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三十五章 无情之人

小说: 神话版三国 作者: 坟土荒草 更新时间:2018-07-18 08:27:15 字数:3234 阅读进度:3014/3171

陈曦已经没辙了,直接将脸一抹,就当自己是人渣,但是不得不承认人渣的手段,确实很有效。UPU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陈曦的豪言,直接让泪眼朦胧的甄宓整个面颊通红,她不是不懂,相反她母亲张氏已经偷偷给她教过这些东西了,因而在听到陈曦这话的时候,甄宓已经红的完全不像样子了。

“你怎么能这样?”甄宓气急的看着陈曦说道。

“三书六聘都下了,你说跑就跑?”陈曦抓着甄宓的手一副激愤的神情说道,“我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是人渣,我既想要甄宓,也想要蔡琰,我就人渣了,怎么了?你都说了,我是陈曦少年英姿,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行吗?”

“……”甄宓这个时候已经彻底愣住了,她发现陈曦胡搅蛮缠下来,她居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至少她是没有陈曦那种厚脸皮能直接接下这句话,也没想过陈曦会是这般的回答。

“对,就是这样!”陈曦就像是加强自己的说服力一样恶狠狠的说道,“食色性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孔夫子这么说,诗经也这么说,上至诸夏先贤,中有百家诸子,下面芸芸众生,无不如此!”

甄宓被陈曦一番话震得头晕目眩,但是顺着陈曦的逻辑去思维的话反倒没有一点的错漏,确实,礼记原文就是“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男欢女爱本身就是人之常情,陈曦有问题吗?没有!

可哪怕是顺着陈曦的狡辩甄宓找不到任何的瑕疵,甄宓现在也是一肚子的火,诚然陈曦的狡辩非常有道理,但有道理不代表要被理解,这世间以个人的立场来看,有道理的事情太多了。

“子川……”甄宓被陈曦震得恍惚之后,突然反应了过来,咬牙切齿的看着陈曦,“子川,你重说一遍之前说的话!”

“重说什么?”陈曦直接扯开话题,他已经发现自己暴露了。

“陈子川,你去跟简儿姐姐她们说吧!”甄宓狠狠地一甩陈曦的手,连着几下没甩开,气的够呛,然后大声的说道。

“咳咳咳……”陈曦这把真呛了口水了。

“放手,我不生气了!”甄宓眼睛上挑,带着怜悯的神色看着陈曦,只是这神色不知道是怜悯陈曦,还是怜悯自己。

“……”陈曦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果断没有放手。

至于怜悯之色,无所谓啦,陈曦表示自己已经放飞自我了,反正已经没救了,还不如临死前嗨一嗨。

至于说回去该怎么给繁简交代什么的,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都到了这一步,鸡飞蛋打绝对不是陈曦的选择。

甄宓看着陈曦的神色,又看了看陈曦死皮赖脸的行为,第一次发觉陈曦放下节操之后到底是有多无赖。

“你总不能这样拉着我吧。”甄宓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陈曦了,说实话,她真的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完全不理智的陈曦,不,应该是第二次,第一次是两人相遇的时候。

“有什么不能。”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他发觉自己已经把握了主动,被自己一番流氓手段整的有些晕头转向的甄宓,虽说还有些在气头上,但脑子已经有些不太像之前那样灵活了。

“我去更衣!”甄宓气呼呼的说道。

“我陪你去!”陈曦毫不犹豫的说道,甄宓瞬间面色通红。

“无所谓啦,反正已经三书六聘了,只是在等诸侯之礼的六个月时间而已,就地正法了也没什么影响。”陈曦已经将常态的大脑彻底丢掉了,专攻甄宓完全无法抵抗的套路。

“你……”甄宓这下真的是气急了,原本之前气急之下,甄宓还以为自己说甩就能甩掉陈曦,就算不能,也能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心痛,或者该说是至少能自己惩罚自己。

然而现实的发展让甄宓发觉,陈曦的套路压根就是没套路,既没承认自己做错了,也没努力的劝解甄宓,反倒是直接表示我是个流氓,我既喜欢甄宓,也喜欢蔡琰,而后更是围绕着这个套路努力的转了一圈,将男人这个团体全部拉入这个坑中。

“你到底想怎么样?”甄宓气呼呼的说道。

“我错了!”陈曦这波果断承认自己的错误,甄宓已经不像之前那样一怒之下彻底翻脸,而是被陈曦胡搅蛮缠,歪理邪说给折腾的头晕目眩,虽说心头还是恼怒,但已经不像之前那般疏离了。

