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三十八章 决意

小说: 神话版三国 作者: 坟土荒草 更新时间:2018-07-20 00:23:43 字数:4282 阅读进度:3019/3171

虽说蔡琰走后,一群人皆是以促狭,揶揄,猥琐等让陈曦非常尴尬的笑容以目示意,但是陈曦横了一眼这群倒霉孩子之后,还是果断尾随蔡琰而去,毕竟相比于一群没什么价值的文官,蔡琰更重要啊。UPU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跟在蔡琰的身后,蔡琰也没有说任何的话,只是默默地迈步朝着自己暂居的院落走去,一路行来难免会遇到一些熟人,蔡琰清冷的行礼,而陈曦则是厚着脸皮应付了一下就是。

因而就算有不少人看到了这一幕,也只是传音调笑一两句陈曦,对于蔡琰还真没有什么好交流的,毕竟对方一路行来,神色和正常近乎没有任何的区别,以至于走着走着,陈曦有些没底气了。

该不会鸡飞蛋打了吧,想想应该不可能,最近蔡琰虽说没有太多的表示,面色也如曾经一般清冷,但陈曦明显感觉蔡琰心情好了不少,而且性情也不再像是之前那么若即若离,不远不近了。

蔡琰居住的地方因为要求比较清静,因而距离主居那边比较远,带着陈曦来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也花费了不少的时间。

“坐吧。”蔡琰伸手指了指另一侧的位置,陈曦坐了上去之后,蔡琰起身拿起茶壶给陈曦斟满茶水之后,叹了口气坐到了对面。

“怎么了吗?”陈曦看着蔡琰略有忧虑的神色询问道。

蔡琰闻言面色浮现了一抹薄晕,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略有叹息的说道,“蔡家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如果我外嫁的话,陈留蔡氏就没有了,以后先祖大概也就没有人祭祀了。”

陈曦愣了愣,默默的点了点头,这算是蔡琰第一次在陈曦面前明确的表示表露自己的心迹,如果说之前只是暗示允了,这一次已经是实打实的考虑以后的事情了,因而陈曦莫名的有些恍惚。

不过随后又像是想到了刘备的话,陈曦不由得笑了笑,蔡琰见陈曦面上的笑容,不由得不浮现了一抹薄晕,“子川,你在笑什么?”

“只是觉得,你不嫁人的话,后面也没人祭祀啊,二小姐本身就不注重这些。”陈曦轻叹道,蔡贞姬远比蔡昭姬活的潇洒啊,家族什么的现在的蔡贞姬根本不在乎,当年的她恐怕也没有在乎过这些。

“是啊,妹妹根本不在乎这些。”蔡琰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深刻的感觉到自己和妹妹蔡贞姬的差距,而原本已经下定的决心,变得更为坚定,人生在世,总不能一直为了别人活着啊。

“说起来,二小姐的话,好像也要迁到长安了。”陈曦想了想说道,羊还是没有躲过李优的蹂躏,该说是这家伙本身就有潜力,并非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因而李优本着用别人也是用,用自己人也是用,然后可劲的将羊往死了用。

最近羊也变的心黑手辣了,没办法,跟着这么一个上官,想要当小白花什么的根本就是做梦了。

“也不知道侄子和侄女如何了。”蔡琰听闻此言,不由得笑了笑说道,她挺喜欢羊祜和羊徽瑜的,因为白白胖胖的,长得可爱啊。

“挺好的吧,现在应该会叫人,也能自己走了吧。”陈曦想了说道,随后很自然的就想起来了自家的儿女,然后眼光又落到了蔡琰身上,而蔡琰好像是读懂了陈曦的目光,轻咳了两下。

“还是说正事吧,我不嫁人的话,没人会入赘了,而我等的人也不可能入赘啊,子川……”蔡琰平静的看着陈曦说道,随后如同蚊鸣一般低声而又快速的说了一番话,陈曦不由得愣了愣,一脸愧色。

“不用如此了,我如果进了你家的家门,恐怕繁简,陈兰,甄宓,甚至加上你那些小妾,侍女都难免战战兢兢。”蔡琰带着晕红的面颊轻声的诉说道,“我去不了那里啊。”

