鲨鱼了,没想到居然还有如此厉害的海盗。

“就是如此厉害。”甘宁非常郑重的说道,“他们看起来要砸了我们吃饭的锅,所以必须要将他们全部干掉。”

“大概在什么地方,我看看我们要带多少的后勤补给船。”糜芳对于打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反正天塌了也有高个子顶着,有甘宁和太史慈,他还是很自信的。

“要带够至少五个月的粮食补给。”甘宁看着糜芳说道。

“哦,这个我在夷州屯了不少的粮食,这不是问题。”糜芳思考了一下,他以前就将夷州作为物资转运点,所以屯了不少的物资。

“那就好,收拾收拾,我将那些受伤的兄弟,命人送回去,刚好给主公和陈侯送上一份信,叙述一下事情大致的情况,省的担心。”甘宁非常满意的拍了拍糜芳的肩膀说道。

甘宁对于糜芳作为督粮官非常满意的主要原因就在于,这家伙一个不贪,另一个喜欢囤粮,有糜芳在,你完全不用担心己方会出现缺乏粮食补给的情况。

“呃,打海盗这种事情,还需要上报主公?”糜芳一脸不解的看着甘宁,什么时候甘宁这么乖宝宝了,这简直就不可思议好吧,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太史慈在一旁不住的翻白眼,糜芳这种不关心军务的家伙都注意到甘宁的反常了,甘宁这个海军主管可不是吹出来的,在海上他拥有绝对的决断权力。

别说是打海盗,剿水匪这么小事,当初没有上报,直接偷袭袁绍的事情都能干的出来,甘宁这个海军主管的权限可不是一般的大。

“知会一下,毕竟要好几个月连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万一主公有事找我呢?”甘宁翻了翻白眼说道,他也发现说的话有些不符合他的风格了。

“哦,确实有道理,以前几个月没见人,至少知道一个大致位置,用战鹰找一找也就找到了,这次去南海要找那就困难多了。”糜芳想了想貌似确实有些道理,不过哪里好像有些不对啊。

“就是如此。”甘宁面无表情的认可了糜芳的解释,“将文向找来准备装运物资和武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