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宁愿错,也不放过

小说: 时光与念想 作者: 孟小姐 更新时间:2020-05-23 07:14:41 字数:2376 阅读进度:227/236

杨颖也瞥了一眼潘佳乐,她拉了拉林夕的衣服“我们赶紧走吧,你姐姐在外面等着呢!”

“啊?”林夕假装不懂,在中间左右为难的模样“可是潘佳乐……”

杨颖可不管,她直接拉起林夕就跑,也不给潘佳乐一个眼神。

“你们等等我……”潘佳乐也不甘示弱,直接拎起东西就跟着两人跑。

杨颖跑的很快,连带着林夕也跑的很快。

柏悦看着飞奔的三人,脸上带着诧异,“慢点跑,我又不是已经跑了……”

林夕没说话,站住脚后想看看杨颖要怎么表现。

杨颖用手拐了拐林夕,示意她快介绍她给柏悦认识。

“啊?”她先是愣了一下“哦,好的。”

“柏悦姐姐,这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的同桌,我的室友,她叫杨颖,她说她好喜欢你,想认识你。”林夕说的可以说是很直白了,柏悦也听的一脸懵逼。

“啊啊,你好,我叫柏悦,刚刚你也听见林夕叫了,你也可以叫我姐。”

潘佳乐在她们的身后看着柏悦,她的心里不知在想一些什么。

柏悦指了指她们身后的潘佳乐,问道“那后面的……那个……是?”

啊?林夕回头看着潘佳乐,有些许尴尬,“她也是我的同学潘佳乐,她想让你送她到公交车站。”

“额,好!”

一路上,四个人气氛尴尬,司机在前面开车,潘佳乐坐在杨颖的旁边,幸好这次柏悦来的时候考虑到人数的问题,让司机开了兼容性大一点的车。

柏悦小心翼翼的指着前方不远处“那位……潘同学?你到前面一点吗?”

“啊……姐姐,你可以把我送到车站吗?我看姐姐你们也不忙的样子……求你了……”

林夕还真不知道潘佳乐有这种……绿茶……语言……的天赋,听的她的耳朵都嫌。

柏悦无奈“额,好吧,东站是不是?”

就这样,四人尴尬了一路,还让司机也连带着尴尬。终于,到了东站,林夕三人以为尴尬要结束了的时候,潘佳乐临走时还来了一句“谢谢姐姐,姐姐真棒,下次你来的时候我想再麻烦你一次哦!”

“姐姐再见!林夕再见!”她和柏悦还有林夕两人都说了再见,唯独没有和杨颖说再见,搞的杨颖有气,却不知道如何出。

柏悦也把杨颖送到了她家,这样,杨颖也算是认识了她这个姐姐。

柏悦在杨颖走后抹了一把汗,呼了一口气道“真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学生水平既然如此之高。”

林夕无奈,她本来对这种情况就没有预料到,只能在潘佳乐那里装傻,让杨颖来当那个罪人,把自己择出去“你这是在夸呢还是在讽……”

柏悦皱眉“当然是讽,那个潘佳乐说话的声音我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不信你问一下王叔!”

王叔就是她的司机,是王家的人。柏父见自己的女儿终于和王家小子有了结果后,浑身的病也不痛了,自己的妻子也不生病了。两人就急匆匆的往王老爷子家里赶,还让他给一个司机。最终,这个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了他们的未来女婿的身上。于是,就选中了王叔。

王叔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而且还会察言观色,也有着一手的好功夫。如果不是王北亭不让他学枪,他现在恐怕也是会不少东西的。尽管王北亭不让明面学,因为这是犯法的,他也会让人在暗里学。

现在的王叔回想起当时潘佳乐的语气,浑身打了个冷颤“小姐,你可别让我想,让我想的话我怕我想不下去……我怕我会死……”

林夕偷笑,她道“王叔你这太夸张了……”

王叔不好意思的摸了摸他的头,像是偷吃了糖被发现了的小孩子“不过我是真觉得起了鸡皮疙瘩!真的!”

“好吧,以前我也不知道她是这样的人,今天恶心到你们了是我的错……咳咳!”说罢她还为了掩饰尴尬咳了几声。

柏悦笑了笑“好了,不说这个,你自己去选一下住哪里吧!”

林夕蹦蹦跳跳的去了,在她的设想里,柏悦是自己一个人住的……

此时的阿虎,正在听手下回来的汇报。

“老大,那个叫林夕的,今天被那个叫柏悦的接回了家!现在王北亭在乎的两个人都在我们是不是……”他说罢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样子。

可他没想到,此话一出,就迎来了阿虎的一个耳光。“啪”的一声,清晰的巴掌印在那人的脸上看见,因为打的太重,他觉得自己的耳朵嗡嗡的响。

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既然会受到阿虎的打……

“你这是打听消息没有打听准确?你没有听到阿韶说要我们静观其变吗?”

他背着手,看着唯唯诺诺站在他面前的手下,冷哼了一声道“一个字,忍!你要知道,阿韶的智商比我们高多少倍?”

那人想反驳,“可是两个女人能有什么?岂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先别说林夕是不是王北亭在乎的人,可她的女朋友是吧?那个林夕,宁愿错,也不愿放过!”

阿虎冷冷的看了那人一眼,手指捏住他的下巴,一把将他的下巴抬起,这让那人被吓了一跳!

阿虎舔了舔他的舌头,口水顺着他的嘴角流出……这一切让站在他面前的人看的一清二楚。

“你到是狠!这个狠!要是放在以前!恐怕早已经成事了!可惜……”他一把将那人从自己的面前甩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茶几上。

玻璃的茶几摔了一地,更是有不少的碎片插入了那人的皮肉中,他痛苦的发出了呻吟……

有不少溅到阿虎脚边的玻璃,被他再一脚,踢到了那人的脸上。

阿虎哈哈大笑,那人被进来的人抬走了……

“老大,你这又是何必呢?这已经是阿彪走后的第10个人了……这……”

“再这样下去,就没有人愿意上来伺候您了啊!”

阿虎拿起了身后桌子上的烟,那人帮他点上,他一边抽烟一边说道“呵呵,为了利益,为了地位,会有人不来吗?”

“这……”他既然无言以对,如果他不在阿虎身边,他还是以为老大是那个亲和的老大,他听到可以升位置,恐怕现在也是前仆后继的来了吧?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