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八十五章 好大一个锅

小说: 神话版三国 作者: 坟土荒草 更新时间:2018-02-10 09:06:48 字数:3235 阅读进度:2472/3171

“……”袁术上下打量了一下刘璋,这一刻他终于对所谓的川蜀富硕有了清楚的感觉,所谓的私库,其实说白了就是零花钱,而张松居然给刘璋准备了那么多的零花钱。UPU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张松赶紧过去给刘璋耳语了一波,然后将灵帝年间对于将领的赏赐复述了一遍,平羌赏赐八千匹缣什么的,让刘璋对于封赏有了认知。

“这么点就行了?”刘璋侧头询问道。

“多赏赐点也没关系。”张松连连点头,他突然发现自己常年关注府库,时常思考着如何搬空益州府库,都忘了刘璋还有私库这么一回事,果然划账划的有些晕乎了。

“去去去,连点钱都不愿意给我借。”刘璋对于赏赐有了认知之后,瞬间没有了向袁术借钱的想法,本大爷私库至少还能再赏赐三四次,不需要你袁公路,于是挥手打发袁术滚蛋,自家私库的钱还够。

“……”袁术抬手,他想打人了,随后暗骂了一句,“混账!”

“对了,你今天来找我干什么?”刘璋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袁术之前被自己的大胜晒的到处乱窜都不愿意来自己面前了,怎么今天又来了,这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让你来接收物资!”袁术黑着脸说道。

“接收物资?”刘璋一脸懵懂,倒是张松很快就反应过来,刘曹孙三家当时都说了交由刘璋解决,不过送信过来,肯定会连带着送一些东西,估摸着时间的话,这都一个多月了,如果从荆南丛林,由滇马托运的话,确实也应该抵达益州南部了。

“主公,是太尉他们送过来的物资。”张松小声的解释道。

刘璋这才反应过来,貌似他好像不用自己掏钱,掏家产了,不过话说回来,别人的是别人的,就算刘曹孙负责了一部分,刘璋也要再补上自己的那份,区区那么点钱的话,没问题的,私库都不存在压力。

张松一边解释,一边摸着下巴开始回想这么多年跟着刘焉混,刘焉混完跟着刘璋混,自己到底给私库里面塞了多少东西。

这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每年貌似都会给刘璋私库塞差不多府库五分之一的各种物资,果然应该将私库也挪用了,说起来从前年开始好像除了填入新物资,其实就没投入一个铜板了。

“哼哼,族兄发运来的物资是族兄的善意,我的赏赐自然不能这么算,区区一两万匹缣,一两亿钱的现款,我私库还是有这么点东西的。”刘璋傲慢地说道,“虽说不知道总量,但这些我还是有的。”

之后刘璋兴冲冲的带着张松去自己的地下私库,袁术自然也跟了过来,瞻仰瞻仰而已,刘璋也没拒绝,有钱,不怕!

私库很大,钱粮,珍宝,布匹各种都不缺,刘璋所谓的“区区一两万匹缣,一两亿钱他还是能拿出来的”这一点果然不是乱说。

袁术走在刘璋的私库里面啧啧称奇,里面确实有不少的好东西,虽说刘璋也说了,看到什么想要的告诉他刘璋,送给袁术做礼物,不过袁术也不是缺那么点东西的人,也就是以一种品鉴的眼光去欣赏。

最后袁术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刘璋这货确实是一个土财主。

直到一行三人无意间经过了某个宝箱,宝箱的盒子口压着一片露着黑底金边,山河金纹黑色衣料的边角,刘璋走过去了,没什么反应,张松也过去,也没反应,袁术走了过去,没反应过来,然后袁术像是猛然回想起来了什么一样,走了两步,退了回来。

“诶嘿嘿,过来过来,刘季玉,过来看,我发现了什么?”袁术带着某种兴奋的神色退了回来,伸手抓住那块山河金纹的玄衣边角说道,原本袁术还没有把握,但是当手抓到那块衣角的时候袁术确定了。

“我说你又发现了什么,看上了说呗,我刘璋送你。”刘璋看起来心情很好,停步之后侧身看着袁术的方向随口说道。

“哗啦啦~”袁术将箱子打开直接将那件服袍拽了出来,帝服华,十二纹章,五色丝弦穿白玉禁步,日月星辰昭明,山龙兴**,金纹黑底,玄衣皂服,这是帝袍!

