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冬天里的一把火

小说: 神话版三国 作者: 坟土荒草 更新时间:2017-03-17 18:21:01 字数:2181 阅读进度:1732/3171

好在冬天冻硬了的土地不用担心上面坍塌,不过坏处就是在一开始挖掘的时候厚达一尺的冻土简直要命。

甚至需要动用内气才能挖掘,不过过了那阶段之后挖起来就轻松了很多,而且挖出来的居然都是干土!

这也是许攸敢将隧道挖到三人宽的底气,不过挖到这种程度对于许攸来说工作压力也非常,索性成功完工了。

好在挖宽之后,挖掘速度还因此有所上升,也没太浪费时间,至于挖出来的土,现在都变成了冻土城墙。

很快分成数十路的汉军在北匈奴营地核心储粮的地方汇聚了起来,这里被挖出来一个巨大的空洞,到处都依靠着巨木还有木板支撑,仅仅是看看,纪灵等人就明白,审配的计划了。

“个人拿好自己的桐油,没有桐油的拿起袋装的浸了桐油的松木刨花,上面不远处就是北匈奴的粮仓,正上面是北匈奴储备的牛羊尸体,元伯,你和纪将军等一会在我们退到边缘之后,就将支撑的正梁统统砍断。”许攸扭头对高览和纪灵说道。

“好!”纪灵点头说道。

“诸位做好准备了,我们等一会儿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就是在头顶上的牛羊坍塌下来之后,从这里跳上去,然后绝对不能让北匈奴冲到这个范围之内!”审配看着所有人说道。

“动手吧!”审配眼见所有人都退到安全范围,当即一声令下,然后纪灵和高览一击之下所有的正梁直接被斩断,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大片的塌方。

冰冷的土块砸在地面上,审配怒吼一声,带着所有人跳上了地面,这里正是北匈奴最核心的储备粮草的地方。

“蒋奇,去放火!”审配指着一旁的粮仓怒吼道,而这时陈杰已经朝着北匈奴的营地冲了过去,惨烈的嘶吼从营地中间的北匈奴以及陈杰的喉咙之中传递了出来。

蒋奇一脚踹开北匈奴粮仓的大门,然后大量的桐油,浸泡了桐油的锯末,刨花直接丢了进去,随后一根火把也被丢了进去。

瞬间大火升腾而起,其他的几个巨大的粮仓也都是如此,天空之中的雪花在这一刻直接被汉军营地之中的许攸和荀谌抑制,唯有北风疯狂的吹袭,很快寒冷的北方带来了滚滚的热浪。

“不!”北匈奴的营地正中升腾起来的火焰让所有的北匈奴人疯狂,几乎所有距离营地中央不远的匈奴人都拿起了武器朝着营地中央的汉军发动了攻击。

“杀!”纪灵一声怒吼,身上直接展现出一种可怕的气势,以至于狂风都开始自然的规避开纪灵。

与此同时,身处寿春的袁术骤然坐起身来,一种近乎于袁绍奋死的气势在袁术的双眸凝聚,“哼,北匈奴!”

纪灵一枪刺死一名当先奔来的匈奴百夫长,夺其战马,然后爆发出恢弘的气势,挺枪横扫直接将四周的北匈奴人扫飞了出去。

随后暗金色的辉光直接笼罩了身后的士卒,骤然勒马的纪灵散发着杀意直视着面前所有的匈奴,那一刻他的气势几近巅峰。

“哼,胡无人矣,众将士随我杀敌!”纪灵怒吼一声,直接策马前冲,身后三千袁家精卒手持刀盾,双眼狂热的跟随着纪灵冲了出去,将一众乱乱哄哄来救火的北匈奴打的零碎。

北匈奴储备牛羊的营地塌陷,随之粮仓火起,所有被惊醒的北匈奴在这种情况下,都不得不为自己以后的生存而战。

大量的北匈奴族人,抄起自己的武器朝着营地正中那升腾起火焰的粮仓冲去,然而营地中线以南汇聚过来的北匈奴,甚至还未发动攻击,就遭受到了纪灵的正面突击。

与此同时高览,朱汉,陶升,刘宇等人皆是率兵朝着四面八方发动了狂猛的攻击,只留下蒋奇带着两千多人一边拱卫审配,一边在北匈奴中央的粮仓里面疯狂的放火。

一桶桶的桐油,一袋袋侵染了油料的松木刨花,随着一柄火把和鼓起的狂风快速的燃烧了起来,北匈奴中央大寨的火光以可见的速度升腾了起来。

很快随着第一个巨大的粮仓燃烧了起来,之后狂风卷动着火蛇展现着火焰毁灭的一面,边缘的一座座粮仓快速的被引燃。

“高览率兵突击!”审配眼见朱汉等人尚且没有被压制,高览率领的士卒居然被挡住顿时大怒道,必须要能挡住北匈奴的这一波冲击,胜败在这里,也在陈杰那里。

“诺!”高览怒吼着朝着北匈奴发动了攻击,可惜他的一举一动依旧娴熟,但是却像是失去了灵魂的提线木偶,看着有板有眼,但是其核心的动力却并非来自于自己。

北匈奴在中央粮仓火光照天的时候,双眼都泛红了,这些粮食是他们北匈奴过冬的积蓄,如果失去了这些粮食,就算没有了汉军,北匈奴残存的族人也绝对没可能渡过这一个冬天。

因而在中央营地粮仓火蛇照天的那一刻,所有的匈奴人都像是疯了一样朝着汉军发动了攻击。

不用去思考汉军到底是怎么来的,也不需要去思考会损失多少人,只用去想,这一战如果不能抢出粮食,那么他们北匈奴所代表的昆仑神后裔,就会在灭绝于冬雪之中!

“杀!”这一刻北匈奴不管是男女老少,皆是拿起了趁手的武器,朝着汉军发动了决死的反扑,中央营地升腾而起的火焰所代表的便是北匈奴的命数,当火焰彻底笼罩中营的时候,北匈奴的命数也就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蒋奇还有多少!”朱汉一刀将面前一个北匈奴战士枭首,然后头也不回的怒吼道。

“一刻钟,再有一刻钟,我就能烧掉所有的粮仓!”蒋奇的声音传遍了四野。

能听懂官话的北匈奴已经明白这一刻钟代表的是什么,匈奴人到底还有多少命数,就看能不能在这一刻钟冲入中央营地抢出粮草了,如果能做到,那么北匈奴还有一线生机,如果做不到那么北匈奴的历史就会在这一个寒冷的冬季画上休止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