“……”甄宓闻言愣了愣,然后突然哭了起来,而陈曦则是拥着甄宓努力的安抚,这一刻陈曦的面上明显的流露出歉疚之色,哪怕之前陈曦说的再有道理,是非黑白,其实都在心中。

“宓儿,不要哭了,这一次是我的错。”甄宓不再是那种疏离之态,陈曦也就不敢再说什么歪理邪说,拍着甄宓轻声的安抚,毕竟人心皆有一杆秤,到底是好是坏,是亲是疏,其实都有自己的判断。

“不会有下一次了吧。”甄宓依着陈曦的胸膛,闭着眼睛,咸涩的泪水从嘴角滑过,甄宓轻声的询问道。

“不会了。”陈曦斩钉截铁的说道,怕是没有一次在道歉的时候这么果断,确实不会了,因为现在陈曦已经感受到了自己良心的亏欠。

“放开我吧,我已经冷静了下来。”甄宓用手绢擦干眼角的泪水之后,再一次恢复成了之前浅笑的神态。

多年的世家教育,让甄宓在这种情况下依旧能勉强保持住自己的仪容,然而眼角那浅浅的悲郁之色,足可知甄宓并非是忘却了一切。

陈曦看了看甄宓,虽说有所察觉,但还是放开了甄宓的手,一直拽着甄宓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

“送我回去吧。”甄宓逐渐的收敛着自己眼中的哀怨之色,尽可能以正常和陈曦说话时的口吻,带着浅浅的笑容对着陈曦说道。

只是明明已经心酸到遮掩不住,但还要努力保持坚强的笑容,看的陈曦无比的心痛,恍惚之间陈曦自然的朝着甄宓的面颊伸手抚摸而去,而甄宓看着陈曦那有些恍惚的神色,不由得泪流满面,进而将陈曦的手推开,转身抽泣着离开。

陈曦默默地站在原地,看着甄宓快步离开的背影,伸了伸手,张了张口,最后只能默默地跟着甄宓,将对方送到了住处。

看着宅院的门扉缓缓地闭合,陈曦的面色不由得变得颓靡了很多,一直站在门口,直到刘备和张氏到来的时候,陈曦依旧站立在那里,两人见此不由得有些担心。

“子川,你没事吧。”刘备看着陈曦的背影到没有察觉什么,但是等到来到陈曦身前,看着陈曦那失魂落魄的神色当即一惊。

“啊,玄德公……”陈曦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有些呆滞的看着刘备,随后动了动嘴,终于有了些许的神色。

刘备给了张氏一个眼神,张氏心领神会,虽说陈子川一副失魂落魄的神色,但是张氏更担心自己的女儿,甄宓对于陈曦用情太深,现在陈曦成了这样,张氏就怕自己女儿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要知道这俩人能这么快过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担心陈曦和甄宓,毕竟到现在距离诗会结束还早的很。

“子川,走,我带你喝酒吧。”刘备伸手直接将陈曦拉了一个趔趄,眼见陈曦还有些不想动,刘备摇了摇头,直接伸手将陈曦扛了起来,直接扛走,再继续呆在这里,不会有什么好事了。

陈曦被刘备扛起来之后,才反应了过来,看着刘备问道,“玄德公,我是不是一个蠢货。”

“不是,这世间没有几个比你更聪明的。”刘备摇了摇头说道,“你只是用情太深了,当年世家子的教育,还是你一点点给我讲解的,专情对于你来说不是不应该存在吗?”

“怎么可能?”陈曦苦涩的说道,“放我下来吧。”

刘备随手将陈曦丢了下来,陈曦一身狼狈,但也没有在意,“我刚刚做了一件蠢事,本来已经劝好了。”

“横压一世的陈子川犯蠢可是少见得很啊。”刘备大笑着说道。

“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初见甄宓时,甄宓的神情而将之当作另外一个人,然后在某一天甄宓向我表露心迹的时候,我才发觉一切已经消散,但是内心的慌乱让我拒绝了甄宓,但那只是慌乱。”陈曦一脸颓废的诉说着曾经。

“这件事我知道,为此我夫人还差点去找你。”刘备宽慰道。

“如果那只是慌乱就好了。”陈曦带着凄凉的笑容说道,“我今天两次伤了她,而且一次是以她写别人,一次更是将她认作了她人,而在刚刚我还告诉她,不会了,果然我本就是无情之人吗?”

陈曦没有爱情,对陈兰是因为患难与共的亲眷,对繁简是因为不可推卸的责任,对蔡琰是因为灵犀相通的知己,而唯有甄宓,陈曦以为是爱情,结果这便是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