“看,我发现了什么!”袁术狂笑着对刘璋说道,在刘璋私库发现了这种玩意,袁术表示自己已经笑喷了,这种东西居然都藏的不严实,哈哈哈,刘璋这家伙实在是太逗了,逗的不能再逗了。

刘璋这个时候已经呆若木鸡,完全没反应过来自己的私库里面怎么会有这种拿出去据说要诛九族的玩意儿。

张松也吓傻了,但毕竟是谋臣,处变不惊,脑子快速的动了起来,随后便想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了,差不多**年前刘焉还在的时候,有段时间刘焉老年痴呆了,被一群智障忽悠了,觉得自己有天子之相。

人老了,难免会有痴呆,被人一忽悠,就信了,然后脑洞大开的刘焉,偷偷摸摸的搞了一波天子车架,天子服袍,自己逗自己乐呵,结果被隔壁刘表给捅出来了,吓了一个半死,也就怂了。

其实真要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在益州当土皇帝,自己逗自己乐呵,天高皇帝远管不到的话,睁只眼闭只眼就能过去,但是刘焉乐子闹得太大,别说刘表看不下去,张松都看不下去了!

造天子车驾你就造呗,你造个一架两架也就够了,再多造个十架二十架,那就都了不起了,一口气造了一千多架,张松表示自己现在实在是没办法回忆起当初自己和兄长的表情了。

张松就想说一句,刘焉,我真心是没见过你这种老年痴呆的家伙,你造了一千多架天子车驾有鬼用啊,可能,好吧,都不是可能,你肯定没坐完过!你制造那么多除了用来暴露,还有什么意义?

从那之后,张松就认为刘焉怕是没救了,只剩下等死了,一千多辆天子车架,张松表示自己和益州上下众人已经无力吐槽了。

“帝服华啊,刘季玉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种野心。”袁术目露精光,看着蠢萌蠢萌的刘璋,第一次发现对方居然有这样的野心。

“不是我!有人陷害我!”刘璋毛都炸了,瞬间条件反射,双手乱舞遮挡,这锅赶紧丢,这锅死活不能背。

“喂喂喂,这么怂?这是你私库啊,除了是你的东西,还能是谁的东西。”袁术抖了抖手上的帝袍一脸嘲笑的说道,袁术个二货完全没觉得刘璋收藏这东西有什么问题。

毕竟前几年还处于大龄中二阶段的袁术,也曾对帝位感兴趣,于是也收藏了一套,当时还想着和玉玺凑齐个套装,不过后来跟着陈曦混成了高二,对于这玩意没啥兴趣,就丢到自己府库里面落灰了。

这也是袁术能一眼发现这一个边边角角实质的原因,要不是自己曾经也收藏保存了一套,袁术也不可能随便一眼就发现这玩意不是什么普通的布料边角。

“肯定是有人陷害我!”刘璋一头冷汗,不住的用袖子擦自己额头的冷汗,这波真是被袁术吓死了,自己的私库里面怎么会有这玩意,刘璋表示自己真心没搞过这玩意。

“怂货,怂货~”袁术大力嘲讽刘璋,刘璋这个时候急于洗脱自己和帝服的关系也不敢乱说,只是一个劲的想,为什么自己的私库会有这么危险的玩意。

“啪!”张松单手拍在刘璋的肩膀上,“主公,你到底怕什么?”

“子乔!”刘璋这个时候都快怂成球了,满脑子这波被人阴了,在自家私库发现了帝服该怎么解释,脑子都快宕机了,而张松的出现,终于让刘璋反应了过来,自己还有救,自己还有张松!

不得不说这两年张松的表现让刘璋极其放心,近乎左膀右臂一般的存在,虽说是老椿树皮脸,但靠谱啊,脑袋让人放心。

“放心,放心。”张松摆了摆手,之前他也吓了一跳,不过随后就反应过来,不就是帝袍吗?别说放现在本身就不是问题,就算是以前,咬死不认就完事了,再说……

“袁公路,你居然私藏帝袍!”张松先声夺人,自己作为一个过目不忘的角色,都没反应过来,之前个露出一个衣角的箱子里面装的是帝袍,袁术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袁术一愣,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套路。

“我私藏帝袍?”袁术不解的看着张松,我藏的很谨慎啊,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更何况这种中二黑历史,别说现在大二的话,当初进入高二阶段,我就都烧掉了,除了纪灵没人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废话,你要不是私藏帝袍,怎么可能只看一个衣角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张松慷慨激昂的给了袁术致命一击。

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是这种感觉,之前刘璋被帝袍吓的怂成球了,结果张松一句话点明,刘璋突然也反应过来了,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你袁术居然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