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小说: 神级小商铺 作者: 文何 更新时间:2019-10-09 13:43:46 字数:2259 阅读进度:933/953

十几架战机,围着十几只金翅鹏鸟,但却无从下手,只能不断地退避,道道激光束轰击在金翅鹏鸟身上,荡漾起一片能量涟漪,很快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轰!

几枚反物质导弹将一只金翅鹏鸟围在了中央,但那只金翅鹏鸟双翅一展,锋利的羽翼在空中划过,刹那间就将两枚反物质导弹切成了两截,还没有轰在它身上就已经爆炸。剩下的几枚反物质导弹轰击在它的背上,除了荡起一层金光之外丝毫无用,金翅鹏鸟的防御强悍的令人咋舌。

“逃吧,趁现在还有机会,我们根本轰不开金翅鹏鸟的防御。”猥琐男眨巴着桃花眼,说道。

刷!

就算隔着战机厚厚的超钢化玻璃他任然能够感觉道四周射来的鄙视眼神,顿时委屈的低下了头,小声道:“不逃就不逃呗,不用这么瞪我吧?”

“作为军人,临阵怯敌是大忌,没有必胜的信念和冒险的勇气就不配称为我华夏国的军人。”军方飞行员中一名少校驾驶着战机不断地规避着金翅鹏鸟的攻击,一边严肃的说道:“而且,我们下方就是扬市千万市民,如果我们退走的话他们将成为金翅鹏鸟杀戮的目标,誓死不退。”

“誓死不退!”

顿时,一众军方的飞行员被激发出出了血性,高声大吼,驾驭着战机左突右冲。

“这就是军魂啊。”王不凡心中震动,咬着牙第一个主动冲向金翅鹏鸟,他想要尝试用反物质导弹连续点射,或许能够轰开金翅鹏鸟的防御。

嗖……

战机划过一道斜斜的弧线,瞬间出现在了一只金翅鹏鸟的侧面,王不凡手腕一抖,三枚反物质导弹间隔不到一秒,全都轰响金翅鹏鸟侧方。

绝大的爆炸声响起,反物质导弹荡漾起冲天的能量波动,几乎淹没了方圆数百米,金翅鹏鸟在其中不住的哀嚎,声音刺耳。

众人都是一阵欣喜,嚎叫着冲了过去,但是下一刻他们心就沉了下来,脸色铁青。

滚滚的能量涟漪散去,被三枚反物质导弹轰击在同一个地方的金翅鹏鸟竟然还活着,左边的翅膀上被轰出了一个大洞,洞穿前后,但是人就没有将它轰杀,金色的羽翼在震动,强大的能量波动围绕着金翅鹏鸟,那被轰开的大洞正在被其他的羽翼覆盖。

“这…..”王不凡的心沉了下去,这样都没有办法轰杀金翅鹏鸟,那就真是只能引颈待戮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众军方的飞行员忽然长期了嘹亮的军歌,而后在那名少校的带领下动力炉500%启动,化为一道道虹芒自杀式的撞向金翅鹏鸟。

君不见,方今时,三尺微命祭军魂。

男儿应是重危行,满腔豪气冲星河。

守得四方安如山,铁血丹心照乾坤。

挥剑斩相思,洒泪离乡情,振臂拥军十万,我以我血荐轩辕。

激荡的军歌震颤高空,几十名军方飞行员决绝而又坚定地冲向金翅鹏鸟,战机携带着的弹药全都在这一刻引爆,带着他们的报国之心,带着他们无畏不屈的军魂在空中绽放出了璀璨的烟火。

在最后只剩下王不凡和猥琐男,小萝莉三个人还在,几十名军方飞行员没有一个退缩,全都用自己的生命扞卫者高天之下的千万民众。

一团一团的火焰藤上高空,远远的就能看到,剧烈的轰鸣震颤四周,无数民众仰头观望,看到这样的画面尽皆默然,哀伤弥漫在他们心间,一群群民众举头仰望,泪水汹涌。

高天之上,王不凡三人震撼不已,心中有种从未有过的热血在沸腾,那是真正的军魂。

“现在…..到我们了。”王不凡低声自语,几十名飞行员尽管全部陨落,但并没有将所有的金翅鹏鸟灭杀,一些战技还没有靠近就被金翅鹏鸟锋利的羽翼切成了两截,一些则被金翅鹏鸟的利爪生生轰击的坠下高空,一场自杀式的冲击也只不过消灭了十来只金翅鹏鸟。

最后剩下了五只金翅鹏鸟和王不凡他们三架战机在空中遥遥相对,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语言,这个时候无论是王不凡还是猥琐男和小萝莉都不会退走,即便是死。

动力炉500%运转,王不凡三人的战机拖着长长的尾焰,成品字形冲向金翅鹏鸟,机舱门已经打开,三人随时准备跳出机舱。

金翅鹏鸟还有五只,就算三架战机都能干掉一只也还剩下两只。王不凡三人不同于那几十名实力仅仅行星级的飞行员,他们拥有可以单挑金翅鹏鸟的实力,在最后时刻出冲出战机也能靠自身实力对金翅鹏鸟展开毁灭性的打击。

刷!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虹芒突然在远处闪现,如同穿越了空间,瞬间就到了几只金翅鹏鸟身边,赫然竟是四长老丝青,宇宙级的强者可以纵横虚空,速度比之战机也不遑多让。

丝青化掌为刀,手掌上腾起一道长达一丈多的刀芒,力劈而下,轻易的破开了金翅鹏鸟的防御,将一只金翅鹏鸟斩为两段。

王不凡三人心中狂跳,背心里全是冷汗,连忙减速,刚刚他们差一点就不得不跳出机舱,在千米高空同几只强大的魔兽对决,那简直就是疯了,如果不是丝青及时赶到,他们很难想象,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哼,你们几个笨蛋,我们又不是军方的人,没必要自己送死。”丝青身影翩飞,踏步虚空,挥手将一直金翅鹏鸟的翅膀生生撕了下来,鲜血临空飘洒,冲着王不凡三人怒斥道:“如果不是我看到冲天的焰火和爆炸声赶了过来,你们就算不被魔兽撕碎也已经成了一滩难泥,真是白痴。”

“我….”王不凡张了张口,但什么都没有说,他突然想到丝青虽然是神武学院四长老,但说到底还是女人,没有那种大男子气概,更不会认同同归于尽的打法。

猥琐男眼睛一瞪:“那怎么办?打又打不过,跑又不能跑,难道在这里等死?”

金翅鹏鸟在逼近,一众飞行员心里都沉甸甸的,一时之间难以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