陈曦闻言沉默以对,蔡琰和甄宓,繁简,陈兰最大的差别就是,蔡琰的一身所学进了任何一家门,只要不是正妻,她都会自然的对于正妻造成压制,就算是以妾侍的身份进门,后面盯着的人也太多了。

这么说吧,繁简再没有生下嫡长子陈裕之前,哪怕蔡琰很少来陈家,但是只要繁简见到蔡琰都会很自然的出现些许的忧色。

都这样了,要是换成蔡琰真进门了的话,就算蔡琰自降身架入了陈家的门,繁简怕是迟早得得抑郁症,蔡琰的才华,如果放在男子的身上,以挽回华夏传承的成就,足以触摸圣位。

甚至就算是女子,那个时代文华最盛的十一人之中也包括了蔡琰,这样的人物进了陈曦的家宅,恐怕就不是家宅不宁的问题了。

“这样……”陈曦看着蔡琰的神色多了一抹怜惜。

“不必如此了。”蔡琰浅笑着说道,“我想了很久,最后觉得还是这个选择最为合适,其他的选择除了会让你更为难堪,让你的家宅不宁,让甄宓,繁简心生怨念以外,不会有任何好结果的。”

“多谢……”陈曦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也不完全是好事啊,到时候是蔡氏,而且会非常需要你的庇护。”蔡琰面上浮现了一抹羞涩,伸手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

“这你随意。”陈曦对于这一点倒是看的很开,“委屈你了。”

“毕竟已经不可能有其他人了,我也不想再这么延续下去了,文赋啊,卓文君尚且因此而对白身的司马相如动心,我又能基于什么而不对于你起心?”蔡琰轻笑着说道,已经放下了所有的束缚。

“是啊,我至少比司马相如强很多啊。”陈曦一副夸张的神色说道,而蔡琰听闻此言不由得笑了笑。

“是啊,你比他强很多,但我不希望我变成卓文君啊。”蔡琰有些幽怨的说道,“等你想通之后,喜欢来的话,就过来吧。”

“白天?”陈曦突然反应过来,蔡琰愣了一下,有点晕乎,也不知道该不该点头,隔了好一会儿没想到该怎么回答,羞恼的看了一眼陈曦,直接伸手一指门口,示意陈曦滚蛋,陈曦见此赶紧抱着茶杯跑路,不过虽说是在逃跑,可是心情却好了很多。

“唉,也不知道我的选择对不对。”将不懂事的陈曦赶走之后,蔡琰有些犹豫的自语道,不过毕竟已经想了这么多天,蔡琰早已经下定决心了,也没有什么犹豫不犹豫的了。

陈曦灰溜溜的跑回来的时候,其他人皆是好奇的看着陈曦,也都能看出来陈曦当前心情不错,不由调笑了起来。

“看来又是好消息啊。”一群人露出猥琐的笑容看着陈曦说道。

“去去去,一边去,就你们脑补剧情多,还不赶紧干活。”陈曦直接地图炮,连荀这种正人君子也没放过,不过他们这些人哪里有什么正人君子,都是骗人的家伙好吧。

“子川情况如何啊,看你这么高兴,蔡昭姬应该是允了吧。”贾诩胖胖的脸颊褶皱的就像是一团包子一样。

其实贾诩挺关心这件事的,毕竟蔡琰的隐形监护人也有贾诩,虽说当年是被李优给威胁了,但既然开口了,贾诩也不至于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李优不在的时候,贾诩还是会帮忙看护一下。

陈曦闻言老脸一红,脑子里面就浮现了蔡琰那句蚊鸣一般的轻声细语,“史记,齐悼惠王世家……”

陈曦一瞬间就懂了什么意思,说实话,陈曦之前还寻思着该怎么办之类的,毕竟蔡琰进家门跟其他人进家门完全是两个概念。

陈曦甚至都不敢往妾这一方面去想,然而蔡琰却自己解决了这个问题,虽说为此陈曦明显愧疚了很多,但是心情好了非常多。

“去去去,就你们事多,活干完了吗?没干完的还不赶紧干,干完的来我这边领活,还有非常多的事情要做,华夏民族能不能傲立顶峰就看你们是不是够努力了。”陈曦恍惚了一瞬之后,恢复到了正常那种慷概激昂的状态大声的说道。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是眩晕了,陈曦这是吃错药了,还是蔡琰给陈曦吃什么什么见鬼的东西了,怎么回来之后就变成了这个鬼样,居然还要来领活干,还华夏民族能不能傲立顶峰就看他们努力不努力,给条活路吧,你这是要逼死人了啊!

