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群敌四散

小说: 噬天剑尊 作者: 混世小魔王 更新时间:2018-10-22 03:13:21 字数:2405 阅读进度:79/757

原本作为他们攻击的目标林天已经化作疾光将汪潇年和他们的师兄砍成重伤,然后又在几乎同时间又冲到了他们面前。他们脸上的惊愕,变成了无穷的恐惧。

恐惧,是的,只有恐惧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凶狠不可思议的法术绝技,瞬息间将两个气血五重顶峰境界的人砍翻,甚至法衣都被砍的破烂不堪!

这是什么样的杀伤力,又是怎么样的威力?这样的速度和威力真的是气血五重顶峰修为的人该具备的吗?这一刻,他们眼前林天的那张脸,犹如瞬息之前那般似乎未曾移动过一样。

可事实上就在这瞬息间已经发生了许多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已经让他们从片刻前幻想着如此殴打羞辱林天的状态变成了对林天无穷无尽的恐惧。

瞬息之间,在他们后面赶来的那些人身体在发动紫阳神风诀高速飞冲的状态下没有结束,还在维持着前冲的姿态。

可是他们脸上的神情已经从片刻前胜利的得意,变成了凝聚在众人心头的恐惧。这一刻林天在他们眼里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而是噩梦。

暗红色的的刀光胡乱斩在他们身上,那几个人,根本来不及施展任何招式,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因为太快了。

快的不仅仅是那暗红色的刀光,还有林天那如闪电一般的速度。瞬息间才看到林天砍翻两个人,却又突然化作疾光扑到他们面前,谁都没有准备,谁都没有想到。

眼前纷飞乱斩的暗红色刀光,瞬间将几个人的护身真气击溃,而有着法衣在身的人,连法衣也被砍的破烂不堪,甚至粉碎,在他们身上留下跟汪潇年和那个弟子一样的,遍布周身的刀痕。

他们倒地的时候,心中没有任何的不甘。尽管他们因为意想不到而来不及做出任何抵抗或者反击,可是他们却没有不甘,有的仅仅无穷的惊愕以及无尽恐惧!

“什…什么情况啊?”那几个人后面,一排施展着神风冲击的北象山弟子们震惊的难以置信。面对如此迅快凶猛的刀光,他们那里还有着和林天对敌的心思。

在惊恐的情绪下本能的各自改变飞走的方向,一时间根本全忘记了要维持紫阳覆浪阵的阵势。面对犹如噩梦一般的林天他们心里只剩下恐惧。

掉头飞跑的,左右奔逃的,甚至是一头扎进树林里连撞的断枝树叶纷纷落下也浑然不顾的,这些历来高傲的两仪殿弟子,就在林天的威慑之下尽显狼狈。

别说,在这样的情况下,还真有两个两仪殿的弟子没有跑,他们的身体继续的向着林天飞去,手中的血剑还覆盖着攻击的光芒。

林天心中也对这两人敬佩,认为这两人才对得起作为两仪殿弟子的尊严,面对凶狠的敌人不逃反上,这般视死如归的气势,绝对的难能可贵。

林天自然也给了他们足够的敬意,身形化作暗红色的疾光,然后手中的血冥长刃几乎在同一时间的砍在那两人的身上。

瞬间,那两个人在纷乱的暗红色刀光中衣服都被砍的破烂不堪,浑身都是刀痕的直直的落在地上,这一刻林天才从他们的眼里看出来他们的茫然。

是的就是茫然,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有风骨的,而是被吓傻的,他们不是不想跑而是吓得连动都动不了。

砍到那两个吓傻的两仪殿弟子之后,林天身形在暗红色光芒的覆盖之下,一闪就追上了一个掉头飞逃的两仪殿弟子。

手上那本来化作刀型的血冥长刃,在其出手的时候,化作了剑的形状,狠狠刺穿了那人的后背,贯穿了那个弟子的护身真气的同时,还轻松的贯穿了那人的身体。

这一剑,林天已经避过了那弟子的致命要害,但是却足以让这个两仪殿的弟子不能再战。面对已经失了士气的敌人。

林天也不必在使用消耗真气量巨大的九霄奔雷,只需要加速自身的移动速度一个接一个的将他们打得失去了战斗能力就好。

要知道九霄奔雷所需要消耗的真气量巨大,林天虽然能经得起消耗,但是长时间维持对大量的天地灵气吸收和转化,对林天的精神力也是一种负担。

林天从那名两仪殿弟子身上拔出血淋淋的血剑,头也不回向前飞冲同时,接连又从手中的血冥长刃之上飞出数把飞剑。

飞旋而出的暗红色飞剑,环绕着朦胧的暗红色光芒,刹那见飞过虚空,接连打在跑在人群后面的那十来个两仪殿的弟子身上,将其击伤在地。

剩下那些恐惧的四散奔逃的人本来还在慌不择路的四散奔逃,其中一个冷静下来的人猛然间高喊道:“都跑什么!继续布紫阳覆浪阵!他刚才的法术短时间肯定不能再用了。”

说话那人名叫孔高飞,修为也是气血五重顶峰之境,一向是作为智囊般存在于两仪殿气血境的弟子之中,在这些弟子之中身份超然。

如果说汪潇年是这圈人的老大,那孔高飞就是老二,此刻见林天不用刀光追击反而用剑招刺伤追到的人,最多也就是用飞剑追击。

心思缜密的他,就猜到林天刚才那一招应该大量的消耗了他的真气,作为同为气血五重顶峰修为的人,他知道气血五重顶峰修为的人真气量的大概程度。

就算林天的真气储备量比他多也绝对多不了多少,在如此消耗之下还能剩下多少?有了孔高飞的提醒,本来逃命的人也猛然间醒悟过来。

这些人作为两仪殿的弟子,向来都有天才的名号,比起内门之中许多的弟子来,他们就是佼佼者。而且能入两仪殿的人,谁又是笨蛋来着。

刚才是因为突然看到汪潇年和那个师兄瞬息之间被林天砍翻,然后又再砍到了七八个两仪殿弟子,他们本能的对林天感到恐惧,从而回避跟林天交手。

但是被孔高飞这么一提醒也都反应过来,对啊,如刚才那般恐怖的招式,以林天作为气血五重顶峰修为的真气储备量,又怎么能长时间施展?

这些可都是修行之中的常识所在,如刚才那般的招式必然是作为绝技而存在的,一般情况都是作为最后的绝技所施展,而且施展过后必然需要一定的时间回气。

他们本不该就这么被吓破胆的四下乱逃,他们可都是两仪殿的天才,是整个内门之中的佼佼者,怎么能如此丢脸的让林天一个狂徒践踏他们两仪殿的名声。

一时慌乱的人群迅速集合,按照孔高飞的指挥再一次的结成紫阳覆浪阵,以阵法推动的方式向着林天再次袭来,林天看见这个情况不由得暗暗摇了摇头。