“哼,看看你们的觉悟!”陈曦直接开口数落,“知不知道时间不等人,敌人都在努力壮大,你们还不努力工作,我真为你们感到羞愧,你们可是国家的栋梁,栋梁是什么懂不懂,你们就这样?”

于是陈曦被一群人打了……

被怒锤了一顿的陈曦慌慌张张的跑到了蔡琰那边求安慰。

“你这真是自找的。”陈曦一身狼狈的跑到蔡琰那边的时候,蔡琰正在收拾东西,见到陈曦这么狼狈,还以为又发生了什么,不由得询问了一二,结果问出事实之后,蔡琰摇头无奈道。

“我不过是说说而已,结果他们真动手。”陈曦无奈的卧倒在圈椅上,看着蔡琰收拾东西,一副咸鱼化的表情。

蔡琰伸手点了点陈曦的额头,“谁让你那么嚣张,他们不打你才怪了,好了,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疯,跟小孩子一样,唉,磕磕碰碰的。”

“说起来,我们两个谁大一些。”陈曦突然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蔡琰愣了愣神,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她还是很忌讳这个问题的,轻声的开口说道,“还是莫要问这个问题了,韶华易逝,红颜老,愿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陈曦直接给蔡琰的话补了下半句,因为同样是化用,蔡琰化用的已经非常接近某句诗了。

陈曦侧头斜视,现在心情很好,蔡琰给了正式的回答之后,很多方面就放开了很多,至少不会在要求陈曦在面对自己的时候目不邪视,行为举止什么的也就不怎么多做约束了。

“看起来,心情好了很多啊。”蔡琰又给陈曦倒了一杯茶之后,一边收拾着书籍,一边开口说道,她这边是有侍女的,但是蔡琰收拾琴房,书籍的时候一般都是自己动手。

“嗯,好了很多,基本都是因为你的缘故。”陈曦笑了笑说道,带着讨好的意思。

蔡琰听闻此言斜视了一下陈曦,继续收拾东西,“反正该说的我也给你说了,”随后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伸手将俯身收拾典籍时滑落的发丝撩到自己耳后,带着些许的感慨轻声说道,“唔,最后我父教给我姐妹二人的东西,果然全部都成了耳边风。”

陈曦闻言干笑,蔡邕若是泉下有知,怕真得气的够呛。

“不过没有什么了,如果父亲尚在,陈留蔡氏也不需要我蔡琰一人背负,本身这种事情就不该为我背负,既然落在了本不该落在的人的身上,那么出现了完全不同于正常的结果,父亲大概也有心理准备。”蔡琰淡然自若的说道。

陈曦沉默,看得出来蔡琰在之前一段时间怕是连心态各个方面都调整好了,甚至将一切有的没的都考量过了,该说不愧是蔡琰吗,不管是心思的缜密,还是思维的周全程度都超过了甄宓等人啊。

“那到时候呢……”陈曦询问道。

“我一年能出几次门?”蔡琰淡然的说道,“既然迈步出去,我就不会退回来了,与其想我如何,不如想想自己,子川,有些事情你自己是担责任的,而且某些时候你比我更用心。”

“委屈你了。”陈曦张了张口,最后说了一句废话。

“你再继续用这句话,我就让你出去了。”蔡琰将书籍收起来之后,放到了书箱之后,准备等一会儿带走,然后站直身子,略有愠怒之色的对着陈曦说道。

“要还是先秦就好了,也就没有这么复杂了。”陈曦也知道蔡琰的心情,委屈什么的,她做出了选择就不会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